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锈蚀的铁冠 > 第五十章.可是他人突然没了呀!
    伴随着主使心情的改变,寂静再一次的到来,蠕动着的黑暗怪物们尽皆停止了此时的动作,变得异常的乖巧顺服。

    再无半点音声。

    祭台之上幻觉一般的火光照亮了主使身着华丽长袍的身影,它右手揉着自己的眉心,而左手盘弄玫瑰念珠的狭长手指停了下来。

    它似在思索。

    “老大?老大?你没事吧?”卡美里的声音再一次的打断了主使的思考。

    因为早就麻木的习惯了,所以它并未生气,只是轻声的叹息道:“拉博特那个小子又找来了麻烦的家伙啊。”

    “你养的那些影妖虽然正面作战的能力不行,但也不是什么小猫小狗能够收拾的,凭借它们本身特性,不说别的什么,但至少如果只是想活下来的话,在第一阶段的活动界超凡者内也几乎没有能把它们留下来。”

    “是啊是啊!”卡美里连忙赞同的点头道,然后换上了一副哀怨妇人的语调哭道:“呜呜呜,孩子们啊!你们死了,妈妈我这寡母可怎么活啊!”

    主使听到了卡美里这话,也不知到底是怒好,还是该笑好,竟是一时间也没得个办法,只能又非常无奈的叹气道:“别装了,都在圣神荣光之下共事这么多年过来了,你的那些鬼把戏我都听得耳根子厌了,你不就是想要从我的手里再要一些圣神赐下的恩宠偷吃吗?”

    主使毫不留情的戳破了卡美里这番装模作样的真实目的。

    “诶嘿,诶嘿,还是主使哥您了解我呐。”对面的卡美里很有狗腿子气质的悄然拍了一个马屁,口中粘稠的涎水都留下来了。

    圣神恩宠,这是只能由喰宴教团的部分特殊主祭方才能制造而而出的一种资源,在某些邪术师们组件的地下黑市中也有着极高的价值。

    崇高地母是现存的几尊最为古老的邪神之一,拥有着孕育群山者、慈悯少女、欢宴之神、万物的养母等诸多的别称,甚至在某些更古老的时代,大部分具备“女性”“阴性”这二者的衍生神明,都可以说是祂一个侧面的投影化身,虽说在喀难圣教团无数年对内的肃正对外的东征之下,祂的神力早就大不如前,但却依旧把持着一部分核心的领域未曾失却。

    这位古老的堕落地母所司掌的领域是献祭、生育、进化以及畸变,而在喰宴教团的秘典经义之中,他们则是以其之二的献祭以及进化做为了核心教义,宣传极端的弱肉强食,下等者拥有着必须要履行的奉献义务,也就是俗称的祭品之责

    这一教义源自于在神话中,崇高地母因为食欲忍痛生育群山以及地上众生灵,最后将自己的十九个长子吞吃的故事。

    在这一神话故事中所揭露的便是喰宴教团的实质根本,他们惯来喜欢将自己的手下当做食材一般养殖,利用残酷的竞争方式培育出最为美味而强大的个体,最后展开秘仪将它们献给最高层次的进食者.崇高地母,以换取从祂嘴边漏出来的一点反刍之物,也即是圣神恩宠。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吃水藻,每一个喰宴教团的信徒都是这个畸形的食物链中的一环。

    进过崇高地母这个食物链顶端的存在进行咀嚼转换过后,那一点献祭之物的本质也就随之变得高贵,承载其部分神力和气息。

    这可见立教者的高明之处了,单纯的吃人邪教在早年也曾风靡一时,但陷入衰落的原因却往往不是因为喀难圣教团的剿灭,而是因为教团内能够提供的变量逐渐减少,变为了一谭死水,最后自行灭亡。

    这点能够令人挣脱桎梏的圣神恩宠,便是喰宴教团能够独胜于其他邪教,纵使是被喀难圣教团在历史上覆灭过多次,也能重新恢复过来的关键之物。

    在喰宴教团内独特的地位是制造这些好东西的必要条件。

    除了教团这个极端厌恶邪神的最大暴力团体,谁都爱这东西,谁都需要这东西,因此每一次教团的剿灭行动,都或多或少的有人暗中偷偷保下一些喰宴教团的高层。

    主使与卡美里是直接从属于崇高地母的几支怪异种之一,主使之所以拥有主使这个称呼,便是因为其天生便拥有着主持祭礼的稀少适格性。

    卡美里馋主使手中私藏下来的那一点圣神恩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东西对于它们来讲也同样是好东西,能够直接提升生命层次,卡美里之所以要培养那么多的影妖,当然也不仅仅是为了它们的战斗能力,同样也存在了一点将它们养大养熟后,让主使帮它换一点圣神恩宠进阶的因素。

    主使知道卡美里一直以来的目标,它距离下一次蜕变进阶已经不远,这点圣神恩宠或许正是可以将之推入那个层次的最后助力,作为同一个母胎中出来的兄弟,虽然说它们没有亲情这种人类的感情,但是这么多年下来却也配合的很是熟悉了,卡美里的蜕变进阶,对于主使他本人来讲,也是有着一定程度上的益处的。

    它倒是不惜这点投资,因此主使放柔了一点声音说道:“只要你这次好好配合我完成这次大祭仪,好好完成我交给你的那些任务,该少的我都不会少给你的。”

    “诶诶诶???真的吗?”卡美里的话语倒是意外的惊奇,似乎是没想到主使这次的居然会这么大方。

    “真的,真的是真的,如果你再接剩下的愚蠢对话,我保证到时候一克都不会给你。”主使凭借着自己这么多年来对卡美里性格的了解,直接在一开始就堵死了它接下来准备说的话。

    不知是因为被打断话语有些失落,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事情,卡美里的话语突然变得有些结巴。

    “可……可是……”

    “可是什么?”主使皱起眉头问道。

    “可是……可是拉博特那小子他这会突然人没了啊!!”卡美里异常心痛的哭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