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南明工业设计师 > 第三十九章 干股
    郑成功想了好久,带着浅笑说道:“就我所知,苏钢在芜湖也就卖三两二钱一斤而已。”

    秦昭听到郑成功的话,眼睛一亮。

    这是崇祯十七年的乱世,各地的道路都不太平。苏钢产于江南,贩卖到广州需要走船,一路上随时有遇到海贼或者风暴的风险。所以三两二钱的苏钢卖到广州来,售价便扬到了七两二钱一斤。

    就这价格,供应量还很小,一有人大规模采购就涨价。

    秦昭拱手说道:“我不知道苏钢在芜湖竟卖得那么贱,这次真的要四爷做主,为我等从芜湖直接用船贩卖苏钢过来!”

    郑成功用茶杯盖子轻轻地拨弄茶叶,没有立即回答秦昭。

    许久,他才问道:“秦兄弟一个月要多少苏钢?”

    秦昭答道:“按这十几天的样子,一个月起码也要五百斤。”

    郑成功笑道:“五百斤如何够?我还有心把你这弹簧软椅贩卖到福建、粤西乃至江南去哩。别说一个月五百斤,恐怕就是一千斤也不够你用的。”

    听到郑成功的话,秦昭诧异道:“四爷竟替我做了这么大的规划?”

    秦有理诧异问道:“四爷见过我等卖的软椅了?”

    郑成功笑道:“虽然我郑府还没有买上软椅,但是其他人家有了软椅的人这些天都是宾朋满座。我自然也去了好几家人走动,见识了一番。”

    郑成功吹了吹茶叶,云淡风轻地说道:“确实舒服。”

    郑成功不再说话,把想象未来前途的时间留给了秦昭。

    秦昭和秦有理对视了一眼,心头渐渐热了起来。

    郑成功描述的生意前景实在是太诱人了。如果郑成功大批量地和秦昭采购沙发,那以郑家的渠道宽度,这沙发能卖多少把一个月?恐怕一千把也止不住吧?就算郑家要压低沙发的价格,秦昭也能赚得盆满钵满。

    郑成功笑道:“你做的弹簧确实有些手段,弹簧的质量比我家铁匠做的质量好太多。若不是你这做弹簧的手段,我便自己做软椅,不经过你的这一手了。”

    弹簧钢弯成弹簧以后要淬火,回火,加热去应力。这一系列复杂过程有无数细节,差之毫厘失之千里,被秦昭高度保密。目前只有三个铁匠每人知道其中一个步骤,泄密的概率很低。即便是郑成功,也没法窃取到这个价值千金的商业机密。

    除非郑芝龙带兵攻破插云峰。

    不过热处理步骤保密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经验丰富的大铁匠师傅潜心钻研的话,也是能找到提高弹簧钢韧性的热处理方法的。即便其效果可能不如秦昭从后世带来的方法好,但配合上“工具钢”苏钢也是能做出沙发弹簧的。这里面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时间,大师傅钻研热处理技艺需要时间。

    而在大师傅钻研技艺的时候,秦昭已经赚得盆满钵满了。

    沙发的仿制实在是太容易了,做沙发买卖就是和时间赛跑,要赚快钱。

    另外就是要树立口碑、品牌。等其他人仿造技术上来以后,秦昭再以弹簧软椅的首创者身份进行品牌化销售,走高端路线。

    如果郑成功愿意在短时间内大量采购的话,那无疑是最好的。

    秦昭拱手说道:“四爷既然有心贩卖我等的沙发,就说一个价格吧,如果能做我等便做了。”

    郑成功笑了笑,说道:“十两银子一个!”

    秦昭大声叫苦:“四爷开玩笑了,十两银子我秦家要亏本的。至少也要十三两银子一个,我才有赚头。”

    郑成功嘿嘿一乐,笑道:“你店里第一天卖十四两银子一个,还送搁脚水绵垫子。柳家公子当我的面拆开过一把软椅,我等秤过里面有多少苏钢!我看只要价格在十两以上,你就有赚头!”

    秦昭看着郑成功,有些无语。

    这个海商的情报网络还真是厉害,这才几天,他就和别人一起拆自己的沙发研究构造了。

    “四爷说笑了,十三两银子一个,真的不能少了。”

    郑成功微微一笑,用盖子轻轻拨弄茶叶,没有急着答话。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往来,慢慢把对方的底牌都弄清楚了。这门生意说起来还是秦昭比较着急,因为趁现在仿制者还没冒出来多卖沙发非常关键。而对于郑家来说,只要运输和销售的渠道在自己手上,无论是和秦昭买沙发还是和以后的仿制者买沙发,都是一样的。

    最后秦昭无奈让步,让价让到十二两银子,然后就寸步不让了。

    十两银子成本的生意,十二两只有二两利润,秦昭还掌握热处理秘方,秦昭觉得自己该赚这二两银子。

    郑成功看秦昭咬死了价格,知道再杀下去秦昭要翻脸了。

    想了想,郑成功笑道:“秦昭小哥,我去芜湖帮你买苏钢。贩来的话给你七两银子一斤的价格,比市场上还低二钱银子。”

    秦昭擦了擦杀价杀出的冷汗,说道:“四爷,你若是愿意以六两银子一斤的价格卖苏钢给我,我这弹簧软椅的买卖,我送你二成干股!”

    听到秦昭这话,郑成功眼睛一睁。

    他看了看他右手边的掌柜。那个掌柜立即拿出一副算盘打起来。劈里啪啦敲了半天,那个掌柜凑到郑成功耳边小声说道:“若是四爷每个月从秦家买六千张以上的沙发,秦小哥可以通过这个提议赚更多钱。如果六千张以下,秦小哥按这个提议反而不划算。”

    郑成功琢磨了一会,觉得这软椅虽然热卖,但也极难热卖到一个月卖六千张。

    郑成功明白,秦昭这是拉拢自己一起做生意了。

    虽然账目是在秦昭手上,不过以郑家的手段,用估算也能算出每月的大概销售量。秦昭如果给了干股,以后就真的是要给郑成功送银子的。

    冷笑一声,郑成功说道:“好个少年郎,好大气魄。”

    秦昭没有回答这句话。

    郑成功笑道:“秦小哥要是这样大方,自己可要吃亏了。”

    秦昭答道:“我进了郑家大门,怕的就是没亏可以吃。今日我吃小亏,来日我得了一个伙伴。”

    郑成功听到这话哈哈大笑:“好,伙伴二字说的好!如今这样的世道光景,最难的就是伙伴二字。有了伙伴,何愁赚不到银子?我便承了秦小哥的干股二成,以后以六两银子一斤的价格卖苏钢给秦家!”

    秦昭笑了笑,说道:“一言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