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六零:翻身做主小媳妇 > 第794章调查古丽
    “是的,我真没有往向旅后院扔馒头。”阿仙古丽肯定地说。

    “好,我现在问你,你家里有没有藏有麻醉剂等医药用品?”警卫干部问。

    “?”阿仙古丽惊讶道:“没有,肯定没有!麻醉剂是医院管制药品,我们平时在临床上给病人注射都是严格按照医生开出的单子取的,在剂量上都丝毫不敢用错,怎么可能还私藏麻醉剂呢?绝对不可以的!也私自拿不到麻醉剂的!”

    “你对你的话敢肯定?”警卫干部问。

    “肯定。”阿仙古丽正色道,“我肯定,决定说话属实,不信的话你们可以搜的。对了,宿舍里有我带来的药,但都是一些常用药,比如正红花油、跌打损伤的膏药,还有一些感冒药,都在抽屉里。”

    说着,阿仙古丽就去拉开抽屉,将抽屉里的药一一拿了出来,摆在了桌子上。

    “嗯,知道了。”警卫干部点头,然后说到:“我问的,你答的,我都记下了,如果你认为都是属实的话,没有什么异议的话,就往上面签个你的名字再盖上大拇指印吧。”

    说着,警卫干部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盒红色印泥来。

    阿仙古丽一怔,“还要签字盖手指姆印?”

    “是的,证明你说的都属实啊。”警卫干部说。

    “好。”阿仙古丽看了丈夫一眼,见他全程马脸,不说一句话,她才明白今早丈夫将她着实训了一顿的原因,原来丈夫训的那些真不是噱头啊,赵小敏看来真不能接触呢。

    于是,她往笔记本上签了字,盖上了大拇指印。

    做完这一切后,警卫干部收好了笔记本和印泥,起身来,淡淡地说到:“好了,调查就这样了,回头有啥为尽到情况我们还会来询问你的。叶连长,你好好休息,我们走了。”

    叶继明这才站了起来略显紧张地问了一句:“你们说的那个馒头有什么问题吗?”

    “有问题。”警卫干部看了他一眼说,“如果没问题的话我们会专程上你们屋里来调查吗?”

    “有什么问题啊?”叶继明和阿仙古丽几乎是同声问道。

    “现在不方便告诉你们,”警卫干部还是平静地说,“此事还在调查中。”

    然后警卫干部就带着两名警卫员撤退了。

    待到他们走后,叶继明就马着脸又开始训他老婆了,“我说那个赵小敏不是好人吧?现在部队里都来调查这件事了!你说你……你啊你,以后结交人时可得多长一个脑子啊!那种搞不清楚的人以后少去接触!要接触你也捡有用的人去接触啊,比如咱隔壁的旅长爱人,你就该多接触啊,可是你却偏偏不,还跟人家一个钉子一个眼地起矛盾,你说你这脑袋……咋想的呢?”

    这话一下就提醒了阿仙古丽,她想起了今早上旅长爱人对她说的话——“现在我会把这块馒头拿去让人检查化验,看看里面究竟加了什么成份。”

    “天啦,那块馒头里莫非下了毒?”阿仙古丽猛然冒出这句话来。

    这话一出,将她男人也着实吓了一跳,当即一跺脚说:“下毒?你看你都干了些什么混账事!”

    “不是我干的啊!”阿仙古丽感觉莫大的冤枉。

    “我知道你没干这事,可是你能保证你留宿的那个赵小敏没干这种事?投毒呢!往人家院里投毒呢!”叶继明又一跺脚,道,“而且还是往向旅长院子里投毒,你想想这事有多严重!”

    上次守备部队的前旅长被人投弹受了重伤,这次新任旅长又被投毒,这事可真不是小事啊,难怪部队警卫处都全副武装堵上家门来调查了!

    “我……我咋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哇……”阿仙古丽吓得都快哭了。

    “你你你什么你,现在你赶快主动去隔壁找旅长爱人说清楚去!”叶继明一把拉着她的手来,“算了,我跟你一起去!”

    他怕自己的这个思想单纯的老婆不会说话,不知哪句说不清楚还把自己给说套进去呢。

    却说贾二妹发现自己的狗铃铛复原后,心情那是个好啊,她第一时间就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向国强去,只是向国强昨晚说他今天要下基层哨所去检查工作,也不知他现在走了没有。

    她正在思量着要不要去他办公室看看,就听到了门口传来敲门声。

    “谁啊?”她问到,往门口走去。

    “嫂子,是我,隔壁的叶继明。”敲门人自报家门。

    原来是隔壁宿舍的男人啊,他来敲门干啥呢?

    贾二妹打开了门,看到隔壁两口子都站在门口,换上一副笑脸问道:“你们找我吗?”

    敲你家门肯定是找你啊,他们若是要找向国强肯定是到部队去找了。

    “嫂子,我带着咱家媳妇儿来是来向你道歉的。”叶继明说。

    “道歉?为什么啊?”贾二妹明知故问,心里知道肯定是今早阿仙古丽与她争吵了两句那事。

    “我家媳妇儿单纯,性子又急,不了解赵小敏是个什么样的人,被赵小敏一蛊惑就和她玩在一起了,得罪了嫂子,吧啦吧啦吧啦……”叶继明说了一通。

    贾二妹笑着说:“我是那么小家子气的人吗?我早上说那番话也只是提醒你媳妇儿要清醒的认识和判断一个人而已,别在搞不清楚的状况下就被别人利用了。”

    “是的,是的,我这媳妇儿就是太单纯了,别人主动来对她好,天天给她送饭来吃,她就以为别人是好人,是个热心肠,然后自己就恨不得把一颗真心全奉上,就没有一点防备之心。”

    “对不起啊旅长嫂子,我真不知道赵小敏是那样的人……”阿仙古丽这时也红着脸道歉说。

    “没事啦,只要以后增强辨别能力就行,咱这地方是边防部队,应该随时都保持警惕才是。”贾二妹说起了客套话。

    “是的,是的,以后我会注意的。”阿仙古丽点头说。

    “古丽啊,你可要牢记嫂子的谆谆教诲哦,以后再也不要把赵小敏这样的人带到宿舍来留宿了,知道了吗?”叶继明忙说。

    卧槽,还谆谆教诲呢,贾二妹听得有些肉麻,忙笑着说:“好了,今天这事就不提了,翻篇过去吧,我现在还有点事要马上出去一趟,回头再聊哈。”

    “好的,好的,嫂子您去忙,耽搁您的事情了,不好意思哈!”叶继明十分客气地说。

    “没事,没事。”贾二妹随手将门拉来关上了,然后做了个再见的手势,闪了。

    她一路走到了向国强的办公室门前,门前的一位干事告诉她说向旅长下基层去了,她又折过身往夏琼英那去了。

    却说警卫处的人在阿仙古丽这里作了调查后,马上又去调查赵小敏。

    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去审查赵小敏呢?

    其实,这里面是有学问的。

    警卫处的调查人员是事先分析过赵小敏和阿仙古丽的,赵小敏的背景相对于阿仙古丽来说复杂多了,而阿仙古丽就太单纯了些,他们当然是从单纯的那个人入手了,这样才能听到实话。

    调查组进了卫生队,敲开了赵小敏寝室的门。

    他们一进门才发现赵小敏竟然享受着单间寝室的待遇,这与她的身份可不太符合了,要知道卫生队里享受单间寝室的只有军医,她一个卫生员凭什么?而且还是新来不久的卫生员!

    这说明了什么问题?

    说明了卫生队里有人为赵小敏开了绿灯,特意为她安排了单间寝室。

    而能使用这等特权的人能有谁,肯定非卫生队队长莫属!

    警卫队干部看在眼里,记在了心里,接下来也同询问阿仙古丽一样询问起赵小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