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乔宝儿君之牧 > 第30章 乔宝儿必死无疑
    乔家门外挤满了媒体记者,他们个个情绪激动,伸长了手,将麦克风递到乔文宇前面追问着。

    “乔先生,据了解网络爆红视频的女英雄正是你的亲生女儿乔宝儿。”

    “乔小姐这次跳江救的人正是她的前夫易司宸,是不是因为乔小姐之前被抛弃,现在为了追回男人的心,连命都不要了。”

    “乔先生!乔先生,我刚刚在医院里得到最新消息,你女儿乔宝儿无故失踪了,对于这事你有什么看法……”

    这些咄咄逼人的追问,让乔文宇不胜其烦,他黑着脸,对着麦克风冷冷地强调,“乔宝儿不是我的女儿!”

    “她是我老婆!”

    君之牧大步从车子下来,那低沉阴冷的声音,让前面那群记者,赫然地转头……

    君之牧走上前,就站这些闪光灯之下,正对着一个个的镜头,冷眸环视了一圈。

    陆祈南随后从车内出来,他非常惊讶,君之牧行事非常低调,他平时对于媒体采访非常不屑,如今站在这镜头前,恍然有一份倨傲凌人的气势。

    这些记者看着这突然出现的君之牧,表情都有些迷惑,他们都不认识他,不过这份气质,肯定是哪位不知名的富家子弟。

    其中一位记者递上麦克风,有些胆怯问了一句,“请问这位先生,你说你是乔小姐的现任丈夫?那么这一次乔小姐舍命救前夫,你对于她不顾一切跳江的事有什么看法?”

    君之牧冷着脸没有回答她,却伸出长臂,一把将麦克风抢了过去。

    他的目光狠狠地盯着镜头,那眼神阴戾,像是被惹毛的野兽,充斥着杀戮狂躁,这气势吓得眼前这位记者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他紧攥着手上麦克风,微启薄唇,狠狠地警告一句,“不管是谁绑走了她,在两个小时之内将她完好地送回来!否则我要你们全部都给我陪葬——”

    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愕住了。

    这次采访大部分是直播,他阴戾警告的声音几乎在同一时间被传播出去,在各各角落回荡……

    “乔小姐真的被人绑架了?!”有人激动地惊叫了起来。

    不过在场的记者也很迷惑,有钱人被绑架时有发生,可是一般人都不敢这样对着镜头这样张扬,难道不怕惹怒了对方撕票吗,有些人甚至都不敢报警。

    有些人迟疑地问了一句,“这位先生,请问你是谁?”

    易司宸像是很生气,冲上前,一把就拽着了君之牧的前领,“你是不是疯了!”

    “在没有查清楚是谁绑走了她之前,我们不能这么张扬,这会害死她的!”

    君之牧很讨厌别人靠近自己,猛地一把将他推开。

    陆祈南见君之牧要动手的架势,立即也跑了过来,拦在他们之间,对着镜头脸色倒是比较缓和。

    “对于乔宝儿被绑走的事,我想在这里声明一下,”陆祈南时常出入报纸杂志,他社交手腕一流。

    他平和开口,“无论你们是出于什么目的,或者是被人利用,最好别动她,乔宝儿是君家的孙媳妇,请将她完好的送回来,我们会考虑不追究,否则……”话音到最后,他没有再说下去。

    任何人都知道,跟君家作对的后果。

    眼前这群记者满脸的震惊和不敢置信,他们当然认识陆祈南,只是他身边那位……

    他就是刚回国的君家长孙,君之牧。

    而这时,一位保镖急急地跑过来向他汇报,“少爷,墓园里没有少夫人的消息。”

    君之牧像是没有了耐心,他朝左侧走去,这些记者像是后怕立即给他让路。

    他阴沉的脸色极难看,而眼前这群记者全部都安静了下来,没人敢乱说话,直视着他冷峻的脸庞,莫名地也紧张了起来了。

    君之牧朝乔文宇走近,目光审视着眼前这位中年男人。

    乔文宇被他看着,既然眼前这男人比他少一辈份,心也莫名有些忌惮。

    乔文宇不明白自己那个倔性子的女儿为什么会招惹上他,纵使是她怀孕了,纵使知道她是乔家小姐,可是以君之牧的个性也不屑于娶她。

    “派你的人出去找!”

    君之牧看着眼前的乔文宇,那眼神冷冷清清,没有半分敬重之意,几乎是命令的语气。

    “派你的人出去找,如果找不到,那么我们就不必当亲家了!”君之牧最后那句话,分明是警告。

    如果君家跟乔家成不了亲家,那么就是敌人,跟君家扛,谁犯傻了。

    这里是C市,乔家在当地人脉更广,地方位置都更熟悉,君之牧要求乔文宇提供帮助,如果他不帮,那么就是跟他作对。

    乔文宇黑着脸,他没有拒绝的机会,这个男人跟传闻一样手段狠戾,不给对方留任何余地。

    “君少爷,我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进屋里慢慢说。”乔老太太走了出来,脸上挂着讨好的笑。

    君之牧朝眼前这老太太看了一眼,别说是一个陌生的老太婆,就连他自己的亲爷爷,他都懒得给脸子。

    不过当他视线扫过乔家里面客厅时,君之牧注意到了叶茜和叶薇都在房子里,叶茜脸色惊异,她手上抓着手机一直在颤抖,像是害怕什么。

    君之牧看着里面两女人,表情若有所思,对着身边的保镖吩咐一句,“跟工信部说,我今天就要匿名信息的情况……”

    他的话刚说出口,啪的一声,叶茜像是心虚受到什么惊吓,手机摔掉地板上。

    君之牧转头,目光狠戾朝她看去,那犀利地眼神,看着叶茜脚虚软……

    “君少,有消息!”

    两位保镖神色急切跑了过来,在君之牧耳边低语,君之牧表情一惊,没有再理会叶茜,立即离开这里。

    叶茜见君之牧他们仓促地离开,她脸色愈发苍白,拽着叶薇的手臂求救,“怎么办,姐,你说怎么办,如果让他知道,我,我会死的……”

    叶薇没有理会她,她自己此时的脸色也非常难看,心跳狂乱不止。

    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君之牧,他这样的男人……真不应该招惹。

    “司宸!!”

    叶茜看见了前面易司宸的身影,连忙对着他大喊,她因为太过于紧张,声音变成尖细恐慌。

    易司宸回头朝她看了一眼,“乔宝儿出事了,她之前跳江救我……我不能让她有事……”他迟疑了一下,转身追了君之牧他们。

    “司宸,别走呀!”叶茜几乎绝望地大叫。

    “叶茜,你脑子出毛病了,这事不能让易司宸知道!”叶薇将她拖进了房间里,对着她大骂。

    “可是,姐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叶茜想起刚刚君之牧那眼神,她就心底发慌了。

    叶薇心下一狠,冷血地开口,“打电话给那些人,叫他们直接把人弄死了!”

    “什么?”

    “直接把乔宝儿弄死了,否则查到我们头上,谁也逃不了!”叶薇朝她喝斥一声。

    君之牧不是普通的男人,女人根本近不了身,也诱惑不了,万一他知道……

    叶茜心虚不安,颤抖的手拨打了一个号码。

    手机刚一接通,她还没有开口,对方却怒不可遏地大骂,“叶茜,你是想害我们兄弟几个对吗,臭婆娘,看我怎么弄死你!”

    叶茜被他这么一吼,更加不安了,连忙开口,“雷虎,我的钱已经打你卡上了。”

    “我呸!钱,叶茜你他妈的臭婊子,你敢跟我谈钱,要是早知道,你给我一千万我也不会干这蠢事!”

    手机那头的男人怒气冲冲咒骂。“你之前怎么没跟我说乔宝儿是君家的孙媳妇!你知不知道君之牧在道上很有名,我们老大跟他合作也得捧着笑脸,现在……”

    “现在我们兄弟三个动了他老婆,别说君家那边,就算我老大知道了,我们兄弟也活不了!”

    叶茜听到这里,脸色苍白如纸,唇瓣哆嗦着问了一句,“那现在怎么办?雷虎,我给你加钱,你把乔宝儿弄死了,我给你钱让你们出国……”

    “叶茜你脑子是不是有毛病!你想叫我杀了她……”那边的男人狠地唾骂一句,“刚刚君之牧那直播我们都看见了,乔宝儿活着,我们才有命活!”

    “我已经让手下的人将地址传真到医院,间接通知君之牧去领人。叶茜我看在你陪我睡了几次份上,我坦白跟你说,我现在就希望人没事,起码我逃到国外,这辈子也不会亡命……”

    雷虎的话说到一半,突然门被人撞开了。

    他的一位手下冲了进来,神色慌张,“老大,人,人跑了……”

    “什么?!!”

    雷虎惊地瞪大眼睛,“什么人跑了?”/

    “就是,就是那个乔宝儿,她没在破屋里,她趁机跑了,跑掉了……”眼前的男人开口都语无伦次。

    “赶紧把人找回来,君之牧一会儿就会过来领人!”雷虎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从未这样紧张。

    “我们已经找过了,只知道她跑到西边那村子里去了,那边前些天的大暴雨泥石流很严重,随时会遇上山体滑坡……”被埋掉。

    乔宝儿身体虚弱,如果遇上山体滑坡,那么……必死无疑了。

    雷虎惊愕地一分钟,立即打电话预订国际机票,“赶紧,赶紧收拾东西,收拾所有值钱的东西,跑——”

    君之牧他们在收到传真过来的地址之后,立即飞车过来C市一处偏僻的郊外。

    他们到达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了。

    “大家分散到四处找……”

    君之牧则神色狠戾,迈入眼前这间破烂的瓦房里,他看着四周封闭,门窗紧锁……

    还有,还有那发霉的墙角处……

    他赫然脸色大变,快步跑了进去,目光死死地瞪着墙角处……

    一滩暗红的血液混合了肮脏砂石,血蹭得到处都是,墙壁,地板,破木椅子,一切触目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