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乖乖田舍郎 > 第二百七十七章痴人
    话说孙尚香于宅院门前大喊大叫,引来了大批的围观者。

    刘备听闻,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张飞更是哇哇大叫着,是: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关羽卧蚕眉两边一挑,手中青龙偃月刀嗡嗡作响。

    急急赶到的孙权拉走了孙尚香,子龙几位连忙出来看着蝶。

    “没有的事,绝对没有!”

    “哥哥信你!”子龙说完掉头就走,他与刘备有些交情,这时有必要上门道清来由。

    你想呀,这是多大的侮辱呀,是个男人也不可能忍得下去!

    “哈哈,好,哈哈哈、哈……!”死胖子哈哈大笑拍了拍蝶肩头转身而去。

    “蝶哥,这下怕是要开战了吧!”憨货有点小兴奋。

    啪,子义一巴掌扇在他后脑勺,怒瞪双睛道:“你哥就快被天下人唾弃,你还兴奋个鬼呀!”

    “哦哦,啊~~,唾弃啥?”榆木脑壳一枚,整天就不能多动动脑子吗!

    哎,这姑娘怎么能这么死脑筋呀,你这一生的名节都不要了吗!

    实话说,心被她感动了,若是换到那个时代,或许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

    当下这个时代,大家可以想象,旷女不守妇道流出一丝丝谣言都会被处以极刑,矧,她这种做法,明显就是在找死。

    是个男人都会被感动,何况还是感情极为丰富的蝶哥儿!

    “哇呀呀呀呀,贼子出来!”大黑的暴喝声!

    “我去会他!”憨货说着就想往外冲。

    蝶一把抓住他道:“会、会个毛哇!”

    说完走出院门,看着怒目而视的关张二人,尴尬一笑道:“发生这种事情,实乃蝶之过错,稍后定会前往当面向尔等主公赔罪,二位请回吧!”

    “呔~!可敢出来一战,某家定要让你知道知道丈八蛇矛的厉害!”大黑气急。

    “俺来战你!”

    啪,一巴掌把憨货拍了回去,随即瞪了他一眼。

    转头看着张飞道:“此事定会有个让天下人满意的说法,二位还是请回吧!”

    “此话当真?”关羽眼神爆闪问!

    “当真!”

    “三弟,我们走!”

    “哇呀呀呀呀,难道就这样便宜了他!”大黑气势做的很足。

    无奈呀,何苦来哉!

    孙坚同志,俺们可是平辈相交的呀!

    不一阵,孙权与周瑜前来相邀,几人于密室商谈一个时辰之久,最终,刘备三兄弟领兵返回蜀地。

    经过孙尚香这么一闹,周瑜的婚礼都显得有些沉闷。

    还好,各方前来祝贺的人没有过多的追问孙尚香之事,这也是江夏新胜曹军给各方带来的压力所致。

    婚礼结束,蝶一家人也启程回家。

    小黑一路把孙尚香带在身边,她心里究竟有何想法,不得而知。/

    五月底,船队回到渔村。

    经过徐州之时,许胖子下船,他要回家看望老父亲。

    走进院子,一眼瞧见奉孝躺在摇椅上享受着侍女们的伺候。

    一位斟酒,一位在剥着果皮,看来丢弃辽东他没多少意见。

    世间事就是这么奇妙,来来回回转了一大圈,辽东再次回到了公孙瓒手中。

    不过嘛,这次他可不敢再对渔村有任何想法,不但如此,似乎还签上了几份条约。

    具体条款蝶还没来得及看,也没太多兴趣看,无非就是一些于渔村有利的条件。

    这种方式的条约,那是要建立在实力强大的基础上才能履行的。

    “蝶哥儿,听说刘皇叔被你气了个半死呀,这是想要染指蜀地吗?”奉孝的打趣没有任何意义,蝶懒得多看他一眼,直直向楼上走去。

    “诶诶诶,回话呀!”

    “奉孝哥,俺陪你喝酒!”憨货说着坐了下去,端上酒壶就是一口。

    “吩咐厨房准备饭食,肚子饿死啦。”小黑说话。

    小玉米答应一声向厨房走去。

    “娘亲,小包子睡着了,给我吧!”文姬想从婶婶怀中接下姑娘。

    “不妨事,我抱她回屋。”这一路,叔与婶婶也算是开了开眼界,天下各路诸侯都见识了一番。

    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鸡仔大鹅都喂的胖胖的。

    荷塘里的花朵粉嫩粉嫩特别惹眼,屋后加修的工程已然完毕。

    一栋同为三层的木楼与老楼毗邻相依,子义屋后也建成了一栋三层楼房,样式与这边毫无二致。

    中午大家草草用过饭食,船上不比家中,虽说随时可以休息,然而,终归没有家中来得安稳。

    除了醒来吃过饭再次有了精神的小包子,基本都回屋休息去。

    回到渔村几天之后,蝶再次迎来那来自灵魂深处的灼烧炙烤。

    上两次,他都把自己关在船舱底,没有让其他人知晓。

    这次麻烦了,躺在床上给你提前突袭,哪里有时间准备。

    “快,请华神医前来!”小黑吓得大喊大叫。

    只见蝶身体扭曲呈不规则状,面部表情更是难看。

    周身好似刚从水里捞起来的一般!

    “夫君,怎么啦?您说话呀!”小黑带着哭腔问!

    嗷~~~!嗷……!只得痛苦万分的嗷嗷声。

    灵魂撕裂,捶打,火烧,针刺……!

    犹如十八层炼狱般的酷刑,一样样实行在他身上,那种不可言喻的苦痛,比起他当时预期高上无数倍。

    华神医来到之后,摇摇头道:“若是修竹姑娘在,或许能给出点意见。”

    妞妞接话道:“修竹于灵魂一道最得哥哥真传,我们都比不上她!”

    满村人束手无策之下,蝶就这样干熬了四五个时辰,最终竭力虚脱在床上。

    没有人好过,婶婶一直坐在床边抱着他,她心痛的程度可想而知:上天为何要如此折磨孩子,这一路走来,经过的苦痛还不够吗!

    “娘亲,您去休息吧~!”小黑哭泣着哀求。

    “没事,我要守着他。”不容置疑的语气。

    “娘亲,喝口水吧。”文姬端着一杯水送到婶婶眼前。

    “你们喝吧,娘亲不渴!”粒米未进、滴水未尝一整天,婶婶嘴唇亦是裂开了道道血痕。

    好在蝶逐渐好转,面色也越来越红润。

    这是一种灵魂拷问,只要你承受住拷问,那么,不但能修复从前的伤势,还会很大程度上有所增长。

    此时,四维空间正散发出一圈圈不知名气息修复着蝶那欲要破碎的灵魂。

    一团紫光围绕着魂念转动,她守护禁锢着即将破碎的灵魂,不使一丝碎片遁入虚空。

    冥冥中传来呼喊声,曰:孩子,一切苦难只是开始,只有坚持-刚强才能度过淤泥般的空间;当你顶住一切考验,你就会……!

    哎呀,怎么能说话说一半呢!

    蝶意识已然清醒,实在是鄙视那话说一半的糟老头。

    一次次的破茧成蝶,一次次的死里逃生,让感悟生命曲线的目光越来越清晰。

    假设,空间脉络真能触碰的话,或许,蝶指尖距离她已不远。

    ()