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锈蚀的铁冠 > 第五十一章.我要去哪?
    凯尔萨德,下城区的某条街道上

    望着那群四处奔走去抓捕巴萨罗谬的手下。

    这个被人称呼为主管的面容憔悴的中年人正在有一搭没一搭的捋着发丝。

    就像是这个年纪所有的日耳曼人一样,正在因为日渐衰老而为后退的发际线烦恼着。

    他的名字瓦恩.埃里克森,一名汉诺环洋重工的“主管”,与表面他们散露出去让众人所知道的信息中所说的不一样,汉诺环洋重工一直承接着某些各国不能在本土进行的实验项目,因为这个缘故,汉诺环洋重工内部极其重视着信息的保护。

    为了避免其中的某一位叛变,顺藤摸瓜将自己以前的同僚作为叛变的功绩献上,汉诺环洋重工高层真正的身份都是只有自己与几位守密人知道的,那些表面上的主管都只是用来吸引火力与仇恨的工具人,而他们自身则是藏身于人的海洋中,只通过几具通讯装置进行决策。

    那个人到底是怎么猜中自己真实身份的?又是怎么得到真假主管这个真相的?

    是因为他们在这个城市合作承接的那个项目而找上来的吗?

    该死!

    瓦恩的内心异常烦躁与焦急,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巴萨罗谬真的只是凭着直觉恰巧随手选中了他而已、

    “你们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抓到那个家伙?”

    顺着领口形状的通讯装置,瓦恩向着自己的守卫不知道第几次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在瓦恩不远处,一位身形消瘦的男人揉着眉心,看着自己眼前的屏幕上不断移动的红点:“大人,还请保持耐心,请相信我们,我们以前瓦尔哈拉战士的名义向着沃坦大神发誓,定会完美完成您的每一项指令。”

    “希望如此。”瓦恩连续的深呼吸着,以平静着自己的心情。

    他自然是相信这群雇佣兵的话的,这群雇佣兵均是由日耳曼联邦的秘密部队.瓦尔哈拉的退役战士组成的,经过了大量秘密技术的改造,虽然退役后被卸载了大量强化部件,但只是些许剩下的也完全可以称之为超人类。

    他们的能力完全可以相信。

    -

    -

    -

    巴萨罗谬的身影在一条条错综复杂的小巷中穿行着。

    左拐,右拐,上拐,下拐,乱拐。

    直至转进某个谁都没进去过的黑暗小巷。

    在凯尔萨德全新的下城区中,这样的小巷多的是。

    由于市政府集体财迷心窍像是中了群体降智的原因,在某个议员的建议下,他们直接联络了那些有钱有势但在凯尔萨德却没有基础的大型集团和公司,将凯尔萨德扩建改建这些工程项目直接完全竞标外包了出去,让他们出资出力来建造这新的凯尔萨德。

    这一外包却是出了问题,既是由于某一方面没有协调好的缘故,也是由于市政府的高层们分赃不均的缘故。

    总之,因为种种因素,那些承建商们各自负责的区域却是出现重合的问题。

    区域重合的部分最后交给谁全靠两个乙方之间互相的协调。

    谁让身为甲方的市政府上头还有一个斯拉夫帝国的高层们在支持着,他们这些过江龙再强也不可能在还没立下脚的时候就和这群地头蛇去斗。

    由于只有一个大概而模糊的规定的,而没有一个真正的整体规划只能各自建造自己区域的缘故,各种在地图上隐藏着的小巷子与地下建筑出现了。

    内城区和上城区还好,那群贵族们与富豪们早就达成了协议一同建设,而下城区与外城区就惨了,若进入了那些错落的隐藏小巷......

    谁也不知道能不能出来,凯尔萨德警局的那群废物肯定是不可能进去搜救的。

    巴萨罗谬就这样在这些小巷中乱窜着。

    一大群魁梧的不像话的粗暴男人正紧跟其后,他们尽皆沉默着,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像是一个个冰冷的机器。

    由于他们之间互相有着通讯网络的缘故,他们之间每一个人的视角都会被汇总到小队队长的那台专用的电脑上,最后组成一个整体的地图。

    也正是这个因素,巴萨罗谬才一直没有逃脱他们的追捕。

    在留下几个人看门负责保护瓦恩后,这群身为前瓦尔哈拉战士的雇佣兵全部进入了小巷进行着搜寻抓捕行动。

    面对着这群家伙,以巴萨罗谬的性格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他只是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彻底深入小巷远离人群的机会。

    虽然一开始是由于自己的原因,但这群家伙的穷追不舍也消磨光了巴萨罗谬的耐性。

    当然,他并不准备直接当场打死他们。

    巴萨罗谬是一个好人,他只是准备把他们送去圣安德瓦利大教堂听听伽门神父讲讲神的福音而已。

    至于他们一身的杀气恶念,伽门神父会怎么对待他们,巴萨罗谬就不知道了,但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伽门神父绝对是一个一心向着正理遵守法律的的好神父。

    -

    -

    -

    “目标现在正在向A-31处移动。”“目标正转向B-24处移动。”“”目标正向着D-17处移动。“

    一条条通报位置的信息正在通讯频道中被有条不紊的汇总着,最后即时的在成员们的护目镜上形成了红色的地图。

    “A-3处汇报,目标......突然失去踪迹。”“B-2处汇报,目样同样突然失去踪迹。”“C-4处同样。”

    深红色的一条条信息突然出现了屏幕上,很快汇报完频道中的一切声音都寂静下来。

    队长看到了频幕上传来的一道道信息,揉了揉眉心,非常抱歉的切换了通讯频道对瓦恩汇报道:“大人,目标疑似隐藏有特殊能力,现已失去踪迹。”

    瓦恩沉默着,强行命令着自己冷静,保持着身为汉诺环洋重工主管应有的气度。

    不过是那些人的一个手下而已,他怎么可以因此而失态。

    他冰冷的望向着不远处保护着他的雇佣兵们。

    在他冰冷的目光之下,即使是身经百战的队长也不由得本能性的打了个冷颤。

    “继续去追,继续去找,绝不能让这个人离开。”瓦恩冷漠的轻声说,仿佛含着冰块一般。

    在经过仔细的思考之后,他发现这件事情还并非不可挽回,以对方目前表现出来的神态来看,很可能只是对方在发现这个秘密后便独自出来接触自己,以便和瓦恩自己先达成协定,为他自己谋取最大的利益。

    也就是说,只要在这里解决了对方,再做好伪装以及防范的手段,未必不可直接将这事抹了过去。

    如果对方所在的敌对势力已经全部知道了,这只是一个真正的小卒子的话,当然一切手段都是没用,他现在也只能向神明祈祷以期待命运的垂怜,希望不要是那个可能性了。

    想到这里,瓦恩不经意攥紧了手中用以转移注意力的报纸,还是不小心的露出了一丝情绪,他继续冷声对着通讯器的另一头说道:“如果因为墙壁阻挡了视线的话那就破墙,如果因为有人阻挡了行动的话那就杀人,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替你们担着,务必去将那个家伙抓到,最差也要将那个家伙杀死,让我见到他的尸体。”

    “如果完不成任务的话我并不介意使用一点小手段。你们被我雇佣了这么多年,应该知道我的手段的,也知道我是有着做成这些的能量的。”

    “希望我们的合作能够进行下去。”

    “如您所愿。”对面的那个男人声音也严肃了起来。

    他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下,一串命令被传达到了每一个瓦尔哈拉小队成员的护目镜上。

    Ullr-4,乌勒尔之冬。

    乌勒尔是日耳曼神话中的一柱重要的神明,掌管着箭术、狩猎、大雪与寒冬的领域,在日耳曼语系中,他的名字便含有“光荣”之意。

    身为雪神的他在冬天来临时,其力量甚至足以威胁到大神沃坦的地位。

    在这里,这串命令的意思即是,将这件事情视为光荣而正义的,无须顾忌一切条件与手段倾尽全力的去进行猎杀。

    在得到这个指令后,瓦尔哈拉小队的成员们便纷纷开始行动了起来,那一大群魁梧的不像话的男人纷纷搓起手,露出终于能释放一下了的神情。

    在接下了这个长达好几年的雇佣任务后,由于任务性质的限定,他们不知道多长时间没能真正放开来动手了。

    在一声声沉闷的声响中,一堵堵墙壁轰然碎裂倾塌,掀起了一阵阵飞舞的尘埃。

    在这个拥有超凡力量的世界,陷在迷宫中想要走出最好的办法永远都是直接暴力破拆。

    -

    -

    -

    “那个,麻烦的问一下,这位先生能否告诉我怎么走出这里吗?”

    身着深蓝色礼服的瘦削男人,将圆顶礼帽摘了下来按在胸前礼貌的询问着眼前突然路过的巴萨罗谬。

    这个瘦削的男人有着一头漆黑的短发以及一双碧蓝的眼睛,面容圆润柔和,看起来浑身充满了书卷气,配合上那一身细看就能发现面料非常顺滑细密价格高昂的深蓝色礼服,几相结合起来,定然是会被人认为是某个大贵族家里走出来的人。

    但是此刻,他的身上却是满是灰尘杂乱异常,很显然,他已经在这里乱转了许久了。

    这个黑发蓝眼的瘦削男人十分不符合他气质的胡乱挠了挠头:“唉,许久没有出门过了,也不知道这里竟然变化了这么大,一不小心就找不到原来的路,走不出这个小巷也回不去原来的地方了。”

    他的喀难语不算十分标准,但带上了几分些许凯尔萨德地方特有的口音,显然曾经在这里生活过不短的一段时间。

    巴萨罗谬望着眼前这个将他叫停了下来的男人,揉了揉眉心问道:“听口音,这位先生你在凯尔萨德住过一段时间?”

    出于好奇,巴萨罗谬随口问了一句。

    ”是啊。“黑发蓝眼的瘦削男人点了点头:“曾经因为某件事受了伤来凯尔萨德修养过几年。”

    “毕竟是海上讨生活的嘛,这些事情总是难免,不过不得不说,凯尔萨德确实是一座很好的城市。”说到自己的曾经,这个男人身上的书卷气消散了,咧嘴一笑,取而代之是为之自豪的神色。

    “是啊,是一座很好的城市,当然,最起码你得有钱。”巴萨罗谬赞同,说到最后却是不禁失笑着耸了耸肩。

    “是啊,得有钱才行。”那个男人也认同的点了点头,无奈的说道:“这里什么都好,就是太喜欢钱了。”

    巴萨罗谬一边和对方随便聊着,一边从地上捡了块砖头,沾了点水洼中的雨水,用手指在其上涂涂画画着。

    凭借着记忆力,刚才来的那段路他还是记得的。

    “要是是要出去的话,也不算太难。沿着这张地图,左拐右拐就差不多近了,走到头后就能隐约听见外面的声音,然后顺着声音的来源走就行了,这里距离外面其实也不算太远,就是绕了一点,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你可以试着大声喊一下,说不定就会有好心人进来。”

    这个黑发蓝眼的瘦削男人接过画着地图的砖头,听着巴萨罗谬的话,顿时松了口气,由衷的进行着感谢。

    “顺手的小事而已。”巴萨罗谬挥了挥手,笑着说道。

    在互相回头望了望,发现对方已经离开了后,二人均不由得在内心嘀咕了几句:“恰巧碰见了一位路过的超凡者?怎么突然闲着没事在这小巷子里面乱晃悠?”

    如果将人的灵魂比作胎儿,将火剑之路比作通过教育赋予其后天的意识,那么青铜之海无疑便是赋予其最初教育的父母了,无论其后超凡者再怎么进行生长变化,都难以摆脱那份最初的影响。

    每个超凡者在本质上都是接近的,都在灵魂气息上留有那往返青铜之海所造成的痕迹。

    这种痕迹在同等级别的超凡者眼里是无比显眼的,如果没有特殊的掩饰手法的话,在人群中一眼便足以发现对方。

    很显然,这两位都已经发现对方了,只不过碍于某些共识没有戳破而已。

    -

    -

    -

    “算了,不管了,反正我也是代为管理这里,替他想这么多做什么。”那个瘦削男子在心中想道,很快,他依照着巴萨罗谬所画地图,左拐右拐,终于来到了一片空旷的空地。

    他站在这喧闹的场景之中,凝视着眼前那一队的瓦尔哈拉小队,再看了看那宛如拆迁一般的场景,表情变得很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