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锈蚀的铁冠 > 第九十七章.袭 十二
    好久不见!

    他轻声的呢喃着,像是在迎接自己许久不见的挚友一般,如此欣喜的大笑着的开膛手扣动了扳机。

    包含着无比坚定杀意的子弹击碎了呼啸着的风,十数条弹道构成了几乎封锁巴萨罗谬一切躲避路线的包围网。

    巴萨罗谬皱起眉头,刚刚的那番动作已经耗尽了他太多的精神力,大脑中持续着的阵阵刺痛在无时无刻不在告诉着他,他已经无法像之前那般轻而易举的做到接下子弹了。

    这个被他暂且命名为一阶破坏公式的能力目前最大的缺点便是对精神力的巨大消耗,物质间的秘密至今仍然被作为各个学派的终极课题之一不是没有道理的,虽然破坏总是比创造容易,但解析物质破坏点这种终极课题的分支,就算是仅限于铁这个单一物质的领域,对于他这个刚刚达到第一阶段连质点都没有触摸到的超凡者来讲还是太过艰难了。

    不仅是身体素质的问题,更是生命本质的问题,更是相关知识不够的问题。

    在这些方面,他远远不足,纵使是利用那一身特殊的技巧能发挥出数倍的强大力量,也终究只是短暂的爆发,和真正达到那种水平是完全不一样的。

    在这件事情之后他确实是必须要去想尽办法提升自己的实力,并补上超凡知识的缺失这个短板了。

    巴萨罗谬握了握拳,感受着并未消耗多少的体力露出了笑容。

    和众人所看到的恰恰相反,刚刚的那些不可思议的操作实际上并未消耗多少他身躯的体力,更多的则是消耗的精神力,让他的精神疲惫,难以集中注意力,难以像刚才那般准确的抓住子弹。

    事实上,抓不抓的住对他重要吗?答案是不重要,这种近似于炫技的行为更多的是为了塑造自己的形象,现在塑造形象的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在已经有了这么几秒后,那些警卫想比也已经保护好他们的雇主了,他当然没有必要继续使用这种费心的技巧了。

    除了依旧不能暴露身份这点外,他大可以放开手脚。

    轰!

    大地震颤,脚下的地面破碎!

    一步跨出,仍是缩地!

    不仅不退避,更是丝毫不让,巴萨罗谬反而进身向前,迎着那袭面而来的子弹前进,像是要去赶着送死一般。

    可真的是去送死吗?

    不,当然不是!

    近乎难以察觉的,巴萨罗谬手中一抹银色光芒乍现。

    一瞬之间,尖锐的破空之音再响,那一抹银色光芒当即脱离了巴萨罗谬的掌指,割裂了空气,以一种连视觉都根本捕捉不了的速度在子弹击中巴萨罗谬之前更快的斩中了子弹。

    子弹被银芒干脆利落的切为两段,未见阻力,在两半子弹的残骸之中,装载在其中的特种炼金弹药被提起引爆了,灰绿色的毒雾骤然之间扩散而出。

    这是被炼金术士们精炼过无数次的猛毒,在他们的调制之下,近千种毒素被汇聚进了这么一小发的子弹之中。

    见到此景,巴萨罗谬不禁在心底笑道。

    恰巧的,由于能力的关系,针对血肉种的毒素对于他来讲都是几乎没有用的,

    由于能力的关系,他完全可以算是一个半金属生命,就算被感染腐蚀了一部分,大不了回去重新补点铁锭,拿着锤子敲敲打打又是一个好汉。

    物质系的超凡者在这方面拥有着独特的优势。

    巴萨罗谬丝毫不准备避让的冲进了灰绿色的毒雾之中,又凭借着缩地之步的极速,在转瞬之间再冲出。

    他那裸露在外的部分皮肤血肉在这与猛毒的一瞬间接触之下被腐蚀一空,一丝丝灰绿之色甚至顺着被腐蚀出的伤口迅速的向着其余的部位蔓延。

    虽然这让巴萨罗谬的样子看起来无比的凄惨,但毫不犹豫的冲锋却让巴萨罗谬避开了另外几个方向袭来的子弹,让开膛手的计算落到了空处。

    避重就轻是每一个战士都要学到的技能,在战斗之中更是丝毫由不得犹豫的存在,必须要在瞬间做出抉择。

    开膛手与巴萨罗谬之间的距离被极速拉进着,但开膛手的脸上却丝毫不见慌乱,反而大笑着继续操控红桃10的分体们齐齐扣下了扳机。

    这一次,是无比密集几乎没有空隙的子弹之雨。

    迎着几乎无法躲避的弹雨,巴萨罗谬选择依旧是加速,毫不顾忌的加速!

    只是十几条枪支的扫射而已,尚不能称之为威胁。

    就算是在这种状态之下,普通的子弹对于他来讲依旧只是送菜,甚至不如之前的那几枚特殊弹药给他带来的消耗大。

    想要用密集的攻势来渐渐磨损他的生命,也不是第一个人打这个想法了,而他们的结果则都是被自己硬顶着枪林弹雨强行杀死。

    在这方面,他最为手熟不过!

    一瞬间,数十道银光再一次乍现,那些被巴萨罗谬顺手摸来的刀叉在此时变得无比的恐怖,在极速的加持之下,只是一点碎片也堪称无坚不摧!

    巴萨罗谬的身影在子弹构成的暴风雨之中急行者,宛若在操持着一艘小舟,一个不小心就将被风浪打入海底,可偏偏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的面色依旧不见慌张,只存在着近乎于疯狂的笑容。

    凭借着无数次的身陷死亡磨砺出的敏锐直觉,不可思议的银芒每次都恰巧的挡在了那些将要击中他的子弹身上,将其切为两半。

    越是向前进弹雨则越发密集。

    但是,毫无用处,也毫无意义。

    他们之间的距离只剩下那最后的二十多米。

    可以在一步之间可以跨越的距离。

    一步崩起,烈风陡盛,他们之间的距离在一步之间被跨越!

    啪!

    一记好似鞭子抽打空气的声响几乎瞬间传达到了开膛手的耳侧。

    如同骨头都融化为了液体一般,巴萨罗谬的右臂如鞭子一般凶恶的一甩,化为了一道几乎捕捉不到的幻影。

    在这种距离之中,巴萨罗谬怀中开膛手部分灵魂凝聚而成的硬币几乎快要化为烙铁。

    在灼热之下,他也认出了这位重新出现在他面前的开膛手。

    懒得去思考他为什么复活,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巴萨罗谬只是在瞬息之间挥下了自己几乎快到化为了幻影的右臂。

    他要以相同的招式作为开膛手重新复活的见面礼!

    在烈风中,他大笑着说道。

    “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