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锈蚀的铁冠 > 第三十七章.玫瑰之下
    瞬息间,巴萨罗谬从车上跃出,宛如平地炸起雷霆,骤然迸发间声响。

    轰!

    就像只是伸展身体一般,灰黑的铁色自然的从他的皮肤上浮现,褪去了血肉的软弱,只余下了钢铁的冰冷刚硬。

    只是刹那,巴萨罗谬就完成了血肉到钢铁的变换,借助着暴增了许多的体重,带着恐怖的动能,如同坠地的陨石一般,巴萨罗谬从天而降。

    一线铁光划过,巨大而狰狞的链锯剑毫无阻碍将整个车身撕裂。

    铁与铁碰撞摩擦,便发出了尖锐的声音,炽热的火花从这摩擦中生出,在汽油的滋养下,这点火光骤然蔓延燃烧。

    汽车整个猛然爆炸了,轰鸣响彻,焰光与气浪向着周围奔涌。

    那辆车已经凄惨的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模样了,像是被怪物生生的用爪牙撕裂一般,参差不齐的痕迹密布在它的断面之上,而在那车前盖上则是以两个脚印为核心下陷的坑洞,整个车的前半部分已经在巴萨罗谬刚刚落地的冲击中已经彻底扭曲的不成样子,整个都就像是被按到了地里。

    残骸上跃起的光焰照亮了迷雾,也照亮了巴萨罗谬的身影。

    在众人的寂静中,穿着漆黑长风衣,提着巨大狰狞的链锯剑,带着笑容的男人从残骸与的焰光气浪中走出。

    他丝毫没有因为这爆炸而受伤的样子。

    “哟~”面对着继续奔驰冲撞而来的车流,巴萨罗谬只是像面对老朋友们打招呼,他露出了笑容。

    可面对着这场景,但凡一个有着正常认知的人都不可能打个招呼回去。

    在后方奔驰而来的车流中,一辆寻常而不起眼的车内里,顺着通讯频道,他们的首领却只是继续冷静的发号施令:“清除目标已知拥有正面破坏车辆的能力,包围冲撞战术大概率失去作用,请听到通讯的各单位立刻终止行动,避免正面碰撞造成损失。”

    听到通讯中的指令,另一辆从侧边包抄的车里,一个半身站着露出车顶,架着一把机关枪的男人向着通讯中询问道:“已收到,不过据这边估算,如果以杀死对方为目标,需要获得许可,允许不计消耗使用重武器的权限。”

    通讯频道中沉默了一会,从另一边传来了深呼吸的声音,一会后,那个指挥者继续说道:“允许使用,如果上头怪责下来,我一力承当。”

    “务必要将一切不稳定的,有可能干涉到争夺那个东西的变量扼杀。”

    “这次没有预估到贝克街的康斯坦丁突然成为超凡者让其接触到了拉博特,我已经有一定的失责了,目标人物脱离了剧本接触到额外信息更是给我这边带来很大的压力,若是再让这一不小心所造成的问题影响扩大化.....”

    “恐怕即使是我也讨不了好,所有的一切会直接被那一个个名义上的同僚生生分食吞下。”

    “只是外城区的话,动用重武器的影响我也还可以压下,所以.....”

    “明白了。”通讯器另一头的男人露出了一个狰狞的微笑。

    【权限已授予,重武器使用禁令已解除】

    【礼赞吾神吾主!全员全火力覆盖!】

    于是,在所有车辆的车顶上,那一管管被冠以火神之名讳的六管重机枪被装了上来显露出狰狞的身影。

    一个个密集的漆黑枪口均对准了前方的那个身披漆黑风衣的男人。

    在解除了禁令后,他们已无需在意消耗,只是大致的瞄准之后便扣动了扳机。

    恐怖的轰鸣之声暴起,那是会令密集恐惧症发作的数量,那是字面意思上的,以弹药为雨的可怖火力。

    成为这种级别攻势的对象,迎着奔袭而来铁与火,巴萨罗谬的心中丝毫没有畏惧。

    轰!

    巴萨罗谬只是向前踏出一步,其中声势却丝毫不弱于袭来的弹雨。

    他展开了双臂,像是在亲切的拥抱着自己的敌人。

    他的肺腑之间隐隐有暗雷之鸣滚荡,一丝丝暗淡的灰黑光泽就这么就这么在他的皮肤之上缓缓游走。

    “因我与神同行,故铁与我即如干草,矢箭飞弹不足使我畏惧逃避!因我与公义为友,故铜与我即如烂木,刀枪棍棒不足使我流血而遭伤害!因我与正理常随,故凡是傲慢高大的,我无不藐视。”

    “你们当知!这世间的正义正于此显现!”

    巴萨罗谬于弹雨中一步步的缓缓向前,高声诵读着圣典中的经句。

    嘭!

    一颗子弹狠狠地打在了巴萨罗谬覆盖着灰黑光泽的胸口上,却像是遇到了完全无法抵御的敌人一般,几乎毫无作用,只是借助携带的动能,让巴萨罗谬的脚步微微一滞,连伤痕都没有留下便化为了水一样的液体顺着巴萨罗谬的胸膛滑落。

    铛铛铛铛铛!

    紧接其后的一道道子弹洪流也呼啸而至。

    无穷尽的灰黑弹雨在肆意飞驰着,毫不犹豫地冲刷着撕咬着巴萨罗谬。

    但是,就像是永不动摇的机器一般,巴萨罗谬面带笑容张开着手臂拥抱着,依旧坚定前行着,一道道钢铁碰撞的声音接连响起,碰撞的声音不停,就像是一首嘈杂厚重的重金属摇滚。

    灰黑色的弹雨冲刷在他身上,却只是溅起一滴滴沉重的铁水,最后又重新融入他身下越发庞大的小河。

    喀难祝福带来的提升,哲人石本身带来的加持,凭借自身执念穿过青铜之海带来的升华,这些自然不会平白的消失。

    它们带来的并非是在实际硬性的能力数值上的提升,而是在隐性的权限上的。

    比如说....物质系要素特有的免疫能力。

    对于巴萨罗谬来讲,使用纯粹金属构成的武器来攻击他,无异于是直接将自己的武器送给了敌人来杀死他自己。

    一枚枚子弹出镗所发的光焰在雾中燃烧着,不停的弹雨所激起的烈风呼啸着,将苍白的雾气掀起层层的涟漪,恐怖的灰黑弹雨吞没了巴萨罗谬的所在地。

    在全火力覆盖的第三分钟时,弹雨终于停下了,原因当然是不是因为认为对方已死,在某种信仰的洗礼下,他们都是最死忠的战士,只要他们的指挥者不下令,他们绝不可能停下。

    子弹被倾泻一空,枪管滚烫的吓人。

    “We  all  have  our  place  in  time,Need  to  live  every  moment(我们都整装待发,活出每一个当下。)”

    “We  built  our  castles  high,Went  through  it  all(我们高高筑起围城,捱过一切)”

    “The  dawn  is  closing  in,New  tales  are  told(天空即将破晓,新的故事正在展开)”

    裹挟着烈风,男人低沉而磁性的歌声自火光停歇处传来。

    身披漆黑风衣的巴萨罗谬如旧,丝毫没有受伤的样子,身下还多了一条灰黑的河流。

    他哼唱着歌曲,踏着节奏,缓步走出。

    声音一下子寂静起来,只余下了巴萨罗谬的歌声。

    那位幕后指挥者的表情瞬间变成铁青,然后一股凉意就直接从脊椎骨上窜上了整个大脑,令流出一阵阵的发冷汗。

    在正面吃下了三分钟足够进行一场大屠杀的全火力覆盖,那个家伙居然......

    还没死?!!

    他不由得感到难以置信,可眼前依旧缓步走来的身影却一次次的证明着这件事的真实性。

    这家伙到底是怎样的怪物?

    第一阶段的超凡者他也见过,甚至在这种火力覆盖下,他甚至自己也接过任务主持猎杀过几名超凡者。

    但绝无巴萨罗谬这种恐怖到几乎一点伤害都造成不了的怪物。

    但是事已至此,他也无法再回到过去,眼前这个怪物正一步步的接近,压迫着他紧绷的神经。

    他在通讯频道中怒吼出声:“还愣着干什么?有子弹就继续,没子弹就冲上去用牙咬,用手去抓!”

    “务必把这个家伙留在这里,不让其去干扰到那件事情。”

    在他的心中,巴萨罗谬的形象已经转变为阴险狡诈,对他们图谋已久的家伙了。

    明明有着这么强的实力,却隐藏至今半点不露,不是阴险狡诈是什么?明明什么时候都可以,偏偏这个时候回来找上他们,不是图谋已久是什么?

    一种沉重的责任感在他的心头升起。

    即使是拼尽一切,他也一定要将这个家伙留在这里,不让他去阻挠到那个计划。

    巴萨罗谬自然不会知道他想什么,只是继续向前走着。

    他硬顶着稀薄了许多的弹雨,一步一步的前进。

    “Covered  by,Covered  by,Covered  by  roses!(掩盖在玫瑰之下,掩盖在玫瑰之下,掩盖在玫瑰之下)”

    在歌曲声中,巴萨罗谬的链锯剑不知第几次挥下,带走了那一个个扑上来敌人的生命。

    他并不喜欢这种看似虔诚实则蠢笨的家伙。

    杂音一个个的消散着。

    终于,他来到最后的那个指挥官面前,他没有像其余人一般,反而冷静的等着巴萨罗谬

    看着巴萨罗谬那恐怖的身影在自己视线中迅速放大。

    他笑了起来,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圆形的物体,拉掉了拉环

    “不能将阁下留住实属遗憾,吾神已在呼唤,还望阁下谅解。”

    在最后他勉强摆出一副优雅的姿态。

    巴萨罗谬并没有阻止,因为这类的狂信徒他是肯定问不出来什么的。

    在爆炸的火光中,他转过身,哼出了最后的一句歌词:“When  this  dance  is  over,We  all  know  all  beauty  will  die。(一曲舞毕,我们都知道美丽的终会消逝)”

    “Covered  by  Roses(掩盖在玫瑰之下)”

    于是,漆黑的河流席卷而过,冰冷的花在其上生长,做以纪念,将一切在玫瑰之下。

    这一场袭击,只是开始,虽然雇主受伤有些遗憾,但巴萨罗谬还是喜悦的等待中接下来的他们还会给自己带来怎么样的惊喜。

    嗯?他一开始要干什么在做什么来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