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八十年代的小媳妇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冲动是魔鬼
    小双凝还是不肯撒手,佑琛也哭丧着个脸望着她,好像很委屈似的。

    “妈妈,我也要去。”

    “听话,我们是去办正经事,那地方还小孩子不能去。”

    淑梅用力挣脱开小双凝的手,文大嘴趁机将小双凝拉到自己身边来。

    淑梅咬咬牙,转身和博艺离去。

    小双凝立马热泪盈眶,挣扎着想追上去,“妈妈,妈妈,别丢下我,我也要去。”

    小双凝或许是被遗忘怕了,她怕淑梅此去,又很久很久都不回来。她再也不想过以前那样的生活,所以内心的恐惧让她不得不挣扎哭求。

    小佑琛是男孩子,心里承受能力很明显就要比小双凝强很多,他只是看着,默默的看着淑梅和博艺离开,一言不发。

    文大嘴那粗大的手,紧紧的拽着小双凝的胳膊,无论她怎么挣扎,也是不可能逃出文大嘴的手心。

    “行了,凝凝,别哭了,他们很快就会回来。你得向佑琛学习,你看他多坚强。佑琛真棒,不愧是小男子汉。”文大嘴厉声说道,还夸了一番淡定的小佑琛。

    小佑琛看着满脸泪痕的小双凝,伸出小手去给小双凝擦拭泪痕。

    “妹妹,别哭,不是说好了,爸爸妈妈不在,还有哥哥保护你吗?别哭了,走,哥哥带你捏泥人去。”

    小佑琛真的很小男子汉,口气中还带着几丝命令的语气。

    小双凝看着小佑琛,立马止住了哭泣。

    两个小孩子手拉着手,蹦蹦跳跳的跑向远方。

    孩子就是孩子,刚刚还是风雨交加,此刻却又晴空万里了。

    文大嘴看着两个孩子,回头望了一眼已经走远的淑梅二人。重重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到:希望从今以后,你们的生活都不再有雾霾,都是晴空。

    淑梅坐在自行车后座上,两人一路无语。

    不知道为什么,淑梅突然感觉现在的博艺怎么那么陌生,陌生到没有一句共同语言,或者是说博艺根本就不愿意同她多说话。

    她感到有些莫名的委屈感,她何其无辜。

    是,倩倩的确牺牲了很多,可她已经不在了。博艺为什么要拿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来折磨他自己,变相的折磨她。

    若真的可以选择,她愿意代替倩倩去死,成全她和博艺,可是如今人已经不在,她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

    两人来到派出所,在公安们的带领下,参加了法院的公判。

    这次,王豪又以精神病为由,逃过了法律的制裁,被叛保外就医。

    不过,这次不是她妈妈从中作假,王豪是真的精神崩溃,导致精神失常。

    博艺听到这个消息,简直如雷灌顶。在法院宣判时,他就忍不住大吵大闹,恨不得冲上去将王豪碎尸万段。

    他被强行哄出门外,他几次三番想冲上去,被门口的守卫强行拦下来。

    “博艺,你别这样,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只是时候未到,相信做坏事的人不会有好下场的。你别难受了,我们回去吧!佑琛已经旷学好几天了,粮店还等着你回去经营……”淑梅看着博艺那痛苦的表情,她心里也难受。

    博艺听不进去淑梅的劝,他挥着拳头,疯狂的猛砸柱子。鲜血从他手上溢出,把洁白的柱子都染成了红色。

    他嘴里发出像狼一样的嚎声,响彻云霄。

    淑梅拼尽全力去阻止他,看着他那血肉模糊的手,淑梅心疼的热泪盈眶。

    “博艺,别这样,算我求求你了,你到底还要沉迷到什么时候。你还记得对我的承诺吗?这就是你要给我的幸福吗?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我知道,你觉得对不起倩倩,可——难道你还想要再对不起我吗?我已经失去了继宗,难道你还想让我失去你吗?”

    淑梅哭着跪到了地上,双手紧紧抱住博艺的双腿。

    淑梅的哭声,再加上她那番煽人泪下的话,终于让博艺停止了疯狂的举动。

    他瘫坐在柱子旁的地上,目光呆滞,垂头不语。

    淑梅见自己的哀求起了成效,她赶紧趁热打铁。

    她跪着往博艺身旁挪了两步,抹掉脸上的泪痕,紧紧抱住博艺。

    “博艺,你想想,我们经过多少的坎坷才走到一起,难道你这就要将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亲手给摧毁吗?不,你不可以,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你没有这个权利。你知道的,我也是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才捡回这条命来,才得以和你终成眷属。这是上天垂怜,我们应该好好珍惜。”

    在淑梅的劝说下,博艺的心里防线被攻破,他心里燃烧起的熊熊怒火,慢慢的熄灭下去。

    淑梅能够感觉得到,博艺的身体明显没有刚刚那么抵触了。

    她继续喋喋不休的说往事给博艺听,想让博艺彻底摆脱倩倩死之事的束缚。

    路过之人,看到门口这两人,无不投来异样的眼光。

    ……

    “对不起,淑梅。”

    淑梅说得口干舌燥,博艺终于肯开口说话了。

    淑梅激动万分,她松开抱着博艺的手,跪爬到博艺身前,看着博艺那有些自责的脸。

    “若你真的觉得对不起我,那就跟我回家,好好过日子,用你的下半生来好好补偿我。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完整的婚礼,你说你多没良心,丢下我一个人去应付那么多亲朋好友,这难道就是答应给我的风风光光的婚礼吗?”

    淑梅掏出身上的手帕,替博艺包扎手上的伤口。

    博艺看着眼前学会在自己面前说笑的淑梅,嘴角轻轻上翘,他居然笑了,只是这笑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淑梅,原来没有我,你一样可以过得很好。也许,我就不应该去打扰你的生活。”

    “你说什么胡话呢?”

    博艺还没来得及再说话,王家人带着神志不清的王豪从里边走了出来。

    博艺从地上爬起,怒眼瞪着王豪。

    王豪目光呆滞,嘴里叽叽咕咕的念叨着什么,正眼也没瞧一眼博艺。

    倒是王妈妈,看博艺这样瞪着她儿子,本就接受不了儿子疯了的她,冲过来就给博艺一记耳光。

    “都是你,是你们,是你们逼疯我家王豪的,你们这些凶手,还诬陷我儿子杀人。你们这些社会的人.渣,就不配活在这世上,你们怎么不去死。”

    王妈妈穿得珠光宝气,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眼里充满了对博艺和淑梅的鄙视。

    淑梅本来就心疼博艺白白挨了这么一记耳光,王妈妈还这么咄咄逼人,她实在是忍不下去了,上前和王妈妈争论起来,“婶子,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明明是你儿子杀了人,你这怎么还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呢?”

    “哈哈……猪鼻子插大葱——装象,大字不识几个的村姑,还学起文化人说文词雅语。真是天大的笑话,我呸!”

    “你口口声声看不起我们农村人,你也不见得高尚到那里去呀,恶语伤人,出手打人,和骂街的泼妇又有什么区别?”

    “你——你——”

    两人骂得起劲,完全没有察觉到博艺的举动,等她们听到王豪的尖叫声时已经为时已晚。

    博艺听着王妈妈和淑梅的对骂声,看着毫发无损的王豪,他心中刚刚熄灭的怒火,又蹭的一下烧起来。

    他拿出已经在身上带了半月的匕首,朝王豪冲过去,对这王豪的肚子狠狠的插.进去。

    王豪虽然神志不清,但痛还是能感觉到的,他捂着肚子尖叫出声。低头看着自己肚子上渗出来的血,他杀倩倩的那一幕一下又浮现在他脑海里。

    他看着博艺,大叫:“杀人了,杀人了……”

    淑梅和王妈妈闻声,这才朝王豪和博艺的方向看去。眼前的这一幕,让两个刚刚还吵得面红耳赤的女人,一下吓得瑟瑟发抖。

    博艺用力拔出匕首,欲再捅一刀。

    王妈妈反应敏捷,扑过去将王豪推开,博艺那一刀插在了王妈妈的腰上。

    淑梅吓傻了,她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取阻止,捂着嘴愣在那里,双目圆睁。

    路人和守卫都吓得尖叫,但没有一个人上前来阻止。

    博艺拔出刀,想再捅一刀王豪。

    淑梅终于回过神来,大叫,“博艺,不要。”

    此时,负责这个案子的公安从法院出来,目睹这一幕,快速上前将博艺制止,夺过他手里沾满血的凶器。

    “博艺,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傻?为什么要用这么极端的方式来替倩倩讨公道?”淑梅欲哭无泪,双眼通红,表情异常难过。

    公安们反手押着博艺,将他往警车上押。

    淑梅紧追在后面,不停的为博艺求情,“公安同志,他不是故意的,你们一定要从轻处理,他也是一心想为朋友讨回公道。那王豪明明杀了人,你们却不让他偿命,换谁来都想不通好,你们一定要明察呀!”

    公安没有多理会淑梅,把博艺押上车,车飞奔而去。

    淑梅在后面边追边喊:“博艺,博艺,你们等等我,把我一起抓去吧……”

    王豪捂着肚子,摔倒在地上。王妈妈这一刀插的不深,她捂着伤口,扑到王豪身旁,跪爬在那里喊叫王豪,“阿豪,阿豪,你醒醒,你别吓妈妈,你快醒一醒,来人啊!救命呀!快救救我儿子,救命呀!”

    公安同志们把王家母子送到医院,博艺被抓进了派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