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逆流之他们的世界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生活与工作 二
    沐黎气呼呼的话讲的如此理所当然,夏风笑,起身又把人拉回了卧室,找出一件衣服给她披上:“小心着凉,刚刚忘了骂你,居然不穿衣服到处乱跑。”

    “我是回家,才不是乱跑,再说,我哪有那么娇气!”沐黎不满的反驳,下一秒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更加郁闷,“喂喂喂,你在转移话题哦,说吧,我可以给你十秒钟的时间听你解释。”

    “解释你个头,还不把枕头放下。”

    “不行,小阎王不在,我总得抱个东西才过瘾。”沐黎理直气壮,追在夏风身后,颠颠儿的回了书房,“你没有时间了,要接受惩罚……”

    话未竟,一大摞文件被塞进怀里,沐黎险些站立不稳的栽倒,接着,第二摞,第三摞……枕头不知道被挤到哪儿去了,抱着半米多高的纸堆,彻底傻眼。

    “这是……”

    “这是异冥的经济恢复方案,那是新的行政规划建议,下面的是冀晨之都施工进展报告,还有陆军多兵种联合作战规划……”

    “……你想累死我吗?”

    “既然醒了,那就别闲着了,干活。”夏风完全无视她的抗议,坐在书桌后面,一边拿起笔一边又扔过来一份文件,“异冥要重新建立系统的情报部门,我已经让布雷德全权负责了,你先看看这份方案,天亮之前把它修改好,我急着用。”

    “我想死!”沐黎自知无望的席地而坐,靠着书桌把文件都撂在地上,翻开那份传说中的方案,“给只笔,殿下!”

    一支笔从天而降,正砸在沐黎脑袋上。

    ————

    第二天早上,罗伯特习惯性的来叫夏风到餐厅吃早饭,推开门,却被眼前看到的情景吓得忘了往里面走。

    坐在书桌后面的夏风单手支着额头,手里一直在写什么东西,那张比普通书桌大了两三倍的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资料。

    往下看,更是让他吃惊,东方沐黎穿着睡衣,抱着枕头,斜靠着书桌坐在地上,周围一片狼藉,散落的书本文件,面积比夏风的书桌还大。

    老天,这是什么情况?等等,沐黎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又是怎么进来的?

    “殿……殿下……”过了好久,罗伯特才缓过神来,轻颤的声音带着惊讶和不敢置信。

    “醒啦!”夏风笑望他一眼,放下支在额头上的手,顺便在身侧用力甩了甩,有点僵,另一只手又继续写了一会,他才站起身敲敲桌子,提醒下面的沐黎,“你也醒醒,天亮了!”

    “嗯?”沐黎疲惫的晃着脑袋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支在旁边的枕头倒下去,她差点跟着躺在地上。

    夏风转身推开窗户,阳光带着清晨特有的清新空气一起闯进来,让两人的精神为之一振。

    “啊哈!”刚才还一副要死不活样子的沐黎突然活力四射的跳起来,“阳光,阳光,我最爱的阳光,哈哈,早上好啊,罗伯特!”

    “呃……早上好……”完全跟不上节奏的罗伯特感觉自己是真老了。

    “小风风,我们去吃早饭,我饿死了!”

    睁眼就是吃,还真是不辜负观众。

    夏风仰天长叹,表示无奈,然后认命的拉着一脸笑容的小丫头往卧室走。

    “先去梳洗换衣服,再说吃。”

    “哎呀,小风风,你怎么总是这句话,真没劲!”她还恶人先告状了。

    工作了一夜,身心俱疲的夏风真想不顾辛劳,撬开沐黎的脑袋好好研究一下里面的构造,怎么就那么厚脸皮呢?

    “别说没用的,你工作都做完了吗?”

    “那当然,不要小看我哦!”沐黎得意洋洋的昂着头去梳洗了。

    夏风笑,只要她愿意,她就是最优秀的,毋庸置疑。

    本来以为坐在餐桌前就可以安心大吃一顿了,结果刚端起面前的蔬菜羹,还没来得及喝,一声巨吼传来吓得沐黎差点把碗扔出去,还好她反应快,身手好,太危险了!

    “……东方沐黎,你个小疯子,谁准许你又跑回来的?”皇帝陛下的特使,也是夏风的叔叔尤金亲王,暴跳如雷的驾到,他这辈子没怒成这样过,东方沐黎绝对有前途。

    沐黎真庆幸自己没喝那碗羹,要不然一定会被呛死,以光速闪到夏风身后,不敢直视站在餐厅门口的亲王殿下,只敢用眼角余光不停偷瞄。

    尤金亲王难得回一趟海纳城,宴会上认识了沐黎,因为平时也没有什么亲王架子,性格洒脱,两个人倒是相处的非常好,很有点儿忘年之交的意思。

    “一大早,绿色庭院那边就乱哄哄的闹起来,说找不到你人了,皇后就知道你又跑这儿来了。”

    “呃,叔叔,是我让她回来的……”

    “这么白痴又不负责任的话,你以为我会相信吗?”尤金硬生生打断了夏风的话,冷道,“你少替她顶罪,对她没好处!东方沐黎,你也给我想好了再说,没有一个过得去的理由,我今天绝饶不了你。”

    沐黎撇撇嘴,自夏风肩上探出半个小脑袋,小心翼翼的道:“我……我喜欢跟夏风住在一起嘛,为什么不可以?”

    “砰”地一声巨响,刚找了个地方坐下的亲王殿下又拍案而起,吓得沐黎缩脖子低头,就差把自己埋起来了:“我们这么多人,跟你说过无数遍了,你们孤男寡女的不能住一起,简直是胡闹!”

    “夏宫那么多人,怎么就孤男寡女了?”沐黎愤愤不平。

    “叔叔,我们晚上要一起工作,分开住很不方便。”夏风一边吃东西,一边悠闲的劝道,那轻松自在的态度跟沐黎简直是天壤之别,沐黎就不明白了,他难道就不害怕吗?

    还有就是,住在一起又不是她一个人的事,这家伙居然一点都不着急上火,可恶!

    “行,你们两个就胡闹吧,以后再有什么问题,别想我会出面,哼!”尤金亲王气呼呼说着,“还有我是替皇后殿下过来的,该警告的都警告了,你们看着办。”说完走了,速度之快让沐黎都来不及反应。

    沐黎伸着脖子,弯着腰,一直往门口的方向看,真的走了?

    “我看到了假的亲王殿下吧?”沐黎很疑惑。“来去匆匆,根本不像是兴师问罪嘛?”

    “本来就是做个样子而已……”

    “啊,原来你早知道,难怪一点都不着急。”沐黎不平的哼哧,但是人家只是笑完全不答话,好吧,好吧,她认输了,吃饭,吃饭最大,“呵呵,管他呢,反正不用离开我的床了。”

    而尤金这一趟莫名其妙的警告,正如夏风所说,不过是替皇后走个过场罢了,免得以后被人说起,是他们这些当长辈的失责。

    事实上,奥斯维德陛下拦住要来兴师问罪的妻子时说的很明白,这两个人住在一起完全不用担心,反而应该支持——夏风的性子他们太了解,越轨的事绝对不会干,反倒是沐黎更‘危险’才对;另一方面也是他的私心,夏宫的守卫措施太过松懈,现在夏风又处在风口浪尖上,那些出人意料的好表现会给他带来很多麻烦,但有沐黎在身边就安全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