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自然大玩家 > Na0073 你是一条来自霓虹的鱼!
    旧事茶坊。

    顾楷文正在接听来自霓虹的通话,面对桥本三郎的疑似炫耀,他淡定回应,“静听风吟非常不错!”

    “顾先生,如果静听风吟与旧事茶坊合作,你有兴趣吗?”桥本三郎先一步说出了自己的意图。

    “没兴趣。”顾楷文直接否定。

    桥本三郎楞了一下,顾楷文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直接打乱了他的思路。

    不过,桥本三郎还是打算按照原来的思路进行,“难道顾先生不想知道合作的方式吗?”

    顾楷文兴趣缺缺的回应,“你提出来的合作方式,我无法接受;反之,我提出来的合作方式,你也无法接受。”

    “嗯?”桥本三郎疑惑道,“我还没有说具体的合作方式呢!”

    顾楷文轻笑一声,才回应道,“我来猜一猜,你所谓的合作,应该是我们旧事茶坊给你们静听风吟茶室提供净山茶,对吧?”

    “对了!”顾楷文补充道,“你是不是准备了一个很高的价格购买净山茶?”

    “是...”桥本三郎无奈回应,顾楷文猜对了,他确实准备了一个高价格收购净山茶。“顾先生,我可以给净山茶提供一千克二十万夏国元的价格!”

    这一个价格非常有诚意!

    即便是珍品龙井,也只有很少一部分可以达到十万一斤的价格。当然了,御前十八级别的龙井,在价值方面已经没有办法谈价格。

    毕竟,御前十八龙井单株约产400个芽头,十八棵茶树也才7200个芽头左右,经过炒制之后,只有二两上下重量。

    这种级别的茶叶直达天听,根本不可能外流到公开市场,如同武夷山的六株大红袍母树,它们产出的茶叶也是直达天听的级别。

    十年前,2005年的时候,20克大红袍母树产茶叶,拍卖出了20万的天价,折合一克一万元,一千克就是一千万!

    旧事茶坊的净山茶,虽然品质也很好,但与顶级茶叶的价格和品质,还有一定的差距,

    不过就事论事来说,桥本三郎愿意按照一千克二十万元的价格购买净山茶,确实非常的有诚意,顾楷文都差一点被打动。

    是的!

    还差那么一点点打动顾楷文的距离...

    目前,顾家茶庄净山茶的单日产量,大约在5斤至10斤之间波动,但大多数时间单日产量在5至7斤之间浮动。

    如果按照一千克二十万的价格计算,那意味着顾楷文一天就可以获得五十万!

    这种级别的收益,让顾楷文怦然心动。

    然而,顾楷文心中非常清楚的明白,天价茶叶之所以是天价茶叶,那是物以稀为贵的原因。

    一旦顾家茶庄大规模出货,净山茶的高价立刻就会被压下来,这种压下来的结果,根本不需要桥本三郎刻意操作,因为供求市场就会做出选择。

    现在净山茶供不应求,原因是价格便宜,它的品质远远超过了售价,自然受人追捧。

    若顾楷文将净山茶的价格提升,绝大多数人就会理智下来。

    所以,顾楷文在面对一千克二十万元的高价时,哪怕怦然心动,但他也保持了理智。

    “抱歉,我无法接受这一个价格。”顾楷文暗暗心痛的回应。

    桥本三郎不解的反问,“顾先生,请你认真考虑一下,这一个价格非常有诚意,我相信其他人绝对无法提供比这个价格更高的条件。”

    顾楷文承认道,“你说得对,其他人肯定无法出价超过二十万。”

    “既然如此,顾先生,你为什么不能接受这一个价格?”桥本三郎追根问底道。

    顾楷文渐渐恢复淡定的心态,他说出了理由,“我刚刚就说了,你提出的合作条件,我肯定无法接受。因为,我心中有我自己的想法。”

    桥本三郎秒懂顾楷文的意思,“既然如此,请顾先生说说你心中的合作想法,可以吗?”

    顾楷文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桥本三郎主动找上门求合作,对于顾楷文来说,那就是一条来自霓虹的鱼,在有求于他的情况下,还不是想怎么宰就怎么宰?

    宰鱼什么的,顾楷文实在是太有经验!

    既然桥本三郎主动求宰,顾楷文岂能客气?

    “桥本先生,我先问一下,静听风吟茶室的产权是你一个人拥有的吗?”顾楷文没有立刻说出合作方式,反而询问着其他的事情。

    桥本三郎是聪明人,顾楷文提问之后,他就明白了顾楷文的意思,“我独自拥有静听风吟茶室的产权。顾先生,你想要入股吗?”

    顾楷文没有掩饰野心,“是的。我的合作方式,便是以净山茶的资源入股,换取静听风吟茶室的股权,除了这一个方式,我不会答应其他任何合作方式。”

    桥本三郎沉默了片刻,才回应,“关于入股合作的事情,顾先生,你可以详细说一下吗?”

    “没问题!”顾楷文脸上的笑意更盛,他知道桥本三郎的内心已经动摇,“我先说一下我的底线,如果你可以接受,我们再继续谈。”

    “好的。”桥本三郎回应。

    “第一条,我要静听风吟茶室百分之五十的股权。当然了,我不会干涉静听风吟茶室的具体经营,它依旧由你运营。”顾楷文说出了第一条底线,他至少要一半的股权。

    桥本三郎沉默了接近一分钟,才回应道,“我可以接受。”

    顾楷文直接说出第二个条件,“静听风吟茶室的财务,我希望委托第三方会计事务所审核。”

    这一点是保证顾楷文的权益。

    毕竟,顾楷文不可能亲自前往霓虹,随时随地的守着静听风吟茶室,他身边也没有适合的人员派遣至霓虹。

    面对这样的情况,最好的解决方案,便是委托第三方会计事务所。

    桥本三郎直接答应,他本来就是真心求合作,自然不可能在财务账目方面做文章。

    “第三个条件,我们旧事茶坊保留取消合作的权利。不过,如果我们单方面取消合作,我将归还静听风吟茶室的股权。”顾楷文说出了最后一个保障性的条件。

    毕竟,万一和桥本三郎的合作非常不愉快,总要有一条退路,对吧?

    “我答应。”桥本三郎回应,“顾先生,我答应了你三个条件,我希望你也可以答应我三个条件。”

    “你先说说条件的内容?”顾楷文没有贸然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