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锈蚀的铁冠 > 第四十二章.初次见面
    整片区域,只余下了这片漠然的灰黑了。

    生命、尸骸、战斗的痕迹,都被掩藏在其中。

    在结束了与黑桃K的通话后,开膛手杰克就一直蹲在这里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神中完全空无一物,似乎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

    惨白而枯瘦的怪物望着这片灰黑平整的大地上唯一的颜色——那一朵朵用猩红装饰的钢铁玫瑰,陷入了漫长的思索。

    猩红,他的眼神中之余下了这片猩红。

    在久久的思索中,在久久的静默中,开膛手的眼神突然一亮,似乎是有火焰从其中升起,他似乎像是终于明白了什么,那脑海中低语着的,与他本质上无异的,在疯狂程度上却远远胜过自己的东西,究竟从何而来。

    在他的身上,怪物的部分越来越多了,倘若有旁人能看见的话,定会惊恐的叫出声来。

    一个个大小不定的鼓包正不住的在他的皮肤之下乱蹿,面孔上青筋暴起,也同样像是一条条真正的小蛇一般在无法控制的扭动游走着。

    宛若将一只只活物强行塞入了自己的身躯。

    猩红的色泽在他的眼瞳中闪烁。

    “不,不,答案不应该只是这样!”

    他的脸色骤然变了,惨白的怪物像是小孩子一般抱住了头部突然蜷缩在了地上,发出了惨叫。

    原本疾驰着的思维突然停下了,就像是隔着一层朦胧的纱布一般,明明近在咫尺,他却怎么都无法触碰那他所想要的答案。

    不应如此,不应如此。

    他想起了昨夜那个被他杀死的家伙,最后所说的。

    毫无疑问,格姆是个人渣,但是为什么......

    他脑海中最后残存的一丝理智救了他,将他从兽性混沌的边缘拉了回来。

    属于人的那部分理智岛屿终于自意识的海洋中上浮。

    他竭力的大口喘息着,脸上带着余悸。

    令人感到怪异的是,此时的他明明眼神中满是猩红与疯狂,还带着些许残酷的冰冷,可他的脸上其余器官却组成了一副惊恐的神色。

    他的病又犯了,忍不住去思考的欲望,忍不住去活动的欲望。

    他是知道的,他越是理解脑海中那个声音的本质,他就会越发的向那个声音所描述的靠近。

    但他无法停止这种欲望,就像是鱼儿不能离开水,人不能停止呼吸一样。

    生而为人,最为值得自豪的就是这份思考的能力了,这是区分人与兽唯一的条件。

    “开膛手”无法停止思考,他无法拒绝这甜美的诱惑,即使这份思考是毒药,他也会甘之若饴的整个吞下。

    “嘿嘿嘿......”开膛手意义不明的笑了笑。

    他步履蹒跚的站了起来,强迫着自己去思考着别的什么东西,以转移注意力。

    他还不能在这里“死去”。

    他掏出了一个东西,一段音频被他播放了出来。

    在一片沙沙沙的白噪音中,传来了一个沙哑的声音。

    “倒吊人,荆棘树,普罗米修斯,三十枚银币,出埃及记........”

    一个个暗示的单词被这个声音默念了出来,开膛手的眼神变得茫然,随后却又恢复了神智。

    在他的眼瞳中,猩红与昏黄似乎达成了某种协议,互相妥协了,疯狂与理智在他的脑海中达成了平衡。

    “嘿嘿嘿......”开膛手又是意义不明的笑了笑,此刻他已经明白了自己要做什么了,既然有问题,那不如直接去问出问题的人去要答案。’

    想明白要去做什么的开膛手满意的裂开了嘴,笑了起来。

    晃晃悠悠的走在了路上。

    惨白的薄雾又再次升腾了起来。

    -

    -

    -

    在随意找了个借口遣走巴尔霍德去保护拉博特后,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巴萨罗谬独自一人拿了一辆拉博特的新车又踏上了路程。

    “下面将为各位正在收听该频道的听众们紧急插播一条消息,凯尔萨德观测中心于数分钟前发来消息,在外城区某段道路上检测到有大规模战斗反应发生,疑似有数方恐怖分子于此进行了高强度战斗,凯尔萨德警局仍就是否派出警力进行调查进行着激烈的争辩,还请各位在外城区的朋友在凯尔萨德警局讨论结束进行介入前迅速退出外城区,远离危险,保护自己的生命......”

    听着频道里的声音,巴萨罗谬知道自己距离目标不远了

    不知何时,又起雾了。

    与之前一般无二的苍白薄雾遮盖了一切,为整个世界披上了一层薄纱,显得朦胧而模糊,带有了一种独特的优美感。

    这一次,巴萨罗谬提起了注意力。

    在驶入这薄雾中的时候,他就听到有一阵阵的鼓点般的声音响起,那声音非常的小,一旦不注意,这声音又会被掩盖在风的呼啸中又会被掩盖在那浓雾的深处。。

    巴萨罗谬极目远望,他看见在那惨白的雾气深处,有一个枯瘦而佝偻的狰狞身影正向着他满挂着悠闲神色缓步走来,在周围苍白雾气的笼罩之下,他显得又朦胧又虚幻,那些薄雾就好似也是他整个人一部分一般,显得无比的协调。

    伴随着飞速拉近的视角,巴萨罗谬慢慢的看清楚了那个披着薄雾而来者的全貌。

    他也终于见到了自己调查对象的真容。

    那是不出乎他所预料到的荒诞形象。

    全身露出的皮肤尽是惨白,身材高大却枯瘦细长。

    他的身体与四肢非常不成比例,一双长臂,甚至直接垂到了膝盖。

    黑色的西装,红色的领带,以及内里白色的衬衫、脚下黑色皮鞋,这些本是平常的衣物被他穿在了身上,却反而传出了一种莫名的恐怖之感。

    歪歪扭扭的挪移着,那个惨白而枯瘦的身影缓缓向着巴萨罗谬走来。

    似乎是感觉到了巴萨罗谬窥探,开膛手将将视线投向了巴萨罗谬,他很是有礼貌的朝着对方摆了摆手。

    “初次见面,我是歇洛克.霍尔莫斯”巴萨罗谬从停下了车,从其中探出了身子,向着开膛手问号:“我有几个问题一直在脑海里面徘徊不去,不知可否占用你一点时间请教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