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锈蚀的铁冠 > 第七十四章.熟悉的陌生人
    “黑桃K,你真的确定要执意担着来自上面的压力使用杰克这个疯子?你真的能够保证这个疯子不会失控吗?”

    “上次那事的苦果你还没吃够吗?对于这个疯子他人格的不稳定性你明明已经见过了不是吗?只是因为看见了对方使用能力的场景,就因此而陷入了理智崩溃,这种疯子只有被加以严格的看管才能在特定的场合被放出去,很明显,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适合将他放出去的场景。”

    “如果你执意坚持如此的话,我将不得不怀疑你是否也已经被那个疯子的能力所感染、理解了对方的思维,陷入了A级精神污染状态中。”

    面带着不悦,身形若孩童者拨通了一个隐秘的频道。

    “这里是黑桃K,这里是黑桃K,本人目前不在,请等待片刻亦或稍后再拨。”

    一阵忙音自另一头传来,身形若孩童者感到奇怪皱了皱眉,但还是没有选择挂断。

    在不一会后,电话才终于被接通,黑桃K浑厚的男音才迟迟响起。

    “这里是黑桃K,关于红桃10先生你的疑问,我刚刚已经通过录音听完了,关于你的这个问题这个怀疑,我现在可以直接对你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

    “我确定使用杰克这个相对的不稳定因素,有关于他的疯狂性,我比所有人都要清楚,也无比清楚长期接触下来可能被其能力影响,请红桃10先生您放心,与他的每一次接触我都有申请低语者陪同,在每一次事后我也申请了向上面对精神方面进行检测,这一点便无需您担心了。”

    “在这一次行动上使用他这个决定,是我在上百次的未来模拟后方才确定的,在这一次的四王临时会议上,我已经将这份报告交由其余几人审核,在通过这份申请的三人中,你的顶头上司便在其内。”

    “你就算不相信我,也要相信你的顶头上司吧?红桃K那个家伙的严格程度,对于常年接触下来的你,肯定比我更清楚。倘若没有百分之一千的可能性,那个家伙是绝对不可能轻易的通过的。”

    “这一次的会议除了和以前一样照旧缺席会议的梅花K以外,均对此表示了赞同。”

    “请停下你无端的怀疑,我知道,你和杰克那个家伙在进入之前就有认识了,你们四个一起进来的人的,之间的感情问题我无意去了解更不想去了解,在这个时候,能否请作为这次行动关键人物的梅花10先生您暂时的放下您和杰克之间的恩怨,暂时放下那些会有可能破坏计划进行的个人感情。”

    黑桃K的话语没有半分的失礼,也丝毫挺不错半点恶意,就像完全是公事公办,不掺杂一点一滴的个人倾向,冰冷的像是一台让人害怕的机器。

    可偏偏这些话听在梅花10的耳中却是无比的嘲讽,就差没直接甩脸子不顾他的面子直接说他不行了。

    在他的心中,他已经自行把黑桃K的这些话简单翻译为了诸如以你懂个■■为首的诸多恶毒咒骂了。

    当然,以黑桃K的性格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子失态的举动的,就算是真的让他生气了,他也只会在暗中默默的在你背后捅你一刀的。

    绝对不会让你有任何的察觉,也不会让人能够找到一点线索,在一层的背后,永远藏着另一层的陷阱。

    在这种事情上黑桃K没有必要去欺骗梅花10,以黑桃K一直以来为自己打造的人设,也从来不会有人怀疑他话语的真实性,说上百次未来模拟就一定是上百次未来模拟,只要是身为己方,这位黑桃K先生总是让人可以信任。

    听到对方这番话,梅花10的眼中也确实没有了怀疑,只能狠狠的咬牙切齿。

    在这件事情上,组织的这群高层到底是在想什么?

    “对了,关于刚才的失礼,也正是因为为了杰克这件事来着的,有件东西您可以看一下,这有助于您消除对我误会与恶感,请打开您通讯器的成像模块,并输入一定量的能量作为供应。”

    这家伙又在搞什么花样?

    梅花10皱起眉头,想了想后还是按照黑桃K的指令行动了。

    在那重新归于黑暗的室内,有不稳定的黑白灰三色混杂的光芒汇聚。

    三色光芒汇聚成一个个的色块,而色块又组合成了一张张飞快变化的图像,一张黑色卡片的样子便这样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在见到这张黑色小卡片的时候,梅花10的那一张面孔上的神色就像是开了颜料铺子一般飞快变化着,直到最后定格为了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

    “组织内部的权限证明,这一份所代表的含义我想你不会不清楚吧?”

    “这一张黑卡所代表的,便是直接授予我在凯尔萨德拥有最高人员调动权限。”

    “遵循组织内部的条例,我在此需要对你提前警告一次以表示对同伴之间的尊重,如果你在心底有一点可能干扰到计划的可能性,我会立刻动用这张黑卡所授予我的权限直接越过你的自由意志,接管你的身躯,到时候还望千万不要对此心存怨恨。”

    黑桃K的声音仍然是那般不带着一定感情的波动,只是平静的叙述着,丝毫没有在意红桃10那一副恼怒的神色。

    就算因为通讯装置功能的原因不能直接看见对方的脸色,黑桃K也可以通过对红桃10的了解直接猜到对方心中所想。

    但他依旧对此浑不在意。

    这次的任务是他花了大代价动用他在组织中积累多年的人脉才从boss那里获取到的,为了想办法把其他人糊弄过去也是废了他很大的心思。

    杰克的复生机会只有一次了,他必须要在这枚好用的棋子死亡之前压榨出他全部的价值,按照他在第一次死亡前留下的遗言好好使用他的生命,只有这样他才能如愿以偿在组织的最终计划实行时攥取到最大的利益,以完成那个他们所有人共同的愿望。

    黑桃K不容许有任何人来阻止自己的计划。

    就算是那个组织内最恐怖的红桃K也不行。

    一想到这里,黑桃K的心中顿时生出了几分忌惮。

    那个红桃K,恐怕已经看出来了什么,眼前红桃10的到来正是一个征兆,如果自己真的一时大意搞砸了的话,那个家伙一定会动用那些东西来对自己落井下石的。

    红桃K这个因素他也必须加入演算中去。

    -

    -

    -

    -

    “啦啦~啦啦啦~啦啦~”

    提着琴箱的男人就这样提着琴箱大步的走在凯尔萨德校园内,时不时的看见几个忙碌着的人还很是自来熟的打了个招呼。

    由于还有紧急的任务,那些被打招呼的人也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工作人员,在今天被那群大老爷们带进来的陌生人太多了,他们也丝毫没有怀疑的念头,甚至看到提琴箱男人自来熟的打招呼,还以为真的是某个自己印象不深的熟人。

    在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之下,他们看提琴箱男人的面容也渐渐生出了些许熟悉之感。

    在他们的眼中,此时的提琴箱男人可以说是再平凡不过的一个普通人了。

    提着一个老旧的琴箱,穿着一身破旧的风衣,留着一头很是落魄的棕色卷发,哼唱着一首不知道哪里的歌谣。

    可不就是一名再寻常不过的落魄乐师吗?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能被邀请进来,可既然此时他已经被放进来了,就算是有什么问题当然也轮不到他们这群人来质疑。

    在大多数的时候,人类都是会因为省力的本能不去思考的动物。

    他们来认识一个人也从来不是使用眼睛,而是通过使用那从各个感官的信息汇聚起来的大体印象。

    在第一眼的时候,那个人的大体形象就已经在脑海里被保留下来了。

    为了方便,人们总是喜欢使用标签式的印象。

    在方便的同时,这样的方法当然也有着他的劣势。

    人们会很难记得那些标签之外的记忆,在面对一个被标记为“正常”“熟悉”的东西的时候,人们便往往会忽略这一现象的小部分异常性。而相反的,在面对一个被标记为“奇怪””异常“的人所做出的行动时,人们也同样会为他的一切行动做出理解,即使是他做出一件寻常的事情,人们依旧会认为那其中隐藏着深意,隐藏着独特的含义。

    大部分的人都难以避免这种思维方式。

    当然,这种思维方式也并非落后而低效率。

    只是不适用也不需要而已。

    生活在平凡世界中的人类当然是不需要这种劳心的思维方式的,只有生活在异常世界中的人类才需要改变自己的思维方式,才需要令自己变得敏感。

    精通这种技巧的人可以很轻易的利用人们的这种思维来令他人为自己打上他所期盼的标签,让自己楔入他们寻常生活中的一部分。

    很不巧,由于自身能力的原因,眼前这位提着琴箱的男人便是其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