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怦然心动 > 第三百五十一章 连呼吸都痛
    一辆辆车子从她身边滑过,不时溅起积水,毫不留情的扑向唐绵绵。

    污色的水,浇了她一身,从头到脚,无一幸免。

    她从没有这一刻的狼狈。

    而且是在这个异国他乡。

    唐绵绵想要用衣袖抹掉脸上的脏污,但衣袖也好不到哪儿去,反而越抹越脏。

    正在这时,从赌场大厦内滑出一辆炫酷的迈巴赫。

    唐绵绵清晰的记得这辆车,甚至连里面的构造也都一清二楚。

    因为几个小时前,她就坐过这辆车,那是属于龙夜爵的。

    像是看到希望一样,她急忙招手。

    车子的保密性很好,无法窥视到车子里的情况。

    而又因为角度的关系,她根本看不到开车的司机是谁,只能盲目的招手。

    她想,既然是龙夜爵的车,不管是谁开,都会停下吧?

    车子也确实停在了她斜前方没多久,就好像是在等她一样。

    唐绵绵欣喜的跑过去,顾不上此刻的狼狈,只想上车,早点回家,不然以她那不太好的体质,再等下去,绝对会生病的。

    可当她跑过去,还未碰触到车子,车子又吱的一声,迅速滑了出去。

    连带着唐绵绵,都狠狠的跌倒在了地上。

    手掌传来阵阵疼痛,但已经被寒冷给麻木得渐渐消失。

    她狼狈的趴在地上,呆呆的看着雨恋之中渐渐远去的车子。

    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唐绵绵不知道在雨中站了多久,脑子已经混沌得跟眼前的雨水一样,一片淅沥。

    停顿的画面,还是刚才看着车尾的画面,怎么都挥之不去。

    “糖糖?”江离陌结束了朋友的局出来,发现依旧站在路边的唐绵绵。

    此时的她,已经被雨水淋得湿透了,正瑟瑟的站在那里发呆。

    就好像是雕塑一样,若不是他熟悉她的衣服,此刻恐怕也会错过吧。

    江离陌紧急刹车,冒着雨水下车,刚刚叫她的名字,她便浑浑噩噩的倒在了地上。

    那一刻,江离陌忘记了呼吸,也忘记了心跳。

    冲过去,将她抱了起来,往车子里面塞去。

    一路飙车到底,将她送到了医院,直到医生挂上点滴,他才能坐下喘一口气。

    顾不得身上的衣服还是湿的,江离陌紧张的问护士,“她还有多久才醒?”

    “不知道,烧退了就会醒吧,再等等。”护士回答了他的询问。

    江离陌感激的道过谢,而后坐在沙发里,将自己淋湿了的外套脱掉。

    看着毫无血色的她,江离陌心口泛起疼痛。

    是什么,让她要做到这样的地步?

    之前他曾查过,她跟龙夜爵曾经结过婚,但在五年多前离婚了。

    为何二人又在一起,无人知晓。

    是因为旧情难忘吗?

    当年采访视频中的她,不是那么决绝吗?

    一向都很了解女人心思的江离陌,这一刻发现自己看不透眼前这个女人。

    明明是很单纯的一个女人,为何总给他一种看不透的感觉呢?

    他拿出电话,犹豫着要不要给龙夜爵打个电话,通知他过来。

    作为礼节,肯定是要的。

    但为何心里就是不想呢?

    将手机放了回去,江离陌索性往沙发上一躺,双眸就这么紧锁着那张苍白的小脸,许久,许久……

    正如护士所说,等烧退下去之后,唐绵绵终于醒了。

    但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

    此时已是深夜,唐绵绵先是发呆的看着天花板,感受着喉咙里的干涩,有些想吐,但她用力忍住,呆愣了一会儿……

    “醒了?”江离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唤回了她神游的理智。

    唐绵绵转头看向他。

    江离陌依旧扬着招牌的温暖笑容,指指她头上的点滴瓶,“还有一组,你发烧了。”

    “谢谢你送我来医院。”她忍住喉咙的不适,感激道。

    “不用跟我那么客气,我们是朋友。”江离陌无奈的笑着,伸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而后说道,“现在已经是深夜两点了,你肚子饿吗?需要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不饿。”她摇头,眼眸里全是感激,撑了撑身子,坐起身来就要拔掉针头。

    江离陌赶紧过来阻止她的行为,连笑容都变得严肃了许多,“你要干什么?”

    “我得回去了。”

    “你疯了吗?你还在生病!发高烧了知不知道?都快四十度了知不知道?”江离陌一着急,声音都有些激动,甚至可以说是嘶吼的。

    唐绵绵被他那过激的反应给吓到,就这么呆呆的看着他。

    江离陌似乎也感觉到自己有些过激了,赶紧道歉,“对不起,我不是吼你,我的意思是你现在需要休息,有什么事情等明天再说,成吗?”

    她呆呆的看着他,没什么反应。

    江离陌懊恼的叹了口气,拿出手机递给她,“不然你给龙夜爵打电话,让他来接你回去。”

    至少这样,有人照顾她吧,而不是她一个人。

    江离陌到现在都有些后悔,早知道当时就不应该相信她,让她一个人走了。

    这样也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事情了。

    唐绵绵摇摇头,面色淡淡,“我不想给他打电话。”

    晕倒前的记忆,她还深刻的记得。

    那离去的车子,就好像一把利刃一样,深深的扎在她的心上。

    连呼吸都觉得痛。

    江离陌对这急转直下的态度,弄得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刚刚说的是不想给龙夜爵打电话?!

    他真的真的没有听错吗?

    察觉到江离陌那狐疑的视线,唐绵绵垂落眼眸,淡淡的道,“不过我可以给我朋友打。”

    “你还有朋友在罗马?”江离陌到是有些惊讶。

    唐绵绵点点头,结果他递过来的手机,按下了洛非墨的号码。

    当初洛非墨选号码的时候,特地选了跟她生日相同的号码,所以她才能清晰的记得。

    此刻,罗马正是深夜。

    手机响了许久,才被接起,而且是带着怒气的接起,“谁?”

    “非墨……”她只叫了一声,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绵绵?”洛非墨看看手机,确定这是陌生号码,又着急的问道,“怎么了?你在哪里?”

    他一直都在等唐绵绵的电话,但没想到会在深夜打来。

    心里的担忧,却更甚了。

    如果不是有事,她不会在这深夜打电话给他吧?

    “非墨,我在医院,你能不能过来一下?”唐绵绵恳求的说道。

    “地址,我马上过来。”洛非墨直接翻身下床,往一旁的更衣室走去。

    床上有个小小的人儿坐起身来,看着他进了更衣室,眼神黯了黯。

    而后也自发的下床,将散乱一地的衣服抱着,逃回了自己的房间。

    直到外面响起了洛非墨离开的脚步声,徐一一才惊觉自己快忘记了呼吸。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不安的走到窗边,看着洛非墨的车子离开,才慌乱的套上衣服。

    她要跑,一定要跑。

    要离开这个恶魔般的男人!

    只是才收拾好行李,又发现自己身无分文。

    甚至连回去的护照都没有,又怎么逃跑?

    绝望的坐在地上,她捂着眼睛哭了起来。

    跟深哥哥的约定,就要这么错过了吗?

    那是她用一整个青春,去等待的约定,就要这么无情的被洛非墨掠夺了吗?

    眼泪肆意,浑身冰冷。

    洛非墨是半小时之后抵达的医院,唐绵绵的点滴也只剩下半瓶了,脸色也恢复了一些。

    洛非墨冲进来,紧张的问道,“你怎么生病了?龙夜爵呢?”

    房间里,只有江离陌一个,并未他要找算账的男人。

    “非墨,这是亚瑟,我在这边认识的朋友,是他送我来医院的。”唐绵绵赶紧给他介绍道。

    洛非墨的眼眸沉了沉,主动伸出手跟他打招呼,“你好,亚瑟,我叫洛非墨。”

    “我认识你。”江离陌淡淡的笑了笑,跟他握过手,才解释,“糖糖因为淋了冬雨而感冒的,医生说最好住院观察观察,因为她体质不太好。”

    “好,谢谢。”洛非墨感激的道过谢,又看向唐绵绵,似在责备,“你怎么会淋雨?龙夜爵呢?”

    这是他进来的五分钟之内,第二次问龙夜爵的名字。

    唐绵绵的水眸闪了闪,面色淡淡的回答,“不知道。”

    不知道……

    洛非墨的黑眸眯了眯,将她脸上的淡然都看在眼里,而后说道,“那就好好休息,养好病我再接你回去。”

    “嗯。”她点点头,好像放下心来,又躺回了床上。

    毕竟有信奈的人在身边,她也安心了很多。

    江离陌到是苦笑了一下。

    难道刚才她对自己很不放心么?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江离陌又吩咐了护士一些,才说道,“既然你来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有什么需要帮助的,给我打电话,刚刚给你打的那个就是我号码。”

    “好,谢谢你照顾绵绵。”洛非墨礼貌的感谢。

    江离陌摆摆手。并不在意,离开的时候看了一眼唐绵绵,才出了房间。

    洛非墨有很多很多的话,想问唐绵绵,但一看到她那苍白的脸色,便什么都问不出来。

    因为心疼,心疼她的遭遇,心疼她现在的状态。

    天色快亮的时候,唐绵绵的醒了过来,身子也好了很多,吃过医院的营养早餐,她执意要出院。

    但洛非墨很坚持让她再住院观察观察。

    没办法跟他抗衡,她只能认命的住院。

    洛非墨特地请了会说中文的看护过来照顾,才决定回酒店一趟。

    唐绵绵到是看出他有几分心不在焉的样子,好奇的问了一句,“一一还好吗?”

    “嗯,好。”他简单的回答了两个字,并未多说。

    唐绵绵的直觉告诉她,这两人有情况,但自己现在又不太好问什么,只能先放在心里,并且劝道,“如果你对一一有心思,就要对她好点,别总欺负她,上次宸宸说是你浇了她一头的水,你也真下得去手!”

    说道这里,她自己的心,又痛了一下。

    (→_→结局会是美美的,大家都会好好的,每个人都会有归宿,,耐心看下去!)

    一辆辆车子从她身边滑过,不时溅起积水,毫不留情的扑向唐绵绵。

    污色的水,浇了她一身,从头到脚,无一幸免。

    她从没有这一刻的狼狈。

    而且是在这个异国他乡。

    唐绵绵想要用衣袖抹掉脸上的脏污,但衣袖也好不到哪儿去,反而越抹越脏。

    正在这时,从赌场大厦内滑出一辆炫酷的迈巴赫。

    唐绵绵清晰的记得这辆车,甚至连里面的构造也都一清二楚。

    因为几个小时前,她就坐过这辆车,那是属于龙夜爵的。

    像是看到希望一样,她急忙招手。

    车子的保密性很好,无法窥视到车子里的情况。

    而又因为角度的关系,她根本看不到开车的司机是谁,只能盲目的招手。

    她想,既然是龙夜爵的车,不管是谁开,都会停下吧?

    车子也确实停在了她斜前方没多久,就好像是在等她一样。

    唐绵绵欣喜的跑过去,顾不上此刻的狼狈,只想上车,早点回家,不然以她那不太好的体质,再等下去,绝对会生病的。

    可当她跑过去,还未碰触到车子,车子又吱的一声,迅速滑了出去。

    连带着唐绵绵,都狠狠的跌倒在了地上。

    手掌传来阵阵疼痛,但已经被寒冷给麻木得渐渐消失。

    她狼狈的趴在地上,呆呆的看着雨恋之中渐渐远去的车子。

    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唐绵绵不知道在雨中站了多久,脑子已经混沌得跟眼前的雨水一样,一片淅沥。

    停顿的画面,还是刚才看着车尾的画面,怎么都挥之不去。

    “糖糖?”江离陌结束了朋友的局出来,发现依旧站在路边的唐绵绵。

    此时的她,已经被雨水淋得湿透了,正瑟瑟的站在那里发呆。

    就好像是雕塑一样,若不是他熟悉她的衣服,此刻恐怕也会错过吧。

    江离陌紧急刹车,冒着雨水下车,刚刚叫她的名字,她便浑浑噩噩的倒在了地上。

    那一刻,江离陌忘记了呼吸,也忘记了心跳。

    冲过去,将她抱了起来,往车子里面塞去。

    一路飙车到底,将她送到了医院,直到医生挂上点滴,他才能坐下喘一口气。

    顾不得身上的衣服还是湿的,江离陌紧张的问护士,“她还有多久才醒?”

    “不知道,烧退了就会醒吧,再等等。”护士回答了他的询问。

    江离陌感激的道过谢,而后坐在沙发里,将自己淋湿了的外套脱掉。

    看着毫无血色的她,江离陌心口泛起疼痛。

    是什么,让她要做到这样的地步?

    之前他曾查过,她跟龙夜爵曾经结过婚,但在五年多前离婚了。

    为何二人又在一起,无人知晓。

    是因为旧情难忘吗?

    当年采访视频中的她,不是那么决绝吗?

    一向都很了解女人心思的江离陌,这一刻发现自己看不透眼前这个女人。

    明明是很单纯的一个女人,为何总给他一种看不透的感觉呢?

    他拿出电话,犹豫着要不要给龙夜爵打个电话,通知他过来。

    作为礼节,肯定是要的。

    但为何心里就是不想呢?

    将手机放了回去,江离陌索性往沙发上一躺,双眸就这么紧锁着那张苍白的小脸,许久,许久……

    正如护士所说,等烧退下去之后,唐绵绵终于醒了。

    但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

    此时已是深夜,唐绵绵先是发呆的看着天花板,感受着喉咙里的干涩,有些想吐,但她用力忍住,呆愣了一会儿……

    “醒了?”江离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唤回了她神游的理智。

    唐绵绵转头看向他。

    江离陌依旧扬着招牌的温暖笑容,指指她头上的点滴瓶,“还有一组,你发烧了。”

    “谢谢你送我来医院。”她忍住喉咙的不适,感激道。

    “不用跟我那么客气,我们是朋友。”江离陌无奈的笑着,伸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而后说道,“现在已经是深夜两点了,你肚子饿吗?需要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不饿。”她摇头,眼眸里全是感激,撑了撑身子,坐起身来就要拔掉针头。

    江离陌赶紧过来阻止她的行为,连笑容都变得严肃了许多,“你要干什么?”

    “我得回去了。”

    “你疯了吗?你还在生病!发高烧了知不知道?都快四十度了知不知道?”江离陌一着急,声音都有些激动,甚至可以说是嘶吼的。

    唐绵绵被他那过激的反应给吓到,就这么呆呆的看着他。

    江离陌似乎也感觉到自己有些过激了,赶紧道歉,“对不起,我不是吼你,我的意思是你现在需要休息,有什么事情等明天再说,成吗?”

    她呆呆的看着他,没什么反应。

    江离陌懊恼的叹了口气,拿出手机递给她,“不然你给龙夜爵打电话,让他来接你回去。”

    至少这样,有人照顾她吧,而不是她一个人。

    江离陌到现在都有些后悔,早知道当时就不应该相信她,让她一个人走了。

    这样也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事情了。

    唐绵绵摇摇头,面色淡淡,“我不想给他打电话。”

    晕倒前的记忆,她还深刻的记得。

    那离去的车子,就好像一把利刃一样,深深的扎在她的心上。

    连呼吸都觉得痛。

    江离陌对这急转直下的态度,弄得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刚刚说的是不想给龙夜爵打电话?!

    他真的真的没有听错吗?

    察觉到江离陌那狐疑的视线,唐绵绵垂落眼眸,淡淡的道,“不过我可以给我朋友打。”

    “你还有朋友在罗马?”江离陌到是有些惊讶。

    唐绵绵点点头,结果他递过来的手机,按下了洛非墨的号码。

    当初洛非墨选号码的时候,特地选了跟她生日相同的号码,所以她才能清晰的记得。

    此刻,罗马正是深夜。

    手机响了许久,才被接起,而且是带着怒气的接起,“谁?”

    “非墨……”她只叫了一声,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绵绵?”洛非墨看看手机,确定这是陌生号码,又着急的问道,“怎么了?你在哪里?”

    他一直都在等唐绵绵的电话,但没想到会在深夜打来。

    心里的担忧,却更甚了。

    如果不是有事,她不会在这深夜打电话给他吧?

    “非墨,我在医院,你能不能过来一下?”唐绵绵恳求的说道。

    “地址,我马上过来。”洛非墨直接翻身下床,往一旁的更衣室走去。

    床上有个小小的人儿坐起身来,看着他进了更衣室,眼神黯了黯。

    而后也自发的下床,将散乱一地的衣服抱着,逃回了自己的房间。

    直到外面响起了洛非墨离开的脚步声,徐一一才惊觉自己快忘记了呼吸。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不安的走到窗边,看着洛非墨的车子离开,才慌乱的套上衣服。

    她要跑,一定要跑。

    要离开这个恶魔般的男人!

    只是才收拾好行李,又发现自己身无分文。

    甚至连回去的护照都没有,又怎么逃跑?

    绝望的坐在地上,她捂着眼睛哭了起来。

    跟深哥哥的约定,就要这么错过了吗?

    那是她用一整个青春,去等待的约定,就要这么无情的被洛非墨掠夺了吗?

    眼泪肆意,浑身冰冷。

    洛非墨是半小时之后抵达的医院,唐绵绵的点滴也只剩下半瓶了,脸色也恢复了一些。

    洛非墨冲进来,紧张的问道,“你怎么生病了?龙夜爵呢?”

    房间里,只有江离陌一个,并未他要找算账的男人。

    “非墨,这是亚瑟,我在这边认识的朋友,是他送我来医院的。”唐绵绵赶紧给他介绍道。

    洛非墨的眼眸沉了沉,主动伸出手跟他打招呼,“你好,亚瑟,我叫洛非墨。”

    “我认识你。”江离陌淡淡的笑了笑,跟他握过手,才解释,“糖糖因为淋了冬雨而感冒的,医生说最好住院观察观察,因为她体质不太好。”

    “好,谢谢。”洛非墨感激的道过谢,又看向唐绵绵,似在责备,“你怎么会淋雨?龙夜爵呢?”

    这是他进来的五分钟之内,第二次问龙夜爵的名字。

    唐绵绵的水眸闪了闪,面色淡淡的回答,“不知道。”

    不知道……

    洛非墨的黑眸眯了眯,将她脸上的淡然都看在眼里,而后说道,“那就好好休息,养好病我再接你回去。”

    “嗯。”她点点头,好像放下心来,又躺回了床上。

    毕竟有信奈的人在身边,她也安心了很多。

    江离陌到是苦笑了一下。

    难道刚才她对自己很不放心么?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江离陌又吩咐了护士一些,才说道,“既然你来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有什么需要帮助的,给我打电话,刚刚给你打的那个就是我号码。”

    “好,谢谢你照顾绵绵。”洛非墨礼貌的感谢。

    江离陌摆摆手。并不在意,离开的时候看了一眼唐绵绵,才出了房间。

    洛非墨有很多很多的话,想问唐绵绵,但一看到她那苍白的脸色,便什么都问不出来。

    因为心疼,心疼她的遭遇,心疼她现在的状态。

    天色快亮的时候,唐绵绵的醒了过来,身子也好了很多,吃过医院的营养早餐,她执意要出院。

    但洛非墨很坚持让她再住院观察观察。

    没办法跟他抗衡,她只能认命的住院。

    洛非墨特地请了会说中文的看护过来照顾,才决定回酒店一趟。

    唐绵绵到是看出他有几分心不在焉的样子,好奇的问了一句,“一一还好吗?”

    “嗯,好。”他简单的回答了两个字,并未多说。

    唐绵绵的直觉告诉她,这两人有情况,但自己现在又不太好问什么,只能先放在心里,并且劝道,“如果你对一一有心思,就要对她好点,别总欺负她,上次宸宸说是你浇了她一头的水,你也真下得去手!”

    说道这里,她自己的心,又痛了一下。

    (→_→结局会是美美的,大家都会好好的,每个人都会有归宿,,耐心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