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乔宝儿君之牧 > 第79章 等孩子生下来,我就跑!
    “今年我们君家不知不觉间好像改变了许多……”老管家端了一盘水果拼盘,朝他们走近,轻笑说着。

    君老爷子看了看左侧的钢琴,再转头看向另一侧正赌气喝果汁的乔宝儿。

    老人心情不错似的,苍老的嗓音开怀地大笑,“等宝儿把孩子生下来,我们君家更加不一样了,哈哈哈……”

    “等孩子生下来,我就跑!”

    乔宝儿不知道老头那边为什么笑得这么乐,她现在却很不爽。

    “少夫人现在不能喝太多果汁,一会儿要用晚餐了。”管家朝她叮咛一声,随即转身就想要朝东别墅那边走去。

    君老爷子突然大喊一声,“宝儿,你去叫那孽账过来吃饭。”

    乔宝儿怔了一下,表情极不情愿。

    为什么啊!

    现在她最不想看见那冰块!

    君之牧一回来就去了自己别墅二楼的书房,这里的门锁是特殊定制的,这里存放着许多文件资料,都是他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的机密文件。

    目光深思地看向第五排书架那边,乔宝儿说她曾经进入他这间书房,她看见了那些文件了吗?

    竟然敢偷偷溜进来!

    真是低估了她。

    君之牧有些气愤,却并没有真正动怒……能拿她怎么办呢,刚教训一句,就已经敢板着脸跟他扛了!

    忽然觉得陆祈南说得很对,女人这种生物不能宠着,否则就会越发的肆无忌惮了!

    但他不希望她怕他,却又想让她乖一点。

    真是很矛盾!

    君之牧坐在办公桌椅子上,突然眉宇紧皱在一起,手肘支着玻璃桌面,右手用力抓着自己的头,很痛。

    他低下头,莫名地唇角带着苦笑,他不确定是被乔宝儿给气得头痛,还是发烧引起的。

    君之牧似乎真的痛得厉害,他黑色的短发被他拽了几根发丝断落,眉宇间压抑着痛楚,强忍着。

    “君少,要不要叫医生?”一旁的保镖犹豫了许久才敢开口。

    君之牧的事一向不喜欢别人干涉,包括他身体不适。

    “继续派人加急去查那个男人的身份,有消息立即汇报……”

    君之牧没有抬头,冷沉沉地声音吩咐着,随即命令一声,“都出去!”

    像这种偏头痛,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常事,这些他能承受。

    只是今天离开医院遇见易司宸,【其实你也并不了解乔宝儿,你连是谁救了她也查不出来……】

    君之牧承认就是因为易司宸这句,‘不了解’,所以他才莫名地很烦躁,急切地想要弄清楚对方的身份。

    书房里的两名保镖恭敬地走了出去,他稍稍调整呼吸,垂眸继续审阅桌面的文件。

    呼吸间,就连吐出的气息都有些热烫,但他还有很多公务要忙。

    这里有十几份加急的集团终审文件,以及周家案件提议书,还有……

    他突然眸色一沉,目光定定地落在被压在最下面那个显眼蓝色LOGO的美国著名医疗机构送过来的病历报告书。

    这是上周的病情报告,从六年前开始,他每周都会仔细阅读这些报告书。

    手拿起这份病历报告,明明也只有精简的六页纸张,却感觉很沉重。

    目光紧落在这些文件上,一个字一个字地阅读……

    却突然,他将这些文件拍回桌面上,眉宇紧皱在一起,身子有些发烫无力地往后靠着椅子,他半扬起头,脸色透着苍白,像是在极力隐忍着剧痛。

    他双眸紧闭,起伏的胸膛,暗暗的喘息着,试图舒缓这份不适。

    即使这个房间里没有别的人,但他有自己的信条,不能让自己像一个无能的弱者,还有很多事情要办,还有一些人需要他……

    “少夫人,君少在里面办公……”

    “是爷爷让我过来的!”以为我愿意来吗!

    然而就在这时,门外却传来了一些细微的声音,这把声音让书房内的君之牧猛地睁开了眼睛,他几乎是第一时间朝左侧墙壁的监控屏幕看去。

    书房门外,果然是她。

    眼瞳里闪过意味不明,但头颅内依旧抽痛着,无论他怎么隐忍,也无法掩饰他脸上那一份苍白。

    “少夫人,君少吩咐了任何人都不能进去。”保镖一板一眼的重复说着。

    他们是君之牧在美国期间培养出来的手下,与君家关系不大,对于君老爷子和眼前这女人只会给予适合的敬重,但不会听令他们。

    乔宝儿黑着脸,她早就知道,君之牧这些手下跟他的主子一个臭脾气。

    原本坐车回来的时候,君之牧说她招惹男人就已经很不爽了,被爷爷强迫过来喊他吃饭,却又吃闭门羹。/ /

    乔宝儿小心眼发作,当下决定,转身就走。

    “问她过来有什么事?”

    而突然这时,保镖佩戴的微型耳机传出了一些声音。

    门外的两名保镖右手下意识地扶着自己的耳机,刚才他们清清楚楚地听到了君之牧的话,目光狐疑朝头顶一个监控镜头看了一眼,他们想,君之牧应该是看见她过来了。

    只是有点吃惊,往时君老爷子亲自过来,他们君少向来直接无视。

    乔宝儿注意到了,他们右手扶着耳边的微型耳机,脚步迟疑了一下,注视着他们。

    那两位保镖对视了一眼,再次看向她时,声音却多了一份小心,“少夫人,你过来有什么事?”

    乔宝儿没有立即回答,她秀眉微蹙看了看他们,扬起头,朝天花板四周仰视。

    果然她发现了一个监控器。

    她目光直视着头顶那个监控器,板着脸,那语气丝毫不掩饰她那不满的情绪,直接大吼一声。/

    “爷爷说,让你到主宅吃晚饭!”

    她知道,他能看见她。

    不过乔宝儿莫名地更加生气了,她过来找一下他而已,让保镖传话,搞什么阶级!

    书房内的男人表情微怔着,似乎没想到她会直接对着监视器喊话,而屏幕里的女人她那双澄澈的眼瞳,就这样直视着镜头。

    乔宝儿有一双非常漂亮灵动的眼睛,澄澈,干净。

    像她的个性一样率真,简单。

    让他一眼就能看出,她现在心情不好。

    “不吃。”

    君之牧对着通讯器简单的说了两个字。

    保镖也并不觉得奇怪,因为除了早饭必须要陪着老爷子一起用餐之外,其他的时间君之牧更多的是自己一个人随意用餐。

    乔宝儿听着保镖说的那句‘不吃’,她脸色由红转青,随即黑沉了下去。

    她压抑了大半天那不爽的情绪,濒临爆发似的,对着那监控器大骂,“君之牧,爷爷在等你!”

    “你只会忙自己的事情,你有没有想过,爷爷时常饿着肚子,看着一桌菜凉,也只是想等你回来一起吃个饭而已。你现在有人等,明天呢,后天呢,他都已经八十岁了,还能有多少个年头……”

    “算了,你这种人,你也不会明白别人等你的心情!”乔宝儿很生气,转身,踏着大步,直接走人。

    门外的两名保镖直接怔住了。

    她居然敢骂他们君少……

    看着乔宝儿那愤然的背影,谁也没上前,只能听着她嗒嗒嗒地很沉很用力地踩着地板走远……

    而书房内的男人,那冷峻的脸庞竟有些迟钝,眼瞳微睁,像是一副很震惊的表情。

    之前乔宝儿在他面前胆大包天叫嚣过几次,但跟之前的埋怨不太一样,这次她好像特别生气。

    他抬眸目光看向墙壁上的时钟,晚上7点15分,确实是君家用晚餐的时间。

    低头看向桌面这份美国送来的病历报告,竟看不下去。

    【你这种人,你不会明白别人等你的心情!】她的话回荡于耳边。

    君之牧闭了闭眼睛,很是心烦意乱,赫然从椅子上站起身,直接就朝房门那边走去。

    当手握上门把时,他想起了一些事。

    轻抿唇,低喃,“我等了你六年……”垂眸间,眼底浮动着一些情绪。

    “君之牧呢?”

    乔宝儿气冲冲地回到了主宅,大厅的君老爷子见她脸色黑成锅底,心里也猜到她吃闭门羹了。

    “开饭吧。”老人对着身边的管家沉声说了一句。

    其实君老爷子根本就没有乔宝儿想得那么凄凉,老人早就知道了君之牧的脾性,除非是特别日子,懒得理他那不孝孙儿。

    那句等的菜凉,其实也只是因为乔宝儿当初年少无知,嫁入易家后每天像空闺的寡妇一样等着易司宸回家吃饭,那种心情回想起来相当愤怒。

    我以前为什么会这么蠢呢!

    不过,她跟易司宸结婚那三年,误当他是她的救命恩人,不知道算不算爱情,只知道要对他好,事事都迁让着他。

    再想想现在这个姓君的冰块……

    “臭男人!”

    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乔宝儿黑着脸,胸膛憋着闷气,低咒一声。

    一屁股坐在餐桌前,女佣给她上了她最恨的淡而无味的营养餐,盯着这一盅所谓的营养粥,她知道,老头为了让她能生个白白胖胖的孙儿,要虐她了。

    不过为了孩子的健康,她也不敢反抗,乔宝儿表情愈发悲愤,嘴里有些埋怨,“没人权……”抓起勺子,使劲地往嘴里塞。

    “吃慢点。”

    这句话,原本坐在她对面的君老爷子想开口,却意外地抬头,老眸里闪过一些情绪。

    乔宝儿听到这把低沉的声音,下意识地扬起头,当眸子对视上君之牧这张脸庞时,受惊似的连呛了几下,不断地咳咳……

    “认真吃饭!”

    他看着她这狼狈的模样,冷着脸教训了一句,不过说话间他却已经将一张干净的手帕递到她唇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