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透视神医兵王 > 第3章 请叫我老司机
    【笔♂趣→阁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们村子被大山所包围,昼夜分差大,大宝这是受了凉气,这才导致拉肚的。”林若风说道。

    “啊?若风,你学过医吗?”

    叶轻柔很是惊讶,没想到林若风只是将手指搭在大宝的手腕上就知道大宝拉肚的症状。

    “这个,我在部队这几年,和部队的老中医学了一点皮毛。”

    林若风含糊其辞的混迹过去,随后走到院子中,拔起两根狗尾巴草,又拔起其他几根常见的野草。

    将狗尾巴草的根茎和其他野草的叶子摘了几片下来,递给叶轻柔说道:“将这些野草用一茶壶沸水煮上两个小时,冷凉后,给大宝喝上两汤勺,晚上睡觉前,再给他喝上两勺,明天早上就能止泻了。”

    “啊?这些就是普通的野草,真的能止泻吗?”

    看着手中的野草,叶轻柔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可以,嫂子,你可别小看这些野草,其实万物都是有灵性的,只要利用的好,野草也能变废为宝。”

    想到脑中那古老的传承,林若风很是感慨,可以说,那古老的传承让他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行,那我就试试吧,若风,我觉得你当了兵回来,整个人都变的不一样了,感觉比我们家大壮有出息多了。”

    叶轻柔看向林若风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好奇的光芒。

    “咳咳,我还是我,其实我还是挺佩服大壮哥的,他一个人就能支撑起一个家庭,而我到现在还是个光棍。”

    林若风挠了挠头,说道,“没别的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行,那你路上慢一点啊。”

    叶轻柔叮嘱道。

    “呵呵,放心吧,我上小学时就会开拖拉机了,所以,请叫我老司机。”

    林若风笑着说道。

    老司机?

    听着林若风的话,想到刚才两人无意间的亲密接触,叶轻柔脸上一红。

    经过接近五个小时的颠簸,林若风来到了县医院。

    “小姑。”

    来到医院中后,林若风并没有看到父亲林大牛,而是他的小姑林娟在医院里。

    “若风,你回来啦。”

    “嗯。”林若风点了点头,拿过放置在床头的检测报告看了一眼后,面色凝重。

    他的母亲伤的非常重,颈椎、腰椎遭受重创,压迫神经,造成全身瘫痪,必须立刻手术,否则的话,一旦神经受损过久,会造成永久性的损伤。

    看着躺在病床上白发苍苍、脸色憔悴的母亲,林若风内心刺痛。

    紧紧的握着拳头,林若风内心暗暗发誓,现在他回来了,一定会让母亲康复,让他们后半辈子不必再操劳了,好好享清福。

    “爸呢?”

    林若风问道。

    “你爸,你爸他说有个朋友很有钱,他想去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借些钱。”

    林娟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有钱的朋友?

    林若风微微错愕,他的父亲就是一出卖苦力打工的,能有什么有钱的朋友?

    而且这个手术费用保守估计要三十多万,他那有钱的朋友能借给他三十多万?

    显然这不现实。

    不过林若风并没有去想这个问题,现在当务之急就是立刻给母亲做手术。

    之前医院没有给安排手术是因为没有林大牛没有凑齐钱,不过现在没那个必要了,因为林若风他自己都可以手术。

    “不要管那么多了,不需要等我爸回来,我自己就可以给妈做手术。”

    林若风沉声说道。

    在他所获得传承中,的确有手术的方法,只不过和现在的手术方法略有差异而已。

    “你可以给你妈做手术?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你要是可以给你妈做手术,还要你妈躺在这里快一个星期了?”

    就在这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突然间从房间里面传来,“躺这么长时间了还没做手术,肯定是凑不齐手术费吧?哼,我看啊,还是早点抬回去吧,留点钱还能办个风光的丧事,哼,乡巴佬!”

    听着那刻薄的言语,林若风面色瞬间阴沉了下去。

    这个病房共有两个病床,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里面病床边的一名陪床女子。

    听着这个难听的话,林若风的小姑林娟怒气冲冲的说道:“前几次我都忍了,没想到你说话越来越难听,做人要留点口德,不要做的太过分。”

    “呵呵,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刻薄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

    前几次都忍了?

    看来自己的母亲住进这里以后,里面那一床的家属没有少欺负自己的家人啊,林若风心中的怒意更甚。

    将目光转过去,发现躺在病床上的是一四十出头的中年人,于是淡淡的说道:“好像有钱也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啊,现在还不是同样躺在这里?而且还这么年轻,估计啊,是不是赚的都是缺德钱,现在遭受报应了?”

    刻薄女子听完更是大怒,躺在病床上的人正是他的老公,他的老公是一家小公司的老板,仗着这里是贫困县,又和政府有些关系,所以经常压榨工人的劳动力,给很少的加班费或者就不给加班费。

    前两日,发生了一起严重的车祸,以至于私下里都有工人说这是报应。

    现在这种话再次从林若风口中说出,刻薄的女子焉能不气?

    “你别气,严重的还在后头呢。”

    林若风淡淡的开口,“你别看他现在好像很正常的样子,指不定一会情况就突然恶化,然后被送到急救室了。”

    “闭嘴,你这个乌鸦嘴。”

    刻薄女子顿时大怒,刚想大骂林若风,就在这时,连接中年男子的仪器指针猛然间响起了报警声,而中年男子身体突然间抽搐,面上无比的痛苦。

    “啊!”

    刻薄的女子顿时吓的华容失色,赶忙按床头的求救铃声。

    片刻功夫后,有护士、医生冲入病房,看了一眼中年男子的症状,医生面色一变,急声说道:“快,伤者的情况很不对劲,快将他推入急救室。”

    护士赶忙将中年男子向急救室推去。

    “医生,医生,是这个人咒我老公的,刚才我老公还好好的呢,结果就在他咒了我老公后,我老公情况就突然这样了。”

    就在医生准备前往急救室时,刻薄的女子突然拉住医生,指着林若风,怒气冲冲的说道。

    “这位年轻人,说话还请留点口德。”

    医生眉头皱了皱,说道。

    林若风冷笑,淡淡的开口:“一个连别人都不尊敬的人还妄想得到别人的尊敬?真是笑话。”

    闻言,医生深深的看了一眼刻薄的女子,刻薄女子住在医院的这两天里,是什么秉性他心里清楚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