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锈蚀的铁冠 > 第一百零六章.静谧之冬 二合一
    “娄希殿下,如果可以的话,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请对着这群家伙使用一次静谧之冬吧。”

    “由寒鸦公开发而出,作为军用特种法术的那个版本,不要使用民用被阉割的那个通用版本,我想娄希殿下你作为北地秘巫学派的一员,波赫尤拉家的当代魔女,寒鸦公的后代之一,应该有被强制学习过这种出门在外所必须的基础之一,也不会不知道这军用民用法术这两个版本的区别。”

    “虽然不能具体的锁定娄希殿下您的要素,不过看刚才的那一手大规模精神操作,我猜一下,应该也是有着要素能力辅助的因素存在,如果可以在这次也用上的最好不过,我会感激不尽的。”

    巴萨罗缪略带和煦笑意的话语在精神通讯中响起,大抵是知道是这种将对方当做工具人的行为不算太礼貌,他并没有像之前一样说完就挂断。

    娄希黑色面纱下的嘴角抽了抽,并没有被巴萨罗缪话语中的和煦笑意所欺骗。

    但凡看见过这个自称普通数学教授的高大男人刚才堪称残暴的战斗场面,恐怕都不会被这看似和煦带着笑意的话语所欺骗。

    听到对方在通讯中准确无误的说出静谧之冬这个法术的名字,以及指明了要她使用军方秘传的那个版本后,娄希心中对这个神秘男人的忌惮与好奇又重了几分。

    静谧之冬这个听起来很平凡,效果也异常平凡的法术正是波赫尤拉家一支传奇部队立身的根本之一。

    军用法术的效果信息,更是受到诅咒保护的众多禁止流通禁止言及的隐秘信息之一。

    每一个进入这些隐秘部队的人员都是受到过严格审查的,从身份上从血脉上从思维上都是绝对清白值得相信,在活着秘密退伍之后,这些脑中贮存着诸多隐秘信息的老军人更是自主接受了多道对自身的改造,如果没有上级授予的权限秘钥,他们甚至连回忆起这段记忆都做不到,连自身的精神都会自主的回避这些相关的信息,不论是从精神上还是肉体上这些保护措施都堪称无懈可击。

    娄希记忆中保存的那份有权限得知相关信息的势力名单和人员名单,可绝对没有眼前这个自称莫里亚蒂的男人。

    “好。”

    对于巴萨罗缪的这个要求,娄希并未迟疑,只是略一转念便答应了这个要求,也没有去问他准备为此付出什么代价。

    举手之劳而已,既然对方已经点出了这个法术的具体信息指明了具体范围,她当然也没有必要在这种事情上刻意装傻为难对方的必要。

    虽然生长在北境的冻土之上寒风之中,但娄希却未曾有着如长大的环境一般冰冷难以靠近的性格。

    整个波赫尤拉家都没有。

    如何利用言谈行为结交他人获取他人的友谊是这些古老家族的继承人训练中必要的一环,得体得当的社交手段造就积累下来的恐怖人脉是他们绵延至今没有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重要原因。

    既然已经被知晓了,那就得去想办法挽回,而不是被情绪主宰做出无意义的举动。

    对方不是有着无法化解矛盾的敌人,比起让每一个知道隐秘信息的人消失,让每一个知道这些隐秘信息的人成为自己人才是更明智的选择。

    “不过……”黑发少女拖长了音,狡黠的一笑道:“能否请莫里亚蒂教授你满足一下我的小小好奇心,告诉我你是从哪里得到这个法术的信息的呢?”

    似乎怕引起对方的误会,她又补了一句道:“放心,这只是出于我个人的一点好奇心,如果你不放心我的话,我可以对着某个你信得过的中立存在许下誓约。”

    巴萨罗缪轻声道:“不必了,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我麻烦娄希殿下你动手,没有再去让对方许下誓言保证的道理,波赫尤拉家的信誉我还信的过,有关这些隐秘信息的重要性我也是知道的,因为你同样也是有权限了解者我才会这么放心的说出来。”

    “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我可以直接告诉你,这是在某次涉及生死的战斗中,我的一个拥有着魔女血脉的朋友告诉我的,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我们都可能……”

    “您的那个朋友现在呢?”娄希观察到了巴萨罗缪那刻意流露出来一闪而逝的痛苦之色,当即收了口:“抱歉,不小心勾起莫里亚蒂教授你不想回忆的往事了。”

    她的能力一直在生效,能够确定巴萨罗缪这几句话并未说谎,这转瞬而逝的痛苦情绪也并非作假。

    “没事,没什么不可以向别人说的,这些东西我已经习惯了,毕竟人总得向前看的。”

    巴萨罗缪又继续扯起了些许笑容,不见刚才转瞬的失态,他继续说道:“那个小家伙啊,现在当然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说起来她如果还在的话,现在的样子应该和娄希殿下的样子也差不多的,说不定你们还是亲戚呢。”

    娄希虽然由于波赫尤拉家教育的原因在很多事情上都显得心黑,但多少道德挂念还是正常的,知道这回忆起这些会让当事人的心理很是痛苦,连忙抱歉道。

    “不,我说过了,没事的,我已经看开了。”

    巴萨罗缪暗自向当初那个拓土军团内的魔女朋友说了句感谢,感谢她又一次的帮自己背刺了自己家族的长辈。

    某种程度上来讲,他确实一个字都没有虚构假造的部分,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是真的,涉及生死的战斗也是真的,就连最终表现而出的那一闪而逝的痛苦之情也是完全真实的。

    只是他稍稍的隐瞒一部分,顺带改变了一下说出这些真实的顺序而已,对方听到后会怎么想,这可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看到对方那因为自己话语露出的愧疚自责之情,纵使是以巴萨罗缪厚脸皮,都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丝对自己欺骗小女孩这种行为的道德谴责。

    巴萨罗缪在心底反复的告诫自己这是受到对方魔性魅力的影响,这才勉强压下了这种对自己的强烈道德谴责。

    只要达成目的就行了,手段和过程根本不重要,再说了,在场也没有谁因此受到损失,反而还导向了一个大家都乐于接受的结果。

    这只是一个善意的谎言。

    应该吧。

    在对方答应了之后,巴萨罗缪身上的压力当即减轻了许多,有一个精擅心灵领域的魔女为他施放静谧之冬这种最适合遮掩秘密的法术,能够极大的增加他接下来行动的安全性,大幅度减少他所需要做的工作量。

    静谧之冬这个特殊法术的军用版本与民用版本几乎堪称两种完全不同的法术,甚至没有人能够将这两种从效用上完全不同的法术联系起来。

    民用阉割版本,或者是原始版本的静谧之冬起初只是某种兼具霜冻属性与隐秘特性的掠能法术而已,直至文艺复兴期间,寒鸦公在重订法术体系时,这才凭借某种与生俱来的直觉发现这一法术的特殊性质,组建了以这一法术为核心主题的特殊部队。

    以自己的称号命名这个部队,可见当初的寒鸦公对这支部队的重视,这支波赫尤拉家传承已久的隐秘部队在三百年间为他们秘密斩杀了无数的敌人,直至卫国战争期间,这支隐秘的暗杀部队才不得不为人所知,被冠上了“传奇”这种对于活着的现役暗杀者来讲堪称耻辱的名号。

    碍于这个原因,波赫尤拉家才不得不把这一秘术从自己的手中放开,借此为跳板获取了军方的大力支持。

    不过寒鸦部队能依仗这一法术为波赫尤拉家扫除无数敌人,几乎从未被发现,则也依旧可以体现出这一法术的独特地位。

    在拓土军团期间巴萨罗缪也曾在这一法术的庇护之下行动过无数次,故此才能对这一法术如此的熟知。

    如果单看纸面上的效果静谧之冬无疑是极其平凡的,只有单纯到极致的掠能同化效果,顶多再在其上多了个近似于自然的特性,但是很少有人发现的,这一秘术的独特点正在于这两个特点。

    隐藏在单一效果之中的是堪称恐怖级别的针对性,将施放的对象从敌人的身体温度转换为自身行动时所产生的波动的话才是这一秘术的正确使用方法,极强的针对性与近乎自然效果的隐蔽性联合在了一起造就了这一法术的地位,再加上了波赫尤拉家在心灵领域的深厚造诣,这才让寒鸦部队这一在隐秘行动上几乎无懈可击的传奇暗杀部队。

    有了娄希这一波赫尤拉家的魔女所施放的正统静谧之冬阻止在场那么多人群中阴谋家的窥探,巴萨罗缪才有把握对开膛手做一些并不适合被其他人所知道的手脚。

    这枚好棋子巴萨罗缪并不准备就此放弃。

    巴萨罗缪微微眯起了眼睛,感受着隔着衣服那枚满是伤痕的硬币传来的灼热之感。

    正是这枚上一次杀死开膛手后其部分魂灵凝聚而成的硬币让他改变了主意。

    每一次杀死开膛手,巴萨罗缪便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这枚硬币又沉重了一分。

    某种角度上来讲,这也是开膛手,甚至可以说,比起那个大半被要素所侵蚀被外来的怪异中占据了躯壳的“开膛手”,巴萨罗缪手中的这枚开膛手部分灵魂凝聚而成的硬币,反而更像是“开膛手”。

    有了这枚等价于“开膛手”的硬币作为媒介,巴萨罗缪很有信心在其中动一些手脚,将开膛手死后的价值回收再利用,让这个敌人在死后也为他发光发热做贡献。

    巴萨罗缪的手指微不可查的搓动了两下。

    他在心里暗自想到:“好久没动手了,也不知道活还利落不利落,有没有手生。”

    教团的信仰是泛信仰,对于具体的是崇拜喀难还是崇拜什么神并无强制规定,唯一的硬性要求只是尊崇圣典戒律维护喀难之道。

    正是由于这一点的存在,甚至每一个教团的分支部门内部都有着各自的信仰。

    链锯神甫这一支所传承的便是对技术与机械灵魂的信仰,他们可以不尊敬任何一个神明,但却绝不会放下对这一自己立身资本的尊敬。

    由于这一坚定信仰的缘故,无一例外的,每一个链锯神甫都是在人体改造与机械改造方面的大师。

    巴萨罗缪同样也不例外。

    由于他那身恐怖的杀戮技艺过于耀目,便很少会有人注意到领一些隐藏着的事实。

    独自开发出“简单易懂的自爆改造”系列技巧的巴萨罗缪同样是具备着丰富的改造经验与惊人的改造技术的。

    虽然仅仅限定在这小小的一个方面,不足以称之为大师,但对于改造开膛手这种小事嘛,对于巴萨罗缪或许连麻烦都称不上。

    不需要重做一套动力系统,不需要重做一套运动系统,不需要重做一套反应系统,巴萨罗缪所需要做的只是帮“开膛手”重新夺回身体,做回他自己。

    某种程度上来讲,帮助自己的仇敌夺回他的身体,这也算是“以德报怨”了。

    既然他自称是歇洛克.霍尔莫斯,那就让他去做歇洛克.霍尔莫斯好了。

    他也正需要把这两个身份分割开来的手段,将开膛手改造为自己的替身虽然不一定算得上是最好的方法,但也多少算是一种不差的一种了。

    纵使有着一些破绽,巴萨罗缪也有信心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弥补。

    虽然眼前的这个开膛手还只是半残,还没有死去,但巴萨罗缪却已经开始为他自顾自的谋划死后的利用方法了。

    “娄希殿下,麻烦了,可以动手了。”巴萨罗缪朝着远处的娄希微微点头示意。

    歇洛克将要击败莫里亚蒂

    虽然是自己一手导演,但一想到接下来可能要上演的荒诞戏码,巴萨罗缪还是不禁哑然失笑,他当初随意借用这两位的名字时可并没有想到这一茬。

    简直就像是某种无形修正力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