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乔宝儿君之牧 > 第227章 你知道,他很爱你
    “唐聿是唐家的私生子,他在唐家不受宠,在外面也经常被人嘲笑他是傻子。当初我第一次见他时,我也没理会他,只是第一眼觉得唐家这个私生子长得真漂亮,唐聿自闭不主动与人交流更不会讨好别人,我们当然无视他。”

    陆祈南一边说着,一边回忆着,忽然自嘲一笑,“事实证明我们都错了,他能成为君家小少爷最好的朋友,又怎么可能是普通角色。”//

    乔宝儿没有打断他的话,这是她第一次听到君之牧与唐聿的关系,原来他们是好朋友,性格迥异,真稀奇。

    不过听陆祈南这语气倒是没有排斥唐聿,只是有些疏离。

    “乔宝儿,你那是什么眼神,你觉得我会因为唐聿是私生子,所以就看不起他吗,我疏离他,是因为唐聿这人不简单。”

    陆祈南看着她,忽然有些恼怒,“乔宝儿,在你的心里唐聿是小竹马,他母亲去世了,被拎回唐家后妈虐待,一个私生子而且还自闭,所以你一直觉得唐聿很弱小。我告诉你,你还真的太小看了他。”

    “唐聿他就是一个……怪胎。”

    最后陆祈南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形容了,气闷地朝她哼了一声。

    “之牧被他母亲绑架那件事原本我和裴昊然都不可能知道,是因为唐聿那天路过无意中发现的……”

    “我们几个第一次见面是在君家的一场晚宴上,那场宴会非常隆重,当天君家掌权君老爷子正式对外界宣布将IP&G集团交由他唯一的亲孙君之牧继承。那年君之牧才13周岁,真正的天之骄子。当天来的贵客非常多,热闹极了,我和裴昊然也都是被迫跟着家长一起过去参加的,唐聿就算只是一个私生子也不例外,这是我们的功课,拉拢人脉打好关系,这么好的机会家里老头怎么会放过。”

    说到这里,陆祈南耸了耸肩膀,语气多了些调侃。

    “不过那天晚上之牧很不给爷爷面子,他根本没有露面,他一个人在君家的莲池护栏边上站着,这场明明为他欢庆的盛宴,可他看起来一点也不高兴。”

    “昊然其实比之牧年长一岁,我跟之牧同年,虽然我们成长环境早熟,但你别指愿一个13岁的小鬼能有什么沉稳心思,反正当时我都烦死了那样的应酬,宴会是晚上举行的,我那时跟裴昊然的关系就不错,拉着他去君家后花园探险,结果我们发现这个君家少爷站在莲池护栏边吹冷风,而且他脸色潮红不正常,像是发高烧了……”

    陆祈南的话顿了顿,眸光也变得深思,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君之牧他这个人好像一直都是这样,跟他小时候一样不喜欢别人了解他。

    “之牧他生病跟普通人不一样,那感觉就好像是他故意不去求助,故意虐待自己。”

    乔宝儿听到这里,心头有些什么紧绷,急地几乎脱口而出反驳,“君之牧心理很正常,他没有自虐倾向。”

    “他确实是心理很正常,但他一个人承受太多太多心事,积压着无法宣泄,就只能用极端的方式惩罚自己,君之牧他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

    陆祈南的声音渐低了下去,也只敢自己在心里嘀咕,“唐聿的事不就是这样么,他愧疚无法释怀,所以惩罚自己……”

    君之牧不是神,每个人都有自己脆弱的时候,尤其是像他这样背负那么多。

    毕竟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陆祈南忽然豁然开朗,伸了伸胳膊,扬起那老不正经嘻笑脸,拔高了嗓音。

    “总之呢,之牧在我和裴昊然的眼前高烧晕厥倒地,他身体蜷缩,嘴里还喃喃着一些话像是在噩梦交织,当时我们两吓懵了,急着就想去找人。而这时我们才注意到莲池的凉亭里坐着另一个人,唐聿拿着他一本厚重西班牙文的心理类书走了过来,他蹲在君之牧身边,打开他眼皮检查瞳孔,念了一些我们听不懂的,很快之牧像是被他催眠了,之牧的表情很挣扎痛苦,居然说出了他被他母亲江美丽绑架那次的全部详细经过……”

    “我和裴昊然傻呼呼地杵在边上,就这样看着,最后唐聿那蓝眼睛微微垂下,他手上那本厚重的书啪的一合上,只说了一句‘原来真的有用’然后他就走了!”

    话到最后,陆祈南脸色有些臭。

    唐聿那伙家当时根本无心帮助别人,他只是经过,只是一时好奇心起想证实一个小理论,他漠不关心生命,有时候陆祈南不太敢直视他那双蓝眼睛,太干净太清澈,不像人类,根本没有感情。

    乔宝儿听了这些心情很凌乱复杂,她知道唐聿就是这样的人,他不在乎别人,也不在乎自己,就像不知道为什么要活着,他漠视一切。

    但君之牧的事,她有些想不明白,“陆祈南,既然当时你和裴昊然都知道了他的事,为什么不跟爷爷说,江美丽做这样丧尽天良的事,她根本不配当人母亲。”

    “如果我们真的去说了,江美丽不可能是今天的君夫人,她一定会被爷爷收拾的很惨。当然我们当时决定不说,肯定不是同情她这种人。”

    陆祈南话顿了顿,语气里有些讥讽,“我们没说,是因为之牧他自己选择隐瞒,那时候的他大概只是想守着他母亲,守着是那份奢望幻想出来的所谓母爱。”真是可笑。

    乔宝儿没有接话,整个人沉默了下去。

    窗外那片天空云层愈发的积厚昏暗,看来今天真的会有一场凶猛的大暴雨,明明是早上7点多应该是太阳初升起晨曦,却已经一片昏天暗地的像是傍晚。

    陆祈南从沙发上站了起身,他呷茶也喝够了,今天过来也是办正事的。

    是时候去二楼书房找君之牧他们,刚迈开几步,忽然想了什么,犹豫了一会儿,回头朝那沙发上发呆的女人喊了一声。

    “乔宝儿,像我们这样的人早就习惯了这些虚情假意,还有冰冰冷冷的商业联姻,所以要去相信一个人并不容易,尤其是之牧这样的人。无论你以前跟唐聿是什么感情关系,现在……现在就算是为了孩子你也别让他失望,别背弃他,之牧娶你不可能仅仅是因为孩子,乔宝儿你不蠢的,你知道他很爱你。”

    你知道,他很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