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崛起吧宗门 > 第六章 第一个飞升者
    “救~”

    “救命啊~”

    “救~~”

    气息依然强劲,呛水才使得呼救声断断续续。

    李荒一迈着八字步又回来了,一身宗主套装,散发着神秘又强大的气息,一身法宝就是那么强。

    之所以迈着八字步,是因为穿上踏云靴之后,脚混不受力,一脚下去就像踩在棉花上一样,令李荒一控制不好身形。

    “嘿,那个小友你还不上岸吗?”

    “噗~~”那个飞升者扑腾出水面之后喷出一口水箭,接着又沉入水中。

    “系统这个飞升者的表现也太差劲了吧,这个飞升池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李荒一的脸色很黑,这换做以前是自己的兵绝对会把他泡在水中三天三夜不可,身为一个飞升者竟然有那么大的弱点,这怎么修仙,怎么进自己的宗门。

    “叮~,主人人家也不知道的呢?”

    “叮~,飞升池目前只有一级,只能牵引到低武世界破碎虚空的人,所以有如此不堪的表现,似乎大概也许是可以理解和原谅的吧,毕竟没啥经验。”

    “啥叫没啥经验,系统你以为这是进洞房呢?这你让我如何培养,不但心灵有如此大的缺陷,脑子还不好使,那么久了没淹死难道就没发现什么吗?”

    “心理素质差,低能,才先天一层的修为,系统不是我跟你抱怨,实在是拖我的后腿啊,第一个飞升者就是如此一极品。这让我很为难啊。放任不管吧,到时候修为低下,有点侮辱第一飞升者的名头。”

    李荒一是做过官的,深知一个道理会哭的娃儿有奶吃。做了什么一定要夸大难度的让领导知道,这样才能得到更多的经费和更好的装备。当然前提是你一定得把活干的飘飘亮亮,没完成任务却夸大难度,在领导眼中只能看到一点你很无能,不但无能还事多。一次就决定你是不是要坐冷板凳,所以在某一个任务开始之前预测或者担忧似的把任务的难度说清楚,这样即使没有完成也能得到一个稳重的名头。

    “叮~,主人说的对。命运是公平的,在某一方面弱,也许在另一个方向是超强的呢?看看呗,总归带着一个第一名头。”

    李荒一撇头间发现名为榜的大石头上出现一行字,凝神去看榜上出现的第一行字,罗洪:第一位飞升者,大虞界第一位达到先天层次的武者,第一位破碎虚空的武者。

    大虞界是末法世界,灵气浓度近乎为零。最强大的帝国为大虞帝国,处于冷兵器,国与国乱战的时代,无修炼功法,只有一些自己摸索的强身健体术和一些杀人技。

    罗洪七岁时接触武技,十岁达到大虞界武力巅峰,十三岁进入先天,破碎虚空。

    李荒一看着这简单的简介,眼神缩的如针尖一般大。这是一个真正的天才啊,而且还是一个孩子,不行,可别给淹出心里阴影,从此怕水可就麻烦了,哪里是什么低能,这完全是没有经验啊,没学过游泳的人怎么会会水,又不是鱼。

    李荒一很懊恼,第一哪有真的简单的。

    赶紧踏波而行,把罗洪提溜到岸边,待其还神。

    “多谢.....”

    “呕~~”

    膨胀的肚子终于消下去了,吐出来的水,成为一道水流流进飞升池内,没留下一丝水渍。

    “多谢仙长相救,敢问此处可是仙界?”罗洪吐出水之后,又调息了片刻。随即起身整理衣衫,发现并没有衣衫,光溜溜的一丝不挂,小脸微红,随即恢复正常,执礼向李荒一问道。

    “此地为东山界(注:李荒一命名东山宗之后,系统自动把此界命名为东山界),是为上界却并非仙界,但也可以当成仙界。”李荒一露出了慈父般的笑容,这小孩简直越看越喜欢。脱离险境之后,先是向相救之人道谢,稍微调整状态之后,更是礼数不缺,说明家教甚好的有礼貌的好孩子。即使发现自己一次不挂之后也没有露出小儿女姿态,反而学着大人的模样执礼相待。再看其眼神,认真,纯真,清澈的如一放清潭,这是一块最好的璞玉,稍加调教以后必能成为宗门栋梁。

    以胡乱修炼的强身术都能修炼到先天级别,可见其资质,绝对超过甚好。

    纯真、认真、有礼、有资质又能严格要求自己,简直是首席大弟子的不二人选啊。

    就在李荒一想着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声大哭声。

    “哇~~~”

    “爹啊,娘啊,我再也见不到你们了。”罗洪蹲在地上大哭。

    泪洒衣衫,再见了

    再见了就再也见不到了

    仙凡之别,界与界的阻隔,再是想念也是不见

    泪洒衣衫,血已干,却未冷。

    后悔吗

    只是遗憾吧

    虽非仙凡之别

    却也是永别

    再也见不到了

    心不想见,见了也是不见

    一步错,越行越远

    再次相交也是错过

    因为破镜难圆

    不是不能消除痕迹

    是因为怕痛怕纠缠

    直面软弱才能战胜软弱

    可又有谁呢

    李荒一仰头看天,因为这样眼泪才不会流出来。同是天涯沦落人,李荒一突然有点羡慕起罗洪了,你能哭因为你还小。

    同是天涯沦落人,你能哭,我却要笑对世界。

    天很深,也很阔

    星很远,也很亮

    思念很深,却很清晰

    人很远,却在心间

    人生一难得——记得。

    哭声渐小,直至停息。

    “让仙长见笑了。”执礼甚恭,眼睛微红。

    “无妨。”你装成大人的模样,甚是可爱。李荒一微笑着摸了摸罗洪的头,把罗洪刚刚整理好的头发又整的稀乱。

    “仙长可否赐我件衣服穿穿,在飞升之前我还穿着衣服的,飞升过来就没了。”罗洪稍微熟悉了之后,又回到了孩童时刻,双手捂着挡下,低着头,满脸窘迫。

    “罗洪,抬起头来,看着我的眼睛。”李荒一没有第一时间给他一件衣服,而是很郑重的与罗洪说话。

    罗洪抬起头与李荒一对视。

    “可愿做我的弟子。”

    李荒一话没说完,罗洪的脑袋点的如同小鸡啄米一样,眼神炙热。

    “哎哎,你先别急着回答,先听我说完。”李荒一按住罗洪的脑袋。

    “不得欺师灭祖,你能做到吗?”

    “能。能。能。”

    “不得同室操戈,你能做到吗?”

    “能~能!”

    “不得奸淫掳掠,你能做到吗?”

    “能。”

    “见恶止恶,你能做到吗?”

    “能。”

    李荒一郑重的说,罗洪开始还没有重视,在感觉到气氛凝重之后,终于正视起来,郑重的回答道。

    “人,行世间,要记得自己的根,要对得住自己的友,要对得起的自己的心,要伸出自己的手。如此才不枉在世间走一遭。”

    “罗洪,我东山宗李荒一问你可愿拜我为师?”李荒一双手背负,直视着罗洪的双眼郑重的问道。

    “我大虞帝国罗洪愿意拜东山宗李荒一为师,此,天证之。”罗洪跪在地上,指天为誓。

    “好,今日我李荒一正式收罗洪为弟子。此子为我东山宗首席大弟子,东山界大师兄。”李荒一郑重的说道。

    “我们修道之人不问天,只问心。”

    “拜见师尊。”罗洪三拜九叩,礼成。

    “好了,洪儿你以后就是我的大弟子了,有什么想问为师的吗?”李荒一双手虚抬,扶起罗洪之后问道。

    “师尊我可学仙法吗?”

    “可。”

    “可得长生吗?”

    “可。”

    “师傅师傅快教我,我要学仙法,我要得长生。”

    “莫急莫急,待师傅送你一些好东西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