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锈蚀的铁冠 > 第六十七章.可以理解
    刻意的装了久,那么希望能对她有用吧,巴萨罗谬叹了一口气,在内心感叹道。

    他的这番姿态虽然大多出自真心,但也确实不免有着几分谋划算计在其中。

    至少握手的礼仪他还是非常清楚的,在男女之间,只有当女方先伸出手后,男方才可以伸手相握,除非男方的年龄已经是相当于对方的长辈了,亦或是在女方的年龄太小的情况,则男方先伸手是算是有礼貌的。

    在得知奥利布里乌斯想要传达给他的暗示后,巴萨罗谬便对眼前的场景已经在心中有了预演,只要他们的目的相同,那么他们总归是会有着需要面对的时候的。

    在那个时候,根据得到的信息巴萨罗谬便已经对娄希的心理有了大概的猜测,并对此提前针对性的构建了几个计划预案。

    当然,实际使用当然是在接触后进行了调整的。

    娄希与巴萨罗谬虽然相似,但也仍然拥有着很多的不同之处,其中之一便是,她其实从来都没有怎么刻意掩饰自己的情绪过。

    以她的背景,当然有着底气无需向着巴萨罗谬现在这般遮遮掩掩,这种不掩饰对于她来讲,也从来都不只是一个单纯的缺点。

    对于她这种涉及着心灵领域的超凡者来讲,这正是一个用以切入对方心灵缝隙的楔子。

    沟通是心灵领域相关的能力建立的基础,而需求便是最为常见的一种沟通。

    就像是大部分的生命都会本能性的追逐光明一样,由于娄希本身达到了异常级别的魔性吸引力,以及波赫尤拉家继承人这个身份的缘故,只需要挂上一点饵食,人们便会像鱼儿一般本能的性的追逐她所放下的那份饵食。

    未知便是她所放下的那份饵食,凭借着她自身的影响,她可以轻易的凭借这份他人对她信息的好奇心借以在他们的心灵中打下暗示。

    只可惜,影响总是互相的,在借助他人的这种心理获取便利的同时,她自己的精神同样也会被放大这种心理。

    她同样也会追逐着那份未知,追逐着那些能引起她好奇心的未知。

    巴萨罗谬此时所向她刻意展露而出的,便是那未知。

    不受她所影响的平常态度,不被她所知晓的真实身份,不比她所弱小的各项能力。

    这些无疑都戳中了娄希的点,引起了她的好奇心。

    言语,是一种艺术。

    或许有着几分谋划的部分在其中,但无疑的是大部分却仍是巴萨罗谬的真心,这几分谋划起到的作用便是将这份发自真心的话语在最恰到好处的时候说出。

    只需要配以恰到好处的顺序,即使只是短短的几句话,也能够轻易的影响他人的心绪。

    说起来,这个不为他人所知的小秘密还是当初在拓土军团中一位来自北境的专精心灵领域的魔女告诉巴萨罗谬的。

    这算不算是恰好帮了自己背刺了她的长辈?

    巴萨罗谬摇了摇头,将这个无稽的念头摇出自己的脑海,现在才旧历.5991年,那个小家伙现在说不定还没有成年呢。

    说起来,聊了这么一会,他们原来的目的是什么的?

    古尔薇格那清冷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沉思。

    “六点五十九了。”只需要这一句话,便足够了。

    巴萨罗谬无奈的摊手,伸手做请状,落后半个身位笑着说道:“女士们优先。”

    他还是非常认得清自己的定位的,自己这次的目标核心是娄希本身,而并不是其他的那些凯尔萨德的上流人士们,他自然是没有必要在这个地方出风头的。

    娄希微微点了点头,不着痕迹的与古尔薇格交换了两下眼神,凭借着多年以来的默契,她们很容易便能以此进行交流。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家伙刚刚说的都有问题的。”

    “安啦安啦,古尔薇格姐你不觉得正是因为这样才有趣吗?”

    “不觉得,对于我来讲,只有你的安危最要紧。如果一旦让我发现他有问题……我会立刻将他当场拿下的,到时候娄希大小姐你最好记得请躲远一点。”

    “明白明白。”娄希无奈,当即投降。

    至于她们两个怎么做到通过眼神传达这么多信息的?这当然便只能归咎于她们神奇的默契度了。

    -

    -

    -

    在轻柔舒缓的音乐声之中,在袅袅的熏香气息之中。

    凯尔萨德的上流人士们两三个的聚在一起,优雅的互相碰着酒杯喝着酒,聊着那些普通人难以想象到的娱乐方式亦或是那些普通人难以接触到的高雅话题。

    也许是又买下了什么,也许是又干了什么大事,也许是什么帝国明面上禁止的事情。

    在这个城市里面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都是他们所制定的,那些针对于普通人的法律对他们从来都是相当于几近于无。

    谁让他们是有钱有权又有势的凯尔萨德上流人士呢?

    凯尔萨德对斯拉夫帝国的意义便是赚钱的工具,他们早已和新旧两党的高层达成了一定的默契,只要不去做什么他们都遮掩不下来的大事,只要把他们该去干的事情都完成,那群大人物们并不介意为这群商人提供便利与保护。

    这就是大人们间的残酷利益交换。

    即使娄希迟迟未到,他们脸上丝毫见不到一点的不耐烦之色,依旧保持着那份从容与优雅。

    他们是追逐利益的野狗,谁给他们骨头他们就往哪边跑,从来不会有尊严这种东西的存在。

    既然那位波赫尤拉家的继承人可以带给他们利益,那么他们当然不会介意在这种小事上面介意。

    只是迟到而已,可以包容,可以理解。

    倘若那位波赫尤拉家的继承人对此感到愧疚的话,为了争取的她的好感,这群所谓的凯尔萨德上流人士定会想尽办法前去安慰。

    不是听说那群贵族间还有一个不成文的小礼仪吗?比如说未成年的女性必须要的迟到几分钟,如此才能显示贵族的矜持。

    至于是不是真的存在这种见鬼了的社交礼仪?

    害,谁知道呢,万一正好瞎编编中了呢?

    那群贵族总是喜欢制定一些奇怪的礼仪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