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锈蚀的铁冠 > 第十二章.鲁道夫先生的小心思
    玛尼、卡尔曼提斯、鲁道夫等人绞尽脑汁在记忆中搜寻任何与这个疯狂者有关的信息。

    但,几乎一无所得,唯一能联想到的只有他们远在日耳曼联邦的同行,教团净化序列号为138的魔鬼医师——“撒旦眷者”亨利.霍华德.霍尔莫斯。

    但是在传闻里,他是从来没有亲人的,永远只是潜伏于人群之中,一心一意的寻找自己合意的素材,马戏团的众人也丝毫不记得有得罪过这位。

    他们当然不敢排除这个可能,但他们也丝毫不想和这位达到了创造界的怪物扯上关系,于是他们便在心中向着他们的神祈祷着。

    当然一无所得了,因为这个名字的主人本就还并未出生,那位由老霍尔莫斯亲手创造出的“神孽”现在还在娘胎里面哩。

    不用谢我。

    巴萨罗谬给这位曾经的大敌,在出生之前就给其甩上了一口大锅,他甚至考虑着,要不要以后干这种事情的时候都使用这个名字。

    恐怕这位向来脑子里面有问题的小霍尔莫斯,在听到自己的名字已经被人抢先使用后会直接打上门来吧。

    这正和巴萨罗谬的意,刚好一石二鸟。

    -

    鲁道夫先生的面色很差,满是愤怒之色。

    “真是大胆是狂徒!”

    众人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因为哪点而愤怒。

    在因为胸中灼热的痛楚喘息了一会空气后,他终于发现了自己的失态。

    他在畏惧。

    他在畏惧每天的死亡会使得他在众人之间的公信力崩塌,被其他人取而代之,整个吞下。

    他在畏惧自己下一次也有可能被杀死,他丝毫不怀疑这个无面怪人的能力,这种恐怖的手法,这种暴虐的风格,在这个精神和意志可以转化为实质力量的世界,这就象征着力量。

    马戏团的众人也在畏惧,既然鲁道夫先生这种体质的人都被袭击到濒死,安德拉希未有抵抗就被炸死,那么更何况不如鲁道夫先生的他们呢,更何况有了一丝丝可能涉及到那个“霍尔莫斯”。

    他们也在畏惧,在畏惧霍尔莫斯这个名字,在畏惧下一个死亡的会不会是自己。

    他们是邪教徒不假,但他们仍然也会畏惧,但他们仍然也会害怕,他们只是相信着某套歪曲的理论而已,会对强大到会轻易导致自身死亡的人感到畏惧,这是刻录在每一个生灵身体最底层的本能。

    “好了!不要害怕了!”鲁道夫先生冷静了下来,对着马戏团的众人大声说道。

    “喂喂,小伙子们,你们不会是对这个只会偷袭将老乔治做成人肉炸弹的混蛋感到害怕了吧。”他的语气很是夸张滑稽,毫不留情的戳破了众人的小心思,挑出了他们藏在心底掩藏的很好的畏惧。

    就算是欺骗他们也好,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够让他们惊慌失措了,他准备要重新建立起自己的权威,用这番话语麻痹他们,完全的听从于自己,因为惊慌失措和散乱反而会更令局势陷入危机,让大家一起死在这个混蛋的手中。

    恐慌,对于人类来讲,是更甚于山洪更甚于风暴的灾害,因为他潜藏在万物之中,只要是有着言语便可触发,只要是存在着人类便可以发芽生长。

    它的解药也从来只有言语。

    鲁道夫先生抬起被绷带包裹起来的手按了按,示意众人安静听他说话,在不安的众人也很是听话,立刻沉默了下来。

    ”动用你们那不经常动用脑子想想吧,他若是真的有着将我们直接击杀的把握,他何必运用这种麻烦的小把戏偷袭,更何况,这偷袭甚至还没有杀死直接正面承受全部爆炸威力的我!而只是杀死了一个安德拉希。”

    “更何况,我们有没有和那位霍尔莫斯先生扯上过关系,我们自己不知道么?这种装腔作势的把戏最为低劣不过了,你们都没有看出来吗?”

    鲁道夫先生在这里不雅的拿已经死去的安德拉希开了一个小玩笑,试图用这种拙劣的办法活跃气氛,缓解逐渐沉落的空气,众人看出了他的目的,没人去指责。

    事实上,鲁道夫先生在这里偷换了一下概念,将巴萨罗谬的行为直接定义为了偷袭,掩去了老乔治诉说的事情不讲,因为他知道,一讲,他们就会联想到审判了,而霍尔莫斯与血色十字那群家伙的关系.....谁不知道呢?

    他已经猜测出了对方可能的身份了,恐怕就是老霍尔莫斯在某地留下的私生子,被丢去关系很好的血色十字拉近关系了。

    虽然他还不清楚对方到底是什么动机,只能猜测是不是自己这边哪次抓人的时候抓到了对方身边的人身上了。

    他不敢将这个事实告诉其他人,他也不能将这个事实告诉其他人。

    因为他曾无数次的见过被恐慌占据身心者的下场,一旦将对方真的是霍尔莫斯家的人、对方只是玩着审判的游戏,其实有能力将他们虐杀这些消息告诉他们的话。

    恐怕会直接一个个分散以期寻找生机的吧。

    毕竟对方只有一个人。

    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因为如果这样的话,鲁道夫先生就不能让他们留下来替自己挡刀寻找机会了。

    他必须要想尽办法维持自己的权威,以便将马戏团的诸人留下来,让他们替自己吸引那个家伙的目光,用他们的生命替自己寻找到活路。

    鲁道夫....这个家伙心底里藏着的求生欲望比任何人都要强。

    当初他就是为了不被喰宴教团的人杀死而直接加入的。

    他的心智恐怕比在座的所有人都正常,因为他一直都是生活在泥泞中的人,因为他从未离开过凡俗,他从未生出过诸如荣耀、牺牲、理想,这种高贵的理念,即使是通过火剑之路完成了灵格的拔升生命层次从此超越了凡俗,这点也从未改变。

    他比那些邪教徒比那些高高在上的英雄,更深知生命的美好与死亡的苦痛,所以,他从不忌讳使用任何手段,只要能让他活下去。

    出卖同伴能让他活下去,那他就会出卖同伴,出卖尊严能让他活下去,那他更会乐意去凑上前舔敌人靴子上的泥。

    他在众人心中保持这个形象的目的,从来不仅仅是为了权威,更是为了将来遇到不可敌的危险时,能够更好的出卖自己的尊严,想想吧,一个时常保持着傲慢与高冷的邪教头子就这样因为自己的手段臣服在自己的手下,谁不会因此而欣喜呢?

    就算是最次的,只是对鲁道夫感到不屑而没有收下他,放过了他,那也是赚了一条命。

    出身于底层的鲁道夫,他了解着大部分的底层人心里所想,但是,他也只是了解着这部分而已。

    此时的他,正思考着如何出卖自己的这群同伴,为自己求一条生路,但他从来都没有想到,他面对并非是和他同样的人。

    巴萨罗谬的目的从来都不是这些,他的目的,在更高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