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六零:翻身做主小媳妇 > 第371章这个二姑妈还是女人吗
    “咱们家还有油菜籽吗?”向国强问。

    “还有一半,还能榨出一缸油的样子。”贾二妹说。

    “那就给邓政委和唐旅长他们家都送一瓶清油去吧。”向国强说。

    这年月菜油可是个稀罕的东西,而且还是自家种的菜籽榨的油出来。

    “那高参谋长呢?”贾二妹问。

    “他家又不在这,平时都吃食堂的,送给他也是浪费,就不送了。”向国强说,“大不了平时请他吃饭。”

    “嗯,好。”贾二妹回应,然后去找玻璃瓶。

    玻璃瓶是向国强从之前向国强从卫生所要回来的那种装消毒水的玻璃瓶,装一千毫升的那种玻璃瓶,之前贾二妹用来装酒缸里分离出来的果子酒的,现在瓶子的果子酒在儿子满月请客那天也基本喝完了,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一瓶可以装两斤油,三个瓶子就装了六斤油。

    为什么要装三个瓶子呢?

    给吴小凤家送去一瓶啊。

    吴小凤家里没开荒种地,平时吃油都是用油票去打的,用油也蛮拮据的,再说听现在不是坐月子吗,给她送点油去也让她高兴高兴。

    吃了晚饭以后,向国强去给邓政委和唐旅长家送清油,顺便再把今天石头翻墙进院摔断腿的事向他们汇报一下,贾二妹就拿着一瓶油往吴小凤家去。

    “二妹,你这是……你对我真是太好了,又给我送鸡蛋又给我送油,又天天过来看我安慰我,你比我们家老谢都对我好……”吴小凤突然哽咽了。

    女人坐月子本来就敏感,生了个女儿受到了丈夫一家冷落的吴小凤就更加敏感了。

    “好啦,别哭啦,坐月子哭对眼睛不好,”贾二妹拍着她的背说,“我配了些草药给你拿过来了,你让你家二姑妈给你炖鸡的时候放一些进去吧,这一包分三次炖。”

    贾二妹将手中的那包草药给她放到了立柜上。

    听到她这话,吴小凤又苦笑,家里哪有鸡给她吃,就她养的那几只鸡半大不小的鸡她还留着下蛋的呢,谢才金家里一点表示都没有,谢才金的妈不但不来帮她带娃娃,连鸡都没舍得给她买一只来,还是二姑妈从老家乡下来的时候捉了两只鸡来。

    她胃口不好,一只鸡吃三天,两只鸡吃了一周也就完事了,谢才金也就没管了,只是那些下属啊同事啊邻居啊什么的买来的鸡蛋,二姑妈每天给她煮两个来吃,这样就算坐月子了,她想想也是心酸。

    “二妹,还是羡慕你啊,你看你坐月子的时候你家国强又是打野鸡给你炖着吃,又是下河捞鱼给你炖汤喝,难怪你家儿子长得那么白白胖胖,就是你坐了月子出来都胖了,你可真有福气啊!你看看我,坐月子都把人坐瘦了,哎……”

    贾二妹瞅着她,果然是瘦了,而且看样子还抑郁了,于是皱眉说到:“你家男人怎么这样,我给国强说说,回头让他跟你家男人好好谈谈话,生儿生女怪得着女人吗?书上说,生儿生女取决于男人。再说,都什么年代了,还这样重男轻女,他们家是有皇位要继承吗?”

    “噗!”吴小凤终于被她后面那句话给惹笑了,“是啊,他家又没皇位要继承,就一个普通老百姓。反正我算是看透了,他和他妈这样对我我会记一辈子的,将来他妈老了我也不会去伺候她。”

    “……”贾二妹沉默了。

    向国强的妈不也是这样吗,甚至比谢才金的妈做事还可恶,她将来也是没兴趣去管她的。

    真的,这人与人之间的感情都是互助的,所谓种瓜得瓜 种豆得豆,你给我种下关爱我必回你关爱,你给我种下厌恶,我也必回你厌恶。

    “你休息一会吧,我去给你二姑妈说说怎么熬这个汤。”贾二妹给她说着,就出了这个房间。

    来到吴小凤的厨房,二姑妈正在带着瑶瑶吃晚饭,她们家的晚饭吃得迟,因为二姑妈要先给吴小凤弄来吃了才给瑶瑶和她弄饭吃,谢才金基本都不在家里吃饭。

    只见桌子上摆着一叠炒青菜,还有点咸菜,就着稀饭就是她和瑶瑶的晚饭。

    难怪这孩子经常到贾二妹家来蹭饭吃哦!

    不过瑶瑶现在在上幼儿园了,每天都是在幼儿园里吃了饭再回家的,但幼儿园那点粮食她也吃不饱啊,晚上回来还得加餐。

    “小凤吃过了吗?”贾二妹皱着眉头问。

    “吃过了,我给她煮的水煮蛋,又给她下了碗面吃,她先吃我们再煮饭吃的。”二姑妈一边说一边起身来让座,“向家媳妇儿吃饭了吗?坐下来吃饭吧,又给我们送油来!”

    “大娘,家里还有肉嘛,把这个草药拿来炖到肉里去。”贾二妹说。

    “家里吗……还有腊肉。”二姑妈说。

    “……”贾二妹。

    这所谓的腊肉不就是贾二妹送给他们的风干野猪肉吗?

    “你们没去给小凤割点新鲜肉吗?”贾二妹问。

    “小凤男人是让我去割肉给小凤吃的,不过这家里有肉还去割肉干什么,把这些肉吃了再说,”二姑妈笑着说,“肉好贵哦,小凤每天我都给她煮了鸡蛋吃的,有鸡蛋吃就好了,想当年我坐月子的时候每天有碗白米饭吃就开心得不得了了。”

    “……”贾二妹郁闷了。

    这二姑妈……

    “可小凤这是坐月子呢,没有新鲜肉吃哪来的奶水呢?”贾二妹反问。

    “她这是胃口不好,我们以前胃口可好了,家里煮啥就吃啥,奶水好得很,娃娃吃奶吃到几岁。”二姑妈一说起从前就像说起什么丰功伟绩似的。

    “可是小凤明显就是奶水不足啊,你看她那小奶娃那么瘦……”

    “女娃子家吃那么多奶水干嘛,有一口奶水养着就行,我们以前家里的女孩子生下来奶水都是拿来喂哥哥的,哥哥上来吃饱了再给女娃子吃。”

    贾二妹的三观都被刷新了,当即瞠目结舌。

    “那……那可是生了女娃子的奶水呢,女娃子不吃给哥哥吃?你舍得奶娃子饿肚子?”贾二妹问。

    “有啥舍不得的,谁叫她是女娃子呢!女娃子生下来就是服侍男娃子的……”

    没法听下去了,贾二妹干脆转身把草药拿回家去,割了点新鲜肉合着风干的熊肉让石小菊炖上炉子。

    “吴小凤那个二姑妈真是,天天给吴小凤吃点腊肉,可怜那两娘母了,”贾二妹对石小菊说,“以后你煮饭的时候多弄点肉进去,然后给小凤端点过去。”

    “嗯,好。”石小菊答应着,说:“那老婆子究竟是小凤姐的姑妈还是她男人的姑妈呢?”

    “应该是她自己的姑妈吧……我没问,但听她喊她姑妈的……”

    等到肉炖好熬出汤来后已经是夜深人静了,想着吴小凤今晚又没有宵夜可吃,贾二妹还是敲开了她家的门,吴小凤自然是十分感激。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后贾二妹又带着暖暖瞧吴小凤,一看,吴小凤早上那颗鸡蛋都省了,就只吃的昨晚贾二妹为她熬的肉汤。

    贾二妹一看就气愤了,悄悄问着吴小凤:“这究竟是你的二姑妈还是谢才金的二姑妈啊?”

    “是谢才金的二姑妈。”吴小凤说。

    “难怪!”

    “怎么了?”吴小凤问。

    贾二妹就将昨晚她二姑妈说的那些话对她说了。

    吴小凤听了叹了口气,道:“就因为是他家的二姑妈,所以我才这么忍着她啊,你是不知道他这个二姑妈,说起来也是个可怜又可恨的人,自己生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可是到头来却一个都不愿意给她养老,所以我们老谢才看着她可怜,接到我家来侍候我坐月子。”

    “为什么呢?”贾二妹问。

    然后吴小凤就开始讲起谢才金的这个二姑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