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乔宝儿君之牧 > 第33章 我求你,我不想拿掉孩子
    乔宝儿一个人躲进窑洞小内间木板上坐着,表情消沉,低头,目光看着自己平坦的腹部,回想起之前君之牧说过那些话,板着脸却又透着些委屈。

    “姑娘呀,别跟你丈夫闹脾气了。”莫大婶缓步走了进来,和蔼劝了一句。

    乔宝儿几乎立即反驳,“他不是!”

    什么丈夫!说君之牧是她丈夫,听着就觉得膈应耳朵!

    莫大婶她这生气模样,倒是笑了笑,“夫妻总会有摩擦争执,有时候男人就是钝,不擅长表达,有什么误会,好好沟通。”

    乔宝儿沉默着没说话。

    刚刚陆祈南那二货说掳走她的人,不是君之牧派来的?

    真的不是君之牧派来的人吗,可是之前他在医院明明那么凶我……

    “这趁热喝了吧,你饿着,肚子里的孩子也跟着饿着。”莫大婶将大粗瓷碗黑豆炖鳝鱼递到她面前。

    乔宝儿抬头看着这碗汤,表情有些犹豫。

    “这可是你丈夫亲自给你炖的呢,来,赶紧喝了,”

    莫大婶亲切地笑着催促一声,想起了君之牧不由赞叹一句,“你丈夫长得可真漂亮,他那气质,我们家老莫赶十辈子也沾不上一点儿边了。”

    莫大婶没念过什么书,只能用漂亮来形容君之牧。

    乔宝儿立即黑着脸,气愤道,“他生气的时候,吼人那样子直接可以当门神辟邪。”什么漂亮,都是被君之牧皮相给蒙蔽了。

    越想越生气,她气鼓着脸,狠狠地瞪着看着眼前这大碗黑豆鳝鱼汤。

    我干嘛要跟自己过意不去!不吃白不吃!!

    乔宝儿板着脸,接过莫大婶手上的碗,用匙子大口大口勺着往嘴里塞,一边在心底诅咒那姓君的王八蛋。

    “你老婆真是……凶悍。”小房门的花布垂帘外,陆祈南忍不住感叹一声。

    原本还担心着乔宝儿小女人耍矫情,不肯吃东西,这下见这她狼吞虎咽,简直当这碗汤是仇人一样啃。

    君之牧没说话,眼底蕴着一丝极浅的笑意。

    乔宝儿很快干完了这大碗黑豆鳝鱼汤,吃饱喝足,心情特别愉快,对着莫大婶扬起灿烂的笑,“谢谢。”

    她笑得真甜,白皙脸颊有两个浅浅酒窝,君之牧看着这样的她,有一瞬间失神。

    “谁在外面?”莫大婶听到细碎的声音,探了喊了一声。

    陆祈南被逮个正着,尴尬地抿了抿唇,“是之牧他担心……”话刚说出口,转头看见身边没人了,这才注意到君之牧已经离开了。

    乔宝儿心情不好,朝门外陆祈南气哼一声,“杵在外面偷听女人说话,陆祈南你个八公。”

    陆祈南一脸郁闷,真想教训她!

    可是……乔宝儿这个妖女!整天就仗着君之牧,在他们头上作威作福,可恶。

    这窑洞里只有一张木板床,原本就是这莫氏夫妇睡的地方,他们热情好客让给乔宝儿休息,乔宝儿没好意思就拒绝了。

    “乔宝儿,你脸皮不是丈把厚吗,怎么,今晚想跟我们这些臭男人挤在一起睡干草?”陆祈南记恨她,凉凉地调侃一句。

    乔宝儿朝他瞪了一眼,没理他,径自走到角落干草堆上坐着打盹。

    墙壁上的时钟已经12点了,君之牧他们在窑洞空旷大厅烧了三个火堆,他们这些男人就近火堆盘膝坐着,湿漉的衣服也已经被烤干了。

    可是门外狂风依旧呼啸不断,雨水狠狠地拍打门板,这可怕诡异的声音叫嚣了一个晚上,吵得他们都无心睡眠。

    乔宝儿后背倚靠着墙壁,双手抱着膝盖,瑟缩成一团。

    她很困,弯腰埋头在膝盖间,昏昏沉沉,很快就睡过去了。

    陆祈南他们这些男人睡不着,正在聊天。/ /

    突然君之牧朝他们递一眼神,这才注意到乔宝儿睡着了,都立即闭嘴。

    其中一人震惊用手肘碰了碰陆祈南,语无伦次地问着,“我们君少他,他是不是被雷劈了?”

    陆祈南看着君之牧那边,表情也很扭曲。

    陆公子很严肃地向他们提个醒,“千万别得罪那妖女……”

    君之牧站起身,朝乔宝儿那边靠近,他坐在她身边干草旁,低眸凝视着她。

    乔宝儿背靠墙,抱双腿头枕着自己膝盖上,侧着头,脸蛋显得苍白憔悴,额前几缕乱发垂下。

    他伸手将她额头几缕乱发顺了顺,或者连君之牧自己也没察觉,他此时的动作是极其的温柔。

    他大手碰了一下她脸蛋,有些凉,将外套披上她身上,看着她熟睡的模样,怔着竟有些失神。

    她睡着的样子很乖很安静。

    不过也只是睡着的时候而已,醒来了跟炸毛的猫一样真不好养。

    突然,砰的一声巨响。

    前面简陋厚实的木门,因为没有锁紧,被那一阵狂风闯开了。

    三个小火堆也瞬间被这狂风带雨给扑灭,而且连带着大厅上方的那盏气油灯也被吹得晃了下来,直接就摔破了。

    霎那间,窑洞里一片漆黑。

    乔宝儿听到这突然的巨响,惊地身子颤了一下。

    “别乱动。”耳边那把低沉声音响起。

    他男性温润气息吹拂过她脸颊,撩得肌肤有些痒痒地。

    乔宝儿这下更加慌了,他怎么会在坐在我身边!

    像是本能害怕他似的,立即推开他,可被君之牧搂得更紧,“别乱动,油灯打破了,碎片溅了一地。”他沉声补充一句,那语气有些无奈。

    很快陆祈南他们将门紧锁上,找来了打火机将之前的火堆点燃,这下窑洞才再次有了光亮。

    “嘿嘿……”陆祈南笑得贼贱。

    那火堆里火苗跳跃着,照映在角落那对男女身上煞是暧昧。

    乔宝儿对上这些男人好奇打量的表情,脸颊飞红,挣扎着身子,咬牙低语,“放开我!”好丢脸!

    “当他们不存在。”

    莫名地君之牧搂着她瘦弱的身板,突然有些不愿意放开,低眸对视她倔强清亮的眼瞳,像是诱哄着,“睡觉,别闹。”

    谁闹呀!!乔宝儿很气恼。

    “放开我。”她不敢太大声,只能压低声音反抗。

    君之牧看着她这毛躁的模样,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处理,他对女人真的不大了解。

    沉默了一会儿,突然他伸手摸了摸她脑袋,像是在安抚她的情绪。

    乔宝儿直接脸都黑了。

    陆祈南他们乖乖地转过身去,想着,万一今晚君之牧冲动做了什么事,他们几个也要装瞎扮聋。

    长夜漫漫,听着门外那咆哮的风声雨声,原本觉得有些吵,不过渐渐地大家都闭着眼睛睡过去了。

    可是乔宝儿压根儿睡不着了!

    “走开。”她依旧坚持使劲要推开身边的男人。

    但君之牧那力道,她根本就挣不脱。

    被他这样强势束缚着,乔宝儿心口又涌上一份无助和委屈,她不喜欢矫情,或者是雨夜,或者是外面的雨声肆意,让她眼睛也湿润了起来。

    她不好意思吵醒别人,压低声音气愤说着,“君之牧,你出身好所有人都顺从你,可我做错了什么,我莫名其妙跟你睡在一起,又莫名其妙怀孕了,跟犯人一样被押着去民政局跟你领证,你们当我是什么……”

    声音渐渐变得哽咽,“然后你又说不想要这个孩子,就让人拿掉。我,我知道自己高攀不起你,可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她极力地压抑着声音,这声音很低很轻,可是君之牧能听到清清楚楚,他的身子震了一下。

    低眸凝视着她,前面渐渐虚弱的火苗,映在乔宝儿忍着泪倔强的脸颊上。

    她就是这样的女人,不造作不隐藏,有什么不高兴了,都会极力地反抗。

    君之牧眼底闪过复杂情绪,他搂着她的手微微地松开……

    可突然,乔宝儿像是想到了什么事,紧张地反手拽着他,“我,我不要打掉这个孩子!”她声音有些颤抖。

    “君之牧,我不要打掉这个孩子,如果你不要它,那我要!我可以自己抚养,我虽然不能给它最好的环境,但是我都会尽力……”

    她的双手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臂,那力道带着卑微地哀求,“我想要留下这个孩子,我想要它,我求你……”她眼眶里压抑泪花。

    君之牧眸底沉沉地,俯下头,有些急躁吻住她颤抖的唇瓣,一瞬间,她的后面的话顿住了,就连身体也僵住。

    并不是因为他突然吻她,而是……

    “对不起……”

    君之牧低哑的嗓音,像是很艰难很陌生地说出来这三个字。

    乔宝儿心头一震,仿佛只是幻听。

    他愈发收紧力道,将她环搂在怀里,两具温暖身躯依偎在一起,气息交缠,他低下头,薄唇附在她耳边,重复一句,“乔宝儿,对不起。”

    君之牧很不习惯说这三个字,自成长以来,也没什么人能让他说出这样认错的话,不过上次他在医院确实……

    说不清为什么那样在意,确实很生气。

    乔宝儿像是被他吓着,脑子有些混乱没反应过来。

    他居然跟我道歉……

    之后,谁也没再说话,他紧搂着她一点也不松开,而她也挣脱不了,各自想着一些事情,心跳都有些凌乱。

    直到第二天天亮的时候,昨晚的三堆火都已经燃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