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乔宝儿君之牧 > 第342章 去求君之牧
    这世上不是所有事情都让人称心如意。

    就算用尽全力去虔诚的祈祷,在医院手术台上,生死之间没有半刻商量的余地。

    乔宝儿缩坐在椅子上,目光迷茫,看着眼前亮着红灯的手术进行中的牌子,坐在她旁边的顾如烟眼眶已经红了一圈,乔老太太颤巍巍的手合十不断的念着一些经文。

    乔家公司的几位主要高层也赶过来了,叶薇在左边的一个灰暗的角落,大家没有交流,静默地等待。

    “为什么会突然病情恶化了……”乔老太太低低泣泣的喃喃着。

    顾如烟安抚着她的后背,现在已经不知道怎么追究解释了,只希望一切安好。

    而就在这一刻,手术门突然被人急促的推开。

    一位穿着白袍的秃头微胖的男医生走了出来,他手上还拿着一份病历表,身后跟着两名护士,女护士的白色手套上都沾着些血,他们表情都非常紧迫。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乔老太太坐在最前面,立马站了起身。

    乔宝儿也连忙朝医生那边跑了过去,医生看着乔宝儿率先低声地开口,“患者的情况很不乐观……”

    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乔老太太好像一下子没了力气一样,整个身子瘫软的就跪了下去,顾如烟连忙扶着她,心情同样的焦虑如焚,内心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泪忍不住的流下。

    “患者的家属在这里签字。”

    医生神色严肃,将手上的病危通知单递到了乔宝儿面前。

    乔宝儿抓着笔,手指有些颤抖,快速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求你尽力,尽力救我爸……”她的话哽咽在喉咙里,低低地说着。

    “我们一定会尽全力抢救,希望你们要有心理准备,患者大脑血管爆裂,大量出血,一般这情况,致残率非常高,极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甚至死亡。”

    医生拿回了病危通知单,快速简洁直接的告诉了他们。

    说完,立即转身又走入了手术室内。

    砰的一声,手术门再次关上。

    好像死神要来临,看着那手术门微微地摇晃、摇晃。

    乔宝儿站直身子,怔怔地看着手术门,连眼前的视线都变得很虚幻,虚幻的让人觉得刚才听到了一切,只是梦。

    乔老太太好像忍不住了,推了顾如烟,这年迈身躯直接就跪了下去。

    低着头,沙哑的苍老的低泣,“老天爷啊,我们不要钱财,不要荣华富贵了。把我儿子的命留下来,我求您,求求您了……”

    “以前我们家很穷,住在一个小平房里,文宇很上进很有孝心,日子过得很节俭,但一家人高高兴兴的,逢年过节团团圆圆……我错了,我早就知道我这种贱命配不上这么好的福气,我享不了这些富贵,全部都还回去,什么都不要了,只求您大发慈悲,保佑我儿子度过这次鬼门关。我求求您了,大发慈悲吧……”/ /

    乔老太太哭得悲怆,双膝跪着,双手虔诚的趴在地板,就对着这手术大门跪拜,苍老沙哑的哭泣声很害怕彷徨。

    乔宝儿眼眶也红了,忍着眼泪,走过去将她奶奶扶了起来。

    乔老太太势利刻薄了一生,粗糙苍老的双手一下子环抱着乔宝儿这孙女,不断喃喃的低泣,紧紧地抱着她,眼泪湿了她的衣服。

    这一刻,没有什么比亲情更加重要。

    手术做了6个小时,由明艳的骄阳正午,渐渐到日落,暗沉的夜幕降临。

    当医生们终于将手术门再次打开时,他们所有人在那一刻站了起身,眼瞳里闪烁着惊慌,快步上前,而乔文宇的病床也被推了出来。

    “开颅手术已经清除了脑内的积血,手术算是成功的,现在患者还处于昏迷状态,我们也不能确定他什么时候能醒来,现在的24小时非常关键。”主治医生走上前,直接跟乔宝儿交代。

    “另外由于患者右脑血管破裂出血太多,我们估计他的左侧手和脚会出现偏瘫情况,具体情况会不会更加严重,需要等患者醒过来再诊断……”

    “谢谢。”乔宝儿低声说了句,嗓音干哑。

    另一边顾如烟和乔老太太随着护士们将乔文宇的病床推进了重病监护室,她们被拒绝在门外。

    “病人刚做完手术,身体很虚弱,最怕就是发生感染,现在在这间病房里,你们暂时不能进去。”

    乔老太太焦虑不安伸长脖子朝病房内看,“小烟啊,我心里慌着,我想进去看看……”

    “老太太,你们真的不能进去,这要是伤口感染的话,随时会没命的。”护士正忙活着,扭头有些不耐烦地解释一句。

    乔老太连续几个小时绷紧的神经在手术外等,这下小护士说一句‘随时会没命’这些字眼,老人的心脏一下子急促的跳动,血压上飙,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顾如烟见老人情况不对劲,立即慌地大喊救命。

    乔宝儿还在另一头跟医生谈着她爸乔文宇的手术情况,一听那边呼喊,一下子也急了,“怎么了?”

    “今天早上老人有吃降压药吗?”//

    “老太太年初的时候血压太高,也犯过一次病……”

    乔宝儿和顾如烟又慌了一轮,幸好,这里就是医院,给老人家戴上氧气罩,送到病床上休息,输液也没大问题。

    “这老太太年纪太大了,别让她劳心费神,注意要控制血压,这边要找个人看护着……”

    “知道了,谢谢。”

    顾如烟跟医生客气道谢,立即安排乔家的保姆过来照看乔老太太。

    而另一边几位西装革履的乔家公司的高层,朝乔宝儿这边走了过来,跟她说了一些公司的事情。

    “乔小姐,乔总的病我们几个都很痛心,希望乔总能尽快好起来,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话,不用客气就给我们打电话。”

    她只朝他们几位公司高层点点头,其中有两位乔宝儿比较熟悉,是乔文宇亲自带起来的老员工,对她说了些客套话“保重”“一切会好起来的”。

    “另外公司方面我们打算暂时封锁乔总这次手术入院的消息,因为这会对公司股价影响很大……”

    乔宝儿不懂这些公司的事情,但她知道,如果她爸不能胜任公司职务,那么这些人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将她爸乔文宇排斥出局。

    最后乔宝儿看着他们快步离开,她知道商人重利轻别离,乔氏虽然大不如从前,但那是乔文宇白手起家打拼出来的,她不想让公司落在别人手上。

    “那些人回去肯定是开会想方设法的摆免乔文宇的职位……”这时,叶薇突然走到她的身边。

    叶薇的声音很冷,脸上之前狼狈的泪痕已经被她在洗手间洗掉,恢复了荧屏前的冷艳。

    乔宝儿看抬看向她,“你想说什么?”

    “难道你要亲眼看着你爸的公司就这样被这些人抢走了,你知不知道乔文宇为了公司付出了多少心血,你知不知道他出了多少趟?差熬了多少次夜,为了那些项目有多么费神。”

    叶薇话说得有些急,“乔文宇把你保护得太好了,你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肮脏丑陋,现在乔家倒了,你真的就这么狠心,眼睁睁地看着……”

    “我能做什么!”

    乔宝儿脸色上很烦躁不安,扭头看向病房内虚弱年迈的奶奶,她低下头,乔家突然之间就崩塌了,她想撑住,可是没能耐,她自己也身心疲惫。

    叶薇直视着她的侧脸,声音冷漠,却咬字清晰,“去找君家,只要你开口,君之牧一定会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