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奇异传 > 第050章 灵植绿森珠 孽缘终业报
    双方真个是往死里斗!

    他恶狠狠,凶煞煞:男这边,粗手挥舞,十节精钢鞭;定要取那似人非人的休羽夫人性命。

    她气恨恨,怒威威:女那边,右手紧握,绿荆三分鞭;非得结果虚情假意的虞洲岛主狗命。

    俩人打了上百回合,始终不分上下。

    虞宝隆上次吃了大亏,这次再斗休羽夫人,变得异常的小心谨慎,他主要以防守为重,其中稍微择轻进攻。

    而休羽夫人却一直怀恨在心,招招凶狠恶毒,鞭鞭追魂索命,誓要把那旧仇新恨加在一起清算,自然使动全部精力来攻战敌手,毫不留情。

    那虞玉鸾见虞宝隆渐显下风,早已急不可耐,提起青软剑便加入混斗之中。

    见此情况,休羽夫人又撒豆成兵,外加了两个苍耳巨怪,逐渐扩大了混战范围。

    这时候斗战紧急,那师无芳岂肯袖手旁观,遽然杀入了前锋队列。一精二怪三英,打成混乱一大团,好不凶险!

    虞宝隆的钢鞭横遮竖挡,虞玉鸾的软剑左劈右刺,俩人苦战休羽夫人。

    师无芳则直来直往,武动芳意神戟(箭),以一敌二的缠斗苍耳巨怪,来来去去不停休,上百十回合就过了。

    “小心!”

    师无芳看见休羽夫人手中三分毒鞭,除了两条各战虞宝隆和虞玉鸾之外,还有一条时不时也胡打乱抽,甚是危险。果不其然,断骨鞭趁虞玉鸾不注意,又想将她抽倒,幸好他看得及时,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她。

    “啊哟……倍爽!”

    听到师无芳的喊叫声,那虞玉鸾才醒悟过来,知道自己又躲过了一劫。而且还是她的无芳哥哥在替自己受罪,心下非常感激。

    但师无芳很快就调整了脸色,装模作样的表现没事。

    可他没想到,休羽夫人这次的鞭力竟暗地里长进了不少,已有了非常灼痛的感觉,而不是像上次那样真的舒爽。他只是口中声声维持虚假感觉,为了骗过对方而已。

    “退后!”师无芳反叫虞宝隆父女去战那两个已伤痕累累的苍耳怪,他自己则前去与那气焰嚣张的休羽夫人单挑。

    其余两人见他与敌精已交起手来,而巨面苍耳怪又朝自己左右袭来,只能暂时撇下负责输出的队友,改变了进攻对象,变成了辅助走位。

    “好小子!看鞭……”

    “好夫人!看戟……”

    这一边几十多回合,师无芳和休羽夫人交手已久时,依然不分胜负,难言结果。

    那边虞氏父女苦战俩苍耳巨怪,也是吃力得紧,幸好绿豆怪兵时效较短,瞬间化为虚无。因此众护卫得空,皆来围剿那两个命悬一线的巨面苍耳怪,使得主子松了一口大气。

    两方各战一处,互不干扰,生死在天,成败由命。

    谁知那休羽夫人已猜知自己的能力有限,怕是最终斗不过师无芳。是以她越战越退,可对手哪能轻易放过了。

    俩人遂从门首宽阔处,一直打进蒺藜园狭窄地,全弃了外面一干鏖战众人,在内院里打得天翻地覆慨而慷!

    不曾想,那休羽夫人却有话要质问师无芳,以至于俩人的攻势慢慢的缓和起来,不再像之前那么密集猛烈,戟与鞭竟又一次缠绕在一起,总算有了空隙进行对话。

    “臭小子!我与你无冤无仇,何苦来?”休羽夫人确与师无芳向无嫌隙,这倒不必问。可见他如此费力的相助虞府,她倒也想不明白,虽然她本应该明白。

    那师无芳言辞端肃道,“你还敢说何苦来?你倒是看看身后那一屋的白骨堆,似你这等妖魔鬼怪,不死何待!”

    他双手握紧箭身,天戟锋刃圈住鞭尾插于地上,丝毫不敢松懈。另一边的休羽夫人,她右手也紧紧攥住鞭柄,往她身前用力相扯,煞是吃劲。

    俩人僵持了起来。

    见他不明就里,休羽夫人又说道,“混账你个臭小子!嘴上不干不净,尽胡说八道呢,那白骨堆里死的人渣全是岭下的大凶大恶,还有奸邪掳掠等贼子匪徒,真正死有余辜,岂能怪咱家心狠手辣!”

    “你说便是了么!”师无芳不解的质疑。若按他以前的耿直脾性,本是不用怎么确证,但想起交战之前的那些莫名其妙对话,内心总有怀疑,恰巧此时耳边正传来极大的怪声。

    “嗷呜……”

    “嗷呜……”

    听到巨怪熟悉的倒毙声后,师无芳背后紧接着传来了虞宝隆的呐喊声,非常的急促。

    那声音如此嚷道,“公子休听她胡言乱语!贼妖人,还不受死……”

    正在等休羽夫人开口辩解的师无芳,还没等来对方回话,那虞宝隆就急冲冲的奔进来,挥动钢鞭要直取敌手的妖命。

    “老妖婆,看剑……”这时虞玉鸾也冲了进来,径直持剑刺向休羽夫人,如其亲父般生猛。

    而休羽夫人则趁师无芳回首顾看之时,抽出了缠住的长鞭,又来大战父女二人。

    拔起土中的芳意神器,师无芳脑海中却总有疑虑,以至于招式紊乱,攻势稍不如前。但他也足以和虞宝隆父女完全压制住休羽夫人,不久她全身就已满是伤痕,血丝里闪烁着绿油油的光亮。

    “啊……”

    终于,虞玉鸾趁休羽夫人下身漏空,一剑刺入她的侧胁,还危及了小腹,绿血液顿时沾满了青软剑,一滴滴的往下流。

    接着,虞宝隆又是一招夺命钢鞭打来,正中她的胸膛,那休羽夫人这下才真算是受了重伤。

    若是这时,师无芳再一长天戟槊来,想她必死无疑了。

    然而,趁师无芳彷徨之际,休羽夫人奋力抽了几下长鞭,侥幸后撤。那三人紧追不舍,快要到荆棘石屋之前,她再次被围困起来,更加雪上加霜的情况,是师无芳竟捻起了神隐诀。尽管他与队友有绝对的优势,其实大可不必。

    感到万分危急的休羽夫人,先是唤出石屋内的灌木荆棘,从四面八方窜来,准备包裹着自己,以此增加一层护盾疗伤,同时还想以它们一部分去缠住眼前三人。

    可惜最后被卷住腿脚的人,却只有虞玉鸾和虞宝隆。

    那地面半空汹涌抄来的荆棘藤蔓,本想抓住没了踪影痕迹的师无芳,却被他的芳意犹如砍瓜切菜那般,未近身就被消灭干净。只不过它们断了又长,甚是麻烦,还累得他不一时就现出了真身。

    “哼哼!看你救得了哪个!”只见那休羽夫人果断将手中的绿荆长鞭,潇洒的往空中一抛,瞬间异化成三根半尺长的绿毒花针,分别射向受困的父女两人。看样子,她就快要反败为胜,扭转局势了。

    但师无芳一听那话,情知不妙。他人虽还在砍切那脚下麻团,剪不断理还乱的荆棘藤蔓,心里却始终拿不定主意,主要是想找个两全其美的法子,可惜太难。

    “公子快救鸾儿,不用管我!”虞宝隆猜知师无芳心里定当犯难,心想不如舍了自己性命,但求保全女儿。

    难得!

    果然,师无芳撑高飞跃,跳到虞玉鸾身旁,用芳意天戟替她格挡掉了正好飞来的一根毒针。

    这样的话,那被藤蔓捆缚住的虞宝隆,他因为动弹不得,总算是悲惨太过,终究没落得什么好下场。

    只见虞宝隆’啊……啊……’的两声,比之前休羽夫人那叫声还要痛彻心扉,凄厉悲壮。

    他双眼的瞳仁被两根绿刺针直直插入,顿时视觉失明,确实惨绝人寰,可见敌手针对性很明显。

    所幸休羽夫人扔鞭时已受重伤,毕竟余下邪力有限,导致毒针没有穿过伤者眼骨,苟且留他性命,但从此也是废了。

    “爹……”虞玉鸾极其痛苦的呼喊,看着自己的父亲,哭声十分悲切。

    “可恶!”

    大喊一声悲愤后,毫无顾虑的师无芳操起手中芳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手无寸铁的休羽夫人。

    趁着那些荆棘藤蔓还没全部包裹住她之前,他天戟一刺,锋刃直接穿过了她的身体,无情结果了一条束手待毙的妖命,总算完事收工。

    那绿色的血黏液虽在戟上各处流淌起来,却因为神器也是深绿,所以肉眼看不出戟上的绿液鲜血,只能辨认滴在地面上的浓稠腐水,毒效异常!

    “啊……你……真真……啊……真……傻……傻……”师无芳将芳意天戟拔出来后,那休羽夫人尚未立时毙命,奄奄一息的吊着口气,断断续续的嘲笑讥讽,眼中竟有泪水横流。

    最终她卧躺于石屋门前,倒地不起,场景悲戚……呜呼哀哉!

    休羽夫人咽气后,那困锁虞氏父女的荆棘藤蔓自然松开,缓缓缩回到石屋之内。

    就在三人以为万事皆无时,谁知那休羽夫人用尽最后一丝精气力量,使出了从所未见的恶灵之法,使得整个蒺藜园周围,慢慢生长出万千条长刺奇毒荆棘,遮天蔽日般的覆盖吞没园内的一切活物生灵。

    还有时间!

    “你们赶紧出去罢!我去去就来……”说完此句,师无芳赶紧奔向原先那个篱笆苑圃,寻找原来的龙魂儿草和还珠灵蕨。

    而虞玉鸾则扶起虞宝隆,一边叫师无芳小心行事,一边快速逃出蒺藜园。

    当师无芳两手空空沿着原路返回时,那休羽夫人的尸身竟不见了踪影,唯有留在地上的灰烬中半埋着一颗散发阴森森暗光的绿珠子。

    他顺手捡起来后,再快速奔跑到大门处时,那逃命的安全出口已被荆棘藤蔓完全遮蔽封堵起来。就像他之前看见休羽夫人所在的那个石屋,但那处荆棘总算还有点缝隙可瞥,而门首这里则是封得死死密密的坚固,连点光线都看不见。

    这下可好了,师无芳被昏天暗地的荆棘藤蔓给困在了蒺藜园内,他此刻真的只有孤单作陪,无路可循。

    那茫无头绪的师无芳,心里默默寻思:

    果真好心没好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