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爆笑王妃宠翻天 > 195:你在侮辱我
    皇上听了训斥道:“不准说这种话,女孩子大了该嫁人的时候就得嫁人,父皇母妃不能陪你一辈子,只有爱人,才能陪你走一生。”

    “那父皇母妃舍得将女儿嫁出去吗?舍得女儿离开你们吗?”百里凤舞撒娇道。

    皇上叹口气道:“父皇母妃自然舍不得,但却不能因为自己舍不得,而误了你一辈子的幸福,若是那样,父皇母妃可就太自私了。”

    “刚才母妃还在担心女儿呢!”百里凤舞话锋一转。

    皇上询问:“担心什么?”

    “担心南华国太子看上女儿,让女儿去和亲。”百里凤舞笑嘻嘻道,并不担心这件事,她觉得一般人看上自己还差不多,南华国太子那种沉稳的男人,不可能喜欢自己的,而且自己心中只喜欢法悟,不会再喜欢上任何男人,若是他真的选了自己,自己一定会去与他说,反正他也见过法悟,他堂堂一国太子,怎么可能会不介意呢!

    雪贵妃说出自己心中的担心:“凤舞和南华国太子见过两面了,臣妾担心他会选凤舞为联姻的公主,这丫头跑出去这么久了,这个时候回来,你说是不是冥冥之中,有什么安排?”

    皇上拍拍雪贵妃的肩道:“爱妃不必担心,凤舞是朕最疼爱的公主,即便是南华国的太子看上,朕不同意,他也应该顾及一下朕的面子,这个南华国太子,就像之前的风儿一样,只对朝政和国家大事感兴趣,对女人并不怎么上心,至今他的太子府还没有一个妾室,像这种男人,只会为两国的利益考虑,不会因为自己的喜好而影响两国的结盟,只要朕不同意,他一定会另选其它的公主。”

    百里凤舞看向母亲,笑嘻嘻道:“母妃,你听到了吧!有父皇在,你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雪贵妃笑了:“你呀!”

    蓝羽辞和皇兄一起从月老庙回到驿馆,便见皇兄时不时的嘴角勾起?笑容。

    蓝羽辞好奇的问:“皇兄,你傻笑什么呢?感觉你今天有些反常?从未见到过你这个样子。”

    “是吗?皇兄今日与平时有所不同?”蓝宇灏询问妹妹。

    蓝羽辞重重的点点头:“有,很大不同。”

    蓝宇灏淡淡一笑。

    蓝羽辞好奇的问:“皇兄,到底有什么值得你高兴的事,让你的心情如此好,有这么大的变化?”

    “遇到有缘人,自然值得高兴。”蓝宇灏这话意味深长。

    “有缘人?”蓝羽辞回味着兄长的话,然后瞪大了眼睛:“皇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该不会是皇兄看上了——百里凤舞吧!”

    “有何不可吗?皇兄这次是为了两国结盟和联姻来的,我是南华国太子,她是傲岳国公主,我们联姻,促进两国结盟的稳固,很合适。”

    蓝羽辞摇摇头道:“皇兄,皇妹劝你还是早点打消这个念头吧!换做任何公主都有可能和你联姻,唯独百里凤舞不可能。”

    “为何?”蓝宇灏不解的问。

    “因为百里凤舞是岳皇陛下最宠爱的女儿,她的母妃是皇上最宠爱的贵妃,哥哥是七王爷,雪贵妃的大女儿已经远嫁不在京城,她肯定不希望小女儿再远嫁,若是她不想,皇上一定会顺着雪贵妃的意思。

    再说说百里凤舞,刁蛮任性,脾气大,喜欢游山玩水,这样的女子,适合做皇兄的太子妃吗?适合做将来的一国之母吗?这样的女子,肯定会经常闯祸,她可是岳皇陛下最疼爱的女儿,若是她在我们南华国出了点事,处理不当定会引起岳皇陛下的不满,到时你们的婚姻不但不能促进两国的关系,还会恶化两国的关系。

    今日见百里凤舞与一位僧人在一起,自从我来到傲岳国,她便离开了京城,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不知道是不是一直与那位僧人在一起,凭女人的直觉,我觉得百里凤舞与那位僧人的关系不一般,而她看皇兄的眼神却很平静,所以皇妹可以断定,百里凤舞并不喜欢皇兄,为了皇兄的幸福,为了两国的关系,臣妹建议皇兄不要选百里凤舞为联姻对象,免得到时引起岳皇陛下的不满,遭到拒绝,让皇兄没面子。”

    蓝宇灏听了妹妹的一番讲述,不但没有打消念头,反而更坚定道:“我觉得皇妹说的那些并不能成为问题,既然是两国结盟,我们南华国用太子的婚姻来与他们傲岳国的公主完婚,他们为了表现出结盟的诚意,也应该选一位得宠的公主,若是选一位不得宠的公主,便表示对这次的结盟没有诚信,因为不得宠的公主,随时都可被岳皇陛下舍弃,并不能坚固两国的结盟,只有最得宠的公主,才能成为岳皇陛下的软肋,才不会动摇他对结盟的决心。

    皇妹说长乐公主刁蛮任性,喜欢玩,脾气大,皇兄觉得每一个得宠的公主应该都是这种性格,就像皇妹你。”嘴角勾起一抹宠溺的笑容看着妹妹。

    蓝羽辞不满的嘟起小嘴道:“皇兄,臣妹哪里刁蛮任性脾气大了。”

    蓝宇灏宠溺的笑着,没有解释,继续道:“女孩子在父母家人面前都是比较任性的,而一旦嫁了人,自然会收敛性格,这点不必担心,嫁到南华国之后,她也需要重新学习我们南华国的规矩,慢慢的会收敛起自己的脾气,做一个合格的太子妃。

    至于雪贵妃娘娘那里,两国之事,只要皇上点了头,身为贵妃,只能点头答应。

    而那位僧人,看得出那位僧人的言谈举止都很规矩,有大师风范,应该不是一般的僧人,虽然与公主在一起,应该不是皇妹想的那样,我相信长乐公主不会是一个随便的女子,其实她的性格与皇妹很像,外表看上去刁蛮任性,甚至放荡不羁,其实内心还是很害羞保守的,明日我便进宫与岳皇陛下说此事。”

    “皇兄,皇妹觉得婚姻大事不是儿戏,你应该慎重考虑,三思而行。”蓝羽辞劝说道,希望皇兄的婚姻能幸福,总觉得皇兄和蓝羽辞二人不合适。

    “皇妹不必担心,皇兄已经慎重考虑好了。”蓝宇灏语气坚定道。

    蓝羽辞本还想劝说几句,但与皇兄从小一起长大,皇兄的脾气她了解,皇兄决定好的事,没有人能改变他的心意,让他去试试也好,感情的事本就需要争取,如果百里凤舞真的是他喜欢的女子,若不让他试着去争取一下,只怕将来会在他心里留下一个遗憾。

    努力过,争取过,就算不能在一起,将来也不会后悔。

    “皇兄,你可以去争取,但莫要强求,感情之事,还是要顺其自然的。”蓝羽辞还是劝了句,免得因为联姻之事,闹到大家都不愉快,影响两国的结盟,凭着岳皇陛下对百里凤舞的疼爱,应该不舍得将她嫁给皇兄,除非百里凤舞自己同意。

    蓝宇灏点点头:“怎么做皇兄心中有数。”

    次日,洛颜儿从外面忙好回来,跑来朝阳院看百里阳,手里拎着阳阳最喜欢吃的点心。

    “阳阳,阳阳,快点看看母亲给你带什么好吃的了。”洛颜儿开心的喊道。

    走进了阳阳的住处,便看到百里御风正在教阳阳写字。

    看到洛颜儿进来,放下手中的笔,淡淡道:“字必须好好练,父亲还有事,就先走了。”

    百里阳是个小人精,母亲来了父亲就要走,立刻意识到父亲和母亲可能吵架了,赶忙拉住父亲的衣袖道:“父亲,你不是还要教阳阳练剑吗?阳阳想跟父亲学练剑,父亲教阳阳练剑吧!”

    百里御风刚要找个借口拒绝,洛颜儿现开口道:“身为父亲,答应孩子的事就不能食言。”

    百里御风看向她,声音清淡道:“本王自然不会食言,既然要练剑,现在就练吧!”

    洛颜儿却不满道:“阳阳刚练写字,你不让他休息一下就练剑,你想累死他啊!阳阳,来,先吃点心,吃点东西再练,这样才有力气。”

    百里阳看向父亲。

    百里御风微点头道:“你先吃,父亲到院中等你。”迈步走了出去。

    百里阳想要开口叫住父亲与自己一起吃,洛颜儿拉住了他:“阳阳,咱们吃,快点坐下。”拉着阳阳在桌前坐下,把点心拿出来给阳阳吃。

    阳阳吃了口点心,看向母亲问:“母亲,你是不是和父亲吵架了?”

    洛颜儿宠溺的抚摸了下儿子的头道:“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懂,无需过问,也不必担心,父亲母亲很好,不会有事的。”

    “阳阳不希望父亲母亲吵架。”百里阳看着母亲说。

    洛颜儿点点头:“母亲知道了,母亲没有生父亲的气,过两天就会没事的。”

    “母亲,待会你留下来看父亲教孩儿练剑好不好?”百里阳希望能撮合父亲母亲。

    洛颜儿知道儿子的小心思,不想让小家伙失望,点点头道:“好。”

    百里阳见母亲答应了,开心的笑了。

    百里阳吃了一块点心之后,迫不及待的拉着母亲到院子里看父亲教自己练剑。

    洛颜儿还没有看过百里御风练剑呢!大年初一那天跑去找他,当时虽然他也在练剑,可是差点被他给伤到,所以并没有看到他练剑。

    看着他教儿子练剑,真的好帅啊!长得帅的人,做什么都是帅的。

    教儿子练好剑之后,百里御风便离开了,洛颜儿也紧跟着他离开了。

    走出儿子的住处之后,洛颜儿喊道:“百里御风,你给我站住。”

    百里御风停下脚步,看向她质问:“有事?”

    “当然有事,百里御风,我们吵架归吵架,请不要在孩子面前表现出来好吗?阳阳本就因为自己是孤儿,没有安全感,在这七王府里,我们就是他的安全感,若是让他知道我们二人吵架了,他心里会很不安的,我希望下一次我们再来看他,能在他面前演一下。”

    百里御风淡淡道:“我知道了。”迈步离开了。

    洛颜儿气愤的嘟起小嘴道:“哼!你还起劲了,我还懒得理你呢!”

    皇宫

    今日蓝宇灏进宫来与皇上谈论两国联姻之事。

    皇上向蓝宇灏说了自己的女儿百里凤歌。

    “长盛公主温柔端庄,知书达理,从小便乖巧懂事,与南华太子很是般配,朕这便派人叫长盛公主过来与南华太子见上一面。”

    蓝宇灏拱手,恭敬道:“宇灏相信岳皇陛下的女儿个个都很优秀出色,但婚姻之事,还是要看缘分的,实不相瞒,之前宇灏与陛下的长乐公主有过两面之缘,觉得长乐公主率真可爱,天真烂漫,宇灏很是喜欢,宇灏今日进宫来向陛下诚心求娶长乐公主,还望陛下能割爱。”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皇上听了蓝宇灏的一番话,心里很不舍,脸上却带着笑意道:“凤舞能被南华太子看上,是她的福气,但朕的这个女儿,太过刁蛮任性,都被朕宠坏了,虽然已经到了婚配年纪,却没有一点定性,总是到处跑,年前就跑出去玩了,一走就是两个多月,昨日刚回来,是个很任性的孩子,这样的女子,朕觉得不适合做南华太子的太子妃,太子还是另选她人吧!”委婉的拒绝了蓝宇灏。

    而蓝宇灏这个人可不是一个轻易妥协的人,他觉得女人和战场是一样的,都需要征服,身为一国储君,将来的一国之君,不可能会对任何人轻易的妥协。

    “宇灏知道陛下很疼爱长乐公主,让陛下割爱,陛下心中肯定会有不舍,但宇灏对长乐公主真的是一见钟情,真心求娶,还往陛下能体谅宇灏的一片真心,宇灏向陛下保证,长乐公主嫁给宇灏之后,宇灏一定会对她好,像陛下一样疼爱她,宠爱她,还请陛下放心。”蓝宇灏很认真道。

    皇上叹口气道:“南华太子的真心,朕自然是看到了,也替凤舞开心,但儿女婚事,却是母亲最不放心的,特别是女儿,嫁出去之后,身为母亲会有很多担心,实不相瞒,凤舞是贵妃最疼的女儿,贵妃与朕有两个女儿,长公主已经出嫁,而且嫁的还挺远,不在京城,每每想到大女儿,贵妃便很伤心,经常因为思念女儿,以泪洗面,朕看了很是心疼。

    所以朕曾向贵妃保证,一定不让凤舞远嫁,君无戏言,朕已经先答应了贵妃,若是现在再答应南华太子的请求,把凤舞嫁到南华国,贵妃一定会怨恨朕的,还望南华太子能体谅朕的为难。”

    蓝宇灏淡淡一笑道:“来傲岳国之前,宇灏想的只是顺利结盟,然后娶一位公主回去,稳固两国结盟,可是见到长乐公主之后,宇灏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受,明白了婚姻不能将就。

    若是心中有一个人之后,便再也看不上其他人,宇灏知道让皇上和贵妃娘娘割爱会很不舍,但宇灏还是希望能娶长乐公主,因为宇灏的心里现在只有长乐公主,宇灏不是故意为难岳皇陛下,只想用自己的真心打动陛下,让陛下将长乐公主嫁给宇灏。

    宇灏知道突然与岳皇陛下说这件事,让陛下可能有些接受不了,宇灏不会让岳皇陛下立刻就给宇灏答案,还望岳皇陛下能好好考虑考虑,一旦联姻之事促成,宇灏会立刻与陛下签下百年盟约。

    宇灏知道陛下日理万机很忙,宇灏就不打扰了,先行告退。”站起身,恭敬的行了个南华国的礼之后,便离开了。

    蓝宇灏的一番话中,有恭敬,也有威胁,是个不简单的人。

    蓝宇灏走后,皇上不悦的握拳砸在龙案上,觉得蓝宇灏是在咄咄逼人,夺人所爱,竟敢拿结盟之事做威胁。

    他是看准了傲岳国现在南北受敌,很在乎这次的结盟,所以故意以此说事,这个南华国太子,果然不简单。

    只怕娶凤舞只是一个幌子,试探傲岳国的诚心,和朕的心才是真。

    用朕最爱的女儿试探朕结盟的诚心,若凤舞是朕最爱的女儿,朕表现的很不舍,嫁过去之后,朕会为了女儿,在位期间也不会对南华国有别的心思,南华国表面看着风平浪静,其实朝中争斗和皇子们之间的斗争很厉害,现在的南华国其实也经受不起战争,所以才会远道而来与傲岳国结盟,若是傲岳国与他们的结盟只是应付现在双面受敌的困境,等困境解决之后,再对南华国出手,他们经受不起这样的创伤,所以只能娶一个皇上最疼爱的女儿,让皇上为了女儿,不对南华国出手。

    可将女儿嫁给这样一位有心计,擅权谋,用婚姻谋取利益的人,他怎会放心,据说南华国太子心狠手辣,根本不在乎儿女情长,一心只想把控朝政,这样的人,凤舞若是嫁给他,怎会有幸福可言,他今日的求取,只是为南华国争取最大的利益,根本就不是所谓的真心爱凤舞,眼下要如何化解这个局面?

    蓝宇灏走出御书房之后,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或许他对百里凤舞是有那么一些好感,但这点好感,并不能让他失去冷静,在国家大事面前,这点好感更是微不足道,他必须要娶一位岳皇最疼爱的女儿,才能稳固这次的结盟。

    来之前,他的确觉得娶谁都不重要,但是看了傲岳国的繁华富强之后,他觉得傲岳国南北受敌对他们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国家强大富饶,所以不惧外敌入侵,击败敌军只是早晚的事,或许会给百姓造成一些恐慌,让朝廷多一些烦恼,但这个烦恼,他们绝对能应付得来,一旦他们抽出兵力来,说不定会反过来对付南华国,既然决定结盟了,他就要让这个盟约能更加的稳固,现在的南华国,内部争斗太激烈,经受不起外敌入侵。

    本以为傲岳国会因为南北战事满目疮痍,可一路走来他发现,傲岳国的百姓依旧安居乐业,国内没有任何的内乱,与他想象的完全不同,来到京城之后,京城更是一片繁荣昌盛,他对傲岳国有了新的认知,必须改变对联姻的态度。

    其实这些不过是蓝宇灏眼睛所能看到的,而每个国家都有每个国家的烦恼,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也有傲岳国皇上的烦恼,太子和七王的关系越来越恶劣,皇后在背后时刻想着除掉七王。

    大部分兵力都派去了边关,其实国内的兵力很薄弱,南方的一些氏族也有些不安分,只是没有爆发出来而已,都在观望这次的两国结盟,一旦结盟成功,便可将那些蠢蠢欲动之人镇压下来,等边关战事结束,再进行打压,所以现在,傲岳国内外也都经不起折腾了,皇上很重视这次的结盟。

    既然双方都很重视,便不会轻易的放弃这次的结盟。

    蓝宇灏的执意求娶,也给皇上出了一个难题。

    难怪雪儿说凤舞回来的不是时候,若是再晚几日,她不与南华国太子见面,或许便没有这个麻烦,难道这一切真的是天意吗?

    不行,雪儿最怕的就是凤舞远嫁,他绝不能让凤舞远嫁到南华国。

    凤安宫

    汪桂脸上带着开心的笑容来到皇后面前道:“娘娘,好消息,据我们御书房的眼线传来的可靠消息,今日南华国太子主动进宫来与皇上说联姻之事,意思很明确且坚决的与皇上说,要取长乐公主,即便皇上委婉的拒绝了,南华国太子依旧很坚持,娘娘,我们的机会来了,只要让长乐公主顺利的嫁去南华国,定会让皇上和贵妃的关系出现裂痕,而长乐公主嫁去南华国之后,也不会安安分分的与南华国太子过日子,到时的下场一定会很惨,咱们再派人去偷偷的使下手段,让长乐公主丧命在南华国,到时七王爷和贵妃娘娘定会怨恨南华国太子,与南华国太子崩裂,到时咱们再派人去与南华国太子谈,互相帮助,咱们助他顺利登基,也让他帮咱们太子顺利登基,如此便是双赢,咱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皇后听了开心道:“你的这个办法太好了,叶雪乐,我要让她的下半生在痛苦中度过。哈哈哈——你现在就派人去与南华国太子说一声,就说他娶长乐公主之事,我们会帮忙,希望将来他能与我们太子多些来往。”

    “是!奴才这便让可信之人去办这件事。”汪桂开心的下去了。

    皇后的脸上是得意的笑。

    东宫

    今日叶沐蓉来到东宫找洛清荷。

    洛清荷虽然不想见到她,可因有把柄在她的手里,不得不见。

    叶沐蓉来到洛清荷的住处,打量了眼道:“虽然你只是一个侧妃,但这住的和用的,可一点不比宫里的娘娘们差,看来皇后和太子很在乎你腹中的这个孩子。”

    洛清荷轻抚自己的小腹淡淡一笑道:“让叶小姐见笑了,其实我也就只是一个小小的侧妃,住处能有这些东西,也都是托了腹中这个孩子的福,否则我一个左相府的庶女,有谁会记得呢!不像叶小姐,出身便高贵不凡,可不是清荷能比的。”

    叶沐蓉听了脸色一沉道:“出身不凡有什么用,女人生的好不如嫁的好,虽然我是国公府的孙女,哪又怎样,你瞧瞧现在的我,嫁给高端那种男人,你觉得未来还有希望吗?不像你,虽然是庶女,却有幸嫁给了太子,还幸运的怀上了孩子,将来的路,一定会越来越好的。”说着便要去抚摸洛清荷的肚子。

    洛清荷吓得赶忙站起身,不着痕迹的躲开了叶沐蓉的手道:“叶小姐,请喝茶。”亲自给叶沐蓉倒了杯茶。

    叶沐蓉接过来喝了口道:“侧妃娘娘这里的茶果然不错。”

    洛清荷重新坐下来道:“叶小姐,你也不必灰心,等除掉了洛颜儿,你和七王爷还是有希望的。”

    叶沐蓉看向洛清荷,眼神有些冷漠道:“上次宫宴,你说会帮我,你帮我什么了?我没见洛颜儿和表哥有什么事情发生。”

    洛清荷陪着笑脸安慰道:“叶小姐,你莫要心急,有些事情不是你表面能看到的,那晚我已经帮你离间了他们的感情,七王爷亲眼看到了洛颜儿和太子在一起,已经误会了,咱们再找机会,让他们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直到洛颜儿被七王爷休了。”

    “如今洛颜儿在七王府,表哥也每天都在府中,想要离间他们,并不容易。”叶沐蓉说。

    洛清荷眼底闪过一抹阴狠道:“其实洛颜儿有一个软肋,咱们可以从她的软肋下手。”

    “什么软肋?”叶沐蓉追问。

    “她有一个义子你知道吗?”二人在一起秘密谋划。

    商议好之后,叶沐蓉心情不错的离开了。

    洛清牡闲来无事在院子里闲逛,看到叶沐蓉的身影离开,问向身边的柳儿:“刚才那个身影我看着像叶沐蓉,你觉得是吗?”

    柳儿点点头:“是,奴婢看着也像是叶小姐。”

    洛清牡不解道:“从未听说叶沐蓉和洛清荷有什么交情,她来东宫找洛清荷能有什么事?”

    “这两个人在一起只怕没有什么好事,小姐,她们二人该不会商议着做伤害小姐的事吧!小姐可千万要小心。”柳儿不放心的嘱咐道。

    洛清牡淡淡一笑道:“若是洛清荷真的要做伤害我的事,只怕不会与外人商议,她那个人做事向来小心谨慎,不会让别人知道的。

    而且我与叶沐蓉无冤无仇,她没必要帮着洛清荷做伤害我的事,这对她能有什么好处,想必叶沐蓉过来与洛清荷密谋的事情与洛颜儿有关。

    叶沐蓉一直喜欢七王爷,可是洛颜儿却嫁给了七王爷,她一定会觉得是洛颜儿抢了她的七王妃之位,心有不甘,说不定会对洛颜儿下手,离间七王爷与洛颜儿的感情。

    叶沐蓉的父母去了青州,她本也跟着去了,却突然又回了京城,想必这里面有事情。”

    柳儿听后松口气道:“只要不是做伤害小姐的事就好,别人的事也不是我们能管得了的。七王妃有七王爷保护,岂是她们能随随便便伤害的,只怕到最后倒霉的是她们,若是那样就太好了,侧妃竟敢打七王妃的主意,若是被太子知道了,绝不会轻饶她的。”

    洛清牡淡淡道:“希望她们不要伤害无辜才好。”

    雪华宫

    皇上午膳的时候来到雪华宫,向雪贵妃说了南华国太子求娶百里凤舞之事。

    雪贵妃听了,心急不已:“皇上,你千万不能把凤舞嫁给南华国太子,南华国离我们傲岳国京城那么远,若是嫁过去,只怕这辈子都很难再见面了。”

    皇上赶忙安慰道:“雪儿莫要担心,朕已经与南华国太子说明了朕的意思,朕和贵妃都舍不得长乐公主远嫁,希望他可以另选他人,给他一个时间考虑,希望他能改变主意。

    南华国很在乎这次的结盟,想必不会为了联姻,而不顾两国的结盟。”

    雪贵妃依旧不放心道:“皇上,你一定不能让凤舞嫁去南华国,否则凤舞一定会恨我们的。”

    “雪儿放心,就是凤舞同意,朕也舍不得,她可是朕最疼爱的女儿,朕怎会为了两国的结盟而牺牲她的幸福呢!凤舞的幸福,朕会让她自己选择。

    昨日看她的态度,她对南华国太子并不喜欢,如此我们便不必担心她会选择南华国太子嫁过去。”皇上继续安慰道。

    雪贵妃叹口气道:“之前我便担心舞儿这个时候回来,会被南华国太子看上,所以她跑出去玩,我在心中祈祷她可以等南华国太子离开再回来,谁知道她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回来,还提前与南华国太子见到了,昨日听说她见到了南华国太子,我的心便被提了起来,没有平静过,我真的好担心南华国太子会选他,若是之前凤舞没回来,咱们还好找借口拒绝,如今凤舞不但回来了,还与他见到了,还被他选中,难道这真的是天意吗?”

    “雪儿,你放心,不管是天意也好,人为也好,只要雪儿不希望凤舞远嫁,朕便会把她留在你身边。”皇上承诺道。

    “皇上,臣妾并不希望凤舞将来能嫁给什么有多大能力,多大本事的人,臣妾只希望她能嫁给自己爱的人,所嫁之人也爱她,对她真心疼爱,知冷知热,夫唱妇随便好。

    什么荣华富贵,高高在上的位子,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只要开心幸福就好。

    皇上从小出生在皇家,应该了解皇家的不易,凤舞从小有皇上的宠爱,才能这般的无忧无虑,没有伤害,可若是换到别的皇宫,成了别人的妻子,儿媳,哪还有这般方便自在,以她的性子,还不天天闯祸,到时离我们那么远,即便是知道,也无能为力,所以臣妾不希望她远嫁,希望她能离我们近一些,想她的时候可以看到她,臣妾便满足了。”自己女儿的性子做母亲的最了解,她知道女儿不是那种有虚荣心的女子,她不会在乎南华国太子的身份,也不会想将来做什么皇后,她只想自由自在的活着,而皇宫,是最没有自由的地方,这也便是她为何会经常跑出去的原因。

    其实她在公主里已经是最轻松自在的了,从小便不喜欢学规矩礼仪,皇上也都会顺着她,她想做什么,皇上都宠着她,惯着她,即便如此,她依旧觉得皇宫是个金丝鸟笼,说自己没有自由,不自在,若是嫁到南华国的皇家,一切都得按照规矩来,没有人再宠着她,惯着她,她怎能受得了呢!

    “雪儿的心情朕了解,放心吧!朕不会让凤舞远嫁的,朕情愿不签这个盟约,也不能牺牲自己女儿的幸福。”皇上语气坚定道。

    “谢谢皇上。”雪贵妃深情的看着皇上道谢,其实心里知道,这件事让皇上很为难,身为一国之君,得先把国家放在前面,然后才是儿女,夫妻,可是他却愿为了自己和凤舞,把国家放在后面,她真的很感动。

    虽然不想他为难,可真的舍不得女儿。

    皇后知道皇上去了雪贵妃的寝宫,没有生气,反而很开心,摆弄着自己手腕上的镯子道:“现在的承诺越好,将来二人决裂的便越彻底。叶雪乐,这些年,你霸占了皇上所有的爱,也是时候尝尝失宠的滋味了。”

    驿馆

    萧墨尘依照惯例来驿馆询问蓝羽辞的情况,远远的便看到蓝羽辞坐在凉亭里,缠绕着自己的长发,好像在想事情。

    萧墨尘心底升起一抹玩味,偷偷的绕到她身后,然后从后面大喊一声:“想什么呢?”

    蓝羽辞被吓得一机灵,不悦的转身瞪向始作俑者,气愤道:“萧墨尘,你有病啊!”

    “你有药啊?”嬉皮笑脸的接了一句,这话还是跟十七王爷学的,十七王爷说是跟七王妃学的,别说,七王妃那个脑袋还真是什么奇怪的词都能想出来。

    “你来干什么?不是不想见到本公主吗?”蓝羽辞没好气的质问。

    萧墨尘在她对面坐下来道:“不是你让我每天要事无巨细的来关心你吗?怎么,改变心意了?”

    “本公主今天心情烦闷,不想见到你,你可以回去了。”蓝羽辞淡淡道。

    “那行。”说着便站起身准备离开。

    见蓝羽辞没有任何的反应,又重新坐下来道:“你说的是真的呀?不是欲擒故纵?”

    “麻溜的走。”蓝羽辞白了他一眼,为了皇兄的事心烦,这个时候,她想一个人清净清净,免得把不好的心情发泄到他身上,给他留下更不好的印象。

    “别呀!既然我都来了,不帮忙就走,心里还真有些过意不去,我这个人最会开解人了,逗人开心也有一手,你把你心中的烦闷说与我听听,说出来之后,心里就不会觉得烦闷了。”虽然不喜欢蓝羽辞,但认识这么久了,不能做恋人,也不至于做仇人,所以心里是把她当朋友的。

    蓝羽辞看向他,想了想道:“说给你听也行,反正你是朝中右相,这件事迟早也会知道的。

    萧墨尘,我皇兄进宫去了,与你们陛下商议联姻之事。”

    “是吗?这没什么奇怪的啊!你皇兄来的目的不就两个吗?一是为了结盟,二是为了联姻,找皇上谈这事很正常啊!你有什么可烦恼的。”萧墨尘不解。

    “你知道我皇兄要娶的人是谁吗?”蓝羽辞问。

    萧墨尘想了想,打趣道:“谁呀?看你这眉头紧锁的,该不会是看上了有夫之妇吧!天呢!该不会是因为之前救过七王妃,看上七王妃了吧?若是那样,你的确该烦恼,只怕七王爷不会让他活着离开京城。”

    蓝羽辞听后气愤的呵斥道:“萧墨尘,你能不能有点正行,我皇兄是那种没有分寸的人吗?别以为我喜欢你,你就可在我面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揍你?”

    萧墨尘立刻温和了语气道:“你这是什么脾气啊!怎么说炸就炸呢!看你心情烦闷,给你开个玩笑缓解一下气氛而已,怎么还真生气了呢!”

    “我现在哪有心情和你开玩笑。我问你,如果是我皇兄看上了七王爷的妹妹,七王爷也不会放过我皇兄吗?”蓝羽辞担心的问。

    “一定会把你皇兄大卸八块的。”萧墨尘一脸认真道。

    蓝羽辞听了,担心道:“什么,我现在就去找皇兄。”皇兄说从皇宫出来后,就去七王府找七王爷,若是七王爷知道皇兄要娶他的妹妹,真的伤害皇兄怎么办。

    萧墨尘见状笑了:“哈哈哈,你真的信了?”

    蓝羽辞见状,气愤道:“萧墨尘,我在与你好好说话呢!你居然与我开玩笑,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真的生气了?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莫不是你皇兄要联姻的对象是长乐公主?”萧墨尘不傻,立刻从蓝羽辞的话语中听说了关键问题。

    蓝羽辞点点头:“是啊!我皇兄看上了百里凤舞,之前他们二人见过两面,我皇兄执意要娶百里凤舞,你说你们陛下会答应吗?七王爷会答应吗?所以我在为这事心烦,若是你们陛下不同意,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影响两国的结盟?”

    “长乐公主是皇上和贵妃娘娘最宠爱的女儿,按理说在皇上心中,应该以国家为重,可是我们这个皇上其实是个痴情的皇上,对雪贵妃尤其痴情,雪贵妃肯定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远嫁,所以不会同意长乐公主嫁给你皇兄的,雪贵妃不同意,皇上一定会顺着她的,加上皇上对长乐公主的疼爱,也不会同意把长乐公主嫁给你皇兄的。

    长乐公主是七王爷唯一的妹妹,虽然不能左右父母的决定,但肯定也会舍不得妹妹远嫁。

    所以你还是好好劝劝你皇兄吧!除了长乐公主,换做任何公主都行。”萧墨尘认真的为蓝羽辞分析道。

    蓝羽辞叹口气道:“我心烦便烦的这个,我皇兄也是个很难妥协的人,他决定的事,很难有人能改变他。”

    “既然你皇兄的目的是两国结盟和联姻,就应该以大局为重,把结盟放在首位,联姻不过是锦上添花。”萧墨尘劝说道。

    “那有没有也许?或许你们陛下会同意呢?”蓝羽辞问。

    萧墨尘摇摇头道:“这种也许的可能性很小,除非是长乐公主看上你皇兄,否则几乎是不可能。”

    蓝羽辞听到这话,知道希望很渺茫。

    萧墨尘安慰道:“你也别太心烦了,你皇兄应该不是个任性之人,他会为大局考虑的。”

    蓝羽辞点点头:“你说的没错,皇兄不是个任性之人,他最在乎的是国家利益。”

    接下来两日,百里御风与蓝宇灏商谈两国的贸易之事,有些地方二人不是太懂,便请来了七王妃和第一商。

    百里御风之前与第一商见过,也算是认识,加上有洛颜儿在中间,讨论起来更方便了。

    洛颜儿早有将自己的生意做到他国的打算,这次是个很好的机会。

    而夜醉城家的生意本就涉及到了很多国家,现在两国开通贸易互通,这对他们商人来说,是个好消息,所以夜醉城和洛颜儿都很感兴趣。

    “七王妃的这个办法很好,难怪皇妹说七王妃在做生意这方面是天才,果然如此,七王爷好福气,娶了位如此厉害的王妃。”蓝宇灏夸赞道。

    百里御风淡淡一笑,没说什么。

    洛颜儿也没有当着外人的面任性妄为,虽然二人现在在冷战,但她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们的感情出现了问题,毕竟这是两个人之间的事。

    现在他和夜大哥要做的事情就是打开傲岳国以外的市场,把他们的产品推广到整个凰腾大陆。

    商贸之事暂告一段落之后,百里御风看向蓝宇灏转移了话题:“听说太子要娶本王的皇妹?”

    洛颜儿听了一脸的惊讶:“什么,你要娶凤舞,你看上凤舞了?”

    蓝宇灏嘴角勾起笑容道:“没错,长乐公主天真烂漫,率真善良,侠肝义胆,是很难得的女孩子,在下能有幸认识,三生有幸,若是能有幸与长乐公主成为夫妻,更是在下的福气。”

    “母妃不会同意的,母妃一直都不希望凤舞远嫁。”洛颜儿说,其实每个做母亲的都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远嫁,而且还是这种性质的远嫁,做母亲的就更不舍了。

    百里御风开口道:“皇妹的性子自由散漫惯了,只怕难以适应南华国皇宫的规矩礼仪。”意思很明显,希望南华国太子能另选她人。

    皇姐已经远嫁,虽然当年幸运的躲过了成为和亲公主,可所嫁之人不愿留在京中任职,皇姐只能陪着他远离京城。

    而这唯一的妹妹,他真的不希望远嫁异国他乡,妹妹的性子他很了解,她受不了约束,从小有父皇母妃的宠爱,虽是公主,并未受太多规矩礼仪的约束,若是嫁到南华国,便无法如此自在,以她的性格,一定受不了。

    “长乐公主若是能嫁给在下,在下一定会善待公主,绝不会让她为那些规矩礼仪而烦恼。这件事我已与岳皇陛下说了,我等着岳皇陛下的决定,今日来找七王爷,是谈论两国互通贸易之事,还请七王爷莫要干涉其他事。”蓝宇灏的意思也很明显,不想与他们谈论这件事。

    夜醉城因不是朝廷中人,所以并未参与到三人的谈话中,只是静静的听着。

    接下来,几个人继续商议两国贸易之事。

    商谈结束之后,百里御风作为七王府的主人,礼貌性的留二人用膳。

    蓝宇灏和夜醉城却委婉的拒绝了,他们知道七王爷和七王妃一定有话要说,便识相的离开了。

    二人走后,洛颜儿立刻看向百里御风道:“你要想办法阻止蓝宇灏娶凤舞,母妃不会同意凤舞远嫁的,而且凤舞也肯定不会喜欢南华国太子的,若是逼着她嫁过去,她不会幸福的。”

    “这种事情,你觉得是我能阻止的吗?有母妃在,若是母妃不希望凤舞远嫁,自然会求父皇,父皇如此疼爱凤舞,也不会同意这门婚事的,若是父皇真的同意了,便说明母妃都没有办法,我又能有什么办法?”百里御风冷声道。

    “母妃早就说过,不希望凤舞远嫁,若是凤舞真的嫁去了南华国,母妃定会很伤心,一定会怪父皇的。”说不定会因为这件事,而让父皇和母妃的感情出现裂痕,不过父皇如此宠爱母妃,应该不会做母妃不喜欢的事。

    “这难道不是你最想看到的吗?我身边的亲人一个个远离我,父皇和母后决裂,皇后和太子渔翁得利,你们的目的便达成了。你应该高兴。”百里御风冷冷的讥嘲道。

    洛颜儿听到这话很生气:“百里御风,你可以不信任我,可以误会我,但请你不要侮辱我,皇后那般对我,我为何要替她高兴?你这样说,就是在侮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