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流云引 > 第五百二十七章 今年花落颜色改(十八
    杜月妍是被一道惊雷惊醒的,醒来时满身是汗,整个人有些恍惚地看着一室的黑暗。

    她发现外面的雨还下着,并且有越小越大的趋势,一道道闪电在天边显露形状,宛若一条条威武雄壮的银蛇。

    杜月妍并不害怕打雷,可是被惊醒后在床上翻来覆去接近半个时辰还是毫无睡意,干脆坐了起来点亮油灯。

    她看见外面还有一点亮光,好奇地把门打开了一个小缝向外看去,只看到已经变得空旷的大堂里正坐着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仔细一看,她认出是好心让出了一个房间的姬景胜。

    杜月妍想,他该不会一直坐在外面吧?现在她休息好了,不如把房间还回去,让他也能休息一晚。

    想到这里,她下了楼。

    “姬公主,你不如先去我房间休息一晚上。”

    姬景胜被吓了一跳,茫然地看向她,好像这才知道她出来了,略带惊讶地说:“你醒了?不用不用,都熬到这么晚了,再回去睡觉我很容易头晕,我就在这里坐到早上好了,听说明天雨就停了。”

    他当然没有在外面坐上一晚上,他让出的房间是高伯的房间,自己的则在一楼。不过他一向不喜欢吵闹的环境,在苍国住的房间要求就是清净,隔音好,而一个小客栈隔音能有多好,他被一道道惊雷闹醒了,干脆出来坐着,没想到误打误撞。

    姬景胜嘴角噙着一抹几不可闻笑意。

    杜月妍也不好强求,想着现在回去也睡不了了,干脆坐了下来,“那我陪你聊聊天?”

    姬景胜嘴角的弧度一下子扩大了,眼睛亮亮的,在只点着两盏油灯而有些昏黄的大堂里,整个人显得柔和而温暖,几乎让人无法对他竖起心防,他很爽快地说:“恭敬不如从命,正好我一个人坐着也无聊,现在一家人作伴,我就算再在外面坐上几天也心甘情愿。”

    杜月妍被他的诙谐中带着夸赞的话逗乐了,两人的气氛也更加融洽了。

    姬景胜极为擅长聊天和拉近距离,很快就扯了一个话题,两人聊得热火朝天。

    杜月妍没想到姬景胜学识如此丰富,无论她说起什么他都能往更深里将,让她不仅折服,她是一个容易对学识比自己丰富的人产生敬仰之心的,言语中也能表达出来。

    姬景胜知道时机差不多了,在两人话题告一段落后关心询问:“我昨天见到你的时候,发现你眉间略有郁色,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他的表情真挚,话语中透露着丝丝缕缕的关心,让人听了并不会觉得他是在打探什么,因而产生戒备,反而让人心防一松,感动于这样的真挚情感。

    杜月妍本不愿将自己烦扰的事情说出来,只是找了个借口,“无事,只是大雨倾盆,难免有些烦闷。”

    “那就无事了。”姬景胜假装看不出她的敷衍,松了一口气,而后假装不经意地用轻松的口气提起,“杜小姐如此貌美,我还当是哪个人欺骗了你的感情呢。”

    杜月妍一开始还能牵强的笑笑,但是笑着笑着,心中便泛起了层层酸波,心中一股郁气似乎无处可去,她也想找个人倾诉一下啊。

    皇兄不行,她怕让他担心;浮生更是不行,那这件事情去跟他商量,无疑是在他的伤口上撒盐,她如何忍心。

    而眼前这个温柔体贴如邻家公子,且善良的公子无疑能解开她几分忧愁。

    “其实。”杜月妍眉目低敛,立显落寞,“我曾有个意中人,可是我们已经不能在一起了。我不想伤害到他,可是拖着不说对我们两个人都不高。我知道伤口总能够化脓痊愈,他也会渐渐接受,可是他这么好,我不忍心伤害他,又不得不伤害他。”

    她并没有想着要谁给她出主意,只是把心口的郁气吐出来,再次上路的时候能轻松些吧。

    姬景胜心里有些愕然,他来之前是专门调查过,所以立马就明白了她话里的他是谁,可是他调查到的消息中,两人关系无疑是极好的,要不是眼前的女子在婚礼的时候昏迷过去了,两人现在甚至已经成亲了,可是现在的事实摆明了两人的关系并不像传闻中那么好。

    姬景胜心中有了思量,轻轻地吐出一口气,眉眼间更是温柔,“可是长痛不如短痛啊,正如你所说的,伤口都能化脓,感情亦是如此,只要一定的时间,什么都会过去的。而一直拖着反倒不美,不少人因为这个反目成仇,本来是一桩美事,后来反倒遭了祸。”

    杜月妍心尖一酸,这种话她在穆生云那里听了一边,在这里又听了一边,总该是该听见去了。

    她心里愈发难过沉重,笑容愈发牵强,有种强打起精神的惆怅,“我明白了,谢谢你。”

    姬景胜阅人无数,从她的语气中都差不多能猜到她的想法。

    他突然站了起来,对杜月妍活泼一笑,挤眉弄眼道:“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给你找个好东西。”

    姬景胜的形象就像是世家出来的翩翩公子,该是日日夜夜与书为伴的,他这么一挑眉一挤眼,那股子儒雅的味道立马散了,反倒是有古灵精怪之感,可又多了几分人气,让人更加觉得温暖。

    杜月妍好奇地看他钻入后院,很快就有钻了出来,出来时手上正拎着什么东西。

    她看了觉得好笑,原来他所说的好东西是酒啊。

    “喏,给你。”姬景胜大大方方地把酒壶递过去,自己手里还留着一份,自顾自坐下,好似在自言自语,“这可是个绝好的东西,能让人忘记所有的烦恼。对了,你酒量怎么样?”

    杜月妍有些腼腆地接过,听到他的话后不自觉流露出一股子傲气,“我酒量可好了,就连我皇、哥哥都比不过我。”

    差点说漏了,杜月妍立马该了称呼。

    姬景胜听到了她的口误,心里明白,也不表现出来,只是提高音调说:“那好,我倒是要比一比谁的酒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