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乔宝儿君之牧 > 第399章 怀表,别告诉君之牧
    陆祈南正忙着派人回去雪山那边找怀表。

    他路过检查室时,正好看见乔宝儿从房间内出来,她表情有点奇怪。

    “怎么了?”

    “你做全身检查出什么事了吗?”

    陆祈南对她喊一声,听到他突然的声音,乔宝儿正在想着一些事情,微怔地抬头,反应有些迟钝,“我没事。”

    陆祈南皱了皱眉,“你的样子看起来神不守舍,你在想什么?”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他仔细瞧着她的表情变化,总感觉乔宝儿有些心事重重似的,刚从雪山下来时还挺正常的,这一下受什么刺激了。

    “你在这里遇见之牧,你不高兴?”陆祈南猜测着问。

    毕竟他们两之前吵架了,不欢而散。

    他也知道,君之牧把孩子藏起来这事,简直罪不可赦,乔宝儿生气不想理他也是正常的。

    “乔宝儿,这边的机场前两天就基本上停飞了,之牧是借用了空中航线才飞过来的,他……”

    陆祈南注意着她表情的变化,想说点什么让她知道,“之前我们被困在酒店里,其实我早就猜到了,我们出国没通知他,他会派人关注,所以出现意外的时,我也很放心,我知道他肯定会过来。”

    话末,感觉眼前的乔宝儿一直低垂着头,陆祈南补充一句,“君之牧他很关心你。”

    乔宝儿朝他看一眼,抿了抿唇,很低声说一句,“我知道。”

    陆祈南知道她这别扭性子,君之牧对她那一套完全用错了,乔宝儿需要跟她讲得明明白白最好,隐瞒着她,反而让她很生气。

    至于君之牧后背肩膀处那刀伤,事后他们都很聪明地没有去问太多,不用问了,这肯定跟乔宝儿有关,否则哪有人那么轻易能伤到他。

    LUCY刚才在处理一些善后工作时,一位做记录的手下过来询问君之牧的刀伤原因,LUCY非常简洁而准确地回二个字,自残。

    陆祈南见她不太想说话的样子,沉默地尴尬了一会儿。

    毕竟这些感情事挺复杂的,陆祈南也不提君之牧了,他直接开口让她去休息,“你如果检查了没什么问题,那就早点休息,给你留了间房间,有热水和干净的衣服,你可以去找朱小唯和裴忆……”

    这时有一名手下快步走了过来,跟陆祈南汇报了一些事,他们正准备带一个高功率的电磁设备到雪山去找那枚丢失的怀表。

    “乔宝儿,我先去忙了……”陆祈南快速说着,迈脚就要离开。

    “等一下。”

    乔宝儿突然喊住了他。

    “你现在回雪山找那枚怀表?”她语气有些犹豫地问。

    “是,现在风雪停了,虽然是晚上,我们带高功率的照明设备,还有一些磁铁设备上去,怀表是金属材质,应该能够能找到,时间过得越久积雪越厚……”

    乔宝儿看着他这么认真,忍不住打断,“没必要,你去休息吧。”

    “我们这些男人熬几个夜没什么,不是很累,”陆祈南脸上确实有些疲倦,“如果现在不去找的话,后面之牧还是会派大量的人力物力……你不知道,以前有一次他为了找怀表,把火焰酒吧30多层大厦给掀了,所有员工找了三天才找到,他很在意。”

    乔宝儿右手紧握着一些东西,她稍稍地收紧力道。

    像是在犹豫,她看着陆祈南,突然问了一个很不着边的问题,“你知不知道君之牧以前为什么到C市当助教?”

    陆祈南不明白她忽然为什么问这个。

    陆祈南笑得有点暧昧,“你不知道吗?”

    她知道一些,但是……//

    说实话,她并不是特别理解,也觉得很不踏实。

    陆祈南把自己知道的告诉她,“我也觉得挺不可思议的,我最近才从君爷爷那里打听到,君之牧自小就特别讨厌女生,他也没那个浪漫细胞,居然跑到你学校去当了半年助教,不过想想,谁的青春不犯傻。”

    “不过,也不难怪你不知道他,就算当时君之牧在你们学校很出名,他当助教是你的选修课,你肯定逃掉他的课了,你的眼里没有他,就算你们在同一所学校,相遇了,也会错过。”

    其实乔宝儿有上过一次他的课。

    那天,她半工读太累,直接趴在课桌上就睡着了。

    她还依稀地记得,那天她当众被点名,台上那位助教似乎很生气,逮她到了教职公办室,她没去看助教的模样,以为会被训一顿,结果他没训她,记忆太过模糊,只记得最后他让她趴到他工作位置上,醒来时办公室已经没人了,身上多了件男士外套。

    怎么也不会想到,那时候的助教,是君之牧。

    陆祈南见她表情有些迷茫,他好奇一件事,“乔宝儿,君之牧在你们学校当了半年的助教,他那么费劲专门调过去,他……他真的没有跟你说过什么吗?”

    譬如,表白之类的。

    怀表里刻着的那一小行英文。

    那算不算他想对她说的话。

    他想说,深刻,很用力,一字一字,亲自刻上去那句话。

    ——IwanttotellyouthathowmuchIloveyou。

    【我很想告诉你,我有多么的爱你。】

    “没有。”她压抑着情绪。

    乔宝儿忽然将自己右手的怀表递出去,“我不相信子无虚有的所谓爱情,我只相信陪伴。”

    陆祈南听着她的话,再看向她掌心的金色怀表,表情大为吃惊。

    “怀表怎么会在你手上?”

    乔宝儿没回他,直接将怀表塞在他手里,“别告诉君之牧,你就说,是你找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