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乔宝儿君之牧 > 第118章 爱上你,情有可原
    乔宝儿一直呆在病房里。

    大概晚上7点左右,医院送来一些配餐。

    因为君之牧刚刚醒来,不能立即进食,他依靠注液营养液,而乔宝儿在一旁简单地快速用餐。

    原本想着可能要回酒店拿衣服,没想到陆祈南将她的行李全都打包送过来了,看情况是想让她陪君之牧一起住院了。

    乔宝儿接过护士送来的行李,表情有些迟疑。

    而病床上那男人精神也好了许多,他正目光复杂朝她看去。

    似乎在看她要走,还要留下……

    乔宝儿没有说话,拿了一套新衣服,就直接进了浴室。

    那病床那边的男人原本想开口说那句‘想走就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太累了,他居然忍住没说出来。

    这间病房很宽敞,君之牧的病床对面有一张单人床。

    乔宝儿跑去跟护士要了一套干净的枕头被子,收拾收拾,就窝在那里躺下休息了。

    “君之牧,你有什么事记得要喊我。”

    她临睡前,很尽职地叮咛他。

    他看着对面床的她,微挑眉,眼底有些矛盾的情绪,直到最后见她阖上眼,呼吸均匀绵长,才有些气馁暗暗吁了一口气。

    这就是他的妻子……

    他的妻子什么时候才能像别人家的一样体贴……

    病房内的灯光调得昏暗,君之牧侧着头看着对面那些熟悉的脸蛋,忽然间,又想起今天他爷爷怒极的模样。

    ……不能让他们知道。

    “再怎么不体贴,也是我的。”

    醒来的第一个静夜,君之牧身上的伤还有些刺痛,这算是受虐倾向么。

    男人是不是都有这样的受虐倾向,明明可以找一个很顺从的,偏偏看上她。

    最后他莫名地低笑一声。

    阖上眼,这宽敞安静的病房,不那么清冷了。

    第二天,乔宝儿特意调了手机闹钟,早早就爬起来了。/ /

    以免像上次被陆祈南说她过来没有贡献,乔宝儿利索地洗漱之后,立即开始伺候君之牧大爷了。

    “啊,说了不能乱动,你就不能忍一下么,这些伤你都忍过来了……”

    房间里传来乔宝儿气恼的声音,最后,她好像没办法只能妥协,“知道了,知道了,我帮你脱衣服……”

    大概早上8点左右,陆祈南他们过来看望君之牧,可他们听到里面这奇怪的声音,快速地拧开房门,脚步有些急走了进去。

    “乔宝儿,你,你在做什么?”

    陆祈南有些傻眼,目光灼灼看着病床那边两人行为暧昧诡异。

    乔宝儿听到声音,立即扭头朝他们看去,脸颊忽地红透了,而她的手还在扒着男人裤子……

    这一幕看着真的有点不好意思。

    “你这笨手笨脚弄伤了之牧怎么办!”

    随后快步进来的江美丽不满地朝乔宝儿狠瞪了一眼。

    乔宝儿被这位准婆婆吼着,表情有些紧张,赶紧放开手,安分杵在病床边上,没敢再乱动了。

    “乔宝儿你在做什么?”

    陆祈南一脸崩溃的表情,老头还说让她照顾君之牧,这么折腾下去真是凶多吉少了。

    “我,我只是想帮他……”

    “是不是之牧想洗澡?”

    夏垂雪也过来了,看着这一幕,表情有些尴尬,侧过头去。

    “是,都是因为君之牧,他吵着要洗澡。”

    乔宝儿觉得这个夏垂雪真的观察入微,话末,低头朝病床上的男人气恼瞥了一眼。

    夏垂雪看着她就这么直接怪罪君之牧,表情有些吃惊。

    倒是第一次见有人与他这样……亲近。

    “动作快点。”

    君之牧无视了乔宝儿那气鼓的脸,反而很平淡地催促一声。

    转头,有些不悦地直接赶人,“你们出去。”

    “之牧,这些事让专业的护工帮忙,她什么都不会……”江美丽上前一步,一开口说排斥乔宝儿。

    陆祈南也颇有同感,“乔宝儿别祸害之牧了,他右肩胛骨骨折呢,让专业的护工帮忙……”

    话说到一半,夏垂雪非常细心注意到病床上那男人脸色阴沉下去,正要发飙的模样,立即拽了拽陆祈南手臂让他别再说话了。

    “叫护工?不行,他会生气的。”

    乔宝儿倒是率先反驳一句。

    “君之牧他很龟毛,不让外人碰他,跟人家黄花闺女似的娇滴滴,特难伺候了……”她很严肃地告诉他们。

    陆祈南他们表情错愕怔住。

    “立即出去——”

    病床那位龟毛的男人提高的嗓音,气愤地吼一声,这下不知道是生谁的气。

    “乔宝儿,你说谁娇滴滴!”

    陆祈南他们表情奇怪地被轰了出去,而关上门时,只听到君之牧咬牙切齿地质问一声。

    “之牧如果有高血压,那都是他妻子的功劳。”陆祈南站在门外,有些郁闷地吐槽。

    夏垂雪尴尬地笑了笑,她认识君之牧有十多年了,真的第一次见他这么‘失态’责骂一个女人。

    “没想到,之牧喜欢这类型……”

    以前他们几个一起上学时,总是开玩笑说君家这位个性冷淡的少爷会喜欢怎么样女人,虽然他身边从不缺名媛美女,要配得上他实在不容易。

    陆祈南表情简直绝望,“之牧他就好这口……”

    他自小就很敬佩君之牧,无论能力手腕还是人品都是一流的,可为啥眼光这么低……他花了好长时间才接受了乔宝儿这个不靠谱的嫂子。

    “他爷爷怎么会让他娶这个一无事处的女人!”

    同样站在房门外等待的江美丽黑沉了脸,气恼地低骂。

    听到江美丽的怒骂,陆祈南扬扬眉朝江美丽看去,君之牧的这位母亲自从他父亲去逝之后,一直居住在美国这边,许久未见,依旧风华韵味。

    虽然他们几个都不喜欢君之牧的母亲,不过,江美丽好像很排斥乔宝儿,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厌恶。

    “她也并不是一无是处,”陆祈南随意地说了一句,“乔宝儿性子率真,她很简单,之牧自小身份压力大,他素来讨厌那些心机沉重的女人……”

    最后那一句,陆祈南咬重了音,说得意味不明。

    君之牧喜欢上乔宝儿这样的女人,其实也是情有可原。

    而江美丽则脸色一变,紧抿唇,不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