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锈蚀的铁冠 > 第一章.葬礼与新生
    在巴萨罗谬进入提尔纳诺的第五天。

    末日钟观测所传来悲报。

    【圣枪骑士团团长身陷提尔纳诺,与堕落圣徒.阿斯卡隆同归于尽。】

    世界管理机构.和平议会为此临时召集展开了会议,拥有着决定世界走向的十三道投影在此齐聚。

    “巴萨罗谬阁下在死前仍不忘世界,为世界永久解决了一种末日,做出了巨大贡献。”

    “我提议,各国全境均因为其默哀一分钟,有人反对么?”坐在首席的老者出声

    这个提议自然没有任何人阻止,被顺利的通过了。

    在这一刻,喀难世界上所有能够接受消息的渠道播放着的,均被替换为了这一消息。

    不论是东方的尼安德特帝国,还是西方的日耳曼联邦斯拉夫帝国,不论是人还是怪异种,不论是底层的平民还是高层的国王。

    此时此刻,他们尽皆俯首沉默,向着这位英雄致以敬意。

    世界静默了一分钟,停滞了一分钟。

    -

    -

    在某个不知名的墓地中。

    在巴萨罗谬生前为自己打造的墓碑前。

    廖廖几位送葬的宾客静静的看着这一场简短的葬礼,之前在会议上为巴萨罗谬提议的老者正在其中。

    漆黑的雪飘落,和他们漆黑的礼服融为一体。

    葬礼结束后,在墓园外,有一个男人在等着他。

    末日钟观测所现任负责人.杜姆博士。

    ”你这种冷淡的性子不会来这里的?一定有大事,说吧,我已经准备好接受了。”

    “我也会的。”一脸平静的杜姆博士反驳,并掏出需要老者过目批阅的文件。

    ”呵。“老者不置可否。

    老者逐渐阅读着文件,眉头也逐渐的皱了起来。

    ”你确定没计算出错?“老者破天荒的开始质疑起杜姆博士的正确性起来。

    ”没有出错,我也已经找过进化协会与哲人国的人核对过了10798次。“

    ”世界......将在两天后毁灭,坠入歪渊。“即使是说着这么令人震惊的话,杜姆博士的面色也依然平静,就仿佛与自身无关。

    长久的沉默悄然到来。

    ”巴萨罗谬还是没能成功啊。”老者叹气,这时的他突然升出了一个责备埋怨的念头,但很快这也被他掐灭

    “再次开启太阳吧。”

    “让这个世界残存的生物最后再见见光。”

    “然后.......“

    ”——去拥抱荣耀吧!”

    似是畏惧着这越发寒冷的风,老者紧了紧身上的衣服

    “愿我们在天国再会。”老人沉默了一会,随后大笑了一声

    “先生,旧天国已经被我们毁灭了。”

    “啊哈,人老了,记忆力下降了。”

    “那么....愿我们在地狱重逢....”

    -

    -

    -

    男人是被痛感唤醒的。

    他感到了自己的全身不断而持续的传来一阵阵的撕裂般的疼痛,脏器好像被什么东西肆意的插进去搅动了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不说他身上那一大堆的常驻的祝福状态,就算单凭自己达到了传奇级别的体质属性,现在的痛感也应该早就减弱消失了。

    他努力的睁开了酸痛的双眼,身边刺鼻的药物的味道使得他的脑子清醒了些许。

    等等,有一个问题。

    “我....是谁?”

    “末日战役....阿斯卡隆讨伐战.....”

    ”我不是应该在迦南地等待复活吗?“

    ”不....不....不.....“

    男人的头颅中再次的传来一阵阵剧烈的,翻搅一般的疼痛感。

    在他生出了这个念头的时候,好似有什么被封锁的东西打开了,记忆的碎片被心灵的浪潮裹挟着丢上了自我的沙滩。

    朱里乌斯.康斯坦丁,北境斯拉夫帝国人,瓦尔哈拉军事学院毕业生,性格淡漠。

    父亲是一位平民出身的军功贵族,常年在外不知所踪,只有每年的来信能证明他的存在

    母亲在朱里乌斯的记忆里是模糊的,在生下自己的幼弟后便过世了。

    上面还有一位长兄和一位长姐,下面还有一位幼弟,不过却因为朱里乌斯个人性格的原因,都不算太亲密。

    朱里乌斯的人生一直是平淡的,若是一切顺利的话,在毕业后他大抵会进入军队,继承老爹的人脉,然后平平淡淡的混到退休。

    不过很可惜,命运总是喜爱荒诞而滑稽的转折。

    这具身体最后看到的画面是无边的雾,令人窒息的漆黑魔雾。

    【末日钟观测所:旧历.5991,歪渊再一次向主物质界投来毒枝,数个城市遭到打击,幸存者几无。】

    巴萨罗谬很快就恢复了自我意识,并从自己的记忆中找到了这一则有关这具身体的消息

    “甘霖娘!”

    【42号实验体已苏醒,注入”水银“后无异常反应,苏醒用时48分钟57秒,询问.是否执行下一步指令?】

    无机质的冰冷之音惊醒了在一旁整理记忆的巴萨罗谬,使其认知到现在自己已经是个实验体的事实。

    【无人应答...默认.....】

    ”??????-??????????????????????????????????-??????????????????????(不要让我们陷入诱惑,但救我们免于凶恶)“听见这令自己印象深刻的声音,巴萨罗谬本能性的念诵起了口令

    【已终止一切指令。】

    “这是....加特林修士会的机械心智体?以圣典的经文作口令的也就那么几家。”

    在巴萨罗谬意识到那声音与自己吐出的音节所用的并非自己熟悉的汉语乃至并非任意一种地球上的语言,自己却能轻松理解的时候,他吃了一惊。

    那是喀难语,那是游戏里旧天国坠落之前由喀难圣教团推行的通用语!

    巴萨罗谬此时才能够确定,他穿越了,他来到了这个可以说是多灾多难的世界。

    “这狗屎的...”巴萨罗谬低声的咒骂了一句。

    “根据这具身体的记忆,目前应该是在旧历5991年,距离歪渊临近天灾肆虐的第六版.新历.蚀铁世纪还有九年,阿斯卡隆虽然已经接触了歪渊,但应该还未彻底被腐化堕落,距离旧天国坠落也还有6年的时间,以风父地母为代表的旧日天灾们也还未将目光投向主物质界,还好,不是穿到了新历直接撞上几个终末。”

    “北境有关实验的副本应该也就那几个,就这口令而言,加特林修士会的那个?不,也可能是喰宴教团的那个。”

    ”啧,可惜我当初是在远东的迦南地混的,北境的剧情地图顶多是道听途说知道几个大事件的级别。”

    ”不是我最熟悉的圣教团线起手啊.......啧,有点麻烦。“

    ”北境也还好,前期没听说过有什么大事件。”

    ”毕竟是到了真实的世界了,还是不拿自己的小命作赌了好,这一次,可不是在游戏的后期,有遗骸代替死亡,还有死神大爷帮忙重新唤醒了“巴萨罗谬在心里如此想到,手里也未曾停歇,异常熟练的把拇指弄的脱臼,解开了一直束缚着自己双手的手环,脸上一丝变化都没有,好似已经完全习惯了这种程度的痛苦。

    他在游戏中也仍然是将痛苦调到100%的。

    “看来我的手艺还没生疏啊。”在双手摆脱了束缚之后,巴萨罗谬揉了揉眉心,以缓解还在抽痛着的大脑的负担,自言自语道。

    ”试试面板还在不在吧,不在的话倒是麻烦很多啊。“

    巴萨罗谬不报希望的在心里默念,但是熟悉的幽红色光屏还是在他眼前浮现了。

    【姓名:巴萨罗谬.康斯坦丁】

    【种族:土之民.铁石之子】

    【头衔:无】

    【等级:LV1(第一阶段.活动界)】

    【职业:见习牧者(0/100)】

    【刻印:???】

    【基石要素:铁】

    【属性】

    【力量16(力量决定人物的肉体力量的强度)】

    【敏捷13(敏捷决定人物的反应、灵活程度、手眼协调性及平衡性)】

    【体质20(体质决定人物的生命值和承受伤害的能力)】

    【感知14(感知决定了人物的洞察力,感知力,常识判断力及直觉】

    【意志18(意志决定了人物的决断力与精神的强度)】

    【怪异性9(怪异性决定了人物与超自然物质的亲和度以及与常理的偏移度】

    【体型:中等人形生命】

    【特性:中等武器掌握,精通怒吼,冰冷思维,歪渊接触者,黑暗视觉,双巧手,类钢者,战斗续行,虔信(伪),精通咏唱,初等异常抗性】

    【掌握神术:略】

    【状态:钢铁化,歪斜化】

    【血量:41%】

    【能量池:神恩(10/10)】

    看到这张各项都很奇怪的人物卡,巴萨罗谬的嘴角抽了一抽。

    “神特么的力量16体质20感知14怪异性9的牧者啊,这是哪里来的暴力筋肉神父吗,还一堆的莽夫特性,牧者的特性只有一个三个可怜的自带的,出门打架真的不会被人当做北境特产的狂战士吗?”

    ”不...这具身体好像就是北境斯拉夫的人来着的。“

    想到此处巴萨罗谬又不由自主的揉了揉眉心,打开了面板自带的记录功能。

    【你被执行了金属改造】

    【你完成了第一阶段.白化】

    【你得到了种族特性进阶为类钢者】

    【你得到了个人特性:冰冷思维】

    【你得到了个人特性:黑暗视觉】

    【你的职业被强制转化为了信徒】

    【你得到了进阶职业.链锯神甫的部分信息】

    【你的体质力量与意志+3,你的怪异性-3】

    “看来问题解决了。”巴萨罗谬在将历史记录上拉后,终于发现了自己的属性变成如此模样的元凶

    在摆脱了四肢的束缚后,巴萨罗谬终于能够从手术台上起身了,透过实验室的玻璃,他终于是正式看到了这副身躯的模样了。

    黑褐色的刚硬短发,深刻而成熟的肃冷面容,以及一双因为被改造而有了些许无机质之感的银灰色瞳孔,上身似乎是为了方便进行手术的原因未曾着衣,一身壮硕的肌肉尽皆暴露在了空气中,一个硬派风的冷淡美青年。

    唯一与这副身躯不契合的是,在巴萨罗谬的皮肤上,遍布着一道道杂乱的长短不一的亮银色钢铁质感的疤痕。

    巴萨罗谬的头又疼了起来了,记忆的碎片翻涌而出,只觉得那杂乱的疤痕渐渐的不再那么杂乱了,变得可以解读。

    这是以颠倒的喀难文书写的亵渎经文!在瓦尔哈拉军事学院的异端狩猎课里面,教师们一直强调的,异端们的著名象征之一!

    “施行千份的破灭,方得一人的奇迹,不受百倍万倍的苦厄,又如何换得一份神明的垂怜?”巴萨罗谬不自觉的诵念了一遍,一种古怪曲调的语言就这么自然的自其口中吐出,他感觉自己的头更疼了。

    巴萨罗谬似乎拥有了一种不在身躯内的感官,他又感觉自己回到了那个最后的雨夜,周身尽是如同血肉一般质感的墙壁地面,异质而可怖的氛围在这稀薄的空气蔓延,他甚至能隐约看见,那一条条蠕动着的血肉的纹理,隐约闻到,那血肉上腐烂的味道。

    猛然间,巴萨罗谬的心底,一股本能性的顽固意念苏醒了,所有的幻象瞬间消失不见,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从空气中汲取着活着的质感。

    【你感知到了不知名邪神的身影】

    【你察觉了你身上的刻印之名】

    【刻印:不等价的奇迹,每天一次小范围内的奇迹,代价:???】

    “这不是’钢铁修道院‘!这是‘地母的慈悲飧宴’!”一道惊雷自巴萨罗谬的心底劈落,将一个个细节串联在了一起,穿越而来缠绕在这具身体的疑点,都已然有了答案,只有飧宴教团的人才会热衷于回收带有歪渊特性的幸存者!

    ”歪渊的接触者在青铜之海被毁灭之前都是不可救药的,只能以几种特制的毒药延缓,圣城早已用无数的被感染者的尸骨证明了。

    “凡属邪魔,见之必杀”这是早已成为主物质界人的常识了,也只有最喜献祭的喰宴教团才会养殖研究被感染者,以便更好的为他们所信奉的邪神烹饪食材。”

    “啧,想不到啊,喰宴教团竟然这么早就在北境出现了,斯拉夫帝国内部应该也出现了被腐化者,也不知道以我现在的身份,说不定还会被通缉。“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从这里逃脱出去。”

    【你得到了关键信息】

    【你获得任务:逃出修道院】

    【任务提示:他.....在接近】

    【奖励:神术.临时胃囊,神术.饱腹祷言】

    【惩罚:..............】

    【接受/不接受】

    不出所料,他成功的触发了任务。

    任务提示使得巴萨罗谬警惕起来了。

    在活动完了许久未曾运动的四肢后,借着实验室惨白的灯光巴萨罗谬环顾四周。

    与正常的实验室的干净与规整恰恰相反,飧宴教团的实验室,从来没有那些包含秩序的东西,处处都透露出一股,混乱疯狂无序的风格,灰黄色的墙壁上尽是以神术处理过的血液书写的亵渎经文,骨制的实验器材上也始终铭刻着象征邪神的符号,地上洒满了曾经献祭剩下来的祭品们的残骸,。

    “这种令人厌恶的风格无论看多少次还是无法习惯啊。”没发现门窗的痕迹又做不到暴力破墙,巴萨罗谬的心情有些烦躁了起来。

    “先沿着墙壁摸索着找找看吧……”思索了几秒后,巴萨罗谬做出了这个决定。

    结果,刚走出几步,巴萨罗谬就想到了墙壁上的血字“??????????????????????????????????????????????????????????????????????”

    翻来覆去,只有这段的出现率最高,可却缺少了这一句的结尾。

    “????-????????????????????????????(愿你赐予我们所需的食物)?”巴萨罗谬试探性的呢喃着

    咔哒,墙壁自然的洞开了出了一个可供人通行的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