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锈蚀的铁冠 > 第六十五章.各有所图 二合一
    在圣安德瓦利大厅中,水晶吊灯高悬,恰到好处的柔和灯光照亮了整个宴会厅。

    空气中有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奇异味道向着人们的鼻子里面钻去,似是花香,仔细一闻却又不像是花香,在这整个大厅缭绕着的奇异味道之中,每个人的身体中的疲惫都被驱逐了,心情逐渐的轻松了起来。

    这是来自于黄金之路上一个小国所产出的苏合香,在那个小国中这种香料是他们在每年最重要节日时,所必须点燃以祈求神明保佑的贡品,因为这个原因这种香料每年能够运回的数量都很是稀少,也只有在这种场合,耶米尔才舍得将这些他所积攒的的苏合香点燃。

    在袅袅的熏香气息之中,一个个衣着看上去光鲜亮丽的客人齐聚在了这里。

    在得知了波赫尤拉家的继承人与古尔薇格家的当代古尔薇格一齐来到了圣安德瓦利大学后,凯尔萨德内几乎所有的有权有势有财,占据一定社会地位的人士都想尽办法赶忙来到了这里以参加这场招待她们二人的晚会。

    那可是波赫尤拉家的继承人!

    名望、地位、关系,财富、力量、血脉。

    这些对于波赫尤拉家一个都不缺。

    在镇守着帝国的北境,为北境人抵挡了数百年的侵略后,在北境人民的心目中,波赫尤拉家早已成为了胜过沙皇,胜过新旧两党的唯一权威,无论是从名誉上还是从实际上,这片广袤的土地都堪称独属于波赫尤拉家的公国。

    北境虽然看上去苦寒无比,可实际上其中内藏着的财富却是完全不少,甚至可以完全称得上富庶,精明无比的凯尔萨德权贵们早就想将自己的生意拓展到北境许久了,可是却由于北境人天生顽固刻板的性格而不得其门而入,向来排外的他们也对这群南方来的满身铜臭味的商人们是反感。

    北境所蕴藏着的一座座“金矿”就这样被他们死死的锁在了北境中而不使用,这群唯利是图的凯尔萨德人在得知了波赫尤拉家继承人的到来后,当然不会看漏了这个消息,自然是对此重视无比。

    虽然对方自称只是前来求学的,但向来多疑的他们怎么可能相信这个鬼话,凭借着波赫尤拉家的影响力与财力,他们轻松的就可以请来位于各个领域顶端的大师来作为娄希的家庭教师。

    在他们看来,这就是因为他们常年释放的善意也终于换得了对方善意的缘故,这一次让继承人亲自来到凯尔萨德生活学习数年,便是在向他们释放一个信号。

    他们怎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一旦得到了波赫尤拉家继承人的友情,他们就将以此为突破口,轻易打开通往北境的商道,从而攥取数不清的财富。

    因此,这群无利不起早且每一个决定与举动都影响牵连着许多人的凯尔萨德上流人士方才放下了手中的一切事情,而急匆匆的赶来参加这次欢迎宴会。

    更何况……还有这位娄希.波赫尤拉本身背景的存在……

    就算抛除波赫尤拉家本身所带来的,单单凭借她自己父母的身份,他们所迎接的这位也称得上的一名当之无愧的公主。

    这就涉及到了一个在帝国上层均被默认,但官方始终不会去承认的传闻。

    娄希母亲的信息在任何的文件与传闻中都被刻意抹去了存在没有被提到,但由于那件事在某种层面上影响太大的缘故,帝国上层还是有不少人仍然记得的。

    他们仍不能忘记那位老沙皇最为宠爱的公主为了去前线帮助自己的情郎,不顾当时一切阻拦生生的一人打穿了整个禁卫军从皇宫中走出去的场景。

    自此之后,那位向来独断专行的老沙皇便生了气,凭借当时位于历史上巅峰的权力生生的将这位公主的一切信息抹去了。

    有谣言传闻道,正是因为娄希母亲的这一举动,大大打击了当时极端集权下帝国官方的权威,才使得当时掌握着兵权的前帝国公爵如今的新党党魁提尔斯瓦.提尔拉梅阁下悍然反叛,趁着因为卫国战争而导致的中央力量空虚,直接一个回马枪杀进了国都夺取了权力。

    当然,这也只是谣言而已,真正了解过那段历史的人当然不会说出这种将一切都归功于一件事的说法。

    当时的斯拉夫帝国早已称得上民不聊生,不仅因为陷入了数年的拉锯战的缘故而导致了大饥荒,还被守旧顽固的老沙皇依旧沿用以前的高压政策继续统治着,这早就造就了提尔斯瓦所设想的计划得以成功的基础。

    而那个被这群人所知晓,但永远不会被官方所承认的,则是在这些或真或假的传闻中,可信度最为高的那个。

    据某个曾经的皇室分支成员所在酒后所讲,他曾经在成年的时候前往过皇宫一次,在那里接受成年礼,在家谱树上,他便曾看到过娄希的这个名字。

    老沙皇并没有将愤怒牵连到这个还未出世的孙女身上。

    也就是说……眼前这位波赫尤拉的继承人,同样拥有着很高的继承顺位。

    新党推翻沙皇的统治,以议会两党制代替君主集权制建立斯拉夫第三帝国至今为止已经有十数年了,可是因为皇室长达近千年的统治,其存在已经渗透进了整个斯拉夫人们的文化中的缘故,至今有许多人对皇室仍然保持着天然的畏惧服从之情。

    除非将整个斯拉夫人的文化习俗彻底的打碎打烂,等到数代后时间将这些相关的影响抹除,否则只是换了一群的统治者的话,还不足以将沙皇的存在从斯拉夫人的心中抹除。

    新党正是因为执政理念在人群之中获取了信任才能替代沙皇统治这个国家的,提尔斯瓦自然不可能从而忽视这么一个大的漏洞。

    直接硬来自然是不可能成功的,于是提尔斯瓦便选择了利用舆论向民众灌输错误形象的手段,先逼迫末代的小沙皇发表了人间宣言,否定了他们作为统治者高高在上超凡性,再通过潜移默化的影响,让沙皇这个存在的形象逐渐转变为了国家的精神象征。

    民众们虽然不再对沙皇怀有敬畏之情,但由于舆论宣传的原因却更加加大了对皇室的好奇,疯狂的追逐着诸如皇室出品,皇室曾使用的物品。

    “皇室”这个标签,其远甚于他们各种积累下来的名望与口碑。

    只需要能获得这位娄希小姐的授权,他们便可以借助皇室的名望轻易地为自家的商品提高许多的附加价值。

    只通过一场宴会便获得这位波赫尤拉家继承人的友情,从而建立商路打开北境市场自然是非常困难的,这群老谋深算的资本家当然不会天真的将一切都寄托在这位大小姐一念之间。

    这个皇室的名头,才是他们今天来到这场晚宴的主要目的。

    只要达成了这次合作,那么之后自然便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的合作,直到最后彻底的达成那份有关北境开发的合作。

    即使心中各揣着自己的算盘,谋划着怎么样将其他人排除在自己之外,这群所谓的凯尔萨德上流人士还依旧在表面保持着其乐融融的伪装。

    气氛还挺好。

    -

    -

    -

    “二位殿下,前面就是举办欢迎宴会所在的大厅了,限于身份我就送到这里了。”巴萨罗谬从容的朝着两位道别。

    虽然互相都能感知到对方的超凡者身份,但双方都很知趣识趣的没有特意的去戳破,也没有再去说什么有关这方面的话题,而是保持着起码的和平。

    “不打算进去吗?那里面应该聚集着这个城市的大多数上流人士,以你超凡者的身份,只要跟着我进去,经过我的介绍,定然会被他们奉为座上宾。”娄希似乎很是随意的提了一句。

    “好啊。”巴萨罗谬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他在心里悄悄的对奥利布里乌斯说了句抱歉,自己的这一点头,恐怕又会让他的精心设计好的谋划被破坏了。

    在知晓娄希到来背后所代表着的含义的时候,结合一下他之前所说的被下了禁言这条信息,奥利布里乌斯想要传达给他的暗示巴萨罗谬就已经差不多明白了。

    波赫尤拉家继承人不远千里来到圣安德瓦利是有着目的的,这个目的也恰恰与着奥利布里乌斯的目的有关。

    在这件事上奥利布里乌斯很显然与他背后那些人有了分歧,并落于了下风被控制了行动,不能参与进去。

    唯一能勉强行动的艾尔登却又需要管理着莱茵河不能离开多远,以防其失控将整个城市都吞没,纵使是有着沟通人形剪影赋予他人全新身份的手段,他也无法利用起来。

    巴萨罗谬的出现却恰恰好成了奥利布里乌斯他破局的关键。

    一个能合情合理的摘出去远离他们视线,却又可以轻易换个身份放进棋局里面的暗子。

    这个极其简单的计划最大的漏洞只在于巴萨罗谬本身,在于他是否能够读懂奥利布里乌斯他的暗示。

    因此也就有了艾尔登之前的那番看似莫名其妙的举动,假如自己没有展露出适合的资格的话,估计就是直接被艾尔登送到岸上若无其事的招待一番,带着疑惑回去了。

    奥利布里乌斯做出这番举动的时候也在纠结。

    一方面是想要去破局,一方面是犹豫着要不要将自己的兄弟牵扯进来。

    这点在见到了巴萨罗谬的改变后,他才有了决断。

    他选择了相信和自己流着相同血液的巴萨罗谬,在愿意相信巴萨罗谬已经担得起康斯坦丁这个姓氏的同时,却又因为不放心为巴萨罗谬又留下了另一道保险。

    假如事与愿违是他一厢情愿的话,艾尔登便会借助着莱茵河直接带巴萨罗谬离开。

    不得不说,从各个方面来讲,奥利布里乌斯他都尽到了他做为巴萨罗谬兄长的责任,完全称得上是一名好哥哥。

    想到这里,巴萨罗谬不自觉的展露出了一丝笑容,一种莫名的情绪油然而生。

    那是来自这具身体的前一任主人.朱里乌斯.康斯坦丁的情绪。

    奥利布里乌斯,虽然只是大了七岁,但这位他的兄长却自此身出生开始便代替着常年在外的父亲代替着已经逝世得到母亲一直照顾着比他幼小的几个弟弟妹妹,虽然总是摆出一副只是小事的模样,但实际上对他们的关心却不曾少一点。

    朱里乌斯正是因为自己相对奥利布里乌斯与凯莉格黎乌斯的无能,无法回报他们的付出而搬了出去。

    而现在他终于能够找到能回报一次的机会了。

    即使奥利布里乌斯认可的是巴萨罗谬而并非是他朱里乌斯,但这个残留在这具身体中的残魂也已经满足了。

    这种莫名的火焰在巴萨罗谬心中燃烧着,烧灼着他的灵魂。

    想要……想要去……想要去!

    原来这就是前身的执念吗?

    “你最后的愿望,我接下了。”感受着胸中灼热的温度,巴萨罗谬不由得露出由衷的笑容。

    他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早在完成的超凡的那一刻,他便可以轻易的将朱里乌斯的残魂给清理出去了,但巴萨罗谬偏偏却不想这么做。

    并非基于利益的考量亦或是什么别的因素,而是只是基于他巴萨罗谬自身内心的情感而已。

    他不想用这种手段,仅仅如此而已。

    在实用主义者之前,他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理想主义者。

    在这一刻,他彻底的接受了自己的这个身份,朱里乌斯的残魂也放弃了抵抗,完全的放弃了操控权将自己融入了巴萨罗谬的灵魂。

    巴萨罗谬握了握拳头,感受着这种全新的感觉。

    不差。

    奥利布里乌斯想要传达的信息他已经明白了,但巴萨罗谬并不准备完全按照他的计划那样隐秘行动,

    他的目光还是太局限于一部分了,或许这也和他一直以来的工作有关,隐秘行动固然是能够避开许多势力的目光,但未免还是太小家子气了。

    巴萨罗谬的风格则是与奥利布里乌斯截然相反。

    他更喜欢的是那种积蓄好力量直接平推过去的方式,对于已经得知娄希真实能力的巴萨罗谬来讲,他最容易获取的力量可不就在眼前。

    巴萨罗谬并不认为奥利布里乌斯想让他隐秘行动所带来的助力能够超越傍上这位大小姐所能带来的助力。

    这位波赫尤拉家的继承人,现在的强力超凡者,未来的魔女之王,可比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实在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