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三国如烟 > 第七十章 生死一线 中
    卷刃的剑轻轻伫立于地,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从这炙热而纷乱的战场中汲取空气。身上的盔甲像是被染料溅成赤色的涂鸦,文质彬彬的少年此时脸上却是淡然而坚定的神色,火焰像是倒映在他的瞳孔中跃动。那冷酷的英姿若放在平时怕是足以让许多豆蔻少女着迷、倾心了。

    韩综微微皱起眉头,不爽地哼了一声,然而这点小小的不悦很快就被与战友重逢的喜悦淹没。

    “伯言,你怎么来了?”

    “师兄?”

    陆逊的眼睛亮了起来,寻声望去,一支楚军正从太守府内杀出,两面猛攻之下汉军的防线终于被撕开了一条大大的口子。仿佛又有一股新的力量涌入身体,陆逊提剑上前。

    不多时,两支楚军终于汇合了。

    “老师!你们没事就好。”

    看到季书和韩综都平安无事,陆逊终于长长松了一口气。

    原来,他奉命安抚流民之后很快就发现煽动流民暴动的人有意将人群引导向南面,堵塞南门的道路。这让陆逊不由心中生疑,若这场暴动是为了掩护关羽撤退,理应更加分散才能让楚军疲于应付,如今这般就好像有人害怕南面的楚军进城一样!

    城中有人在预谋着什么!

    在没有收到任何不利情报的前提下,十几岁的少年郎在混乱局面中嗅出了阴谋的气息。

    陆逊知道,季书对楚军的兵力重点布置在蒋钦、苏飞、魏延、孙策组成的围剿关羽的大军,筹谋已久、滴水不漏。如果说这座注定将被汉军遗弃的小沛城中能发生什么变故的话,那目标只能是??????

    心头警兆不止,陆逊毅然地收拢部队,一面派人去传信,一面立刻放弃原来的命令领军向太守府赶来。

    远远就看到了大火,陆逊顿时心急如焚。小沛城已经在我军掌中,季书绝不会无故焚烧太守府,除了汉军伏击绝无其他可能。他连忙催促着士兵加速前进,很快就遭遇了汉军,看得出汉军对他们的出现也是有所防范的。

    敌人太疯狂了!在我军的重兵包围中,竟设下这样的陷阱。陆逊冷汗直冒。一番交战之后,陆逊又惊喜地发现阻击太薄弱了,显然汉军主事之人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快赶来太守府。

    这也是自然,谁会小心防范他这么一个无名小卒!

    陆逊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因为敌人轻视自己而感到疯狂的喜悦!

    他立刻分出数支兵马多面进攻,一番试探后,他找出了汉军相对薄弱的西面集中他剩下的大部分兵力猛攻。

    “没想到这支汉军如此彪悍,我的兵力虽不多也将近他的三倍,却厮杀半天仍冲不破这道防线。若老师你们再不杀出来,我可真不知如何是好了。”

    ??????

    现在看来,流民的暴动不止是为了制造混乱掩护关羽撤退,还有麻痹季书的判断、减缓消息的传递速度、堵住南门的道路阻止楚军救援。一场暴乱简直被徐庶用到了极致。

    北门的假徐庶更是吸引季书分兵的诱饵,想来即使季书不分兵而是亲自去追击,徐庶也另有布置,还是不要太期待侯成能及时回援更为恰当。

    徐庶唯一的疏漏就是没想到陆逊仅凭流民动向,在他动手前就识破了这个计划的重点,比预想的提前了太多时间出现在了太守府附近。

    “伯言,你做得很不错。若不是你,我们可就危险了。”

    有一种身边的孩子忽然长大的感觉油然而生,季书来不及细细品味,也来不及好好褒奖陆逊一番,急急说道。

    “不过现在还不是安心的时候,趁徐庶现在没反应过来,我们向西撤退!”

    “领命!”

    猎物逃出了猎人精心准备的牢笼,包围变成了追击。

    季书眺望着身后紧紧追来的汉军,刚刚爬上心头的一丝松懈立刻又烟消云散。

    不可能停止的,也无法停止。徐庶不可理喻地堵上了一切后路,只为在此斩杀季书。

    白耳精兵在街道内全面铺开。

    对于楚军来说,小沛的街道是陌生的,只能辨认大致的方向。但对于汉军而言,这里就是他们的后花园。

    零散的汉军不停地从两侧杀出,这场逃亡变得混乱而惊心。楚军的步伐受阻,而且也在不断地减员。

    这太糟糕了!

    凛冽的秋风卷入肺中,只让呼吸变得更加急促。这份焦急在前方出现大批白耳精兵堵住去路的时候才终于归于宁静。

    “伯言、综儿,待会我带四百人向北面的街道冲杀,你们两个带着剩下的四百人向西面冲杀。一直走,别回头!”

    “老师?”“老师!”

    陆逊、韩综听完大惊,两人激动地上前说道。

    “要吸引敌军也是我们去,老师你只管领军向西冲杀!”

    头痛起来。

    时间紧迫,徐庶马上就要追上来了,季书哪有时间和他们争论这些?

    推开二人,季书拿出老师的威严怒喝道。

    “徐庶要杀的人是我!怎会管你们?趁前面这个集市还有两条道口,这是你们逃生的最后机会!你们再不走,是想和我一起陪葬吗?!”

    季书原本指望着两人能清醒地认清形势,明白得战场之上最让人痛苦的取舍、抉择,这也是他能给这两人上的最后一堂课了。

    让季书没想到的是,原本那个最听他的话、最能审时度势的的弟子此刻却气冲冲地瞪着他,朝他吼道。

    “楚国可以没有陆逊,却不能没有老师!谁若贪生怕死,只管向汉军投降,我陆逊誓死护卫老师!”

    这一刻,两个弟子出奇地同步,韩综同样抱剑上前说道。

    “韩综誓死护卫老师!”

    周围的楚军士卒亦喝道。

    “誓死保卫军师!”

    此刻流淌在心中的是什么?

    纵是死在这里也无妨了!

    时而看到一点希望就渴望着生存,时而满心欢喜地想要赴死。又比如一时怜惜百姓的疾苦以施仁义,一时又满腹阴谋诡计让百姓流离失所也在所不惜。

    混乱!癫狂!

    这个充满了矛盾,让人发疯的战场!

    已经连自己是个怎样的人都分不清了,已经连自己在想什么都不知道了。

    “那就一起厮杀吧!一起生!一起死!”

    季书咬着牙,长剑向西。

    “杀!”“杀!”“杀!”

    楚军猛烈地冲击着敌军,生生杀出一条血路,可惜却未能走远。徐庶已经追了上来,从且战且逃到陷入混战,最后再次被包围。

    仅存不足千人的白耳精兵牢牢地围住了只两百人的楚军。

    “季书,该结束了!杀!”

    徐庶红着眼睛宣判了季书最后的命运。

    季书左肩缠着带血的布条立于包围的中心,他脸上略带疯狂,咬牙切齿地大笑着。

    “哈哈哈!”

    “徐庶!我季书纵使死了,你也休想逃出小沛!”

    “徐汉完了!刘备也完了!谁也无力回头,就是诸葛亮也不可能了!”

    “徐州是我大楚的了!日后,统一天下,建立万世伟业的也必将是我王孙策!”

    季书高举长剑,向周围的将士大声呼喊道。

    “愿大楚与世长存、万古长青!”

    这是最后的祝词,最后的告别。

    身边的楚军将士亦高举长剑,傲然地呼喊着。

    “愿大楚与世长存、万古长青!”

    周遭的白耳精兵只是更加地愤怒,尖叫道。

    “杀!杀光他们!”

    轰!

    正在此刻,汉军身后发生了混乱。仿佛像石块砸进了房屋的声音传了过来,混杂着恐惧的呢喃。

    难道是楚军的援兵来了?

    怎么可能这么快!

    徐庶瞪大眼睛,他最担心的事似乎发生了。

    “杀!不要管其他,杀了季书!”

    事到如今只能不顾一切达成这个目的了。

    身边的士兵奋力向着季书杀去,徐庶转身警戒地看着后方。

    哒哒哒~~

    这并不是骑兵冲锋的声音,久经沙场的徐庶可以如此断言。

    这仅仅只是一人一骑。

    也正如此,徐庶才开始感到恐怖。

    轰!

    这样的声音连绵不绝,但徐庶已经明白这不是发石车的进攻,而是汉军的士兵砸坏街道两边的门窗、木板造成的声音。

    已经远远能看到那个身影,赤色的战袍,绯红的战马。

    整个徐州最精锐的士兵,驰骋天下的白耳精兵在他的面前如宛如稚嫩的孩童?一块石头?还是一个木桩?

    哒哒哒~~

    根本没有人能阻止他,甚至已经没有人敢去阻止他了。

    轰!

    又一颗“石块”射进了旁边的屋子,这仅仅是因为他伸手一挥。

    他就这么笔直地向着徐庶奔来。

    身边两名忠实的卫士压制着恐惧向他刺出长枪,然后徐庶看到了。一杆银色的长枪像风一样扫过,卫士的两支长枪瞬间折断,银色的长枪趋势不减地轰击在两名卫士身上,然后他们的身体像布片一样挂在那长枪上飘了起来,待脱离了长枪的范围又像飞射的石块一样砸向了街道一边的房屋。

    轰!

    这是有什么被砸坏的声响,此时飞溅的血液才撒到地面上。

    徐庶僵硬地抬眼看去,两人的视线就这样交汇在一起。这一刹那,徐庶的身体不听使唤地一动不动。即使思想中、意识中并不畏惧着死亡,但身体却本能地害怕了。

    徐庶一动不动,那个身影就这么从他身旁掠过了。

    便是季书也惊呆了。

    千军之中,他旁若无人地走了过来,停在季书身后,血红的战袍随着狂风飞扬,像是在拍打着季书的肩头。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响起。

    “子渊,放心,有大哥在,不会让你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