丘八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舔狗的大学生活 > 第六章 叫白哥
    “白哥,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小弟了。请务必教我看透人心的能力。”王宇壕一脸崇拜地说道。

    “你是想学会了之后拿去撩妹吧。”黎白道。

    “白哥你真牛逼,一眼就能看穿我的小心思。请收下我这双膝盖。白哥你会教我的对吗?”

    “看你表现啦。”黎白不置可否地说道。

    “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

    到了晚上王宇壕等人终于将宿舍卫生等各种杂七杂八的事情弄好了。

    周艺刚洗完澡用一条毛巾盘着湿漉漉的长发正在找吹风筒。王宇壕看见周艺竟然穿了一件超级卡哇伊的粉红豹睡衣,自带帽子,帽子上有两只粉嘟嘟的豹耳朵,裤子上还有一条长长的尾巴。

    “求你了,不要穿那么可爱好吗!”王宇壕叫道。其实也不能怪王宇壕,实在是周艺长得太精致了,就算卸了妆也依旧长得很像女生,甚至比绝大部分女生都要女生。每次看到女装的周艺,王宇壕总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回忆,自己竟然要跪舔一个男生。

    “俺们宿舍还有一位同学怎么还没到?”刘碧剔道。

    “可能塞车了吧,也可能迷路了,也有可能复读去了。”周艺吹着头发开玩笑道。

    俗语有云,不要在背后议论他人还是有理论根据的,例如说曹操曹操就到。宿舍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个头不高,大概只有一米六左没有右,横向生长顶着一个六七个月大的肚子的胖子。

    “大家好我叫陈东,我来自河南W县。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我给大家带来一点礼物。”陈东带了两袋麻袋和一个行李箱,他将其中一个略小一点的麻袋放到桌子上。

    “哟,老乡啊。俺也是河南的。俺叫刘碧剔,是河南洛阳滴。”人生三大喜事之一,他乡遇故知,刘碧剔激动地说道。

    “哟,流鼻涕老乡。来来来,试一下我带的手信。”陈东从麻袋中拿出一根番薯递给刘碧剔,没错,就是番薯,而且还是生的。

    刘碧剔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那根生番薯,“俺叫刘碧剔,不是流鼻涕。”

    “都一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而且直接叫名字多生外,怎么说也是同住四年的兄弟,你不觉得叫流鼻涕更亲近一些吗?”

    “可是......”

    “不用可是了,有研究表明,叫小名或者花名能有效增进人与人之间的亲密度,能更有效地增进兄弟情谊。别说话,快尝尝我给你带你的手信,很新鲜的。”陈东道。

    “可是这番薯是生的,怎么吃?”

    “生的更补,生番薯可是能补那玩意哦。见你是老乡我才告诉你的。”陈东凑到刘碧剔耳边小声说道。

    “你好,我叫周艺。”刚好吹完头发的周艺用女声说道。

    “哟,我们宿舍怎么还有女生。难道是男女混宿?那么刺激吗!”

    “别想了,那家伙是男的,只不过长得像女生。”王宇壕说道。

    “真的假的?为什么声音也是女声?”陈东不可思议地说道。

    “声优知道吗,他就是属于那一类。”王宇壕道。

    陈东仍旧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望向周艺,周艺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露出两个醉人的小酒窝。

    “可惜了,长得那么俏丽,却是个男的。”陈东摇了摇头,一脸惋惜的样子。“同学怎么称呼?”陈东望向王宇壕的方向。

    “我叫王宇壕,戴着眼镜的是黎白,那边拿着吉他准备唱歌那个叫王海。”王宇壕一口气将所有人介绍了一遍。

    “走开,别拦着我,你丫又抢我台词,我要和你不死不休。”王海作势要冲过来与王宇壕拼命。

    “宇壕,你的壕字是哪个壕。”陈东问道。

    “土字旁加豪气的壕。怎么了?”

    “没事,以后就叫你土豪了。”

    王宇壕突然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我不是什么土豪。我......”

    “我知道,只是这样叫一下嘛。又不一定是很有钱才能叫土豪。像你这样土里土气的也是能够叫土豪的。”陈东摆了摆手示意王宇壕不必太过较真。

    “......”

    “我有点胖,大家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肥东。”

    “你那是有一点胖吗?孩子都他妈六七个月了还叫一点。我看叫你大肚东还差不多”王宇壕暗暗吐槽道。

    “这是要给每个人起个花名的节奏吗?”周艺问道,“那我呢?我那么可爱,你们叫可爱少女小艺艺吧。”

    “我拒绝,这名字太恶心了,我叫不出口。”王宇壕反对道。

    “那叫百变少女小艺艺。”周艺提议道。

    “不要,这个更恶心。”王宇一脸嫌弃道。

    “周艺的外号确实不好想,我们先放一下,先说其他人。”陈东道。

    “那俺呢?”刘碧剔问道。

    “你不就叫流鼻涕吗。我们说一下黎白同学吧。”陈东道。

    “黎同学带着厚厚的眼睛看上倒像个文化人,就叫你排骨仔吧。”陈东道。

    “你这哪跟哪?有文化就得叫排骨仔,你哪个村的这么嚣张?叫白哥。”王宇壕道。

    “我不是嚣张,你看他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叫排骨仔最贴切了。”陈东道。

    “老乡,你来得晚不知道,白哥可是个推理高手,能从一个小细节看透一件事甚至一个人。”刘碧剔道。

    “这么神?我不信,你倒是说说我为什么来得那么晚,是火车晚点还是迷路了?”陈东问道。

    黎白神秘一笑,“都不是。你是自作孽吃了生番薯拉肚子,不得已去看医生才那么晚到。”

    “哟哟哟,神了,这你都知道。”陈东瞪着大眼睛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猜的。”黎白推了一下眼镜,微微一笑。

    “原来你是吃生番薯拉肚子才迟到的,你还骗俺说吃生番薯大补。幸好俺没有信你,该你拉肚子。”刘碧剔嫌弃道。。

    “这声哥倒叫得不冤。白哥,你是怎么做到的,也教教我呗。”陈东道。

    “哎哎哎,你排队。先来后到懂不懂,我先叫的,要教也是先教我。”王宇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