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锈蚀的铁冠 > 第二十一章.相杀
    只是一瞬间,狂烈而暴躁的风便扑面而来。

    【咒术.要素借形】

    凭借着这特殊的诅咒,要素的属性短暂的侵蚀了卡尔曼提斯的全身,将其原本属于人类的属性覆盖。

    银色的流光覆盖了卡尔曼提斯的全身,他也隐没在那一片银亮的光辉之中。

    宛若真的流光一般,割裂了空气,他的极速突进着,所过之处留下的是一片的破碎划痕。

    驾驭着这力量,卡尔曼提斯瞬息之间就已经来到了鲁道夫的身旁。

    好机会!先下一城!

    眼见鲁道夫似乎未曾反应过来,卡尔曼提斯当即拔剑下劈!

    ”hear  the  silent  whispers(我只听见无声的耳语)“

    ”Darkness  still  upon  me(黑暗仍然将我笼罩)“

    漆黑而荒诞的歌谣不知何时又响起了。

    在这歌谣中,灰黑的血液宛如活物纷纷从鲁道夫的伤口中钻出又钻进。

    噼里啪啦的声音接连自鲁道夫的身躯中响起。

    骨节寸寸摩擦拔升,黑色大筋根根鼓胀而起,肌肉块块爆满撑起。

    肉眼可以察觉的,鲁道夫又长大了一圈,凝固了的灰黑血块无比合身的化为了甲胄。

    在一瞬间,鲁道夫完成了变化,怪物狰狞的将铁斧砸落!

    剑斧交鸣,钢铁碰撞,火花四溅。

    在这本极难迅速反应过来的时间内,鲁道夫硬是反应了过来。

    在这怪物般的力量下,卡尔曼提斯被直接击退了很远

    在卡尔曼提斯的手中,因为直面鲁道夫重斧上覆盖着的怪力,长剑不住的颤抖。

    他握剑的手又紧了一分,止住了长剑的颤抖。

    在完成了变化后,鲁道夫的力量又大了许多,绝不可力敌,卡尔曼提斯在心中打下了这个标签。

    就在卡尔曼提斯为这短暂交锋间鲁道夫展现而出的怪力而失神的时候,鲁道夫又跨前了一步,重斧横劈而下。

    只是瞬间,他们之间相隔的距离便消失了。

    在有着这种体型力量的同时,他居然也有着这种级别的速度?!

    重斧的大小远胜过人头,整个均是纯粹由铁石铸成,沉重万分,这等的凶器被人挥舞起来,是何等恐怖?

    卡尔曼提斯知道了。

    无人敢直面这等攻势,他自然也是不例外。

    身躯强行弹动,银光也拉扯着肉身前行。

    流光再过,趁着鲁道夫生力未回的功夫,这一次,他无法抵挡了。

    鲁道夫根本无力回防,只是本能性的操纵腰部扭曲移开了几分,尽量的避开了最为致命的部分。

    转瞬之间,银色的流光划过鲁道夫的腰部,宛若撕开纸张一般,鲁道夫在那里的血肉也被整个的撕开割裂,小半个腰部的血肉都不见了。

    与鲁道夫不同,卡尔曼提斯所擅长的从来都不是坚固的身躯与庞大的力量。

    他将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对技艺对要素能力的研习开发。

    【割裂】这便是他所拥有的能力,只是一击,便可破开世上大多数的防御,极端的针对世上一切有形体之物。

    但是,这却对现在的鲁道夫来讲却算不得多大的伤害。

    他的伤口处连一滴血液都没有流出,肌肉蠕动,肉芽填补,灰黑的血液硬化覆盖。

    狂乱之血赋予了他宛若妖魔一般的自愈能力。

    在被狂乱之血重度感染后,他的一部分已被歪渊侵蚀替换。

    器官的机能与存在,对于他来讲根本没有多大的必要性。

    这是超乎人类的,纯然怪物。

    这一次交锋,谁都算不上胜利。

    ”真是丑陋的模样啊,鲁道夫老师,这就是你即使背叛我们杀死玛尼他们也要获取到的力量吗?”

    卡尔曼提斯试图用言语嘲讽分散着鲁道夫的注意力。

    利用狡诈的话术进行欺骗,打乱对方的节奏,这也同样是战斗的一环。

    虽然嘴上贬损着,但他同样也心惊于这种自愈能力。

    至于丑陋?那是什么?这种东西他们喰宴教团内多的是。

    在这个残酷的世界,能够握住自己生命的力量,比什么东西都要高贵而重要,在卡尔曼提斯的生涯中,早就见过了无数为了力量而身化非人者的了。

    他不去的原因只有一个,很简单的,只是那些改造还配不上而已。

    卡尔曼提斯贪婪的凝视着鲁道夫的身形。

    在被击伤后,在听到卡尔曼提斯的话语后,他有着一瞬间的失神停顿。

    随后,血红再次覆盖上了他的眼瞳,怪物咆哮,越发狰狞!

    暴戾与疯狂自他的骨髓中被压榨而出,塞入了血液,填充进了肌肉,流遍了全身。

    他的身躯又胀大了几分,从身躯中漫溢而出的气势也沉冷的几分,压抑的人心生寒意。

    迎着鲁道夫越发狰狞的咆哮,卡尔曼提斯猛然向前大踏一步,流光再一次亮起。

    挥剑!

    银色的雷霆的落下,所过之处,连空气都在畏惧,被割裂出了一道惨白的伤痕!

    鲁道夫的重斧迎上,带着同样可怖的怪力。

    如此怪力,如此的重斧,挨着便死擦着便伤更是恰当无比。

    卡尔曼提斯贯彻了之前的决定,并未正面的硬碰。

    虽然看似暴烈无比刚硬无比,但这银色的光芒在卡尔曼提斯的手中却是异常柔软顺服。

    银芒一转,重斧劈空,狂暴的怪力不知倾泻向何方。

    鲁道夫低首一看,致命的寒光近在眼前!

    鲁道夫早已失去了恐惧的情绪,故此并未惊慌。

    他立刻从双手持斧转变为单手持斧,一只手后撤,捏为拳头。

    嘭!

    血肉与银芒发生了摩擦,碰撞出金铁交鸣的声音。

    在鲁道夫付出了一个小臂的代价后,卡尔曼提斯倒飞而出。

    虽然看上去惨淡,但实际只是他身上的银芒变得稀薄了几分。

    在鲁道夫的面部上,一道可见大脑的恐怖伤害横贯着。

    只差半分。

    要是晚了一步的话,鲁道夫的脑子就将被银色辉芒透入,搅成一通辨不出原样的物质。

    可惜,只差了这半分,要是真正的命中了的话,即使是以鲁道夫现在这种体质也将停止行动直接死亡。

    下一刻,顾不得他们后怕与后悔,战斗...又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