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明末求生记 > 第四十八章 血战凤凰坡
    第四十八章  血战凤凰坡

    西充县外,一个小山头,不,应该不是山头,只能算得上丘陵,就成了立尸之地。

    此刻清军后面一面黄旗高高挂起,正是清军正黄旗的旗帜,是豪格的大旗。豪格大旗翻涌,却是大军已经到了。豪格驻马高处,遥遥看着双方厮杀。眼睛微微一眯说道:“罗洛浑,尼堪。”

    “卑职在。”两人站了出来。

    这两人一个正值壮年,一个年龄偏小一点,对豪格也不说奴才,因为他们都是姓爱新觉罗的。

    罗洛浑乃是代善长子岳托的儿子,而尼堪乃是老奴长子诸英的儿子。算起来一个与豪格同辈,一个是豪格的侄子。

    满清顺治年间,不得不佩服爱新觉罗家族的人才之盛,单单算宗室将领,能独领大军者,就能列出一个十人名单来。即便是后世号称权臣的鳌拜,而今一夜不过一奴才而已。

    豪格说道:“你们两人各提本部人马,绕过贼营,侧击其后,不要将缺口给封死了。”

    两人立即明白,不过打草惊蛇之计。纷纷点头说道:“喳。”

    豪格的眼睛也毒,一眼就看出凤凰坡最大的问题。就是选址问题,首先凤凰坡并不是一个多高的山峰,甚至仅仅被称为坡而已,而且西充这一带地势,谈并不上一马平川,但也绝非有险要之地,可足驻守的。

    这些问题张献忠也知道,但是他是在行军之中临时得到清军追来的消息,只能因陋就简,就地扎营了。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既然攻不下来,豪格就作势围困。想来这又不是城池,军中所带的粮草辎重定然有限,长围之下。而清军虽然粮草辎重带的也不多,但是可以就地打粮,这样的事情他们做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张献忠只要不是傻瓜,就定然要做出反应来。

    豪格本意不在于围困,而在于促战。

    他始终相信,清军的战力天下无双,从来怕敌人坚守,从来不怕与人野战。

    只是他并不知道,大西军之中,已然换帅,否则他的胜算又多了一层。

    此刻刘文秀在抵挡准塔,李定国抵挡格布库,而中路留给了艾能奇来抵挡鳌拜。并非艾能奇所部的实力最强,恰恰相反艾能奇所部的实力在四大义子之中却是实力是最差的。

    之所以将他安置在这里,就是因为孙可望在后面。孙可望所部加上张献忠的中军,才是全军最强大的军队。

    只是鳌拜被称为满清第一勇士,虽然有夸张的地方,但并非全部是虚言。此刻鳌拜冲阵的时候,就显露出来,他下马步战,手持两口长刀,所过之处,就好像是旋风割草一样。简直无人能敌。

    鳌拜如此勇猛,鳌拜麾下的士卒就好像打了兴奋剂一样,一个个追在鳌拜后面,鳌拜所在之地,就是全军进攻的方向,一时间有势如破竹之感。鳌拜连破三道栅栏。几乎要冲到张献忠的中军大营前。

    艾能奇拼尽全力,指挥各队绞杀鳌拜,一时间炮矢箭雨都冲着鳌拜打过来。

    这个时候鳌拜浑身浴血,连他的络腮胡子都沾满了血珠,只要轻轻一抖,就甩了一地。见了这个情况,鳌拜丝毫不惧。这样的场面,他也不是第一次遇见了,当初鳌拜攻皮岛的时候,也是如此。

    他猛冲上去,死死咬住了艾能奇所部,将两军引入贴身肉搏之中。炮矢箭雨一时间都不能用了。

    艾能奇无法,只能练练向孙可望请援,孙可望本想救援的时候,却听说大营侧后遇到了袭击。两股清军正在猛攻。孙可望听了之后,心中一颤,暗道:“不好。如此一来,岂不是想走就走不了吗?”

    张献忠对孙可望的评价一点都没有错,处理庶务,长袖善舞,笼络诸将,一般打仗也能胜任。但是孙可望在军事上决计不是什么名将之姿。

    两军交锋已经贴上去了。这个时候只能有两个结果,胜或败,他心中却想着撤退的心思。已经将自己放在下风之中了。他立即派了张献忠的中军支援侧后方向,按住手中的本部人马,不敢轻举妄动。

    仗打的现在,虽然激烈,但还没有到最后关头。孙可望作为大军主帅,手头岂能没有一支预备队。

    他的做法不能说有错。但是高估艾能奇,也低估了鳌拜。

    鳌拜越打越疯,势如疯虎一般,不知道砍断了多少把长刀,艾能奇拼命的往里面填人命,才是维持住大队人马不溃。但是人毕竟不是机器,前面上去的人没有一个人活着,后面的人岂能不受到影响。

    鳌拜猛一抬头,忽然见一面大旗高高飘扬,正是张献忠的帅旗。他忽然心中一动,大喊道:“拿弓来。”

    鳌拜的弓都丢在后面了,一时间捡了一张大西军弓,鳌拜一拉,顿时觉得太轻,将三张弓并在一起,搭上一根长箭,在护卫的保护之下,大喝一声,硬生生的拉开了。

    随着鳌拜一松手,这一根长箭几乎快的让人看不见,只听“夺”的一声,钉在了旗杆之上,一面大旗,飘飘忽忽的落了下来。

    鳌拜命左右大喊道:“张贼已死,降者不问。”

    这一声口号,顿时传到遍了整个战场,一时间所有大西军都看向中军。心中忐忑不安。

    而中军没有动静。

    这些人大多是张献忠老部下,自然是了解张献忠这个老上司的。张献忠打起仗,从来不是躲在后面的人,甚至因为靠的太前,当初差点让黄得功给斩首了。

    决计不是敌人冲到中军大营,还能稳坐钓鱼台的人。

    鳌拜射下帅旗,只是让下面人的士气微微有所波动而已,但是中军大营下面的处置,却让所有人心中一寒,都到这份上了。“老帅,为什么还不来督战?难道----”

    一时间军心浮动,士气衰微了。

    士气这东西,看上去很虚,但实际上很实在。

    说实话,而今的大西军的士气本就不高。张献忠定都成都之后,刚刚开始的时候倒是打了不少胜战。但是后来却是一个败仗接着一个败仗,更不要说前一段时间还在杨展手中,硬生生吃了一个亏。

    在这样一个失败走向另一个失败的情况之下,大西军的士气还基本平稳,就已经是相当不错了。也是张献忠的威望所至。

    而今张献忠可能出了意外,仅仅是一种可能,顿时就让这些士卒心思不在战斗之上了。

    鳌拜见状,心中暗道:“今日早见射中一人,此人莫不是张献忠?”此个念头一冒出来,鳌拜的心中“噔噔”的乱跳,他意思到这是大功一件。看向张献忠中军大营的目光,更加炙热起来,似乎能将人给烤化了。他更是嗅到的胜利的味道。

    鳌拜拼尽全力督促部下猛攻张献忠中军大营的时候,还有一个人也发现了局势的微妙。

    这个人是李定国。

    “此战败了。”李定国心中虽然不愿如此想,但也知道而今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其实这个预感李定国一开始都有,毕竟大战未起,先折主帅,从来不是什么好兆头。而且孙可望水平,也比不过张献忠。

    打败仗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既然败局已定,李定国立即将心思放在如何将大西军的人马多带出一些出来,这些都是他们四兄弟的本钱。李定国眼睛扫过整个战场,忽而定在一员将领身上,正是他对面的主将格布库。

    “我须先胜一场,才好撤退。”李定国下定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