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锈蚀的铁冠 > 第一章.血肉苦弱
    铛!铛!铛!

    铁锤锻打金属的沉闷巨响持续不断的在这一片地下空间中回响。

    灼热到足以烧穿气管脏腑的滚烫气息充斥着一片空间,密集的火元素结晶以一种齐整的形态分布在地面之上,特制的炼金管道则将这一个个火元素结晶链接了起来,灰黑暗沉的沉重液体奔行于这些管道之间,承担着输送运转的责任。

    在这火元素结晶构成的炼金矩阵之上,则有着各式各样整齐划一的制式设备,他们连通着底部供能的炼金矩阵,与地面的管道类似材质的炼金管道同样也链接着这些设备,通过这透明的管道,可以看到那些灰黑暗沉的沉重液体每通过一个环节,其中的色泽便越发晶莹纯粹,到了最后甚至像是突然具备了流体特性的高纯度宝石,在管道中熠熠发光,折射着光彩。

    令人惊讶的是,即使没有人在旁边操作,这些功能不一的设备也仍然自顾自的运转不息,齿轮链条与机簧自动咬合,像是在机器之中有着无形的灵魂在操使一般。

    在这矩阵管道的最中心,在这轰鸣的最中心,在这钢铁与火焰的最中心,是一个赤.裸着上身,露出一身完美曲线的高大男人,他的肌肉饱满,个个贲张虬结,手中的铁锤每一次捶打而下都带动了整个全身的肌肉群近而运动,令其如波浪一般般翻涌滚动,展现着某种最为原始也最为直观冲击人心灵的纯粹力量之美。

    与那些臃肿而狰狞的肌肉巨怪不一样,这个男人身上的每一个线条都是无比的契合的,洗炼异常,只是看着就给人以像是经过千锤百炼之钢铁的质感,简直就像是经过了顶级的匠人用一生来精雕细琢的雕像。

    只有这样方能造就这样纯粹而恰到好处的美。

    他便是巴萨罗谬。

    波赫尤拉家收尾工作做的十分好,在特意和娄希提了一嘴之后,巴萨罗谬将这份今晚的贡献全部推到了娄希的头上,成功的将自己从这件事情中摘了出去,如他所愿的并未受到什么关注。

    在结束了那一晚的事情之后,趁着距离诺贝尔回来真正开学还有一段时间,大抵是受到维尔克最后死前的刺激,也可能出于那些危险未来带来的紧迫感,心头始终横隔着一块石头的便赶紧将自己脑海中几个有助于迅速提升实力的计划提上了日程表。

    通过贝克街几乎辐射整个凯尔萨德的人脉关系网络,在他向着赫德森提出要求后的第三天,这个曾经卫国战争时期的地下隐蔽军工厂便被在三天之内被按着他的要求改造翻新完毕,从废弃状态中被重新启用,并将所有权通过异常正规渠道的转移到了莫里亚蒂这个身份名下。

    当然,这座曾经被废弃的地下军工厂其实在现在凯尔萨德的地图上是找不到的,名义上只是买下这座军工厂上方的那栋别墅而已。

    在三天内还要隐蔽的达成目的无疑是困难的,不过谁让前身给自己留下了丰厚了遗产,而贝克街又恰巧掌握着运用这份财富的渠道,虽然比不得波赫尤拉家这种对于整个帝国来讲都是庞然大物的古老家族,但这份力量在凯尔萨德仍然算是在某方面可以畅通无阻的力量。

    巴萨罗谬不差钱,贝克街不差人,利用砸钱开路,他很快就在短时间内得到了这一座拥有着行业内最前沿研究设备的隐蔽工厂。

    即使置身于这种存在便可轻易杀伤普通人的恐怖热量之中,巴萨罗谬也依旧只是这么一副毫无防护的打扮,炽热的空气涌进最为脆弱的体内也并未造成任何伤害,作为物质侵蚀系的超凡者,在某种程度便可以在概念上等同要素所对映的那种物质,即使不特意将肉体转变为钢铁,巴萨罗谬也依旧拥有着部分钢铁的特性。

    纵使是深处整个地下空间中最为灼热的核心地带,时不时还有一点点铁浆溅落在他的身上,巴萨罗谬也浑然不觉,只是在意着眼前的工作,挥舞着手中的铁锤。

    男人银灰色的瞳孔中几乎只剩下了眼前的金红之色。

    呼——

    伴随着悠长而有节奏的奇异吸气声,巴萨罗谬的肺部鼓动,粗狂的暴风顿时在这样的一片空间之中骤然掀起,简直就像是真空泵在运作一般,以他为中心的一大片区域的空气都被突然的抽空了,足以令凡物化为焦炭的恐怖热量正伴随着被压缩的空气一同聚集在他的胸膛之中,巴萨罗谬赤.裸着的身躯之上,银灰色纹路组成的经文陡然亮起,甚至可见之下隐约的金红之色。

    宛若身躯骤然变为了熔炉,恐怖到足以令钢铁融化的温度正酝藏于巴萨罗谬的身躯之中,若非是使用神恩能量暂时的强化了要素能力的强度,就算是他这个以钢铁作为要素的超凡者都难以在这种恐怖的热量之中幸存。

    虽然强化令巴萨罗谬暂时撑住了这恐怖热量带来的伤害,但那灼热带来的恐怖疼痛却未曾减少半分,字面意思的,他的每一个细胞几乎都在此时被灼烧着,发出了哀鸣,在崩毁的边界线上勉强徘徊。

    巴萨罗谬忍受着身躯上传来的剧烈痛楚,一边控制神恩能量以恰到好处的份量聚集于身体的某一处强化那一块躯体的强度,又在另一边冷静的计算着自己还有多少个刹那才会濒临承受的极限最大化锻炼的成效。

    差不多了。

    铛!铛!铛!

    伴随着沉重而缓慢的悠长吐气声,巴萨罗谬的肌肉顿时收缩,根根足以比拟钢筋的肌肉纤维顿时绷紧,抡起手中特制的沉重铁锤,将之运用起全身的力量连续的砸在了眼前的那一块合金锭之上。

    巨大的反作用力顺着手中的锤子袭来,撕裂了肌肉,钻进了骨骼,巴萨罗谬的挥锤的手臂之上顿时炸出了几片因为部分毛细血管崩裂而四散的血液,但纵使是这样,男人握住铁锤的那只大手依旧坚定异常,不见动摇松脱。

    铁锤如雨点般砸落,铛铛铛铛之声不断,借着这一如海潮一般还带着奇异节奏的巨大反作用力,巴萨罗谬全身的肌肉群也同样顺着这一奇异的节奏而律动,如波浪一般滚动翻涌着。

    沉重的落锤之声回响在这片灼热的空间之间,让心脏也不由自主的跟着这一节奏而跳动,合奏为一曲狂暴的乐章。

    简直就像是入目所见的整个世界都随着落锤而颤动一般,若有人看到这一场景的话一定会不由自主的因为这威势而产生将巴萨罗谬看作是巨人的错觉。

    巴萨罗谬的身影在此刻就仿佛是真的成为了这片空间的最核心一般,就连一个个火元素结晶也都不知为何的而跟着律动,迸发出更加的力量波动,伴随着炼金矩阵管道中的赤红液体被运送到下一个环节的提纯设备之中。

    灰黑暗沉的液体在管道之中奔行,带着恐怖的力量波动,最后化为流动着的瑰丽水晶。

    在炼金矩阵的调控之下,无数灰黑液体掠夺着火元素结晶的力量,奔行在一个个提纯设备组成的环节之中,提升着自己的纯度。

    直到最后,覆盖整个空间的无数的管道都汇聚为了一体,最后一同以巴萨罗谬的所在为中心组成了一个完美的圆形。

    通过管道尽头的碰洒装置,纯澈到极致的灰黑液体被转化为了雾气播撒而出,一同被拘束在巴萨罗谬所在的这个圆形领域之中,最后形成了将整个人身影都遮蔽覆盖的浓厚雾气。

    在灰黑的雾气之中,巴萨罗谬的呼吸声与落锤声交替响起,均震撼着心神并大地。

    挥锤!挥锤!挥锤!

    巴萨罗谬持续不断的重复着这个举动,不断调动着全身的肌肉群,每一次的挥锤都是竭尽了自己的全身力量,只是这么一会,他的模样就已经变得堪称惨不忍睹的,沉重的血浆不断的自他崩裂的皮肤上流出又在这恐怖的热量之下被蒸去了水分,只残余一层凝固的厚重血壳攀附于巴萨罗谬的身上。

    通过巴萨罗谬主动使用的技巧,挥锤带来的反作用力被均摊到了全身,令每一存的肌肉都被疯狂摧残着,简直就像是真的将自己当成了钢铁,利用这持续不断的反作用力在锻打着自己一样。

    在持续不断的狂暴乐章之中,阵阵轰鸣响彻不断,一切都在这一旋律中被连接为了一体,一同震颤着,组成了这乐章的一个音符。

    每一次挥锤都是对身躯全方位的折磨摧残,每一次呼吸却也都是对身躯全方位的恢复重塑。

    灰黑的雾气充斥着巴萨罗谬的周身,随着每一次呼吸进入体内,随着每一次震颤渗入肌肉。

    正如久旱逢甘霖的土地,巴萨罗谬的身躯饥渴的吸收着这些有利于身体重建的灰黑雾气。

    这些雾气的本质便是巴萨罗谬提前取出利用炼金术与现代设备的结合,重新提纯过一遍的血液,本就是属于他的自身,不会有排斥异样。

    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也可以称之为呼吸。

    属于身体的呼吸。

    虽然看上去的表现与传统的呼吸法的修行方法大相径庭,但就于这技术的本质内核,巴萨罗谬还是姑且将之继续沿用了呼吸法的称呼。

    所谓的呼吸法本质,即是汰换内与外,使得生命这一负熵系统逐渐的开放的过程。

    若是从这一点上来讲的话,巴萨罗谬将自己的身体零件拆出来强化后重新塞回去的行为也确实可以算是呼吸法不假。

    只是一会,伴随节奏渐渐减慢的敲打声,灰黑的雾气也开始肉眼可见的开始稀薄了起来。

    苦痛如潮袭来,但却只能让他借此磨练意志,而无法动摇心绪。

    虽然挥锤一次比一次艰难,但那下落发出的声音也一次比一次沉稳,似是要生生榨出自己全部的潜能,直到大半个小时后,巴萨罗谬才在越发缓慢的节奏声中敲下了最后的一锤。

    灰黑的雾气消散,经过提纯后的血液已被他重新收回体内,伴随着心脏的搏动,宛如水晶一般纯澈的灰色血液正以比往常更加流畅的被输送往全身。

    伴随着血液的被重新收回,原本因挥锤的反作用力而崩裂的旧皮之下隐约可见银灰色的光泽流转,巴萨罗谬微微发劲,旧的皮肤混着之前血液凝固的黑色污渍就被震裂为一个个细小的碎块,露出了其下隐藏着的新生皮肤。

    凝目望去,那古铜色的皮肤之下正隐约间流转着一层银灰色的钢铁光泽。

    巴萨罗谬握了握拳,便能感觉到那比以往凝厚顺畅数成的力量正流转于他的身躯之间,隐约间,甚至还能感觉到残留的铿锵震鸣。

    不需要去看系统面板,单纯凭借巴萨罗谬自己对力量的完美掌控,他也能明白这一次的提升之大。

    眼见这结合自己超凡者的特质,利用超凡世界的资源为自己草创的全新锻炼方法得以成功取得效果,巴萨罗谬也不禁为之欣喜。

    虽然未曾经过具体的测试,但单单就巴萨罗谬此时通过对身体的掌握能力感知出来的效果就拥有了包含数种常用属性增强在内的强大泛用效果了。

    最为合适的锻炼方法永远是自己创造出来的才好。

    身为一个曾经拥有着无数生死搏杀经验的巴萨罗谬来讲,他当然清楚自己的优势与劣势在哪里,虽然看上去只是增强基础属性这种朴实效果,比不上驾驭元素的超凡效果,但巴萨罗谬却深知,这种增强属性的效果却反而是对目前的自己提升最大的。

    每一个合格的战士都知道,盲目的追求全能与单一的杀伤力是没有意义的。

    只要适当即可。

    如果以杀死一个人为目标的话,往往只需要动用刀剑而没必要动用炸药。

    强大到足以完美发挥自身技艺的躯体对于巴萨罗谬来讲无疑即是这一最具普适性也兼具战斗能力的选择。

    虽说如此,但巴萨罗谬心头还是升起不少的惋惜之情。

    如果体质属性再提升一点达到30点的话,不说重现当初的强化,把现在这个血肉的心脏换成动力核心,好歹也可以完成全身大半的机械义体化,变相的提前拥有形成界的部分特征。

    血肉终是苦弱。

    巴萨罗谬再一次的感受到了一种急切的紧迫感,以及对于力量的渴望。

    第一阶段的超凡者终究只是火剑之路的起点,在这个逐渐拉开大幕的危险世界中,一旦触碰到了那些禁忌,就算是拥有着极其强大不死性的形成界也照样是说死就死。

    只有达到了创造界,并成为了圣徒,才能算是勉强有了一丁点反抗能力,拥有着作为棋盘上棋子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