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锈蚀的铁冠 > 第六十四章.入席
    “搞快点!搞快点!都tm给老子搞快点!”

    “喂!对,没错,就是你,就是你个小崽子,动起来动起来!不要磨磨蹭蹭的!不要做这里停下来!”

    耶米尔舍弃了那副优雅从容的模样,满脸暴躁的神色,扯开了老脸怒吼咆哮着,音量极大,唾沫星子几乎都要飞到人脸上了。

    诺贝尔那个老混球又是偏偏在这种时候不在!

    一想到那个老混球现在还在公款旅游,惬意的在沙滩上享受着日光浴,耶米尔就感觉自己的怒气又上升了几分。

    这x日的老混球偏偏还带走大半的学校员工,说是给大家的年终福利。

    如果不是这一茬,他一个副校长哪还至于亲自上阵来面试?

    耶米尔一抬头,看到这群只会摸鱼的老油条又摸鱼,当即立刻出声催促道,心又累了几分。

    他当初就不该为了面子拒绝诺贝尔那个老混球的邀请的。

    都是诺贝尔那个老混球的错!

    -

    -

    -

    “喂,莫.里.亚.蒂.老.师。”贝莉安,也就是那位红发学姐,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喊着巴萨罗谬的名字。

    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巴萨罗谬已经轻易的凭借语言的艺术,成功将这位红发学姐的姓名、住址、家庭信息等给骗了出来。

    当然,是以得到贝莉安的怒气为代价的。

    “有事就说,老师我肯定不会拒绝学生们的提问的。”巴萨罗谬一脸笑眯眯的,像是丝毫没有注意到贝莉安那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这么一调笑,他感觉自己放佛都像年轻了不少,心中那因为一串串事件而积累起的阴云也消散了许多。

    ”忍住,忍住,忍住,不要再和这个讨人厌的家伙再吵起来,会没完没了的。“

    ”对方没脸没皮肯定不怕,贝莉安啊,你可一定要忍住,做个淑女,不要正中了这个家伙的诡计,看他笑的这么轻松,他肯定又在等你失态呢。“

    贝莉安反复在心中对着自己重复强调着。

    不知道为什么,就像是天生的对头一般,巴萨罗谬总是能非常轻易的挑起贝莉安的怒气,贝莉安也异常的容易上钩,而最后也总是以贝莉安的败退为结果。

    ”那个,我们真的是要去陪着耶米尔副校长去见那个波赫尤拉家的公主吗?“

    一反常态的,一说到这个,贝莉安的语气中竟然有着些许不自信。

    波赫尤拉家在斯拉夫帝国的威名可见一斑,就像是每个小孩子都有着的童年偶像一般,拯救了这个国家的西蒙.波赫尤拉无疑就是那个他们童年的偶像,如今那个童年偶像的后代就将来到自己的面前,贝莉安的心里无疑是有着些许紧张和不自信的。

    巴萨罗谬当然没有这个烦恼,他又不是这个国家的人,甚至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自然不会有这种特殊的情节。

    他点了点头:”就是那个波赫尤拉没错。“

    ”真的是那个波赫尤拉?”似是不确定,她又问了一遍。

    “是的是的,就是那个你和我介绍的那个波赫尤拉没错。”巴萨罗谬笑着,很是自来熟的拍着贝莉安的肩膀,让那件精致整洁的礼服生出了些许褶皱。

    不得不说,圣安德瓦利大学不愧是圣安德瓦利大学,教什么的都有,甚至有专门教人化妆搭配衣服的。

    他们的目光确实是不错。

    巴萨罗谬自不用说了,继承了康斯坦丁家的优良血统天生一副好皮囊,在成为了超凡后,身上更是有着一股子不同凡类的气息。

    无需化妆,只凭借原本的相貌与气质,便是一副天生的衣架子。

    虽然说是作为搭头被抓来的,但这位贝莉安学姐的相貌底子其实也是不差,就算比不得巴萨罗谬这种各种意义上的超凡者,但在普通人之中也算是一名标准的美人儿了。

    在经过化妆师的精心打扮之后,只是用微微的淡妆一修饰,其蕴藏着的容光便被完美的激发出来了,既不妖也不艳,更不显得喧宾夺主,那画龙点睛一般的红唇,更是让人心动。

    只要她不开尊口的话,也算得上是一名静态美人了。

    -

    -

    -

    下午六点五十分.圣安德瓦利大厅。

    昏黄而黯淡的太阳余晖从天穹之中洒落而下,为万物镀上了一层金黄色。

    越发庞大的人群依旧围绕在道路的两侧,无声的向着那辆在灰与白的簇拥中缓缓前行的黑色马车挥手,似乎是只有这样才能表达他们兴奋的心情。

    在应耶米尔老头的要求先绕着学校走了几圈为宴会的准备争取时间后,得到消息的古尔薇格终于命着队伍向着大厅缓缓前进了。

    那个无数人想要一堵身影的波赫尤拉公主就这么优雅的端坐在她的一旁,那些在马车外聚集的人群似乎丝毫都不能让她动摇。

    当然,这是没有看到娄希那双无神眼睛的情况下,一看到她这副呆愣的样子,古尔薇格就知道她根本就是又睡着了。

    灰与白的长队一路前行,步伐齐整而规律,穿过了重重阻碍,最后终于在学校中心的宴会厅缓缓停下了。

    人群依旧簇拥在道路两旁,似乎仍不肯离去。

    古尔薇格叹了一口气,拍了拍身边黑发少女的肩膀。

    “娄希大小姐,你该醒醒了。”

    “啊?”娄希似乎是还有些困倦,带着些许迷惑的问道。

    ”你自己惹出来的麻烦。“古尔薇格指了指车厢之外聚集着还不肯离去的人群。

    以这群人对波赫尤拉家的好奇,说不定还真能一直跟下去。

    ”哦哦!这个啊,小意思!”娄希满是自信的拍了拍自己不算大也不算小的胸脯说道。

    “——所有人应当退去,并忘记今天有关波赫尤拉的一切事。”

    娄希随意的轻声说了一句,但那清澈而动听的声音响彻在所有人的内心。

    于是,人潮翻涌,各自分散,宛如退潮后的沙滩,当即只剩下了一条无人的道路。

    没有任何准备,没有任何迹象,也没有任何的力量波动。

    就像是自然现象一般理所当然。

    ”好啦,古尔薇格姐,继续走吧。”就像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娄希丝毫没有在意这能力所造成的景象。

    “嗯。“古尔薇格点了点头。

    不管看到几次都会觉得恐怖的能力,她在心底叹气道。这种对他人还是对娄希她自己都称得上危险的能力,同样也是她们在这之前都没有强行带着娄希出门活动的缘故之一。

    -

    -

    -

    ”真是堪称恐怖的能力。“与此同时,巴萨罗谬也在心中感叹道,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影响的样子。

    ”不过这样的话。“巴萨罗谬顺手拉住了被娄希的命令所影响准备走人的贝莉安,然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能够在这种年龄便进行广域群体性心灵暗示,还真是了不得啊,该说不愧是后世的魔女之王吗?“

    巴萨罗谬悄然在心中感叹道,甚至可以说自愧不如。

    与他这种从属于物质领域下分支的简单粗暴的能力不同,心灵领域下的能力从来是最为晦涩的几种,一不小心便容易直接被潜意识大海淹没,失去自我的认知陷入能力的失控暴走。

    ——在你凝视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杀掉千百人是最为容易的,控制千百人的心灵却是困难的。

    “啊?莫里亚蒂!快放开老娘的手!唔唔唔。”缓缓自娄希命令影响中情绪的贝莉安,看见自己的手腕正被巴萨罗谬拉住,连老师都不叫了,本能性的想嘴臭。

    然后,她就被捂住了嘴。

    “娄希殿下,古尔薇格殿下,圣安德瓦利大学欢迎你们的到来。”巴萨罗谬放开了捂住贝莉安嘴的那只手,用手帕擦了擦,欠身向着这两名少女微微的行礼。

    “让你们见笑了,请不要在意这个蠢货刚才的举动。”巴萨罗谬无声的叹了口气。

    “不必多礼,在这里我们也只是一名学生而已,此次来访也只是为了求学而已。”

    娄希一反常态的先说了话,声音轻柔,面露惊奇之色,她没想到居然还有人一点都没有被影响到的痕迹。

    还与她自己一般年轻的样子。

    “关于刚才的发生的那件事情,我确实一不小心忘记了控制范围了,结果影响到了这边,本应是我向这位小姐道歉的才是。”

    丝毫不见大贵族傲慢的黑发少女微微的低头,秀眉微微的皱起,流露出抱歉之意。

    即使是大半张脸都被朦胧的黑纱遮掩着,仅仅凭借着这份不足原先十分之一的魔性,巴萨罗谬也是因为她的这副神态微微愣住了一个刹那,生出了些许好感。

    巴萨罗谬小幅度的摇了摇头,将影响摇出脑外。

    没有波动没有预兆,也就是只是凭借着单纯的容貌便做到了这种地步吗?

    “我想这个家伙肯定不会在意的。”巴萨罗谬将贝莉安拉到身后,擅自的替她做了决定。

    娄希优雅的点了点头,嘴角微微有笑意说道:“两位还真是……”

    “对了,刚才那一副场景,还请两位不要乱说出去。”

    “我们懂的。”巴萨罗谬颔首,伸手示意:“还请随我来吧,耶米尔副校长他们在等着。“

    ”嗯。”

    趁着巴萨罗谬转身在前方带路没有注意,之前一直未曾说话也未曾有举动,像侍卫一般无存在感的守在一旁的古尔薇格悄悄的将一个小纸团交给了娄希。

    (这个家伙可能有问题,给我一种很强烈的威胁感,小心。)

    黑发少女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