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三国如烟 > 第十一章 冷暖不知
    甘宁在芜湖的码头追上了轻语,但他没有阻拦轻语去长安。

    女儿回去救父亲。他有什么理由去拦呢,他能做的只是陪着她。

    正如季书猜测的那般,当两人赶了十几天的路到了宛城后,眼见还有几天时间就能到达长安,却已经在这里收到了王允的噩耗。

    据说董卓下令将王允、伏完等人的尸体挂在长安城头示众,也多亏了大儒蔡邕求情,才许了七日后放下来下葬。

    轻语听到这消息只觉天旋地转,晕倒了下来。

    等她再睁开的眼的时候,躺在了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你醒了?”

    叮铃铃。一个人影好像快步走了过来。

    悦耳的铃铛声让她安心下来。是甘大哥。

    甘宁坐到床头,把一碗汤药放在了床边的凳子上。

    “轻语,你感觉怎么样?好些了吗?”

    我怎么了?

    轻语意识模糊地在想这个问题,不一会儿,脸颊就划下了两行清泪。

    父亲死了?!

    轻语怔怔地看着天花板,没有办法思考。

    看到少女落泪,甘宁也有些手足无措了。

    他不知道怎么去安慰眼前的少女,明明知道少女为何哭泣,他却笨拙又愚蠢地问。

    “轻语,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或许哪里都不舒服吧。

    “甘大哥,我的心好痛。”

    一双泪眼看向甘宁,像施了魔咒,让甘宁定在那里,他开始觉得他的心也隐隐作痛。

    轻语张开嘴,好像要把痛喊出来。

    “我母亲死的早,是父亲将我养育长大。”

    “我小时候不懂事,闯了祸,父亲就打我。没有母亲给我擦药,他就叫任叔来帮我擦药。有好几次我见父亲躲在门外偷看,我却生气没有理他。”

    “我问父亲,为什么我没有母亲。父亲就抱着我哭。他从小就宠我,怕我被后娘欺负,后来也没有再纳妾。渐渐的,我就不问父亲那个问题了。”

    “世道越乱,父亲越忙。他陪的我时间越来越少,他让人教我琴棋书画,让我学针线、打扮,说这样以后能让我嫁个好人家。可我偏要学武练剑,他很生气,却不知道我小时候想的只是长大后能保护他。”

    轻语盯着甘宁,哭道。

    “可到头来,我什么也没帮到父亲,现在连他的最后一面也没见到。”

    甘宁咬咬牙,转身就往外走。

    “轻语,你在这儿等着,我去把你父亲的遗体带出来。”

    甘宁说的简单,可只怕若真有人敢动手这么干,董卓定会气得出动大军追杀吧。

    电光火石间,轻语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死死拽住了甘宁的手。

    “甘大哥,不要去。”

    被子掉到了地上,她挣扎着起来,抓住甘宁不放,仿佛只要一放手,他就一去不回了。

    甘宁连忙转过身,扶她靠在床沿上躺坐好,又捡起被子给她盖上。

    “放心,我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吗?不会有事的。”

    面对甘宁故作轻松的笑脸,轻语却不信,她从来不是个傻女人。倔强地抓住甘宁的手不放,她终于不再哭泣。

    “不要去!甘大哥,求你了!”

    “你也会去很远的地方,再也回不到我身边的!不要留我一个人!”

    此刻有一种恐惧超过了悲伤。

    注视着轻语的眼睛,甘宁沉默了。

    “好,我不走。等你病好了,我再带你去见你父亲最后一眼。”

    甘宁终于又坐了下来,他握住轻语的手轻轻说道。

    “别怕。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子渊,还有我会守在你身边。”

    “子渊现在有了太多的牵挂,他的兄弟需要他,他的士兵需要他,月英也需要他。他可能没那么多时间陪着你了。”

    “但是相对的,我会代替子渊。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直到你厌烦了。”

    轻语凝视着甘宁的眼睛,她颤颤地闭上眼睛。

    “甘大哥,吻我。”

    吻我?甘宁心中掀起了波涛。

    那朝思暮想的面容就在眼前,那敢于直面生死的坚强此刻有些柔弱,但更平添了一份绝美。那淡淡的红唇让甘宁忽然有些口干舌燥。

    他低下头去,但轻语冰冷的手让他冷静了些。

    他犹豫了,他不知道摆在眼前的是爱情,还是脆弱?

    他要亲吻的是爱情,还是软弱?

    看着眼前的轻语,怜爱胜过了占有的心情,他轻轻吻了下轻语的额头,把她抱在怀里。

    “等事情结束了,我们就回江东。”

    “别怕,你还有一个弟弟在等你回去,你也还有我。”

    “子渊、月英、青山估计都着急了,都在家里等你回去呢。”

    轻语埋头在甘宁的怀里点点头。

    ······

    各诸侯陆续称王,眼见群雄割据的时代再度来临,江东百官早已有了让孙策称王的呼声。

    不过在对百官公布前,他们总要商议好一些东西。此时孙策军的政治核心便聚集在太守府的书房中商议称王的事情,周瑜狐疑地撇着孙策问道。

    “楚国?”

    “我说大哥,虽说国号也不一定要按历史、地方来取名。但你这不会是别人叫你‘小霸王’叫多了,你想学楚霸王项羽吧?”

    鲁肃、诸葛瑾、张纮一脸严肃,目不斜视。张昭和季书在一边有些偷笑了起来。

    一个多月过去了,甘宁已经带着姐姐回到了建业,季书的心情也轻松不少,他帮着周瑜调侃孙策道。

    “大哥,按我说国号这东西随你喜欢,倒也无所谓。你非要立楚国,想来其他人也不会反对,不过我好歹也知道荆州也是楚国旧地,咱们现在才占了一半的楚地,你这“楚王”的名头可有些名不正言不顺啊。”

    孙策白了两人一眼,他十分正经地说道。

    “不灭刘表,誓不称王!”

    这下所有人不禁肃然了,众人意识到孙策是认真的。

    “当初灭亡暴秦,楚汉争天下。楚霸王项羽败了,大汉得掌天下数百年。而今大汉灭亡,我意继承楚名,逐鹿天下。”

    “刘表是我的杀父仇人,也占据了半个楚地,他是我争天下的第一个目标。”

    “今天,我在你们面前立下话来,不灭刘表,我誓不称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