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锈蚀的铁冠 > 第三十六章.密谈
    “或者说,你更喜欢背誓者这个称呼?”奥利布里乌斯略带些许玩味的说道。

    巴尔霍德露出了于平时完全不一样的神色,冷声说道:“我不喜欢这个称号,如果你是想要激怒我的话,恭喜你,你成功了。”

    背誓者,这是他在杀死开膛手违背了赤枝仪式时许下的誓言后,那群澄澈之民的长老们在官方文件上给他按上的称号,对于古板又守旧的他们来讲,巴尔霍德当时的行为无疑是直接挑衅了他们的权威,视传统为无物。

    长老团们不喜欢巴尔霍德这个秩序机器中的杂物,巴尔霍德同样也不喜欢这群完全不知晓变通的老东西,被驱逐这既是长老团们对巴尔霍德行为的惩罚,也同样是巴尔霍德自己主动做出的决定。在理论上,黑铁慈母和蒸汽大父这两尊可以等同自然意志人格化的神明,对所有信徒的态度都没有区别,几乎可以比拟喀难这尊人造机神了,只要能够感知到祂,只要能够支付用以交换的代价,祂们就会直接给予信徒所需要的支持。

    在祂们心中,所有信奉着他的澄澈之民们都相当于祂的孩子,无论实力强大与否,就算是圣徒,对于祂们来讲在地位上也和凡物是一样的。

    也就是说,虽然都默认要听从长老们的命令,但实际上,长老们也并没有直接将一个可以感受到蒸汽大父的澄澈之民驱逐的权利,更没有取消巴尔霍德澄澈之民这一身份的权利。

    他想去哪就去哪,想自称澄澈之民就自称澄澈之民,在这两点之上,没有人能够去否定,之所于离开撒克逊,只是他不喜欢那个逐渐变质的地方而已,只是想告别令他感到不快的过去,想去开启一段新的人生而已。

    他厌倦了在世界上旅游漂泊的日子,来到了凯尔萨德,并准备在这里渡过晚年余生,当然不想有人再提到那些和他不快的过去,所相关的一些东西。

    背誓者这个称号,无疑会令他回想起这段往事。

    “哎呀哎呀。”奥利布里乌斯摘下了头顶礼帽,将之按在了胸前,微微躬身优雅而道:“如果我这话让你想起来了那些不快的回忆,那我着实要为此感到抱歉。”

    该说不愧是和巴萨罗谬流淌着同样血脉的人吗?连这惹人厌恶的本事都一脉相承,甚至更甚于巴萨罗谬,多了数分尖酸刻薄,明明是平常的再不能平常的话语,连礼仪姿态都做的标标准准,可就偏偏能够在通过这些细节的表现,让人的对自己的印象骤然反转,由衷的对自己感到厌恶,生出不快。

    “奥利布里乌斯先生,我想你大半夜来此总该不会是真的闲逛吧?”

    巴尔霍德的话音越来越冰冷。

    奥利布里乌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谁知道呢,说不定我真的是闲的没事半夜出来散散步呢?你看,月色正好,晚风也不差,不正是一个散步的好天气吗?”

    巴尔霍德只是指了指头顶。

    在天穹之上,连星辉都不存在,更不要提月亮了,只有无尽的漆黑。

    这个月,是无貌之月。

    “如果你真的管这种天气叫散步的好天气的话。”

    奥利布里乌斯开玩笑道:“万一是西丝拉伯格她刚才正好被哈提给吞下了呢,你又怎么能确定之前不是一个散步的好天气呢?”

    他所说的西丝拉伯格即是斯拉夫神话中的月神,在传说之中,总是有一只名为哈提的狼在西丝拉伯格的车后追逐月亮,想把月亮彻底吞下去。

    奥利布里乌斯是不信神的,对神明向来也不怎么尊敬。

    巴尔霍德深呼了一口气,努力告诉自己不要生气,不要如了对方的意。

    “如果你真的想要谈什么事情的话,收起这副仪态对所有人都好。”巴尔霍德皱起了眉毛,向前踏出一步,杀意含而不露,大有一言不合就直接动手的架势。

    奥利布里乌斯的老管家拉尔夫悄然从一旁的黑暗中显露了身形,就像是从一开始就默默的站在了那里一般。

    在这之前,就连巴尔霍德这个以感知为主属性的澄澈之民都没发觉拉尔夫的存在,如果不是他主动因为巴尔霍德压迫奥利布里乌斯的杀意而站出来替主人抵挡的话,或许就算拉尔夫趁着这个机会做些什么,他也不会察觉。

    与前身朱里乌斯所了解的到的不一样,巴尔霍德和奥利布里乌斯的认识还在他和朱里乌斯的认识之前,不过关系不是很好就是了。

    那时候,他们一个凯尔萨德官方权利体系的明日之星,一个则是凯尔萨德外城区的犯罪嫌疑人,他们之间二人的交集也仅仅止于那几个案子。

    具体之事暂不花费多余的篇幅讲述,不过总之,在那个时候,他们之间就已经因为性格上不对付的原因结下了梁子,巴尔霍德也和奥利布里乌斯身边这个被称作拉尔夫的老管家打过几回交道。

    这老家伙的实力丝毫没有因为岁月而下降,反而比几年前更强了,得知了这一点,巴尔霍德心头顿时有些悚然。

    因为摸不透对方到底隐藏了多少东西,巴尔霍德果断的收回了隐而不露的杀意,放下了那一副一言不合就直接动手的架势。

    开玩笑,他都修身养性这么多年了,怎么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之所以摆出这个架势也只是为了试探以及方便交谈而已,既然已经知道了在这方面自己不占上风,他当然不会傻愣愣的继续为了面子保持下去。

    那位笑眯眯的老管家正站在奥利布里乌斯的一旁,丝毫不起眼的样子,仿佛在无声的说:“继续,继续。”

    巴尔霍德沉默不言,等待着奥利布里乌斯的反应。

    恶趣味归恶趣味,但既然能在体系里面混到这一步,那就能说明奥利布里乌斯并非是那种完全没有情商的人,相反的,他反而比大部分人都了解他们实际的内心所想,只是在大部分的时候,奥利布里乌斯懒得去理会而已。

    嗒嗒嗒。

    奥利布里乌斯的手杖顿了顿,抚摸着自己有些微胖的肚子,他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事实上我也同样很讨厌你,在此也确实没有必要再浪费我们双方的时间。

    “既然如此,那就直接进入正题吧,来聊一聊那位你的朋友,来聊一聊那位我的弟弟。”

    “——来聊一聊朱里乌斯他现在身上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