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有一个狐妖女友 > 第五百四十四章
    曾经的潇。湘书院如今已经变成了废墟,几根烧焦的木头甚至都已经发霉长出了绿芽,想必已经是出事很久了。

    或许当初祠堂大火之后,楚清秋就没有本事维系这潇。湘书院,以至于最后宗门零散,只能一把火全都烧作飞灰。

    余留下的这几根半截梁木就好像是在诉说着当年的心酸苦楚一般。

    叶小孤虽说不上是什么好心肠,但是对女人尤其是自己的女人,多多少少还是带着几分温情。

    “好久不见,越发的漂亮了。”

    “……”

    楚清秋也不言语,指尖隐隐连缀着无数若隐若现的丝线,似乎在暗自操控着四周的白木人偶。

    这些人偶的样子不太精细,至少在叶小孤看来是这样。

    木段儿太过突兀,并没有太多的打磨,即便是关节处用圆球作为磨合,行动起来感觉也差了三分。

    傀儡术本就是在精,不在多,只有最低级的傀儡才会这样粗制滥造,真正的高级傀儡应该与常人极尽相似才行。

    叶小孤简单的看了看四周的傀儡,随意的挥了挥手,只听着一阵“哗啦哗啦”的碎响。

    本来就歪歪扭扭的站着的一种傀儡全被打得个稀巴烂,伴随着几声琴弦崩断的声响,楚清秋的目光之中总算是多了几分神采。

    只不过她还是没有和他搭腔,见着打不过他,索性转身就走。

    要是寻常,只怕他还真不一定会搭理这个姑娘,但是这数百年的岁月慢流,抹平了他的棱角也少了几分狂躁。

    楚清秋刚走没几步,他便径直追上去伸手想要抱住她,偏偏这姑娘也是硬气,估摸着他的位置,掐准了时机反手一挥!

    指尖的傀儡丝一如柳叶轻风划出一声低鸣!

    这个一击落实,只怕叶小孤的脑袋真得多出碗口大个疤。

    危机关头,他也不敢硬抗,甚至不敢去接一下卖惨,只能伸手引出雷光一挡!

    傀儡丝和幽蓝的雷光交错,伴随着“嘭~”的一声闷响,他面色如常的站着,那姑娘却是踉踉跄跄的退后了好几步。

    “清秋……”

    “住口!”

    到底是相隔多年未见,他变了,她心中的恨意也难免消磨。

    这要是赶到当初她在白菲菲身边的时候,估计断然不会只此一招,这会儿怎么也得连踹带打非得把这一身本事都用尽了不可。

    她若是不说话,或许还难办,但是她一开口,叶小孤径直就上前想要抱住她。

    可惜还是有些急……

    已经荡开的傀儡丝如同一记长鞭绕了一圈,突然如狂蝎摆尾一般,照着他面门就是一下!

    他一时躲闪不及,下意识的引动正阳雷罡,伴随着一道幽蓝的雷光闪过,那傀儡丝一引雷霆之势“啪”的一声就电得楚清秋松开了手。

    还没等着她的后招,这姑娘突然痛苦的哼了一声,直接捂着手退后了半步。

    叶小孤见势上前一步又逼得那姑娘抬起头怒目而视,这会儿虽是伤了手却好像还凌厉了不少。

    只不过他也不是吓大的,刀山火海未必说都闯过,但是她这点儿小眼神还压不住他。

    “先让我看看手。”

    “滚!”

    “继续骂,一会儿再收拾你。”

    楚清秋怒目而视,他却好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径直拉住了她的手。

    正阳雷罡不愧是至强至刚的功法,只不过是气劲顺着傀儡丝窜了一下,这姑娘的指尖已经是焦黑一片。

    索性她昔日就是潇。湘书院的弟子,多多少少还有些修行的底子,否则刚才这一下雷光非得把这手都给打断不可。

    虽是庆幸,其实也没好过多少。

    她的手本来还挺细致净白,这会儿被正阳雷罡的劲气打了一下就跟抹了一把锅灰似的。

    叶小孤低着头细细的看了看,见着没什么内伤,顺手就将她的手往嘴里放。

    那姑娘本来还冷着一张俏脸,暗自估摸着怎么弄死他,突然见着他这样的动作一时还慌了手脚,皱眉道。

    “你干什么?快给我吐出来!”

    他只是不答,只不过眼底多是些幸灾乐祸似的笑意。

    两人相隔这么近,楚清秋真要是动手,他估计还得吃大亏。

    偏偏看着他的嘚瑟的笑脸,楚清秋皱着柳眉,傀儡丝在另外一只手上绕了又绕就是没有勇气出手。

    叶小孤细细的把那几根手指舔了又舔,直恶心得楚清秋踹了他一脚才算是收手。

    她的手指上不过是有些焦黑,如今干干净净的没见着什么疤痕血色,叶小孤看了两眼,稍微放心了些,随口玩笑道。

    “刚才像不像当初你伺候我的样子?是不是感觉特别的专业,特别的利索?”

    “住口!姓叶的!你休想说这些话来乱我心性!这里是我潇.湘书院!你在这里杀了我父亲,害了我弟弟!”

    “……”

    说起祠堂大火,他一时也不好作声,毕竟当年的事其实也有些突然,现在他也没心思去细究那些事。

    这辈子,他最讨厌的就是这些前尘旧怨,偏偏一时还躲不掉。

    当下,他也自嘲似的笑了笑,懒散道。

    “以前的事,我也不想再提。如果你非要继续追问,你直接杀了我就行。”

    楚清秋也是硬气,手中傀儡丝骤起一声锐响,反手就是一鞭!

    叶小孤说是让她动手,但是成与不成还是得她的本事。

    很显然……这姑娘的本事不太行。

    傀儡丝虽是迅捷无形,但是一靠近他的身前立马就暴起一声“噼啪”脆响。

    正阳雷罡在叶小孤的手上已是大成,单凭着这姑娘的傀儡丝线如何能破?

    楚清秋一击不成,手上被雷光引动击得电花一散,偏偏还把她的气性给激起来了。

    她一时也是气急,反手又抽了几鞭!

    一时之间,只听着“噼里啪啦”一阵电花乱闪,叶小孤身上不见丝毫伤痕,她的双手却已经是焦黑见血。

    这样的攻击自然是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不过楚清秋早知道打不过他,只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出一口恶气而已。

    她不过只是一个落魄宗门的小弟子,和叶小孤这样身负天资又得诸多机缘的人自然是没法比。

    别的不说,天师传承也好,正阳雷罡也罢,这样的功法没一样是她有的。

    再者说血色精华,鬼道之力,雪山灵髓,更别说还有吞噬灵脉这样的奇遇,她又如何能比?

    百年匆匆过去,她心中的愤懑和懊悔也随着时间流逝被渐渐抚平。

    当初的少不经事,多有懵懂,如今想来除了苦笑轻叹又能说些什么。

    她只恨自己当初的无知,只恨这命运的捉弄。

    心中的苦楚难尽,她手中的傀儡丝抽着抽着渐渐也没了力气,只能两眼含泪的看着叶小孤不做言语。

    “……累了就陪为夫放松一下。”

    “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们?!他们与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他们!”

    “以当初我的本事,你要我怎么杀了你爹?”

    他径直伸手却特意留下了半手的距离,楚清秋泪眼婆娑的看着他,虽然这些年早就想明白了当初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可是看着叶小孤这样漫不经心的样子,她却含恨退后了半步。

    昔日淡去的仇怨,到了如今却随着眼前人的出现也随之深刻了许多。

    血亲深仇,她如何能忘?更何况这传承了千年的潇。湘书院也因他而毁。楚家数十代人的传承也因他而断,又让她如何能释怀?

    心念之间,楚清秋越想越是气急,手中的傀儡丝也随着她的情绪渐渐染上了血色。

    叶小孤在她身前看得清楚,那傀儡丝上的血正是顺着她的指尖流下。

    这种混杂着气劲的血水,实在是让他再熟悉不过。

    “清秋,谁教你的鬼道术法?!”

    话音刚落,楚清秋双手猛然一拽,先前被他用气劲震碎的傀儡人偶竟然被这血色傀儡丝窜连拼凑起来!

    原本零散的数百具人偶被血色傀儡丝一窜而起,竟然合成了一个三层小楼大小的巨大人偶傀儡!

    与此同时,伴随着这血色的傀儡丝一引一动,原本的潇。湘书院废墟竟然也笼罩上了一层微朦的血雾!

    楚清秋研习的鬼道术法却是另有乾坤!

    “两百多年了,我一直在这里等着。我时常梦见他们,梦见那场滔天的大火……”

    她痴痴傻傻的这么说了一句,叶小孤却还没等说完就冲了过去!

    面色不对!

    鬼道本就是不容于世的功法,即便是他天生有鬼道亲和,修炼鬼道之力之后也沾染杀业化作了鬼族之身,楚清秋又如何能够掌控这力量?

    伴随着她痴痴傻傻的低语,她的双手却突然挥动起来!

    血色傀儡丝一引,那具巨大的人偶傀儡猛的挥拳就是一击!

    叶小孤面色一沉,眼底闪过一丝不耐烦,手中雷光暴起正要一拳把这傀儡打碎,突然眼角余光注意那几条血色的傀儡丝正好是连在楚清秋双手指尖。

    “先前这傀儡丝就没见她松开过,难不成是松不开?或者说……”

    一念闪过,他身上鬼道之力轰然暴起,雄浑的气劲即便是没有出手都将那具傀儡直接震得踉跄后退!

    出乎意料的弱小无力。

    只不过……

    见着这虚有其表的傀儡,叶小孤的心却是微微一沉。

    随着那具傀儡的踉跄后退,楚清秋也踉踉跄跄的退后了几步。

    看似轻而易举可以击垮的傀儡,实际上却是连着那姑娘的命脉,刚才他若是反手一拳打出去了,只怕楚清秋此刻已经没命了。

    “拆弹游戏吗?”

    剪短红线或者蓝线,决定一方的生死。从一开始,这姑娘引动这傀儡就没想到要杀了他。

    或者说暗处的人没打算杀他,而是要看这他杀了自己女人。

    鬼道之力,血色精华……方清城。

    一念闪过,叶小孤眼底闪过一丝难掩的狂躁,浑身的气劲骤然提高一个层次!

    比拼鬼道?他已是鬼族之身!

    楚清秋仍旧是低头呢喃自语,他身上的鬼道之力越发的强盛,甚至直接倒逼着那巨大傀儡颤抖不已,几乎要失去控住。

    一山还有一山高,楚清秋的底子比起他来还是差得太多了!

    雄浑的气劲如同狂风急涌,甚至连周围刚聚起的血雾都瞬间被吹散!

    与此同时,那具看起来颇为凶悍的巨大傀儡只是挥了一拳就被他的气劲生生的震碎!

    甚至都没有引动鬼道之力的具相,叶小孤已经轻易凭着气劲生生的切断了傀儡和楚清秋的联系。//

    只听着数声琴弦崩断声响!

    本来还喃喃自语的楚清秋突然吐血一口,径直就颓然瘫坐在地上,身上的气息也随之弱了几分。

    叶小孤急忙上前抱住她,伸手连点她身上的几处穴位,帮着她平心静气,关切道。

    “清秋,你没事吧?”

    “……”

    楚清秋迷迷糊糊的看着他,嘴角还有些许未经的血色,一时没有应声。

    他也不急,只是这么静静的抱着她,并没有过多的追问些什么。

    这闹剧匆匆收场,楚清秋哭嚎都来不及,此刻只能在他怀里默默的流泪。

    或许是因为引动鬼道之后,情绪也会随之释放一些,这会儿这姑娘默默的哭了一会儿,突然轻声的说道。

    “你不是来找我的。”

    “嗯,正好有事路过,没想到遇见你。”

    他答应得坦诚,如今倒没有像是当年那样鬼话连篇。

    楚清秋略微的抬起头看了看他,在他怀里看不见他的正脸,只是隐约见着一个下巴,抬起头的时候能见着一点儿侧脸。

    这样的场景,当年她懵懂无知的时候也曾经期许过,但是真的这样在一起了却感觉没有当初想象得那么惊喜。

    “我还是想问你当初为什么要那么做,你不说便松开我,从今以后只要我楚清秋还有一口气在,我便会求一个公道。”

    “……先帮我生个闺女再公道行不行?”

    本来两人之间的气氛还有些沉闷,他这话一出,楚清秋即便是心意惨淡也不由得柳眉微皱,多多少少有些不忿。

    叶小孤却自顾自的笑了笑,随口玩笑道。

    “这会儿不行,前几天掏空了,等我缓几天,我们再试试。夫人还不知道,为夫去过那苍茫北域,遇到了一只狐妖,你猜我们当时……”

    “姓叶的!你以为说这样话有意思?!这几百年我一直守在这里,日日夜夜都不得安生,就因为我总是听见我父亲的低语!当初你为什么要杀了他!”

    “……”

    “我可以接受你不喜欢我,我可以面对楚家的分崩离析,当时为什么你要杀了他们!”

    心结到底是难解,楚清秋眼里的泪光闪烁,要不是此刻气力散尽,只怕刚才骂着骂着已经照着叶小孤的脖子上来一下了。

    面对着她的厉声质问,叶小孤的面色如常,看不出什么悲喜,只是突然转过话题道。

    “谁教你修行鬼道的?当初你是怎么找到白菲菲的,为什么后来又回到这里?”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楚清秋俏脸一冷,本想硬气的不说话,但是叶小孤抱着她就亲了一下,虽然说不上多么的深情厚谊却也让她一时有些错愕。

    “告诉我。”

    “……”

    “再给我倔一句,我就收拾你。”

    他的话平淡如水,听不出什么情绪,这姑娘下意识的就傲了一下。

    没想到还没等多想一会儿,叶小孤一把就把她抱进了远处的草丛里。

    窸窸窣窣的折腾了大半天,明明刚开始还是大晴天,等她缓过神来的天上已是星月闪动。

    在这里这么多年,潇。湘书院毁了之后,她一直没见过这样圆满的夜色,这一刻却好像是回到了当初一般。

    她缓缓的踹了口气,目光落在眼前人的银发上,好奇的问道。

    “你的头发怎么白了?”

    “伺候的姑娘多了,少年白听说过没有?”

    “……你别说这些话,我一点儿都不喜欢听。”

    “不喜欢听,还不喜欢做吗?”

    叶小孤嘴角微微一扬,虽是被楚清秋看穿了心思,但是他还是愿意装作当初玩笑随性的无赖模样。

    “在万道盟的时候,我们遇见了一个穿着道袍的汉子,他说你修行了一种速成的功法,所以境界提升远胜过我们。如果不修那功法,我们下辈子也打不过你。”

    “真是方清城?”

    “方清城?”

    “一个茅山的道士。”

    心念之间,他随口略过一句并没有打算细说。楚清秋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道。

    “修行了那功法之后,我老是会想起父亲和弟弟,一来二去耽误了修行,他们也无心带着我。索性我就回到了这里,布置了一处景。我在这里每天都回想当初的事,都在设想当初你为什么会杀了他们,但是我就是找不到理由,就是想不出你为什么要那么做的理由!”

    “……”

    “叶小孤,你能不能告诉我当初的真相,我真的很想知道真相。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在煎熬,一直都在。”

    “真若是说了又能如何?过去的事也过去了,当初若是我死了,你就不会这么纠结了吧?”

    他简单的说了一句,脸上略带着几分沧桑却听着楚清秋幽幽的说道。

    “我会疯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