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锈蚀的铁冠 > 第三十二章.孢子
    崩!

    刺耳的金属摩擦之声只是一瞬间,在下一刻,子弹便诡异的化为了流水,融入了被巴尔霍德当长兵器挥舞着的黑铁之棺。

    “什、什么?!”见到这副场景对方有些不敢相信的惊呼出声。

    不知是为了证明这只是自己的幻觉,还是为了想办法引起其他人注意力,黑西装又咬了咬牙,端正了手枪,接连扣动扳机,朝着巴尔霍德的所在开火。

    仍旧是如先前那般,早在对方扣动扳机开火之前,巴尔霍德的敏锐感知其实就已经预测到了对方所瞄准的位置。

    或许他没有巴萨罗谬那般追逐着声音,足以抓住子弹并在瞬间丢回去的极速,但巴尔霍德却也拥有着巴萨罗谬并没有的超强感知能力。

    澄澈之民们正是一个在感知方面特化的职业,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洞穿物质的阻碍,从而接触到所谓万物间自在永有的“伟大灵魂”

    在切换到战斗形态展开了感知的澄澈之民眼里,世界上的一切都像是慢镜头一般,他可以清晰的看到对方脸上的汗毛,可以轻易听到对吞咽口水的声音,可以轻易的看穿对方准备扣动扳机前身体细微部分的小动作。

    这些常人难以发觉也难以自知的细微细节暴露了他的一切攻击细节,仅仅凭借着本能的自然运转,巴尔霍德便足以完成这般不可思议的举动。

    再次向前大大的踏出一步,那具黑铁之棺便再次诡异的出现在了子弹的前进轨迹之上,并将子弹溶解为水流吞食,补充着自身。

    一步,一步,以及又是一步。

    巴尔霍德就这样沉默的顶着袭来的一枚枚子弹,挥舞着沉重铁棺材的大手丝毫没有动摇,看着他的逐渐走来,黑西装心中的惊恐与畏惧更甚,巴尔霍德一个个沉重的脚步就像是每次都踏着他的心脏之上一般,仿佛下一刻就会突然加力,将自己的心脏碾碎。

    他手中的枪械弹夹已经空了,但他像是丝毫没有发觉一般,继续重复着扣动扳机的举动,仿佛在欺骗自己还有反抗的余力。

    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勉强有一份虚假的安全感。

    巴尔霍德的脸色平淡,脚下也很平淡,步子迈的不紧不慢,但由于就那么一点路的缘故,他还是在几步之间便来到了对方的面前。

    黑西装慌了神,却也不敢逃跑,只得巴尔霍德前进一步他就趔趔趄趄的的后退一步,直到被路上的一个石子绊倒,啪的一下坐在了地上,然后手脚并用的向后退去。

    黑西装坐在地上,从下方的角度再去看巴尔霍德也就看得对方越发高大了。

    他隐约看到巴尔霍德的嘴唇微动似乎在嘟囔着什么。

    他在说什么?

    巴尔霍德高声颂唱道:“赞美黑铁慈母!赞美蒸汽大父!”

    于是下一瞬间,黑铁之棺上蚀刻着的一道道纹路之中当即亮起了光辉,钢铁碰撞的声音响起,黑铁之棺突然又大了一号,裂开了一道道缝隙。

    在裂缝涌出的炽热蒸汽之中,黑铁之棺改变了自己的形态,展露出了其中包裹着的长短不一样式各异的诸般凶兵。

    这即是巴萨罗谬所送给他的礼物,以他为自己升级改造时汰换下来的旧躯旧血为核心,加以一点具备再生能力的破断咒铁,制造而出的特殊炼金道具。

    虽然巴萨罗谬并没有给这东西取名字,但按照喀难大陆的取名习惯来讲,或许这东西也可以称之为“巴萨罗谬的无尽武器箱”。

    正如名字上所讲的那般,这个被赋予巴萨罗谬部分能力的铁棺材可以自行汲取周围弥漫着的魔力以及物质,将之随机侵蚀改造为一样质量上乘的兵器,如果周围供给正常的话,制造一件的时间大概是一个自然日,当然,除了等待自行制造以外,也可以自行提供魔力和金属,选择铁棺材中录入的图纸,自己主动让其进行制造。

    由于职业特性的缘故,每一个澄澈之民的学习能力都很强,博识多闻往往是他们的标签,一部分负责战斗的澄澈之民更是每一个都堪称武器大师,无论是的什么偏门的武器都能顺畅的使用,借助他们所拜奉蒸汽大父与黑铁慈母所司掌的领域,他们同样也可以达成与巴萨罗谬就职的链锯神甫相似的效果,临时将周围的一切锻造为自己的武器。

    当然,这二者还是有一点区别的,链锯神甫由于大部分被派往黑暗世界开拓人类世界领土需要常年与异端生物战斗,其中不乏体型异常巨大的种类,侵蚀改造的能力更倾向于广域的改造环境,然后通过赋予机魂形成火力覆盖压制。

    而巴尔霍德所属的澄澈之民则是全新全意的将能力投入到了小规模的专精锻造之中,只需要意识还没有失去,他们随时都可以把周围的物质改造为一次性的临时武器,并通过能力加持把这件临时武器提升到超凡武器的程度,原型越是强大,在经过澄澈之民的重铸加持之后也就越是强大。

    巴萨罗谬送给他的这具有着和他能力相似的武器,则可以更进一步的令他的能力得到提升,大幅度的减少他制造时的消耗。

    “要杀你还不需要用这些东西。”巴尔霍德想了想,还是面露不悦的啧了一声,显然是不想脏了这自己刚到手不久的好东西。

    在澄澈之民间一直流传着一个古老的传闻,相传一件武器在制造完成后,倘若用实力的强大敌人的血液开锋献祭,将可以在某种层面上继承一部分死者的运气和力量,使得武器的使用寿命大大延长。

    巴尔霍德是信这个传闻的,好武器当然是要配上强大的敌人。

    就在这时,巴尔霍德看见眼前的黑西装脸上突然露出了看到希望的狂喜神色。

    他的眼睛在看着自己的身后。

    而自己身后又有什么东西?

    巴尔霍德不假思索,径直的伸出大手抓住了面露狂喜之色的黑西装,手臂肌肉紧绷而起,腰部肌肉发力猛然转身。

    崩!

    在巴尔霍德的巨大力量之下,黑西装的身体化为了炮弹,撕裂了空气向着身后未知的敌人处袭去。

    外边枪声接连响起,在酒吧里面坐着的众多黑西装打手们当然不可能坐的住了,当即便有数量众多的黑西装们自其中涌出,围拢了过来。

    巴尔霍德所感觉到的威胁感便是从那几个领着头的黑西装身上传来的。

    明明并未产生超凡者之间的共鸣,可巴尔霍德偏偏就从这几个看似是凡人的黑西装身上感觉到了足以对自己产生威胁的气息。

    无有犹豫,在转身看见对方的时候巴尔霍德就已经有了决断。

    手腕转动,筋肉鼓胀,巴尔霍德从黑铁之棺中抽出一柄沉重的短锤矛,在手上掂量了一下重量后,便脱手而出,以更快的速度,带着更强的烈风,追逐着先前丢出的黑西装而去!

    骨骼碎裂声音当即从黑西装的身上传出,眼见是绝计活不成了。

    谁说试探便不可以使出全力来试探了?

    这足以将金属当做泥土揉捏的强大力量,这带着庞然杀意的一击,巴尔霍德倒是想看看对方到底是会用什么手段将其接下。

    腥臭的气息突兀自那几个为首的黑西装身上传出,如无智的野兽一般,他们疯狂的开始抓挠起了自己的皮肤,那力度,简直像是要生生的把自己的皮肤撕开将血肉扯下。

    猩红之光自眼瞳之中亮起,紧接着的,便是尖锐的嘶鸣!

    昏黄的黏液自被利爪抓挠开的皮囊之中流出,撕开了表面的伪装之后,这些由纯粹黑暗组成的怪物便显露出了自己真正的模样。

    虽然根源上相同的,可这些由蠕动黑暗组成的怪物在具体形象上却是几乎完全不同,有的是身上长着一支支纤细或粗壮的手臂,有的是身躯异常的膨大好似气球手足却细弱柴禾,有的则是几乎和人类完全一样却长了一个怪物的头颅。

    或趴伏或站立,影妖们种种怪异的模样不胜枚举,只有身上一个满是怨毒的人类面孔算是共同的特征。

    面对带着恐怖动能袭来的短锤矛,它们身上那张人脸却并未露出恐惧的神色,反而一个一个的开始了带着疯狂之意的狂笑。

    带着怨毒痛苦死去的他们,残魂在死后依旧被束缚在了影妖的体内,无论生前是怎么样精神坚定的人,在影妖的体内呆了这么久后,思维也都会难以控制的滑落向深渊,被悄然改变为永远憎恨着嫉妒着生者,想要让所有生者都体会到自己苦痛的亡骸。

    腥臭的涎水滴落,将地面腐蚀出了一个个小坑洞,嘶鸣声此起彼伏,饥肠辘辘的影妖们迫不及待的迎着烈风迎着袭来的短锤矛向着巴尔霍德处狂奔而来。

    轰!

    裹挟着黑西装尸体的短锤矛带着轰然之势袭来,但那只是碰到便足以摧筋折骨的巨大动能对于影妖来讲却仿佛完全不存在,虽显现以物质的实体,但这群影妖的本质却也同时存在于阴影的层面,影妖的身影在被穿过的一刻只是模糊了一瞬间,然后便瞬间恢复了正常,让那短锤矛直接从他们的身体中穿了过去。

    “半概念形态的怪异种吗?”

    巴尔霍德啧了一声,当即凭借着一点还没忘干净的怪异种辨识知识认出了对方大体的分属种类。

    半概念形态的怪异种,也被称作是最接近彼世怪异的一类怪异种,虽然在本质上仍然还是有着像水和油一般巨大的差别,但在某些表现出来的特征上,却是出奇的一致。

    比如说,眼前这种脱离了正常物质形态的生命形式。

    正常形式的攻击是绝难伤害到他们的,正如同即使破坏掉了水中的倒影,也绝不可能伤害到投射出那倒影的本体一样。

    归根结底,虽然二者看上去同样都属于物质界,但根本上此时的影妖也只不过是一具自阴影层面投射而来的虚幻坐标而已。

    巴尔霍德心念电转从记忆中检索着对方的弱点,行动却并未因此而畏畏缩缩,反而向前踏出,浑身的肌肉几乎都要脱离衣服的束缚,爆炸而出。

    咔擦!

    巴尔霍德手中强行握持着的巨大黑铁之棺突然对着地面重重砸落,贯穿的并不结实的地面,整个都深深的楔入了大地之中。

    “彼时,盖因众灵之大父大发忿怒,蒸汽便自渊暗混沌之中升腾,大地的根基也显露。”

    地裂祷言!

    于是,伴随着巴尔霍德沉声虔心诵念的圣句,以深楔于地的黑铁之棺为承载体,灰白色的龟裂纹扩散,所过之处的大地都像是被抽取了用以维持存在的力量,当即化作粉末,向下沉降堆积,让地面四分五裂,显现而出根基。

    纵使只是虚无的幻影,想要不直接穿越地面坠入地心也是必须要从彼世探出一部分躯体维持着一丝与物质发生接触。

    也就是说,他们在奔跑的时候脚掌的部分仍然会是呈现以物质的形象,仍然会受到物质界的影响,地面破裂向下坠落,这群以半概念形态存在的影妖也会随之坠落。

    只要受到这一刹那的影响,那对于巴尔霍德这个级别的超凡者便已经足够了,他们的反应和速度完全足以支撑的起在这短暂的刹那之间完成动作。

    下一刻,无形无质的波纹便通过黑铁之棺这个地裂祷言的核心承载体再次扩散而出,追逐上了那灰白色的龟裂纹。

    那正是以血肉为母体以生命为养料的寄生孢子,也即是巴尔霍德往返青铜之海所获得的要素能力。

    无形无质的波纹扩散,在接触到影妖实体的一刹那便从虚无转化为了实体,无孔不入的向着敌人的身躯深处钻去。

    恰巧,他通过能力制造的孢子同样也和影妖们的存在形式很是类似,借助着对方难以动作的刹那,孢子已经悄无声息的潜入了对方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