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婚色荡漾:顾少,你够了 > 欧阳楚番外3 欠你一次人情
    理智告诉他,要赶紧推开身上这个胡乱动作的小东西,可身体最直接的反应告诉他,他很期待女孩接来下的动作。

    然而就在此时,女孩却突然停止了动作。

    欧阳楚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

    怎么了。

    这小东西怎么不继续了。

    但他还没来得及仔细想,就觉察到身上猛然一凉,好像是原本压在他身上的女孩,离开了。

    欧阳楚莫名感觉有些失落。

    居然到这里就完了吗。

    等等。

    不对。

    他是疯了吗。

    明明被一个小丫头吃了豆腐,居然还期待着下一步的进展。

    欧阳楚还没有来得及压下心中荒谬的想法,就感觉到了身上的女孩彻底放开了自己,甚至连手都移到了一边。

    此时的许醉凝,长出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她本来还担心如果这个男人突然醒过来,该是怎样尴尬的一个场面。

    只是想想,就觉得那画面令人脸红不已。

    但还好,男人身上的霜骨之毒严重至极,就连她刚才在男人身上胡作非为,他都没有醒过来。

    想到这些,许醉凝才完全放下心来,她伸手握住自己的脉搏。

    和自己所想到的一样,经过刚才和男人的亲密接触,许醉凝体内的药效基本已经消失。

    虽说这种药必须要和男人发生关系才能去除,可遇到中着霜骨之毒的人就不一样了。

    眼前的男子本就自带毒性,只需要和他有些亲密的动作,加上霜毒的抑制,就能大大的缓解许醉凝身上的药力。

    她扭头看了一眼身旁依旧躺着的男人,白色的衬衫有些凌乱,最开头的两个扣子已经被她在意乱情迷中解开,露出好看的锁骨。

    许醉凝的脸有些发烫,幸好这个男人中着霜骨之毒,不然要让她做更加亲密的事情,她可真是不好意思......

    “这次是我欠你一次人情。”许醉凝一本正经的对着男人说,即使知道男人听不见。

    她伸手把男人衬衫上的纽扣扣着,红着脸又说了一句,“如果今后有机会,我一定会还你这个恩情的。”

    说完,又觉得自己这样贸然离开不是很合适,为了证明自己是真的会还男人的人情,就在车里找到了一支笔,拉着男人的手,在手心里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欧阳楚感受着从手心处传来的酥酥麻麻的感觉,睫毛几不可见的微微一颤。

    许醉凝丝毫没有发现。

    写完名字后,她把笔放回在了原位,然后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转身就下车离开了这里。

    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她转身离开的一霎那,原本紧闭双眼的欧阳楚猛然睁眼。

    天蒙蒙亮,男人的眼神如同冰冷的河水一般,深邃又令人捉摸不透。

    他看着女孩的背影消失在道路的尽头,神情微恍,低下头,看了一眼手中娟秀的字迹。慢速而又慎重的念出来手里的名字,像是要永

    远记在心里。

    “许醉凝......”

    宋旭带着莆云古夏到来时,就看到欧阳楚呆呆的坐在车内,低头看着手掌,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

    可宋旭没有管那么多,急忙上前开口,“莆云医生,你赶紧给我们楚少看看吧,他身上的病又发作了。以往都是一月一次,这次,还不到二十天,竟然又发作了起来,拜托你快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作为欧阳楚的贴身助理,宋旭当然是知道欧阳楚身上的怪病的。

    一般都是一个月发作一次,发作时身如冰窖般,性格更是变得愈加暴躁,若有旁人靠近,可能会被欧阳楚失去理智活活弄死。

    所以以前欧阳楚都会算好发病时间,将自己锁在屋内,避免伤害到他人。还需要莆云古夏专门调配的药物以用缓解。

    可这次却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还没到发病的时间,欧阳楚却在出差回来的路上突然发病了。

    楚少将他们全部赶走,一个人熬过了这漫漫长夜。

    想到这里,宋旭更加焦急,禁不住担忧的问起欧阳楚,“楚少,你现在什么感觉,还是很难受吗?”

    宋旭曾不经意间看到过欧阳楚发作时的样子,简直吓人,他根本没法想象,欧阳楚是怎样把发病时期熬过去的。

    他问的十分急切,但欧阳楚听到他的话,竟是微微一愣。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才想到,他都忘了,昨晚自己正在发病。

    可是说来也真是奇怪,这次的毒发,除了刚开始,后面好像也不怎么有疼痛的感觉。

    似乎......

    欧阳楚眯了眯眼。

    似乎就是那个胆大妄为的丫头,来到他身边之后,身上的寒冷和疼痛开始减少的。

    欧阳楚还没来得及仔细想,身旁的莆云古夏就按耐不住的握住了欧阳楚的手腕,为他细细把着脉。

    宋旭他们不清楚,可他明白,欧阳楚根本不是得了什么病,而是中了一种及其蛮横且神秘的毒,这毒一旦发作,让人痛苦不已,好像在鬼门关走一遭。

    想到这里,莆云古夏连忙为欧阳楚检查体内的毒,可刚一检查,莆云古夏整个人都惊呆了。

    “欧阳楚。”他不可思议的看向欧阳楚,压制着情绪低喊道,“你吃什么药了?”

    欧阳楚刚回过神来,就听到莆云古夏的发问,皱眉看着眼前的好友说道,“没有,这荒郊野岭的,你也不在,我去哪弄药?”

    “可你体内的毒素明显下降了不少!”莆云古夏不可置信的说道,又看了一遍自己手里刚刚统计出来的数据,“你当前体内的毒素比我给你注射缓解药物之后还低!”

    给欧阳楚医治了这么多年,莆云古夏深知欧阳楚的身体状况,若是自己减缓消失,是完全不可能的。

    可现在事实就是如此,发作一次之后,毒素非但没有蔓延,还像是被什么压制住了一

    般,居然全部都安生了下来。

    简直是太神奇了!

    而欧阳楚,在听了莆云古夏的话后,也不由得愣了一下,昨晚......

    一切都像往常一般,除了突然出现的女孩。

    欧阳楚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女孩稚嫩的脸庞和亲吻他时手足无措的样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