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透视神医兵王 > 第635章 被掉包了
    【笔♂趣→阁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展览会到来的那一天,奥体中心可谓是人山人海。

    对于古玩爱好者来说,这是一场不可缺席的视觉盛宴,因为,这场古物展览会中,据说有王羲之的《兰亭序》摹本,还有秦王李世明的贴身佩剑,更有战国时代各种兵器、青铜鼎等。

    早早的,展览馆前,前来参观的人群就排起了长龙,而且队伍越排越长。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在进入展览馆之前,要对游客做各种检查,以免有人带入不该带入的东西,从而引起恐慌、慌乱。

    看着那长龙队伍越来越长,林若风感慨道:“好在,当初设计参观路线时,是单行路线,从展览馆东口入,西口出,要是入口和出口在同一个方位,这么多人,很容易发生混乱。”

    “是啊。”

    林若风身边,莫雨诗点了点头,说道,“不过,就算如此,我们可能依然要限制参观人数。”

    “限制参观人数是有必要的。”

    林若风点了点头说道,“这场展会的原定参观人数限制在一千人,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将人数限制在九百人,九百人之后,禁止入场,直到有人从西门离开为止。”

    “嗯,只能这样了。”

    莫雨诗说道,“不过,要是这样的话,很可能有的人这一整天都进不了展览馆。”

    “进不了展览馆那也没办法。”

    林若风耸了耸肩膀,“那就等明天呗,反正展览两天呢。”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八点钟,林若风手持对讲机说道:“各单位注意,各单位注意,现在已经到了开馆的时间,请大家打好精神,这一次的任务,对我们很重要,任务结束之后,如果一切正常,这个月的

    奖金,每个人额外增加五百。”

    接下来,开馆,放人。

    这一次,龙牙安保投入了大量的警戒力量,因为那些古董真的非常贵重,比如说,那副王羲之《兰亭序》的摹本,就算是摹本,价值都难以估量。

    这可以从几年前拍卖的王羲之平安帖的摹本来做比较。王羲之的平安帖,区区四十一个字而已,就算是摹本,依然拍出了三亿零八百万的天价,以此来对比,王羲之《兰亭序》的摹本,价值绝对不在二十亿之下,如果丢失的话,那么龙牙安保公司,至少要赔

    付两百亿!!

    两百亿啊!

    这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所以,这一次的安保任务,林若风不敢有丝毫的疏忽。

    最终,在龙牙安保全体人员的协同合作下,古物展览会进行的非常顺利,没有发生丝毫的意外。

    当所有人员都散去后,场馆盘查,一切正常。

    “因为明天还需要展览一天,所以,今晚上同样不能有丝毫的戒备。”

    林若风将云豹和猎鹰叫到一边,沉声吩咐道,“让兄弟都打起精神来,再坚持一下,到明天下午的时候,展览会就可以结束了,那个时候,兄弟们全部放假一天,回去好好休息。”

    “知道了,你就放心吧。”

    云豹说道,“如果连这种安保工作都做不好,那我们可以集体辞职了。”

    “有信心是好的,不过不可大意。”

    拍了拍云豹的肩膀,林若风转身离开。

    第二天早晨,林若风早早的就来到奥体中心。

    “一切正常。”

    云豹双眼中有些血丝,显然昨晚上一夜没睡。

    “好!”

    林若风点了点头说道,“现在是早上五点钟,距离开馆还有三个小时,你可以小憩一会。”

    “我没事,抗的住,和曾经在龙牙时的训练差多了。”

    云豹笑了笑,说道。

    在龙牙,曾经有过一种训练,那就是四十八小时不睡觉。

    的确,现在和在龙牙时的那种训练差多了。

    “你能坚持住最好,不过我建议你最好休息一会。”

    林若风说道,“也可以安排兄弟们休息休息。”

    “已经安排了。”

    云豹说道,“夜间的时候,轮流值班,每个人都休息了两个小时。”

    “那就好。”

    反正就剩下最后一天了,都是男人,忍一忍就过去了,只要过了下午五点,闭馆之后,就可以回去,想睡多久睡多久了。

    很快,来到了早上八点钟开馆的时间。

    一切正常。

    然而,就在八点二十分的时候,展览馆中,突然间传来了一阵骚乱。

    在骚乱出现的时候,林若风以及附近龙牙安保的安保第一时间出现在骚乱现场,快速的将现场控制住。

    王羲之《兰亭序》摹本。

    出现骚乱的地方在这里,这让林若风心中为之一沉。

    “发生什么事情了?”

    林若风第一时间出现在玻璃展柜之前,将参观的人和玻璃展柜隔离开。

    “我觉得这有问题。”

    其中一名参观的人指着林若风身后的玻璃展柜说道,“我感觉这副《兰亭序》是假的。”

    “假的?这位大兄弟,这本来就是摹本,不是真迹。”

    林若风沉声说道,“真迹早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我知道是摹本啊。”

    这名参观者有些着急,说道,“我昨天也来参观了,我说的是假的,是指现在玻璃橱柜中的这一副和昨天的不同。”

    “嗯?和昨天的不同?”

    林若风眉毛一扬,说道,“这幅摹本在这里一直就没有动过,你说不同?有些话,你可不能乱说啊。”

    说到最后,林若风已经是很认真的警告了。

    “是真的不同。”

    这名参观者涨红了脸,见很多人目光都转向自己,更有安保人员虎视眈眈,大声力争道,“我发誓,这一副,绝对不是昨天的那一副,昨天的那一副纸张要稍微黄一些。”

    “咦,你们看?这副最后那个字,还有墨迹未干的痕迹,这肯定是假的,对不对?”

    就在这时,这名参观者突然间指着玻璃橱柜中,大叫起来。

    顺着这名参观者所指,林若风转身就看到了。

    的确,展开的这副《兰亭序》,最后落款时的那个字最下面有墨水延伸的痕迹,如果仔细看的话,还能发现那未干的墨迹呢。

    假的,的确是假的!

    被掉包了!这一刻,林若风心中,涌起了惊涛骇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