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今望存长歌 > 第六十章 苦心安慰待晴明
    封珩新抱着小孩坐在龙椅上,怀中的孩子低垂着头,长长的睫毛了无生气的抖动着,原本还带着血色的脸颊此刻竟然苍白如纸。封珩新心疼的将小孩的头贴近了自己的胸口,轻轻的拍着他的手臂以示安慰。

    就这么坐了一会儿,小孩才睁开眼,原本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失了神采,他竭力睁大双眼,想要通过这个方式让自己变得坚强一点,可是却在再次失败之后跌回了封珩新的怀里。这一次,他竟是呜呜的哭了起来。

    没一会儿,封珩新的蟒袍上就湿了一块,他心疼又无奈的搂紧了小孩,连轴转了这么久突然说可能知道救治方法的人没了,这样的打击是巨大而壮烈的:“小九,小九你能听得清我说话吗?小九,你这个样子珩礼看了会很难过的。”

    也许封珩礼真的是定心丸的作用吧,封珩新明显感觉到自己怀中的孩子在用力抑制住自己想哭的欲望,过了还一会儿,才闷闷的开口道:“好吧。”就只有两个简单的回复,却让封珩新的心疼彻底泛滥成灾,这是怎样一种撕心裂肺的妥协啊!

    “我师父在西凉,但是我已经去信告诉他让他快点回来了,如果不能回来那告诉我该怎么办也行。小九,老太医也在研究解药,你师兄也在赶来的路上。皇兄不说不代表不知道,封小九,这条路上你不是孤立无援,别害怕。”

    “现在我们稳定一下情绪,然后去睡一觉,明早好好批阅今天没批阅好的奏折,明白吗?”

    封望从他怀里站起来,又想拿起朱笔,明显是不愿意明天再做今天没做完的事情。但是封珩新抓住了他的手,拿走了他刚握住的朱笔。

    “你现在的情绪不稳定,不适合处理这些东西。这里每一张纸上写的东西都关乎东帝的江山社稷、百姓苍生,你不能马虎。”封望没有回应,但是从他不再动作的姿态里,封珩新知道,小家伙把话听进去了。替他整了整再就都是褶皱的蟒袍,将孩子拦腰抱起,他也没挣扎,就乖顺的埋头在封珩新的怀里,任由他将自己抱起来。

    “皇兄带你回去,今夜好好休息。”

    也不知道是不是封珩新的劝阻有了效果,反正一路无话,等到封望被抱到床上的时候,封珩新才看清楚封望此刻的神情,若有所思,却又悲痛难掩。

    抬手轻轻揉了揉封望的头发,替他将额前的碎发理好,满眼疼惜却无从开口,最终封珩新叹了一口气,准备离开。岂料一直呆呆的躺在床上的小孩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角,封珩新无奈的回头:“小九,你明天还有上早朝...”

    再往后他组织好的劝解却说不出口了,因为在转身的时候封望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鹿一般整个人蜷缩起来,湿漉漉的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他。僵持片刻,封珩新高声招呼侍卫搬来一套竹塌放在窗边,替他倒了一杯温水:“睡吧,皇兄在这。”

    夜已经很深了,从封珩新做到竹塌上开始就听得到封望沉重的呼吸声,蹑手蹑脚的起身为他盖好被子,借着月光打量了一会儿,才悄然离去。小九忙了一天,也累了,好好休息吧。

    珩礼不在,东帝只有你了。

    外面的月色皎洁,微风吹拂,封珩新抬头看着月亮,心里道:父皇,不知道你听不听的见,孩儿现在应该怎么办呢?珩礼晕厥而不知有没有的救,小九也脆弱的不行,父皇,珩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次日。

    封望坐在龙椅上听着朝臣的交谈声,竭力想要让自己的心神稳住认真听一下他们都在说什么事情,却因为这个位置而让他的思绪不受控制的飘了出去。一会儿想想封珩礼在的时候面对这种情况说什么,是说让大家一个一个来吗?一会儿又想封珩礼往日坐在这里的时候脑袋里会想什么。

    思来想去思绪竟是飞的越来越远了,直到舒辰巳的一声咳嗽声在大殿之上响起,才让封望最终回过神来。尴尬的扯扯嘴角赶忙端正了自己的坐姿,封望低头的瞬间看到了舒辰巳眉目里不加掩饰的无奈和心疼。

    一瞬间鼻子有些发酸,赶忙拿起奏折遮掩自己的失态。心中却是懊悔万分,皇兄不在你理应主持大局,如今却只顾着自己独自伤神,这样真的对得起皇兄、对得起自己的摄政王之位吗!

    重新整理好情绪才开始一件件处理朝堂之上的事宜,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群老妖怪怜他年幼,所以每一件事都拆开了讲,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那些目光之中带着些怜惜。封望自嘲的笑笑,封小九,你什么时候这么敏感了?

    等到终于处理好正事目送大家离开大殿,封望突然瘫倒在龙椅之上。一旁的舒辰巳想要上来询问一下,却被刚刚踏进来的封珩新制止住了,看着封珩新胸有成竹的神情,舒辰巳深深的一弯腰行礼,才离开大殿。走时不忘回头看一眼,那这里就拜托你了!

    看着小九难得的失态,封珩新没有说什么,只是自顾自的替他整理好奏折,收拾好桌上的笔墨纸砚,在封小九无神的视线里,封珩新略微思索一二,最终选择了俯身凑在小孩的耳畔轻声言语,那声音就像是数九寒冬里的暖阳,也像极了干旱大地上久违的甘霖。

    只一句话,小孩就直接从龙椅上跃起,直接往外冲,欣喜之色溢于言表。封珩新看着小孩重新焕发的升级,眯了眯眼却挑起了温和的笑意。他刚刚不过是说了一句师父已经前往太医院,小家伙就能激动成这样,那其实...

    只是小家伙自己还分辨不出这些情感到底是什么罢了。

    悠哉的甩甩长袍才离开大殿,那悠闲的样子让人侧目,不过他可不管那么多,只横着小曲往前走:封珩礼你可要快点醒来,我真是好期待看看你醒来之后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