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辽辽天地间 > 第九十九章 出师未捷
    武延内心沸腾,思潮澎湃,他听到了什么?

    武氏家族的宝藏!

    那很可能就是为自己而准备的啊!

    虽然他不明白为何时间跨度这么大,但是以他老祖的通天本领,也未尝没有预料得到未来。

    “未来,真的能够预测得到吗?”

    武延心中低语,他很难想象人能够预测得了未来,因为这涉及了无穷无尽的粒子轨道的变化,任谁也难以揣摩下一刻的变化。

    不过,武延在地球上也曾听闻过,通习《周易》、《易经》者,至极究境,可预测未来,以达到未雨绸缪。

    但这在以前实在是太玄,而且古代东方常年战乱,出现了历史古籍的遗缺等,在一些传承当中可能出现了瑕疵与不纯。

    并且书籍可能经过多次的篡改,其关于占卜算卦之内容早已被剔除与修改了许多,至于到了现代,则更是沦为了修身养性之书。

    武延也只是听闻那些书籍的大用,且也观摩揣测过,但却未尝相信,而如今,他倒是又有一番新的见解。

    在这颗星球上,估计也有算命之法,可是武延初来乍到,涉世不深,故此便没有多了解这等事情。

    何庄看了看此刻正在发呆的武延,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笑道:“嘿嘿,武延兄,你难道认为你自己会寻找得到吗?单不说你,就是这么庞大的武氏家族花了几万年都未曾寻找到,这时间,看你是成了神灵都不一定能够找得到的,对了,看这样子,你好像并不是武氏家族的子弟啊。”

    武延回过神来,这才淡笑道:“我应该算是一支弱小分支里的一员吧,身份处在底层,所以才没有了解到那么多的秘事。”

    何庄点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啊,不过,身上流淌有那无敌之人的血,应该都有资格去寻找那个宝藏才对,所以,武延兄,你也不是没有机会啊。”

    武延闻言,随即问道:“那书籍上,关于武氏宝藏的何处,它有过记载吗?”

    何庄想了想,摸了摸下巴,说道:“这有些玄,书中曾这般提到,传言是,以武氏血,开不朽门,天星分九,唯一真星,极海尽处,天藏沉浮。”

    武延听后琢磨了一会,说道:“难道是海的旁边,天星九斗之下的一处地方?”

    何庄看向武延,笑道:“话是这样说,但是始终都没人能够寻到,也许,那传言根本就是藏有一些玄机在内,所以世人难解,没能找到。”

    武延点头,淡道:“也许真如你所说这般吧,这其中的内容也许真是暗藏玄机,也许海不是海,门不是门也说不定呢。”

    何庄又饮了一口烈酒,香醇入口,回味无穷,接着他说道:“嘿嘿,若是武延兄能够寻到,那我现在也尽快蹭点气运,也许以后的修行路上便会畅通无阻,哈哈。”

    武延看看何庄,摆手道:“唉,若是我有气运的话,现在就不会在这里苦修了。”

    何庄点点头,说道:“也是,要是你由气运的话又怎会遇到我这个连女人都搞不定的家伙呢?哈哈,不说这个了,对了,话说起来,我与林晓妹妹还未能见上一面呢,这可苦了我。”

    武延笑笑,看到何庄滑稽的模样,接着说道:“你这副模样,就算是林大小姐见到了,她也未必会第一时间内认出你,还不如打扮打扮,生了头发,退去袈裟,好得去见她啊。”

    何庄闻言,又摸了摸自己光滑的秃头,尴尬地笑道:“嘿嘿,我这不是为了以示自己的决心嘛,这不,林晓妹妹终于肯离去了那男子,我这下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去追求她了,天见我怜,赐我机缘啊哈哈。”

    武延无奈地笑了笑,叹道:“想必何庄兄曾苦苦追求过林大小姐,但奈何情不相投,错失了这段良缘。”

    何庄听到武延这席话,心中有些共鸣,于是叹道:“是啊,武延兄,没想到你还知道这些,我曾追求过林晓妹妹,可是她却见我不理,摇头离去,不过我敢说,我对她决定是真心的,就算是神来了也打不破我对她的真诚!”

    他信心满满,眼神坚毅,甚至双指朝天,当场发起了毒誓,引得周围人都是一脸鄙夷地看过来,表示无语。

    武延看向周围人的反应,尴尬地让何庄坐下,说道:“兄弟,坐下来说,坐下来说。”

    何庄见状,这才坐下来,淡笑道:“呵呵,武延兄,我这个人对情感问题就是头铁,凡是跟女子情感有关的,我都看的比较重,你不必介意啊。”

    武延点点头,他介意不介意的倒是没关系,关键是他不要将自己拉扯进去便好,不然大庭广众之下显得尴尬。

    何庄又庄重地说道:“从今日起,我要退教,脱去佛气,祷告上佛,离去斋饭,食我荤腥。”

    在他说话间,他的秃头上都在散发着淡淡神光,这是他在吸收天地间的精气与物质,欲使自己的头发重新焕发青春,从光秃的脑壳上长出来。

    武延看得都有些无语了,何庄说变就变,简直快得不行。

    关键是,这里可是食店客栈,是吃饭的地方,许多人看见这个秃头和尚在此地新长头发时瞬间就没了食欲。

    顷刻间,客栈内部沸腾了,吵闹声一片,皆朝着何庄与武延就是一阵开口大骂。

    “这里可是食店,你这个死秃驴,快给我滚出去,太反胃了!”

    “还有你,跟这家伙是一伙的,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样给我们滚出去!”

    “这不是那个欲与天比高的何庄吗?被林大小姐抛弃后竟堕落成了这样子,还特意地剪了头发,这样子以为我就认不出来了?”

    “原来是何庄啊,你欠我那两株阳角草还没有还呢!”

    “还有我,那三株蓝舌草,欠了我四年了,我还记忆尤深呢!”

    “还有我……”

    “我也记得他欠我一些灵药呢!”

    “……”

    场面顿时混乱了,有的人开始向何庄讨债,甚至也有的人还想直接揍何庄一顿,打他个鼻青脸肿。

    直到有几个修为比他们高深一些的人出来,将武延与何庄两人从客栈中轰了出去,这才制止了内部的混乱场面。

    武延这下更是牺牲甚大,因为何庄的债全被武延在紧急关头下都还清了。

    若是没有还清,何庄可能真的就要被送上城中的刑法之地,开始严酷施刑,必将会折磨上百年,甚至是死去都未能出来。

    武延欲哭无泪,说道:“完了,这下我真的算是要吃土喝凉风了,灵花灵草几乎全都没了。”

    武延无奈,他算是摊上了什么事啊,出师未捷吗?!

    就连师傅以及师兄师姐给他的那份也都没了,多年来的积累全部在一瞬间一扫而空,仿佛就像是过山车一样,顿时从天上掉到地下,落差感巨大。

    这就是破产的感受吗?

    武延内心不禁刺疼了一下,久久不能缓过去。

    叹完,武延怒瞪了何庄一眼,说道:“何庄,你到底干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怎么欠下了那么多的债啊!?”

    何庄挠了挠刚刚长好,但还是乱糟糟的乌亮头发,尴尬地笑道:“呵呵,这个,都是我年轻时要进行突破所欠下来的一笔债务,还有一些饭菜等,这都记在别人的债务本上了。”

    “这是仗着我的口齿伶俐,所以才能借来许多灵药,可惜到了现在,我还是没有多余的灵药去还,若不是入了佛教,有大教护着,我早就被抓了。”

    说着说着,他才意识到自己算是说漏了嘴,然后看向武延,讪讪地笑了笑。

    武延脸皮都抽搐了几下,原来他入佛教的真正目的竟然是这样。

    他想来也更是生气了,所以这时他又怒目圆睁,仿佛天上的杀神一般在责问着何庄。

    看着武延怒气冲冲的样子,他又双指发誓,坚定地说道:“不过,武延兄你放心,我欠你的一定会还的,就算是这天塌了,地裂了,我也一定会还你,我发誓!大毒誓!”

    武延咬牙切齿,恨不得上去就是给他几百个“大板栗”,但最终他还是忍了下来,毕竟没他的话,他还不一定知道有武氏宝藏的存在呢。

    于是他平复怒气,尽量地心平气和,说道:“不行,这样子我心里不安全,不如你就在我身旁做些下手的事情,这样也算是还债了。”

    何庄眼睛转转,问道:“那我与林晓妹妹的事情呢?要说这帮你做些下手的事情也未尝不可,但若是不许我同林晓妹妹相见的话,你就算是逼死了我,我也不愿意的!”

    武延想了想,思考了一会,这才说道:“好,你三日可以出去寻她一次,但是时间是由我来定的,这样你可愿意?我可是已经放开了脸面为你着想了,更何况你欠下来的天债,可是多得你还不完啊。”

    何庄闻言,在心底里琢磨了一番,然后点头说道:“好,就这样吧,武延兄,我这次虽然对不住你,但若是寻我做事,包你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