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怦然心动 > 第二千五百二十八章 宁可从不曾认识你
    等祁云墨和医生离开后,她才红着眼睛跟了过去。

    她想等祁云墨走之后,亲自去问问医生的。

    祁云墨和医生一路走一路在聊着。

    医生在和他说复明的几率,让他们不要那么悲观,情况比他所想的要乐观很多。

    可祁云墨最终只和医生说了一句,“如果,我是说如果,找不到合适的眼·角·膜,就用我的吧。”

    医生大为震惊,“这……我不建议这么做,你们做父母的心情我能理解,但这样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我知道。”祁云墨语气平和,“他是我儿子,他还年轻,我不想让他一辈子活在黑暗里。”

    “道理我都懂,但我还是不建议这样做,机会是等来的,你们多一点耐心就行。”医生也只能这么安抚家属了。

    “不管怎么样,谢谢你了,如果可以的话,请帮我保密,不要让我太太知道。”

    祁云墨完全没有了往日嚣张的劲儿,只有一个父亲的沉重。

    医生能理解,自然会答应他的请求。

    等祁云墨离开后,龙雅熙才小跑着追了去,一路追到了医生办公室。

    她有些拘谨的问了付夜白的情况,医生的回答都差不多,其实眼前这种情况已经不算坏了,至少他手脚完好,脑部也没有什么很严重的创伤,只是颅内出血导致双眼失明,视网膜上损坏。

    龙雅熙只觉得心口压了一方巨石,她红着眼问道,“如果,如果有合适的角膜,他复明的几率有多高?”

    “很高,毕竟他正值壮年,身体非常健康,所以康复的几率比旁人高很多。”

    等龙雅熙走之后,付染染又来了。

    几个人轮番的来,医生都有些无奈,但好在能理解。

    付染染问,“医生,能用我的角膜吗?我想把我的角膜给我儿子。”

    “这个……”医生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因为他已经劝过两个人了,现在又来了一个。

    看来病床上的人,对他们三人而言都至关重要,所以他们才不惜牺牲自己来换回他的康健。

    医生还是那句老话,像劝祁云墨和龙雅熙一样,也劝着付染染,“我不建议用这样置换的方式换他复明,这对他来说是一种难以承受的负担,如果可以,还是等机会吧。”

    病房里,龙雅熙颤抖着手推开了病房的门。

    躺在床上的付夜白头上包裹着纱布,连眼睛都覆盖了。

    可他耳朵还能听见,他知道有人进来了,哪怕她没出声。

    等了好一会儿,他才问道,“是熙熙吗?”

    龙雅熙听到这声音,再也忍不住痛哭起来,“夜白哥哥……”

    付夜白勉强找准了她的方向,努力的笑了笑,“别哭,我没事。”

    他不安慰还好,一安慰,她更难以自控了,抽抽噎噎,语不成句,“都这样了,还说,还说自己没事,你总是这样,什么事情都自己扛着,什么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我很心疼?”

    付夜白对着她露了个笑容,本是为了让她放心的,谁知笑得比哭着还难看。

    龙雅熙赶紧过去拉着他的手,好让他能找准自己的方向,“你别安慰我了,安慰也没用的,唯一能安慰我的方式是快点好起来,只有你好起来了,我才不会那么难过了。”

    付夜白‘看’了她好久好久,才郑重的点了头,“好。”

    先前她从寺院出来找付夜白的时候,本是有很多很多花想说,很多问题想问的。

    可现在她觉得那些问题都已经不重要了,她只要他好好的。

    在经历过那么多的事,那么多的岁月之后,什么感情,什么付出,什么错怪,什么恩怨都已经不重要,只有他好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祁云墨和付染染先后回到病房里,他们的情绪已经勉强稳定住。

    医生的建议是,尽量避免在病人面前露出太多悲伤的情绪,这会给病人带来压力,不利于恢复。

    所以他们都强忍着难过,特别是付染染,她强颜欢笑的和付夜白说话,问他有没有什么需要。

    而祁云墨则问了一下出事前的情况,“根据警方的调查报告显示你是酒驾,直接撞到了桥栏上,车子直接报废,根据现场的照片来看,你当时是卡在座位和安全气囊中间的,才得以护住,不过头部被车门变形的时候挤压到了,才会导致你颅内出血严重……”

    付染染也问道,“你这一阵子一直在在若淳,虽然心情不好,但我相信你肯定不会喝酒的对不对?”

    “我没喝酒。”这是付夜白给的答案,“当时有人给我消息说在北街那边见到过楼若淳,我便赶了过去,到了那个地方发现是一个废弃的工厂,意识到被骗后,我迅速折返,却被人敲晕了,醒来,便在医院了。”

    付夜白的话,证实了祁云墨的猜测。

    付染染担心的看向祁云墨。

    祁云墨眼神森冷,双眼深邃如海,“我都离开祁家了,他们还不放过我吗?”

    其实付夜白心里多少也明白一点,“前一阵我去见过爷爷,到祁家的时候,听到爷爷在训斥大伯和祁放,出来的时候他们看到了我,脸色就不怎么好,等我见到爷爷,他说想把北边的产业交给我去打理,我当时是婉拒的,爷爷让我好好考虑,这件事情我本打算告诉你们的,结果若淳不见了,我便没来得及和你们说。”

    “北边的产业一直都是祁放在打理,前阵子祁放出了点问题,导致北方产业损失严重,父亲才会重重责罚了他们。”祁云墨愁眉不展,“他们肯定是知道父亲的安排,才会动了这种心思。”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也不必太过自责,现在这情况,还是先医治好夜白的眼睛要紧。”付染染劝着祁云墨。

    “我以为我离开了祁家,他们就能消停点的。”

    付染染感叹着,“人心本来就可怕。”

    早些年付染染被迫带着付夜白离开江城,不也是为了躲避祁家的祸害吗?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还是没有消停。

    龙雅熙的手机响了起来,她和付染染说了一声便出了病房,见电话是谢意旻打来的,才急忙接了起来。

    从那日山顶一别,这两天都没有联系过,再加上事情比较多,她也没顾得上。

    谁知谢意旻居然知道她在医院,直接在电话里说道,“一会你去我家接个人,接了就走,什么都不要问。”

    “接谁?”龙雅熙有点疑惑,毕竟这话没头没尾的,谢意旻从没有这样过。

    不,她到是见过一次,那日他家门前出现四个黑衣人的时候,他的语气也是这么的凝重。

    “你去了就知道了。”谢意旻也没多说。

    龙雅熙听到那边有人在叫他,“意少,该上飞机了。”

    “你要去哪里?”龙雅熙追问道。

    谢意旻顿了顿,才道,“我要离开一阵……可能会很久,也可能再也不回来了。”

    “发生什么事了?”龙雅熙愕然的问道。

    “别担心我,我会保护好自己的,如果……如果可以的话,有空的时候去看看我妈。”

    “伯母怎吗了?”龙雅熙越发的着急了,隔着电话,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是谢意旻什么都不能告诉她,只是说道,“沈院长的太太,也就是楚临湘,她知道我妈在哪里,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就帮我看看。”

    “谢意旻?你能不能解释 一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龙雅熙,对不起。”谢意旻郑重的叫了她的名字,“如果可以,我宁愿没有遇见过你。”

    “谢意旻???”

    嘟嘟嘟……

    电话被切断了。

    龙雅熙站在那里,茫然得不知所措。

    心口的地方狠狠的疼痛起来,好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被狠狠剜走一样,缺了一大块。

    她颤抖着手快速的拨了电话回去,可电话已经关机,再也打不通了。

    龙雅熙无助的蹲在地上痛哭起来。

    哪怕路过的人都看到了她的眼泪,她也无法控制自己。

    半小时后,她从医院出发去谢意旻家接人。

    一路上她根本不知道她要接的人是谁,脑子里都是谢意旻留下的那句话。

    他说如果可以,他宁愿从没有遇见过自己。

    在她的印象中,谢意旻一直是个温暖如阳的人,从不曾说过这么残忍的话。

    对待她更是温柔如斯,可他刚才的话,到底是伤了她的心。

    龙雅熙想,一定是他有苦衷,不然他不会那样说的,对一定是这样。

    带着这种疑惑,她到了谢意旻家。

    还是那个宁静祥和的小院,那扇棕色的大门紧闭着。

    龙雅熙有些害怕靠近,站在大门口许久,才去敲门……

    门内没反应,她试着推了推,那扇紧闭的大门就这么打开了。

    里面的一切都还是岁月静好的模样,像是回到了她初次来这里的模样。

    那时桃花还没盛开,只有一些小花苞点缀着桃树,依稀的粉红却给院子增添了风情。

    院子里的花花草草都在复苏,而他就走在自己前面,带着她喜欢的温柔笑容和他介绍着院子里的一切。

    他说,这些都是我妈妈亲手种植打理的。

    那会她还很喜欢这个院子,就在前一阵,她还来喝过伯母酿的桃花酿……

    好像一切都只是昨天而已,怎么突然就变了呢?

    比这夏夜里的天气还要无常……

    龙雅熙轻轻开口叫道,“谢意旻?伯母,你们在吗?”

    回答她的,只有徐徐风声。

    她走近前厅,那泡茶的茶桌还在,茶具也整齐的摆放着,只是上面蒙了一层灰,看上去叫人压抑。

    她伸手摸了摸,看到指尖的脏污,再次叫道,“谢医生?”

    “咳咳咳……”里面传来了阵阵的咳嗽声。

    龙雅熙急忙寻着声音找了去,跨过那个高高的门槛,她看到了一个熟人,惊讶的问道,“怎么是你?”

    等祁云墨和医生离开后,她才红着眼睛跟了过去。

    她想等祁云墨走之后,亲自去问问医生的。

    祁云墨和医生一路走一路在聊着。

    医生在和他说复明的几率,让他们不要那么悲观,情况比他所想的要乐观很多。

    可祁云墨最终只和医生说了一句,“如果,我是说如果,找不到合适的眼·角·膜,就用我的吧。”

    医生大为震惊,“这……我不建议这么做,你们做父母的心情我能理解,但这样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我知道。”祁云墨语气平和,“他是我儿子,他还年轻,我不想让他一辈子活在黑暗里。”

    “道理我都懂,但我还是不建议这样做,机会是等来的,你们多一点耐心就行。”医生也只能这么安抚家属了。

    “不管怎么样,谢谢你了,如果可以的话,请帮我保密,不要让我太太知道。”

    祁云墨完全没有了往日嚣张的劲儿,只有一个父亲的沉重。

    医生能理解,自然会答应他的请求。

    等祁云墨离开后,龙雅熙才小跑着追了去,一路追到了医生办公室。

    她有些拘谨的问了付夜白的情况,医生的回答都差不多,其实眼前这种情况已经不算坏了,至少他手脚完好,脑部也没有什么很严重的创伤,只是颅内出血导致双眼失明,视网膜上损坏。

    龙雅熙只觉得心口压了一方巨石,她红着眼问道,“如果,如果有合适的角膜,他复明的几率有多高?”

    “很高,毕竟他正值壮年,身体非常健康,所以康复的几率比旁人高很多。”

    等龙雅熙走之后,付染染又来了。

    几个人轮番的来,医生都有些无奈,但好在能理解。

    付染染问,“医生,能用我的角膜吗?我想把我的角膜给我儿子。”

    “这个……”医生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因为他已经劝过两个人了,现在又来了一个。

    看来病床上的人,对他们三人而言都至关重要,所以他们才不惜牺牲自己来换回他的康健。

    医生还是那句老话,像劝祁云墨和龙雅熙一样,也劝着付染染,“我不建议用这样置换的方式换他复明,这对他来说是一种难以承受的负担,如果可以,还是等机会吧。”

    病房里,龙雅熙颤抖着手推开了病房的门。

    躺在床上的付夜白头上包裹着纱布,连眼睛都覆盖了。

    可他耳朵还能听见,他知道有人进来了,哪怕她没出声。

    等了好一会儿,他才问道,“是熙熙吗?”

    龙雅熙听到这声音,再也忍不住痛哭起来,“夜白哥哥……”

    付夜白勉强找准了她的方向,努力的笑了笑,“别哭,我没事。”

    他不安慰还好,一安慰,她更难以自控了,抽抽噎噎,语不成句,“都这样了,还说,还说自己没事,你总是这样,什么事情都自己扛着,什么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我很心疼?”

    付夜白对着她露了个笑容,本是为了让她放心的,谁知笑得比哭着还难看。

    龙雅熙赶紧过去拉着他的手,好让他能找准自己的方向,“你别安慰我了,安慰也没用的,唯一能安慰我的方式是快点好起来,只有你好起来了,我才不会那么难过了。”

    付夜白‘看’了她好久好久,才郑重的点了头,“好。”

    先前她从寺院出来找付夜白的时候,本是有很多很多花想说,很多问题想问的。

    可现在她觉得那些问题都已经不重要了,她只要他好好的。

    在经历过那么多的事,那么多的岁月之后,什么感情,什么付出,什么错怪,什么恩怨都已经不重要,只有他好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祁云墨和付染染先后回到病房里,他们的情绪已经勉强稳定住。

    医生的建议是,尽量避免在病人面前露出太多悲伤的情绪,这会给病人带来压力,不利于恢复。

    所以他们都强忍着难过,特别是付染染,她强颜欢笑的和付夜白说话,问他有没有什么需要。

    而祁云墨则问了一下出事前的情况,“根据警方的调查报告显示你是酒驾,直接撞到了桥栏上,车子直接报废,根据现场的照片来看,你当时是卡在座位和安全气囊中间的,才得以护住,不过头部被车门变形的时候挤压到了,才会导致你颅内出血严重……”

    付染染也问道,“你这一阵子一直在在若淳,虽然心情不好,但我相信你肯定不会喝酒的对不对?”

    “我没喝酒。”这是付夜白给的答案,“当时有人给我消息说在北街那边见到过楼若淳,我便赶了过去,到了那个地方发现是一个废弃的工厂,意识到被骗后,我迅速折返,却被人敲晕了,醒来,便在医院了。”

    付夜白的话,证实了祁云墨的猜测。

    付染染担心的看向祁云墨。

    祁云墨眼神森冷,双眼深邃如海,“我都离开祁家了,他们还不放过我吗?”

    其实付夜白心里多少也明白一点,“前一阵我去见过爷爷,到祁家的时候,听到爷爷在训斥大伯和祁放,出来的时候他们看到了我,脸色就不怎么好,等我见到爷爷,他说想把北边的产业交给我去打理,我当时是婉拒的,爷爷让我好好考虑,这件事情我本打算告诉你们的,结果若淳不见了,我便没来得及和你们说。”

    “北边的产业一直都是祁放在打理,前阵子祁放出了点问题,导致北方产业损失严重,父亲才会重重责罚了他们。”祁云墨愁眉不展,“他们肯定是知道父亲的安排,才会动了这种心思。”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也不必太过自责,现在这情况,还是先医治好夜白的眼睛要紧。”付染染劝着祁云墨。

    “我以为我离开了祁家,他们就能消停点的。”

    付染染感叹着,“人心本来就可怕。”

    早些年付染染被迫带着付夜白离开江城,不也是为了躲避祁家的祸害吗?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还是没有消停。

    龙雅熙的手机响了起来,她和付染染说了一声便出了病房,见电话是谢意旻打来的,才急忙接了起来。

    从那日山顶一别,这两天都没有联系过,再加上事情比较多,她也没顾得上。

    谁知谢意旻居然知道她在医院,直接在电话里说道,“一会你去我家接个人,接了就走,什么都不要问。”

    “接谁?”龙雅熙有点疑惑,毕竟这话没头没尾的,谢意旻从没有这样过。

    不,她到是见过一次,那日他家门前出现四个黑衣人的时候,他的语气也是这么的凝重。

    “你去了就知道了。”谢意旻也没多说。

    龙雅熙听到那边有人在叫他,“意少,该上飞机了。”

    “你要去哪里?”龙雅熙追问道。

    谢意旻顿了顿,才道,“我要离开一阵……可能会很久,也可能再也不回来了。”

    “发生什么事了?”龙雅熙愕然的问道。

    “别担心我,我会保护好自己的,如果……如果可以的话,有空的时候去看看我妈。”

    “伯母怎吗了?”龙雅熙越发的着急了,隔着电话,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是谢意旻什么都不能告诉她,只是说道,“沈院长的太太,也就是楚临湘,她知道我妈在哪里,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就帮我看看。”

    “谢意旻?你能不能解释 一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龙雅熙,对不起。”谢意旻郑重的叫了她的名字,“如果可以,我宁愿没有遇见过你。”

    “谢意旻???”

    嘟嘟嘟……

    电话被切断了。

    龙雅熙站在那里,茫然得不知所措。

    心口的地方狠狠的疼痛起来,好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被狠狠剜走一样,缺了一大块。

    她颤抖着手快速的拨了电话回去,可电话已经关机,再也打不通了。

    龙雅熙无助的蹲在地上痛哭起来。

    哪怕路过的人都看到了她的眼泪,她也无法控制自己。

    半小时后,她从医院出发去谢意旻家接人。

    一路上她根本不知道她要接的人是谁,脑子里都是谢意旻留下的那句话。

    他说如果可以,他宁愿从没有遇见过自己。

    在她的印象中,谢意旻一直是个温暖如阳的人,从不曾说过这么残忍的话。

    对待她更是温柔如斯,可他刚才的话,到底是伤了她的心。

    龙雅熙想,一定是他有苦衷,不然他不会那样说的,对一定是这样。

    带着这种疑惑,她到了谢意旻家。

    还是那个宁静祥和的小院,那扇棕色的大门紧闭着。

    龙雅熙有些害怕靠近,站在大门口许久,才去敲门……

    门内没反应,她试着推了推,那扇紧闭的大门就这么打开了。

    里面的一切都还是岁月静好的模样,像是回到了她初次来这里的模样。

    那时桃花还没盛开,只有一些小花苞点缀着桃树,依稀的粉红却给院子增添了风情。

    院子里的花花草草都在复苏,而他就走在自己前面,带着她喜欢的温柔笑容和他介绍着院子里的一切。

    他说,这些都是我妈妈亲手种植打理的。

    那会她还很喜欢这个院子,就在前一阵,她还来喝过伯母酿的桃花酿……

    好像一切都只是昨天而已,怎么突然就变了呢?

    比这夏夜里的天气还要无常……

    龙雅熙轻轻开口叫道,“谢意旻?伯母,你们在吗?”

    回答她的,只有徐徐风声。

    她走近前厅,那泡茶的茶桌还在,茶具也整齐的摆放着,只是上面蒙了一层灰,看上去叫人压抑。

    她伸手摸了摸,看到指尖的脏污,再次叫道,“谢医生?”

    “咳咳咳……”里面传来了阵阵的咳嗽声。

    龙雅熙急忙寻着声音找了去,跨过那个高高的门槛,她看到了一个熟人,惊讶的问道,“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