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锈蚀的铁冠 > 第九十四章.袭 九
    在那一个刹那,灵感拖拽着思维瞬息完成了那个假设,不需要经过思考,身体正如已经使用过无数次一般,无比熟练的摆出了那个假想招式的起手式,全身分散着的小力当即被全部扭结为一股整合的大劲。

    这只是那一招的基础,若只是这种平庸的招式,正像抽刀难斩水流一般,对于这种明显带着超凡色彩的攻击,那些单纯的物理攻击无疑是很难起作用的。

    在必须要将身份切割开,无法使用霍尔莫斯那个身份所已经展现能力的这个时候,能够将这枚子弹的攻击打散的他也只能想这个未曾经过实验的假想招式了。

    为什么偏要去做什么选择题?

    身份他不想暴露,但人他也要去救!

    这样才是他一贯的风格。

    “Oh~oh~oh~oh~”

    “Oh~oh~oh~oh~”

    “Makingmyownroadoutofgravelandsomewine(我用烈酒混合沙砾铺就前行路)AndifIhavetofallthenitwon'tbeinyourline(纵然不幸倒下那也自甘其苦)

    “Everybody'sdoingitsowhythehellshouldI(每个人都在随波而行我却说不)Everybody'sdoingitsowhythehellshouldI(每个人都在顺从世俗我不在乎)

    伴随着巴萨罗谬逐渐激昂的情绪,宛如幻觉一般的旋律在男人脑海之中流淌,在一步一步之中蜕变为让魂灵为之震颤的轰鸣。

    只是几个刹那,在缩地之术的作用之下,几步之间他已然跨越了百来米,风压火浪几乎快要贴在了巴萨罗谬的脸上了,灼热舔舐着他的皮肤,但他丝毫不在乎,反而迎着踏着着火与风前行。

    他的身影几乎化为了难以捕捉的幻觉,速度快到让空气都被撕扯出宛若飞鸟一般的尖锐鸣叫,就像是一把无坚不摧的黑色铁刃一般,斩裂了无形的火焰,劈开了暴烈的狂风,仅仅凭借那极速前进掀起的动荡之风,就让这一切无法阻挡他的前进。

    那枚酝酿着毁灭的子弹近在眼前。

    在最后的那个刹那,那一个假想招式的原理再一次的在他脑海中。

    这一招的原型是他曾经从一个被他路过撞见顺手解决掉的暗杀者手中学到的两种暗杀拳法。

    具体的拳法名称他不清楚,具体的拳法招式他也不清楚,巴萨罗谬只不过从那个无名的倒霉蛋的招式中汲取到那最精华的理念然后依靠着自己强大的才能强行推演还原而出的这两套无名暗杀拳法。

    其根本上和原版也只有理念上的相同,在具体的招式套路之上可以说是已经成为了与之前那位倒霉蛋手中的那一套完全不相关联的全新拳法。

    由于只是看重其中的思路,这套全新的拳法也不过是他打发时间时随手创造出的便宜货,故此巴萨罗谬也只是简单粗暴根据这两套的特性,将之命名为外式.死杀法与里式.活杀法以作区分。

    外式.死杀法顾名思义,其核心理念便是在于找出每个生物身上自然存在着的一条条死线,从而造成从外到内的撕裂伤,而这个死线,便是巴萨罗谬对人身上难免存在的那一个部位与另外一个部位相连的那一条连接线的概括性称呼,只要找出了这一条条死线,就算不利于特殊的技巧也可以轻而易举的造成恐怖的巨大撕裂伤,将原本相连接的两个部分轻松的分割开来。

    里式.活杀法的理念则与外式的核心理念互为表里正反,在于找出每个生物体内自然存在着的那一个个随着动作游走移动的活穴,从而造成由内到外的爆裂伤,与古医术中所强调的那些固定穴位不同,巴萨罗谬这里所称的活穴是指的生命运动时所产生的移动发力点,通过利用特殊的手法捕捉并打击这些游走的活穴,就算是力量相对较弱瘦小女子也可以轻而易举的打断壮汉的攻击,并让对方运行着的力量伤害到自己。

    这两者一个由外到里一个由里到外,一个易学难精,一个难学易精,一个强调力量,一个强调技巧,虽然在表面上看似不同并截然相反,但在内里的根本上却是几乎完全相同的,在大成之后甚至可以自然而然的靠自己补完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另一套拳法。

    它们共通的核心理念在于找寻生命体内的那一个个缺陷,然后利用各种方法利用这个缺陷用极小的代价造成极大的伤害。

    在巴萨罗谬创造出这两套拳法所用的几个瞬间之中,他曾升起过一个令他引燃起求知欲的疑问。

    这两种拳法的基础都是建立在对方是生命体的基础之上,那如果需要破坏的对方不是生命体,而是一块类似石头的死物呢,而是一种单纯的能量流动呢?

    这个疑惑驱使着当时的巴萨罗谬研究了许久,但实际得出的那个答案却令他大失所望,将这个假想招数塞入了自己创造的那一个个没用技巧的书架之中。

    这两门拳法的基础是建立在人类对如何杀死自己同类的深刻了解与众多经验之上的,换言之,只需要重新积累如何破坏非生命体的经验,找寻出那一个藏匿其中的共通破坏公式便可。

    石头间会存在着裂缝,能量间也会存在着以供流动的通道。

    凡是存在着的东西必然会走向死亡,也必然会存在着破绽。

    但是不出多少时间,巴萨罗谬便放弃了这个荒谬的假想。

    只是解析出三种物质的破坏公式,便用了巴萨罗谬数年的时间,这还是在建立在那三种物质较为常见易获取进行研究的情况之下。

    这无疑是一种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的情况,缓慢的进度让巴萨罗谬大失所望,无奈的放弃搁置了对这一招式的研究。

    来到这个超凡世界之后,在刚才那一线的灵感之中,巴萨罗谬才惊觉发现这一早已存在于自己手边的最后拼图。

    既然无法解析全部的,那就单纯专精一种便可以了,只需要稍微利用一下物质系要素特有的侵蚀属性,他便可以轻松的将纷杂繁复的诸多物质,转变为那一种他最擅长的单一物质进行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