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锈蚀的铁冠 > 第二十章.对视、与失控
    神圣喀难教团所信仰的神明与其余所有的神明都不同。

    不同于东方尼安德特帝国所信仰的祝灵神。

    也不同于北境斯拉夫帝国所信仰的先祖众王。

    更不同于西方浩荡诸洋上的自然神们。

    '喀难'这个词,在早到难以追溯的语言中是‘被创造者’的意思。

    祂是人类自火中、风中、诸海中、群山中,搜集而来的'奇迹'构造而成的超越系统。

    祂是黄金时代遗留下的最大遗产,为人类这个族群留下的“外挂”

    祂是完全属于人类的'上帝'

    在数个世代人类的完善升级下,这个系统的权能领域早已覆盖了整个世界,即使是数次人类史的大断带与大倒退也未曾影响这个庞大实在系统的存续性。

    那抬头即可看见的星之海洋即是祂在表层物质界的显现。

    就算是在巴萨罗谬的前世,第四次,也是人类史上最大的一次倒退到来,喀难这个系统也依旧完好的存在着。

    教团所宣扬的全视永知,这从来都不是一句空话,神的荣光覆盖大地又胜过日月众星,这同样也是最切实的,对其能力的陈述。

    只需仰望天穹即可。

    那白日依然散发着各色虹芒的星辰们,便是神在人间的显现。

    可惜,人类总是对习以为常的事物缺乏敬畏,人类也总是对难以置信的事物无法接受。

    身为曾经教团高层首席打手,巴萨罗谬对这些内幕还是了解的,甚至他自己也曾去星穹管制局客串过一段时间的“天使”——星穹机动制裁系统的一部分

    通过借助喀难全域覆盖的感知,随时投放武器对正在发生的犯罪事件,进行准确打击的系统。

    从天空而降的正义使者,不是天使是什么?

    巴萨罗谬并不奇怪喀难突然注意到了自己。

    他一向对自己拥有着独特瞩目性这点,非常自觉。

    他更不怕自己的行为被喀难误会。

    只要巴萨罗谬不去做某些背叛人类种族以及破坏教团纯净性的事情,喀难便永远是他最好的助力。

    祂从最初的程序上就铭刻下了”一切为人类服务“这个条令,在此后诸个世代的人类研究者的完事下,更是被打上了一层层的条例补丁。

    祂没有曲解的选项。

    对于祂的这些属性巴萨罗谬再熟之不过。

    故此,他才会如此的行事,他甚至巴不得这份自己的录像被传开,最好传到异端审判庭那里去。

    那里是最适合他目前情况的地方。

    不仅有着众多的资源支持,有着自己进阶所需要的一切物质基础,甚至对出身这点毫不介意,连比他这个歪渊接触者更凶恶更危险的怪物都可以接纳。

    异端审判庭里都是待审判的异端。

    这个由乌尔班二世建立的机构,一开始就是为了收容可控的危险因素,并加以利用为人类的存续做出贡献的。

    正如乌尔班二世在人类史的第四个千年,第一次东征拓土行动的时候所演讲的那般。

    ”让那些从前十分凶狠地因私事和别人争斗的人,为了人类去同黑暗世界战斗吧!这是一场值得参加,且终将胜利的战斗,让我们投入一场神圣的战争——一场为人类而重获昔日领土的伟大的十字军东征,让一切争辨和倾轧休止,登上重赴圣地的征途,从那些邪恶的灰血者手中夺回圣地吧!“

    自从第一次拓土成功收回高加索地后,这个机构的便具备一定的神圣性,实际权力也获得了极大的膨胀,即使是前世的巴萨罗谬都也曾被审判庭的那个嘴很毒的审判长挤兑过几句。

    但是曾经有一句古话说的很好,既然拿对方没办法,那就想办法加入对方。

    对于这些不重要的小事情,巴萨罗谬向来是无所谓的。

    不介意轻蔑,不介意身名,不介意任何无关的事情,巴萨罗谬的眼前只有他所想要看见他所想要去完成的事情。

    -

    -

    -

    卡尔曼提斯在林间穿行着。

    穿过了细长的小径,踏碎了阻拦的植物,斩断了阻拦的一切。

    卡尔曼提斯的路线是如此的直接,没有理会所有的阻拦,毫不犹豫的顺着直觉行动着。

    他的直觉已经告诉了他....鲁道夫,就在前方!

    在那一片灰黑的雾气背后,是强烈到令普通人昏厥的恶意。

    就像是某种体型庞大的食人怪异种栖息在那片灰黑雾气背后一般,就像是怪物的张开了大嘴等着他走进去一般。

    卡尔曼提斯摇了摇头,甩掉了这个荒谬的念头。

    空气中弥漫着铁锈一般的气息,就像是血。

    寂静中只有卡尔曼提斯的脚步声在回响着。

    鲁道夫还是戴着那副没有刻画上五官的灰白面具。

    他就站在那里,提着一把宽大而厚实的铁斧,依旧穿着玛尼时那身破旧而厚实毡布雨衣,等待着卡尔曼提斯。

    越发高大强壮的身形使他只是站在那里,就令人生出一种不可抵抗不可逾越感。

    他身上几道巨大的伤痕裂口已经愈合的快差不多了,灰红色的疤痕覆盖其上,这伤口在鲁道夫这个人身上不仅没有让人觉得他软弱可欺,反而令人越发生出恐惧感。

    就像是受伤的恶兽一样,那些杀不死他们的从来都不会让他们变的弱小半分,只会让他们变得越发疯狂而强大。

    ”这就是你从那个小子身上榨出的秘密的效果吗?鲁道夫老师?“

    卡尔曼提斯发问,仔细的打量着鲁道夫现在的模样,右手警惕的按上了腰间的长剑。

    只是这样的话,还不足以让他畏惧退缩,他也不相信,那种足以让鲁道夫叛逃的秘密只是这点效用。

    他一定还没有彻底的利用起来!

    鲁道夫依旧是沉默,眼睛毫无波动的打量着卡尔曼提斯。

    伴随着狂乱之血与鲁道夫越发深入的融合,巴萨罗谬同样也更难操控鲁道夫了。

    狂乱之血本质上仍然是歪渊的产物,它会本能性的针对一切活物一切秩序性,巴萨罗谬只是他借以诞生的媒介而已,在一开始他尚能凭借着之间莫名的联系操控,但是在融合的后期却是绝对的不可行了。

    狂乱之血会自发提纯,在鲁道夫的体内自行迭代升级,倘若继续强行操控的话,恐怕连巴萨罗谬自己的扭曲度也会加剧。

    他现在只能通过自己在鲁道夫体内植入的小道具进行间接的操控了。

    不过,问题不大。

    -

    卡尔曼提斯凝视着鲁道夫的样子,沉默着握紧了手中长剑

    鲁道夫也同样的握紧了手中的宽大铁斧

    下一刻,流光飞逝,狂风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