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锈蚀的铁冠 > 第九十九章.好朋友应该做的
    曾经有专门研究蛇类的学者对其捕食时弹出的速度做过观察统计,即使是未曾经过怪异化的普通蛇类其在发动攻击时弹出的速度都是堪称极为恐怖的,在普通人类眨眼的一瞬间,也足以让它们完成四次攻击。

    那么,巴萨罗缪呢?

    在身影交错的一刹那,通过对自身肉体的强大控制力,巴萨罗缪完成了对躯体的软体流质化,蜷缩成了最小的一团,利用化整为零的技术消去了绝大部分的力量并藏身于开膛手的视觉死角。

    利用对方这一个刹那的疑惑,巴萨罗缪利用控制力短暂的改变了自己的身体结构,通过对蛇类捕食的模仿,他从蜷缩软化中获得了极其强大的爆发力。

    五指若铁,正像是蛇类捕食时所用的毒牙,在磨弄见生出了沛然的大力,上下鄂合拢,带着恐怖的咬合力,生生的撕开了肌肉的防护,扯碎了开膛手的一半肋骨。

    毒蛇捕食,正是要一下取人性命,不动则已,一动,则必须要见血方归!

    优势方与劣势方倒转只在刹那之间,在生死刹那之际,开膛手只得凭借本能的反应展开了能力,堪堪的避过了这一招后面凶恶的后续,右手还提着琴箱来不及回援,他只得用左手瞬间打出一记鞭手,逼得巴萨罗缪行动,为自己争取喘息的时间。

    撕拉!

    开膛手低垂的左手在转瞬之间化为了破空的白影,其末梢甚至在刹那之间便突破的音速,将空气当做白布一般撕裂,这一招虽然比在巴萨罗缪手中使用的时候差了几成,但仍然可以做到撕裂钢铁抽裂凡躯。

    崩!

    在这个刹那,巴萨罗缪却也同样选择了用这一招回击,手与手交互碰撞,却发出了宛若钢铁相击才能发出的嗡鸣,血与肉在相交处被崩飞而出,令人反感的血腥气息充斥与这片空间。

    虽然这一招的完成度在开膛手手中比在巴萨罗缪手中差了不止数成,但却没有影响到开膛手的目的,借助着这个空隙,他得以顺势借力,在地面之上一蹬,便倒飞而出。

    这点距离虽然仍在巴萨罗缪一步之内,但多少得以为开膛手争取一点反应的时间。

    直到这一刻,他才终于明白巴萨罗缪这身不知道从何学来的战斗技艺与生死经验结合起来的恐怖,这根本就不是朱利乌斯这一个原本的和平时代的普通人所能积累出来的力量。

    纵使是那些从卫国战争中幸存归来的一个个传奇,恐怕也不能与之媲美。

    “嘿嘿嘿,真想啊,真想知道你这些我不知道的秘密的真相,真想把这么神秘而强大的你亲手杀死啊啊。”

    开膛手伸出细长的舌头舔了舔自己嘴角的血液,用一只手勉强捂住那巨大的伤口。

    就在这时,结束这超越声音的短暂交锋,巴萨罗缪带着笑意的话语才传到开膛手的耳中:“这份重逢的礼物你能喜欢就再好不过了,不用说谢谢,这是我应该做的,毕竟我们是'好朋友'嘛。”

    “是啊,好朋友……”开膛手咀嚼着好朋友这个词语,生出来些许怀疑,生起了一个念头,他以这般狼狈的姿态问道:“那么这位我的好朋友,可否请你告诉我你现在的名字呢?”

    巴萨罗缪微微一挑眉,似乎惊讶于对方怎么会问出这个问题,想了想后,反正也只不过是一个临时的马甲,还是报上来自己这个马甲的名字:“詹姆斯.莫里亚蒂。”

    “哈哈哈哈哈!”似乎是被戳中了笑点,他莫名的夸张大笑道,在笑声减轻后带着古怪之意他说道:“那么我就叫歇洛克好了。”

    他说:“贝克街的侦探,歇洛克.霍尔莫斯,除了干侦探的事情以外,上到毫无痕迹的栽赃嫁祸将你的政敌送到阿卡姆,下到承接各类杀人放火的脏活,让你的敌人从物理意义上从这个世界消失,一切有关的事情,只要准备好钱的话,你都可以来贝克街找我。”

    开膛手补了一句:“如果硬要是想让我去探案的话也不是不行。”他说:“得加钱。”

    大厅内原本因为这一连串的袭击露出丑态的凯尔萨德上流人士们在听到开膛手这突如其来的出戏广告宣传声时也停止了在细微处不停的颤抖,一脸愕然的看着这个一连串袭击的罪魁祸首。

    说老实话,在已经亲眼见证亲身体会了这场开膛手和红桃10造成的恐怖袭击之后,这番自我宣传显得无比的有力,惨烈的现场可还就在眼前呢,此刻这群人的内心都或多或少的生起了一点难以告人的小心思。

    谁还没个敌人呢?

    从商的有同行,从政的有政敌,就算是在家被养着的金丝雀们,也都多少有几个争宠的情敌。

    只要存在于这个世界,就一定会有敌人。

    其他的杂事他们或许不能够确定,若只是单论杀人技术的话,眼前这位完全可以说是行家。

    在心中,他们都暗自将对贝克街这个组织名字的地位再一次提高了。

    可以预见的,在经过开膛手这突如其来的宣传之后,不短的一段时间之内,虽然明面上可能被打压,但暗处的一些委托绝对是会络绎不绝的。

    巴萨罗缪皱起了眉头,有些不明白开膛手借自己这个马甲名字自称的缘由。

    想搞臭自己这个马甲的名声?不可能,贝克街由于这几年向着外城区军火贩子的缘故,再加上之前当情报组织时长年的搅屎棍倾向,除了在平民那里外,名字早就臭的不能再臭了,这种级别的泼脏水根本没有作用,反而还会成为业务的助力。

    开膛手不会不知道这点的。

    那他这番话语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联想到开膛手一直以来的疯狂倾向,巴萨罗缪只得将这份疑惑压在了心底之中,继续专注于眼前的情况。

    不管如何,他是敌人,是敌人,那自然得杀了以绝后患。

    他只需要知道这一点便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