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流云引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狐鼠擅一窟(二)
    宁清清撇了撇嘴,气哼哼地说:“怎么会!清清不敢。”

    “哈哈哈,清清大骗子,清清明明就很不情愿。”张宗贝和张泽看着宁清清扭曲的表情哈哈大笑。

    “啊,你们又取笑我,看我不打死你们!”宁清清怪叫着从穆生白身上跳下来,扑向两人,三个小孩子在屋子里闹成一团,嘻笑声传出好远好远。

    穆生白也不制止,静静地看着,眼里的笑意浓厚且挥之不去。

    “你说你们被那些小孩子打晕了然后·醒来就发现自己在城外的破庙?”杜辰良阴沉着脸,让人看了只觉寒意刺骨,仿若有一股阴风自地狱吹了上来,地上跪着的十几个人身体俱是一抖,“连几个小孩子都打不过,本殿下真的不知道留着你们这群废材有什么用。”

    “殿下,实在是那些小孩太阴了,他们给我们下了毒。”

    杜辰良一巴掌打在说话人脸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只见他一颗牙就这么飞了出去,那人只知道跪在地上狂磕头,一句话也不敢再说了。

    “都能被几个小孩阴了还在我这里找借口,你可真厉害啊,看来我这皇子的位置让给你想必你能当的更好。”

    那人被杜辰良怪声怪气的话吓得不轻,差点直愣愣倒了下去。

    “你要是晕在这里脏了本殿的地方,本殿就用你去喂狼。”

    那人一听,吓得连晕过去都不敢了,将头抵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杜辰良身边的白袍男子不屑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几人,“殿下吗,那些小孩既然是穆生白养大的,肯定是有一些本事的,倒也怪不得他们,不如先让他们出去,我有要事要和殿下商量。”

    “既然先生都这么说了,你们这些废材快给我滚出去,别碍我的眼。”

    “谢谢殿下,谢谢安先生。”他们忙出去了,安生微笑着看他们,眼里却没有什么感情,仿佛那些人就是蝼蚁。

    “本殿这次居然没有抓到那穆生白的把柄,要是染眉膏本殿的好皇兄知道了,肯定又要在本殿面前得意上一阵子,那些废材!”

    杜辰良咬牙切齿,突然又震怒起来,恨不得将那些坏了他好事的废材鞭打致死,方解心头只恨。

    “先生可有什么办法让本殿杀杀那穆生白的威风?”

    “殿下可知岭城这几个月在闹灾荒?”

    杜辰良眼睛一亮,这件事情朝中还没有消息,说明肯定是底下人又隐瞒不报,“先生是说要我同父皇提起此事,然后提出开仓赈灾?”

    他越想越可行,这样不仅能让父皇对自己刮目相看,还能在百姓中建立威信。

    安生却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开仓赈灾是要去做的,但不是由殿下您去。”

    杜辰良一愣,不明白他的意思。

    “殿下可以让太子去。”

    “什么?”杜辰良既震惊又不理解,黑着脸问:“为何要将这等好事让给杜维桢。”

    安生似笑非笑,文质彬彬,“殿下觉得这是好事?”

    “这不是好事是什么?若是让给太子,不就让父皇更加信赖看重他了吗?他在百姓里头的威信也就更重了,我如何能将这等好事让给他。”

    安生浅笑,“殿下只看到了表面,要知这几年羿丹国等国家一直在养精蓄锐,对我国虎视眈眈,国库的钱大多用在了改良士兵们的兵器和饷银上,国库虽说不上匮乏,但是也缺少赈灾的银两,若太子想要筹够赈灾的钱,需的筹款鼓励那些富商和官员捐款,这些是最损声望的事情,毕竟谁都不愿意将自己的钱就这么流出去。甚至还有些可能都不愿意捐,太子筹不够钱不就失了皇上那边的信赖吗?”

    杜辰良越听越觉着有道理,得意洋洋,“那本殿让人上奏折提起此事,以太子完美处理好山贼那件事情在线,父皇肯定又会把这件事情交给太子,哈哈哈,本殿下就不相信太子这次不栽在本殿手里。”

    果然,在某大臣上奏折提及此事后,景元帝立马让人去岭城,发现果真如此,那里灾荒之严重,触目惊心,天地里只剩下一片片枯草,触目皆是骨瘦如柴的百姓。

    景元帝震怒,让人去处理了岭城隐瞒灾情不报的官员,然后如杜辰良所料将赈灾这件事情交给了太子,杜维桢想要让自己的太子之位更加稳固,这件事情必是不能推辞。

    他一回去就张罗起募捐的事情,大臣们拿着的俸禄不多,所以捐的数额也不大,这也是意料之中的,即使有些大臣靠着某些不光彩的渠道挣到领一辈子的俸禄都拿不到的银两也不会表现出来,毕竟没有哪一个皇帝是不忌讳贪官污吏的。

    这样下来根本就没有募捐到多少,杜维桢的算盘就打到了皇城的富商上面,若说国库藏了整个昆国一半的财富,那么皇城的那些富商就拿着另外一半。

    杜维桢让官兵挨家挨户去鼓励捐款,选的都是皇城有名的富商。

    “各位官员,这几年生意不好做,小的也没有挣到多少钱,还要养活家里大大小小,捐这么多已经是极限了。”

    这样的话在每一个上门的富商家里都在上演着,那些官兵也没有办法,毕竟太子特意嘱咐过千万不能动用武力,否则定是会引起普通百姓的恐惧心理,觉着朝廷不讲道理。

    他们也只能灰溜溜地拿着那一点银两出来了,几天下来,募捐的款数居然还不到一千两。

    这点银两要说去赈灾真是要让人笑话了,杜辰良也听说了这件事情,得意至极,直夸安生是再世诸葛神算。

    杜维桢快愁死了,募捐的动静在皇城闹得沸沸扬扬的,穆生白再沉迷在万书阁中也听到了一点消息,也很快有了解决的方法。

    他去找了杜维桢,“维桢,其实这件事情我有了一个法子能去解决。”

    杜维桢快为这件事情愁白头发了,一听穆生白有办法,激动得都快说不出话来了,“生白你说,我洗耳恭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